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万域封神 > 章节目录 第七百二十一章 庞贝贝
    此人的到来让本就寒冷的房间更加刺骨,这身高达到两米的男子面容威仪,双眸射出的目光更如两把刺入胸口的尖刀让云飞雪不寒而栗。

    主要原因还是他现在没办法动用修为的力量,此刻他基本也就比普通人强上些许。

    动用开天斧耗费的力量实在太大,就连封神之界的力量几乎都已被他抽空,虽然击退了那个青衣神王,但带来的后遗症也是非常严重的。

    因为即便是木之源力石,此刻几乎都已油尽灯枯,体内六颗源力石都需要大量时间才能恢复原状,更何况是云飞雪这个人呢?

    但这些都不重要,眼前走过来的这个男子似乎比刚刚进来的这个少女更有地位和实力。

    因为这个黑丝少女此刻不禁也面色惊恐的低了下头,道:“大哥,你……你怎的来了?”

    此人目光同样是冰冷如铁,他说道:“庞圣是越来越不像话了,不三不四的什么人都往家族里带,难道他不知道现在是非常时刻吗?”

    黑丝少女的脸上出现了一抹喜色,她连忙说道:“即如此,我们更不能任由他胡作非为,应该把这个来历不明的人扔出去。”

    “扔出去?你难道想让他疯掉不成,现在庞家外敌重重,内部可别再出问题了。”

    这高大的男子盯着云飞雪,就好像要把他浑身上下完全看透一样。

    只是这种目光对云飞雪来说并未有什么威胁,就算他现在手无缚鸡之力,那也绝不是这个人能够撼动他的,就算没有实力,他依旧能够判断,眼前这男子不过是一名大罗金仙。

    听闻此话,少女再度惊恐,她似乎想到了什么,连忙说道:“大哥说的是,但我们也不能就这样任由庞圣无视家规啊。”

    男子说道:“此子身受重伤,如果他没办法恢复过来,这可就怪不得我们了。”

    黑丝少女一怔,不明白他说的此话是什么意思,但云飞雪却听明白了。

    他眼中不禁出现了愤怒,空中道:“你想怎样?”

    男子冷笑道:“怪就只怪居然是庞圣救了你,被他救了可不是什么好事,所以我也只是提前替你解脱,这样我们大家都省事。”

    “你……”

    云飞雪还想说什么,但这男子已一掌拍来。

    如果云飞雪没受伤倒也没什么,但关键在于他现在连丝毫力气都没有,这一掌纵然不死估计也只得剩下半条命。

    他现在是又惊又怒,只觉这庞氏家族处处充斥着无边的诡异,不管是救他的那个庞圣还是眼前这几个人。

    “你……你敢动手,我家主人不会放过你的。”

    那一直唯唯诺诺满面惊恐的小丫鬟忽然抬起了头,她惊恐的看着男子,可是看到云飞雪以后,她眼中又充满了坚定,她的意识在告诉她,任何人也不能伤害云飞雪半分。

    “臭丫头,你找死我就先送你上路。”

    “你敢送她上路,我先送你上路。”

    忽然,门外再度出现了那阴阳怪气的声音,而他的手中还拿着一个精致的小瓶子,看样子他刚刚出去似乎正是拿这个东西去了。

    高大的男子看到庞圣走来,他忽然怒气全无,面带笑容说道:“五弟说的哪里话,我只是跟她开个玩笑而已,你怎么还当真了。”

    他说完此话再度话锋一转说道:“我就是来看看你,既然这里没我的事,那我就先走了。”

    目光敏锐的云飞雪,明显察觉到这高大的男子居然有些害怕这个庞圣。

    在他离开之后,黑丝少女也赶紧开口道:“没什么事我也先走了。”

    于是房间再度安静了下来,庞圣对他们的到来没什么意外,对他们的离开也没有任何过问,从头到尾就好像根本没看到他们一样。

    只见他将瓶子递给了云飞雪,道:“这瓶化灵仙液可助你在短时间内恢复修为与力量。”

    云飞雪迟疑了一下,因为眼前发生的这一切,包括那个黑丝丫头说的话现在还萦绕在他的耳旁。

    这个庞圣究竟是什么人,他为什么要救自己,他难道真的如黑丝少女所说,会把自己制成木偶吗?

    庞圣也不强求,他将药瓶放在床头头也不回的朝门外离去。

    “兄台,留步……”

    云飞雪连忙叫住了他。

    只因云飞雪满脑的疑惑实在是想搞清楚,至少他也该确认眼前的庞圣究竟是敌是友他才能知道这瓶药能不能喝进肚子里去。

    “你想问我为什么要救你?”

    云飞雪老脸一红,庞圣的话击中要害,这正是他想问的问题。

    “我发现你的时候,庞战身边的那个军师正想把你做成提线木偶,我正好看到,所以把你带过来了。”

    “啊?!”

