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祸国妖王宠毒妃 > 章节目录 第101章 好学上进的纯洁小萌新(1更)
    上次的洞房花烛夜,他感觉自己就像是被楚漓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整个人都是崩溃的。ziyou被楚漓百般调戏撩拨得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最后实在是忍无可忍,把她压倒在床上直接堵住了嘴,后面这才算是找回一点场子来。

    但他不可能天天都这样用暴力来压制楚漓,而且楚漓也根本不怕他的暴力,他压着她她就能在床上直接跟他打起来滚成一团,非要在上面不肯罢休,到最后耀武扬威为所欲为,把他弄得面红耳赤的还是她。

    以致于他现在天天都是带着一种诡异的心情,无论在哪里在干什么,一想起来就咬牙切齿,一半羞耻一半又是蜜汁期待,甚至本来一向喜怒不形于色,也还是不由自主地把这种心情露在了外面。

    这么过了段时间之后,终于不甘心一直在下面被压被调戏,他痛定思痛地深刻反思了一下,觉得会这样主要是因为自己跟楚漓相比实在是太纯洁了,简直跟一只小白兔在大尾巴狼面前一样,毫无反抗的余地。

    所以才咬着牙硬着头皮,让剑衣去外面给他找几本教科书回来,补充一下他匮乏得可怜的相关知识。

    剑衣像是被滚滚天雷劈过一样,嘴角肌肉直直抽搐了半天,终于连拖带拽地把自己从石化状态中拔出来。

    “是……属下这就去找……”

    说完连忙就往房间外面急急退去,生怕聿凛一个改变主意,杀了他灭口。

    第二天,剑衣一本正经高冷严肃地从太子府外面送了一个装得满满的大箱子进来,聿凛一本正经高冷严肃地接了,在书房里面正襟危坐,煞有介事地吩咐下人焚了一炉香,泡了一壶茶,开始搞一本正经高冷严肃的学术研究。

    这一场学术研究持续了整整一个下午,期间书房里面一直犹如死一般寂静,什么动静都没发出来。

    到了傍晚楚漓从外面回来,来书房找聿凛,还没敲门,书房大门就从里面打开,里面有人一声不响地把她拽了进去。

    楚漓还没来得及搞清楚情况,整个人一阵天旋地转,已经被压倒在了书房里面厚重的紫檀木书桌上,上面堆着的书本和宣纸哗啦啦掉落一地。

    聿凛冷着一张脸压在她的上方,看过去活脱脱一副“女人,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玩物了”或者“小东西,你只能臣服在我身下”的霸道冷傲范儿,其实内里忐忑得一颗心脏都在砰砰乱跳。

    春宫图里的那些香艳情事的发生地点经常都在书房、花园、野外这些地方,比房间里面更有刺激感,然而花园跟野外他一时半会儿接受不了,所以最后还是选了书房。

    他看的话本里头,有一本说到男主人公征服一个桀骜不驯的女人,表现出来的是强势、霸道、邪魅而且温柔。再强悍的女人其实都有小女人的柔软一面,而且对男人的邪恶和魅惑尤其没有抵抗力,如果再加上温柔那就更加完美无缺,足以把任何一个女人撩得心头小鹿乱撞。

    但话本里动不动的“邪魅一笑”,他骨子里头天生就跟这两个字不沾边,实在是不知道要怎么摆出这种表情来,最多也就是现在的这一张面瘫脸。

    而且他实在无法想象楚漓这种不可描述的女子心里也会有什么小鹿乱撞,倒是他自己,每次被她调戏到崩溃的时候,心里只有千万匹草泥马在乱撞。

    楚漓本来一下子还没反应过来聿凛在干什么,一扭头偶然看到桌上一张聿凛没收起来的春宫图赫然摆在那里,顿时就恍然明白了。

    一脸聿凛死活都摆不出来而放在她这里就再浑然天成不过的邪魅笑容,挑起眉毛,勾起嘴角:“哟,小纯洁倒是很好学上进嘛,还想着学会了这些用来压倒我?”

