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水浒任侠 > 章节目录 573章 图穷匕见!白眼狼呲出的獠牙
    当郭药师拍着胸脯表忠心说罢,而那辽军探子也知在保州城内,的确是有人派亲信向魏王耶律淳通风报信,所以见郭药师如此态度也不疑有他。两人一番商议之后,便说定在这段时日趁着保州其他军队没发觉辽军兴兵来讨之前,商议如何由郭药师在内部策应,荡平这座刚安定下来不久的军州。

    随后半个月的时间里,郭药师趁着自己戎卫保州北侧鸭绿江渡口之便,又数次密见辽军派来的探子。除了敲定里应外合之事的细节,郭药师当然还要向辽朝示好邀功,示意说待铲除此处图谋不轨的贼子之后,自己又能讨得甚么封赏。

    而辽军那边似乎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清剿高永昌的渤海叛军,还有由完颜阿骨打所统领的生女直联盟。是以那探子转述说魏王耶律淳、详稳耶律佛顶都同意待靖平保州后,可由郭药师做这一城之主,保州城内的军械、钱粮、百姓也皆由他统管,并答应他另行组建新军之后,待讨伐渤海叛军、女直诸部时若能立下战功,辽国朝廷必然还有重赏。

    郭药师闻言大喜,在他又表过一番忠心之后,又将一张名薄交给了那个探子,上面不但写明了宋臣萧唐暗中派来的闻焕章、燕青、裴宣、蒋敬、崔埜、文仲容等宋人的身份,甚至连董小丑、移剌成、天山勇、寇镇远等辽地诸族各部甘心投靠萧唐,背反朝廷的头领资料

    虽说郭药师与董小丑、移剌成等人有些交情,他也深知北地那些人物开始共奉萧唐为主的初衷并不是向兴兵反叛,而只是为了能够让自己的族民有个可以供他们栖息的土地安乐生活下去可是既然他们也是可以向辽国朝廷索取更多功名的筹码,那么这些人物对于郭药师来说,也都是可以出卖的。

    半个月之后,辽国官军进逼而来的消息,终于传到了保州城中。

    按郭药师的想法,毕竟在保州城的北地百姓多为大辽子民,当辽朝的正规军前来征讨之时,也必然会引起诸族各部军心动荡。所以郭药师与甄五臣等人看似率部小心把守渡桥,实则也在留意着从保州调派而来的头领的反应。

    看来现在大树即便未顷,可是猢狲们已先要散去不少

    郭药师心中又多了几分底气,因为在他看来,有些北地游牧部族的战意已然荡然无存,士卒们似乎也并没有多少战斗的勇气。因为这些辽境内的各族头人如果想反,他们早就率部去依附某路的叛军,而不是率自己的族民迁徙至保州。现在生活刚安定了下来,辽军却把他们也当做伺机作乱的叛党要尽数清剿,他们又怎能不恐慌惊乱?

    由萧唐调派来保州的那支以宋人为主的部队纪山军,此时也已派出了五营人马渡过鸭绿江去截击辽国官军。似乎现在城中把持军政民事的闻焕章也意识到如果教辽军兵临城下,对于城中辽人出身的军民士气更会造成极大的打击。而在鸭绿江口坞壁内翘首苦盼的郭药师,他在三日之后又见有纪山军的残部逃过渡桥,得知纪山军几营人马与辽军在虎耳山西侧狭路相逢,一场血战之后,却落得个大败亏输。

    郭药师心下暗喜,并想道:看来事态都是按照我最期望的方向进展下去,接下来辽军就要分数部抢滩登陆,或是夺取鸭绿江上的渡桥了

    早在岸上修筑了许多工事,麾下兵马数量尚可一战郭药师所部沿江布防,做为第二道防线死守桥头。其他以宋人为主的部队,还有言有信、言有义所统领的原是渤海马贼出身的弓马数营人马又集结在一处,并开赴过渡桥,似是要在鸭绿江畔北段再度截击辽军,并决一死战。

    看似是萧唐治下的保州生死存亡之际,而对郭药师最为最忠心的军健也各各端矛持弓,蓄势待发。只不过现在他们的右臂都绑着青布,正如现在在保州把守城门的张令徽、刘舜仁麾下亲信一样。

    在鸭绿江对岸,已经隐隐传来了两军混战的喊杀声,郭药师的嘴角露出一抹狰狞,他又环视着在场所有整装待发的军健,现在他就是在等辽军与保州其它部队血战厮拼到最为紧要的时刻,再由自己率部弃了沿江布防的坞壁攻势,再冲过渡桥,朝着自己昔日同僚背后再狠狠插上一刀!

    届时士气已经动荡的保州其它营旅,决计料想不到他郭药师会临阵反戈,也必然会大溃。郭药师心说再由他率部与辽国大军合兵一处,在一边追击撵杀败溃保州他部人马,一边引领辽军火速疾驰前去攻打保州城池,城内还有张令徽、刘舜仁率部趁乱打开城门,届时将闻焕章、燕青、裴宣等城内的宋人头领尽数生擒活捉,想来也是易如反掌之事。

    我郭药师后半生的荣华富贵、官爵名禄,全都在此一举!

    郭药师微阖的双目霍然睁开,平素与保州城内其他头领相处时看似随和的他此时脸上却是戾气满布,阴渗渗的似是一只要将人生吞活剥的饿狼!

    萧任侠啊萧任侠,是你暗中所做的勾当忒过凶险,饶是你占据了保州,可是在辽东也不过是块弹丸之地凭甚么你能在宋国朝堂上做得高官,又意图在辽东保州,还有那几处海镇中做个化外之主,却不为我们这些也曾为你出生入死的头领谋个官身爵嗣?

    江湖义气?肝胆相照?全是放他娘的狗臭屁!!!

    我郭药师可不似那些草莽汉子一般受你的诳语,一辈子为你厮杀卖命也换不来甚么官身名望!正所谓生当鼎食死封侯,男子生平志才酬!既然你这厮根本不知道我生平志愿,也忒低估我郭药师的器量了!既恁地,你也就怪不得我心狠手辣,翻脸无情了!

    郭药师狠声心中念罢,突然又抽出腰间寒气迫人的钢刀,他睥睨四顾一番,又向自己的一干亲信大声吼道:“弟兄们,一生的富贵名望全都在此一举!只要跟着我大干一场,我定然不会亏待你们!咱们这就去接引辽国官军,反去夺了那保州城池,日后我郭药师便为保州之主,今日随我做成大事的弟兄,也皆有重赏!”

    周围甄五臣,以及追随郭药师的那干军健听罢也尽皆挥起手中兵刃大声鼓噪起来,他们的面色也愈发狰狞,便如一群白眼狼似的嘶声咆哮,而且这就准备要调过头来,朝着他们的昔日旧友狠狠咬上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