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我不当鬼帝 > 章节目录 第257章 死人才是我的臣民
    一条龙,没有一个人那么脆弱,敖泠鸢直滚落到十几米开外的一个土台才停止,然后没事儿人似的站了起来。

    陈一凡从旁边的草丛中滑下,跳了过去,抬手拿掉她头上的草叶子,笑道:“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龙打滚?”

    敖泠鸢白了陈一凡一眼,转身又走。

    陈一凡拉了她一把:“别急,不笑你了,待会又摔了。”

    “刚刚那是一个意外!”敖泠鸢回头,瞪大眼睛有些抓狂的对陈一凡道。

    怎么只要跟这家伙在一起,她总会很倒霉的样子?

    “好好好!别激动,是意外!”陈一凡抬手掩饰了下笑容,干咳一声,正经道。

    敖泠鸢无语,她都看到他眼底的笑意了!

    “爱信不信!”敖泠鸢嘀咕一声,仍旧大步下山。

    这次似有特别注意,没有再摔了。

    陈一凡跟她一起回到租住的宅院前,却并不进去,只是开了大门,对她说道:“你先回去吧!我去找温夙聊聊。”

    敖泠鸢本以抬脚准备进屋,闻言转过头来,意外的看着他:“你特地送我回来?”

    刚刚他们已经经过温夙住宿的村子了,可那时陈一凡什么也没说。

    “天黑路滑,万一你又掉哪个水田里去了呢?”陈一凡笑着调侃道。

    敖泠鸢神色一僵,嘴角微抽,这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

    夜中视物,对她来说也不是难事,她怎么可能掉水田里去!

    再说了,对一条龙来说,掉水田算什么事儿?

    陈一凡没有等敖泠鸢回过神儿,转身走了。

    村子很空,虽然大多房屋都被前来寻宝的人租下了,但宝物出世,他们大多都追逐宝物,久未下山了。

    走过两道田埂,陈一凡来到温夙住的村子。

    他也跟陈一凡一样,置之事外了,至于怎么办到的,陈一凡不好奇,也不关心。

    “扣扣!”

    陈一凡敲响房门,等了约摸半分钟,温夙身旁的老管家来开的门,请陈一凡进去。

    温夙对陈一凡的来访有些意外,因为陈一凡已经拒绝了他的帮忙,只要那三千万的报酬而已。

    “你来做什么?宝物到手了?”温夙惊异的问道。

    “没有,我来找你帮忙。”陈一凡自顾在屋子里找了个藤椅坐下,悠哉的躺着说道。

    “……”温夙一时无语。

    这家伙之前拒绝了他帮忙的好意,现在又来找他帮忙,竟然说得这么自然,这么理所应当,脸皮也是很厚了。

    “什么忙?”沉默了片刻,温夙还是问道。

    “宝物被阵法遮掩,要令阵法显现,需要三千异族血。”陈一凡解释道。

    “原来如此,难怪……”温夙一听,若有所思的说道。

    随即,却是瞥了陈一凡一眼,说道:“你也是心狠手辣,殊不知为了你那三千异族血,这一轮争抢,华夏修士死得也不少。”

    “死人才是我的臣民。”陈一凡回答道。

    温夙一怔,却是琢磨着陈一凡这句话,猜测他的身份。

    “还不够!”陈一凡却是打断了温夙的思绪。

    “什么不够?”温夙回神,下意识问道。

    “异族血,至少还差数百。”陈一凡皱眉,回答道。

    “这好办,杀外人,我可不会手软,不过需要一点时间,两天吧!你看行么?”温夙略微思索,对陈一凡问道。

    “可以!那就交给你了。”陈一凡点点头,径直起身,便要离开这里,也不问温夙怎么弄那缺少的异族血。

    一夜过去,龙泉山再次变天。

    让众人争抢了好几天的宝物,不见了!

    这一下让所有争得上了头的修士们冷静了下来。

    宝物,在他们眼皮子底下,让一个黑影给抢了!

    他们怀疑人生的同时,互相之间也猜忌了起来,形势仍旧很混乱,不时都可以听到谁谁谁又去找谁的麻烦。

    陈一凡等人倒是宅在院子里。

    陶家兄妹俩甚至找起了童年,在院子里跳房子踢毽子。

    为毛?还不是这里特么的网络信号时有时无!

    陈一凡因为之前得了一把剑,因此也在院子里练起他家传的回风流雪剑,活像是度假,好不悠闲。

    话说回来,本来就是度假,暑假啊!

    就在一行人又在院子里晒太阳、玩闹的时候,张天师带着几个人过来了。

    “小友真是悠闲啊!”张天师看着刚刚收剑的陈一凡道,语气中有些幽怨。

    他倒是溜了,张天师却是不得不留下来,代表华夏,跟那些歪国势力火并。

    这小子就是罪魁祸首!

    “哪里?”陈一凡将剑收回储物戒指,笑道。

    张天师见状,却是眼中神色一凝,储物法宝,这小子到底什么来历!

    “咱们明人不说暗话,那个黑影,是你们的人吧?”张天师扫视陈一凡等人一眼,目光最后还是停留在陈一凡身上,问道。

    “什么黑影?”陈一凡与陶逸然等人都是一副惊讶又疑惑的样子,问道。

    张天师眉头跳了跳,这小子还装蒜!

    他看着陈一凡挖出的宝物,经过这几天想了又想,确定这其中一定有问题!

    “那个当着众修士,众目睽睽之下抢走宝物的黑影!”张天师紧紧盯着陈一凡说道,有一种逼迫的意味。

    “不知道。”陈一凡不为所动,淡淡道。

    “小友,这你不必瞒我,我愿意出三亿rb外加一瓶极品龙虎金丹向你买这宝物。”张天师劝道。

    “我倒是想要,可我手里也没这宝物啊!”陈一凡神色不变,只是淡然的笑了笑,说道。

    张天师只当他是认为钱不够,沉吟了一下,外加一道祖师加持的护符!

    “张天师,你真的误会了,你说的那个黑影,我真的不认识!”陈一凡还是摇头,这是实话。

    可奈何张天师不信。

    “那小友你开个价吧!这宝物,我龙虎山势在必得!”张天师沉声道。

    “你要知道,能和平交易,是最好的结果。你虽有几分本事,需知这普天之下,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别到时人财两失,悔之晚矣。”

    “多谢张天师关心。”陈一凡只笑道,张天师一阵憋闷。

    这小子真是油盐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