    聿凛:“……”

    他感觉他似乎要失败了。

    楚漓明明被压在下面,那语气和目光却十足像是一个高高在上强大邪恶的女魔王,轻佻地俯视着下面一个学了一点本事就不自量力来挑战她的小萌新妖怪。

    “没有用的,我看过的小黄本和小黄图比你这辈子看过的所有书都多,你就算从现在开始追,追个三年五年都不可能追得上我。”

    聿凛:“……”

    他感觉他真的要失败了。

    “来呀,扑倒都扑倒了,下一步呢?”

    楚漓带着一脸我看你能做到什么地步的戏谑笑意,把身子往书桌上面一摊,大大方方任君采撷。

    “你既然学习了这么多新知识,我检查一下你的学习成果到底怎么样了,不满意的话,我亲自好好教你,纸上得来终觉浅,还是要靠实际经验才能学得更好嘛。”

    聿凛:“……”

    他感觉他已经失败了。而且这辈子可能都不会有成功的时候。

    ……

    几天之后就是大年三十。按照北晋惯例,皇子们要进宫参加年夜宴,不过今年北晋皇帝光顺帝至今卧病在床无法起身,连清醒的意识都没有,宫中自然也不能开大规模的团圆宴,皇子们只能各自去自己母妃所在的宫中开小年夜宴。

    楚漓和聿凛成亲之后,早就一起进皇宫给齐妃敬过茶。楚漓在聿凛一个人面前各种不可描述,在外头却是明显收敛了许多,至少装也能装出一副稍微端庄识礼的样子来。她甚至还学了些北晋皇宫中的礼节,现在穿着一身宫装和聿凛一起进宫,好歹看过去像模像样了。

    齐妃这几日来不知为何,精神不是太好,显得有些倦怠。宫里的御医看过之后也看不出病症来,只说是休息不好,开了些安神清心的温和药方,但到现在还是不见多少好转。

    楚漓之前进宫的时候,已经带了些她自己店铺里的药膳方子来。中原各国早就有了药膳,但是仍然注重药而不是膳,大多数口味欠佳。楚漓以前抱着试水的态度开了一家药膳馆,味道为主药效次之,不过宣传做得好,倒是意外地十分红火。

    齐妃很喜欢她的药膳,这次她偶然又得了两根难得一见的千年老山参,便再次给齐妃带进宫来。

    楚漓以前本来最头疼婆媳问题,还想着一定要找个有车有房父母双亡的男人,不过齐妃这样的婆婆已经算是最好相处的了。

    不但性情温和柔软,而且没什么主见,从不咄咄逼人颐指气使,更不会耍心计。上次楚漓进宫,她表示希望楚漓收敛一点,用的都是恳求的语气。要是换了个泼辣厉害的媳妇进门,这种婆婆估计都只有被媳妇欺负的命。

    楚漓自然不会去拿捏欺负齐妃,所以跟齐妃相处得还不错,之前还专门进宫来看过齐妃几次。

    玉漱宫中的小年夜宴办得很简单,不过是一桌子精致酒菜,一家三人围坐桌边而已。齐妃虽然人一直有些恹恹的,这种喜庆时候也强行打起了精神,和儿子儿媳闲谈说笑。

    聿凛看出齐妃精神不佳,也没有让她久坐,年夜宴只持续了不到一个时辰,便命人送齐妃回去安歇。

    他和楚漓作为太子和太子妃,这几天晚上是要住在皇宫里面的,不用回太子府。第二天大年初一,还要带领宫中众位皇子和妃嫔们祭拜天地,祭祀祖宗,迎禧祈福,众多繁杂冗长的仪式,要从清晨到傍晚持续整整一天。

    楚漓虽然很烦这些枯燥累人的仪式,不过现在也不像以前那么任性,还是规规矩矩地坚持了一整天下来。

    但是这一天过后,齐妃也不知是不是劳累过度,却是真的病倒了。

    本站访问地址ziyou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 即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