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糙汉将军:夫人好鲜美 > 章节目录 第232章 我要去找他
    翻来覆去,覆去翻来,顾长歌还是没想明白,顾鸿信的行为。

    替她们出头,故意遮瞒董流烟的事,他怎么忽然那么好?

    顾长歌相信,顾鸿信一定知道自己戴了绿帽。

    看他的样子,不但不介意,还维护她们。

    世界之大怪事啊!

    难道仅仅因为,顾鸿信不愿意让别人知道他戴了绿帽,才故意挺身而出?

    有可能。

    毕竟他是个好面子的人。

    在朝为官,这件事传出去,还不得天天被人戳脊梁骨?

    临睡之前,顾长歌胡乱的想,管那么多做什么,刘老太这回得了教训,这件事到此为止。

    那个长着泪痣的男人…

    算了。

    不想了。

    就算是要找那个男人,也应该询问董流烟的意见。

    顾长歌脑海中乱糟糟的,强迫自己睡觉。

    夜里的风带着浓重的凉意,吹散朦胧的雾气,四处游荡,屋檐的阴影,倒压在地面上,阴影越来越浓,渐渐和夜色混为一体,连天漫地一片黑,海似的。

    顾鸿信房间里没有点蜡烛。

    他拎着酒壶,酒渍顺着下巴淌,他靠在窗户下,站成一塑雕像。

    多少年前的往事了?

    快十五年了,确切的说是,十四年零三个月。

    当时他在冀州,考察当地的风土人情,看见一个女人,形容枯槁,身材瘦弱,走路摇摇欲坠。

    街上的人,对着那女人指指点点。顾鸿信觉得好奇,眼看着那女人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结果忽然快要跌倒。

    顾鸿信下意识的把她扶住。

    那就是董流烟。

    他看她的样子,极度不好,脸色泛黄,瘦的只剩皮包骨头,便把她给带到自己住的客栈。

    刚放到床上没多大会,她就醒了。

    顾鸿信要叫大夫,她听完后连连摇头,只说自己太累太饿了,所以才会晕倒,没有大碍。

    那双眼睛清澈又胆怯,看着他的时候,带着诚挚的恳求。

    顾鸿信的心动了动,不忍伤她的心,就听了她的话。

    他给她饭吃,之后让她洗漱完毕,给她买了新衣服。

    不可否认的是,顾鸿信从来喜欢美人,董流烟的样子,让他动了心,更想保护她,占有她。

    他追问她是为何到冀州来的,董流烟说是家里发了水,逃亡来的,他深信不疑。

    他又追问她有什么打算,董流烟迟疑的摇摇头,答不上来。

    顾鸿信觉得是个好机会。

    随后,他在冀州停留的时间很长,他给她买宅子,又陪她一起磨豆腐,卖豆腐,两个人像是相濡以沫的寻常夫妻,早出晚归,为了赚几文钱辛辛苦苦。

    只是一两个月过去,董流烟的肚子渐渐鼓起来。

    起初顾鸿信以为她是吃胖了,结果有次他发现她偷偷在喝保胎药。

    顾鸿信没有声张。

    他是真心诚意喜欢董流烟的,虽然痛苦,虽然难受,可他没有想过因此不要她。

    内心的挣扎有,世俗的看法,不安的纠结。

    通通输给了她。

    或许爱一个人,什么都可以不计较。

    家里面虽然有三房妻妾,可顾鸿信从没有过这种感觉,甘愿把一切都交给她。

    哪怕她骗了自己。

    他不动声色的继续扮演不知情,甚至跟她表明心迹。

    董流烟接受了。

    那晚两个人都喝了酒,他知道董流烟在酒里放了药,却仍然配合,然后假意倒在床上,假意睡着。

    董流烟之后把他衣服都脱了,然后脱了自己的。

    她软香的身子靠过来时,顾鸿信差点没忍住。

    整整一夜,她僵着身子不敢动,他同样不敢动。

    第二天醒过来,睁开眼,他看见董流烟红通通的脸颊,看着她拙劣的撒谎表演,异常清醒的知道自己沉沦了。

    他跟董流烟说,自己会负责的。

    然后带着董流烟回府上,给了她小妾的身份。

    大房二房身份不可动,他曾经想过,她愿意跟他回来,愿意处心积虑的骗他,是对他有感情的。

    她肚子里不知道哪里来的孩子,他可以当成是自己的。

    偌大的顾府,能够养得起。

    只要她心里有他。

    顾鸿信用一年的时间,等董流烟生孩子,又用两年的时间,彻底攻略她的心。

    他以为自己成功了,实际上从来没有过。

    董流烟心里仍记着那个男人,她藏着那个男人的定情信物,做梦时会叫那个男人的名字。

    哪怕他和她之间,已经有了顾长生。

    真正爱过,才知道嫉妒有多么可怕,它让人变得面目全非,让人变得不可理喻,让人迷失自我,永堕深渊。

    看见董流烟,就仿佛看见了他的失败,仿佛看见他就是个笑话,是个傻子。

    他们之间爆发了有史以来最严重的争吵。

    不。

    与其说是争吵,不如说是他一个人的发怒。

    他抱怨她冷漠,抱怨她不够贴心,抱怨她根本不懂愛。

    她就静静的听着,承受着,不抱怨,不解释,最后等他说完,道一句对不起。

    对不起?