    云飞雪大吃一惊,这与那名少女说的话可是完全相反。

    所以他问道:“请问,庞战是谁?”

    “就是刚刚那个想让你死的人。”

    “什么?”

    庞圣说道:“不管你有什么疑惑,等你恢复了之后再问也不迟。”

    说罢直接迈步离开,从头到尾,他的说话的腔调都如唱戏一般,但这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云飞雪究竟该相信谁。

    夜凉,冷风袭来,云飞雪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他依旧躺在床上,床头上那瓶药依旧还放置在那里。

    不是云飞雪不相信庞圣,而是从他醒来看到的这一切实在让人觉得不可思议,他们这些兄弟姐妹之间为何跟仇人一样,这庞氏家族是什么角色,自己又究竟在什么地方,这里又处于混沌无界的哪个地界。

    看着床头莹白色的玉瓶,云飞雪半坐在床上将其拿在手中。

    药瓶中香味四溢,不论云飞雪如何努力,他也无法探查到这里面的液体究竟是毒药还是良药,除了香味之外,它看起来就和普通的清水没什么区别。

    他着实不明白,庞圣既然救了他,为何又对他这副态度。

    其中是有什么隐情,还是他本身性格就是如此?

    这药,究竟能不能喝?

    云飞雪什么都不知道,他知道的是,门外忽然传来一丝动静。

    “谁?”云飞雪放下药瓶盯着大门一声呵斥。

    大门渐渐打开,凉风从外面钻进来,云飞雪更觉刺骨的寒冷不断钻进被子之中。

    “是我!”

    定睛看去,竟是白天来过的那位黑丝少女。

    她蹑手蹑脚的走进来,看到云飞雪的脸上更是有着万种风情,明媚的双目之中早已没有了白天的那种冰冷。

    更让云飞雪感到吃惊的事,这明显属于寒冬的季节,她竟只穿了一身薄薄的轻纱走进来。

    俏脸在灯光的映衬下红扑扑的煞是可爱,你根本无法把眼前这个少女和白天那个凶煞冰冷的少女联想成一个人。

    “公子,是……是我……”

    “我已看到了。”

    “你……不会认为我是白天庞丝丝吧。”

    云飞雪愕然,道:“难道你……不是白天来过的……”

    少女眼皮一俏,满脸幽怨的说道:“当然不是了,我怎么可能会是那个翻脸无情的老女人呢,我是庞贝贝!”

    云飞雪只觉脑子都有些不够用了。

    这个庞家,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每个人看起来都这么的怪异?

    “呃……你,你好,庞贝贝……”

    庞贝贝拖着那玲珑之躯走到床前,道:“听说我那个弟弟救了一个不世的美男子,没想到你比他们说的还要美。”

    云飞雪还想说什么,但却一个字也说不下去了。

    “承……承蒙夸奖!”

    庞贝贝轻声道:“你……不要不要好意思拉,我可是偷着跑出来的……”

    云飞雪又一次愕然,“偷跑出来,那姑娘你是因为……”

    “你……你难道是呆子不成,因为什么你不明白吗?”

    少女那蛇一般的腰肢在床前扭动,那如水的眼眸更是在释放着异样的火花,云飞雪只觉心荡神摇,这一刻连灵魂都差点被这少女给勾走。

    好在他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再加上他的修为本就不弱,是以这一刻没有彻底迷失。

    他现在脑海中只有一个反应,那就是这个女人是妖精,绝对是个修行千年的女妖精。

    “姑娘还请自重,我们素未蒙面,再加上在下还有伤在身,姑娘还是穿上衣服吧。”

    “你……”

    庞贝贝那双眼眶内竟在瞬间噙满了泪水,就好像她刚刚受了云飞雪的欺负一样。

    “你……你欺负我……”

    庞贝贝尖锐的声音破空而起,这几个字只怕在瞬间传遍了方圆十里之地。

    云飞雪大惊道:“姑娘,你……”

    门外,顿有丫鬟侍卫冲门而入,每个人都是目含愤怒的盯着云飞雪。

    此刻他百口莫辩,庞贝贝那委屈的模样,那不断留下的泪水,可不正是受了云飞雪的欺负吗?

    “各位,此事,我……”

    “你还要狡辩,你有胆子做,为什么就没胆子承认?别忘了,可是五弟救了你,你居然敢对我这般无礼。”

    云飞雪吸了口气,满脸愤怒道:“那姑娘要如何?”

    庞贝贝怒道:“当然是接受庞家家规的处置,你难道还想就这么算了吗?”

    云飞雪一个字也说不出,他现在力气还未恢复,体内的混沌之力更是不百不剩一,一旦真的发生类似的事,他只能任由别人宰割。

    “这里是我家,你们不要太过分了。”

    那熟悉的声音从门外传来,云飞雪突然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那个说话阴阳怪气的庞圣就是自己的救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