    谁稀罕要她的对不起?

    他要的是她的心!

    顾鸿信之后很少去找董流烟。

    他对她不闻不问,却又将她绑在身边。

    两个人陷入冷战。

    顾鸿信是抱过希望的,只要她来找他,给他一个台阶下,他就什么都可以不顾,继续热脸贴上去。

    可惜没有。

    别人说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可悲的是,他明明只有那么一点点希望,最后落空时,却像是被整个世界抛弃。

    顾鸿信一直站到后半夜,他身上披了层霜。

    事情过去十几年,可笑他今天还是为她站了出来。

    看到她再度露出那种慌张、无措、恳求的眼神,一如看到了年轻时候的她。

    他怎么忍心?

    人间太苦了。

    爱太苦了。

    他这种人,自私又懦弱,堕落又好色,谈什么爱。

    这一生马上走到尽头,浑浑噩噩下去就是,一把年纪不该追求虚无缥缈的东西。

    他转过身回到床上,看着睡成死猪的五房,躺了下去。

    细细的风,细细的吹,吹起稀薄的月色,吹散如烟的往事,吹得人心头发慌,睡梦都不安稳。

    顾长歌啊的低叫,再度惊醒。

    她又做那个噩梦了。

    同样的场景,同样的冷汗涔涔,同样一支箭穿透墨君邪的前胸后背,暗红的血噗嗤嗤往外跳,糊满她视线里的每个角落。

    不安感越发强烈,她把无浪叫进来,让无浪连夜备马,连夜出城。

    她要去找他。

    她要看看他是不是好好的。

    无浪看她情绪不稳,担忧的提醒,“王妃,您怎么了?现在出城,城门已经关闭了,最早也要等到白天。还有,现在暗处还有不少监视我们的,如果一旦出城,他们也会蠢蠢欲动。”

    “我管不了那么多!”顾长歌红了眼,“我只需要知道他好不好!”

    大多数时候,顾长歌都嬉皮笑脸的,仿佛没有一点脾气。

    可真要她板起脸发起怒来,威力十足。

    无浪妥协,约定天亮后一起去。

    要收拾的东西很少,等待天色一寸寸变亮的过程,宛如煎熬。

    顾长歌捏着双手,规规矩矩的坐在床边。

    她不受控制的想到那个梦境,心里变得更加紧张。

    终于。

    曙光穿透层叠的云,大地顿时金光闪闪,顾长歌从思绪中回过神来,抬起头微微眯眼。天亮了。

    她站起身,“我们现在就出发。”

    “好。”

    两个人一前一后,丁香要跟着去,顾长歌不允许。

    丁香红着眼睛,不止一遍的嘱咐无浪,一定要保护好王妃。

    日光渐盛,他们逆光而行。

    出了城门,一路南行,朝着最深最偏僻最荒芜的西南而去。

    快马加鞭,顾长歌屁股颠簸的难受,不过她咬牙忍受,满满想的都是要见尽快到墨君邪。

    从京城到西南战乱地区,最短也要两天。

    到了晚上,无浪带她住进一家路边客栈。

    客栈里鱼龙混杂,什么人都有,江湖道士,士兵土匪,形形色色充斥其中,说话声音更是嘈杂无比,喧嚣的像是在菜市场。

    顾长歌专心沉默的等饭菜,无浪眼观鼻,鼻观心。

    距离他们最近的那桌,原本没人,后来店门大开,小二热情的招呼着新进来的客人过来坐。

    偏头看了眼,那群人也正好看过来,有男有女,都长得挺丑。

    不仅如此,打扮相当非主流,脑袋上顶着乱七八糟的东西,有鸡毛掸子,还有锅盖样式的帽子。

    顾长歌觉得辣眼睛,没再看。

    短暂的插曲,那群人没放在心上,反而问小二,最近有没有什么大事发生。

    南来北往的,小二经常打交道,自然是个小型信息库。

    听到客人问,自然不敢藏着掖着,“要说大事,还真有一件。那边在打仗您都知道吧?”

    顾长歌不由竖起耳朵。

    他们现在到了西南边区,与交战区隔着两座大山,明天才能翻阅到达。

    那边毫无疑问,此刻指的就是有墨君邪的地方。

    桌子上的人胡乱应了句,小二继续道,“那鬼将军被指叛国,可前天刚率领人打了胜仗,消息传回京城,这鬼将军哪有一点要叛国的意思,我看是搞错了,估计这回鬼将军能洗清嫌疑。”

    那真是太好了。

    隔壁桌的人没什么反应,似乎对墨君邪不太感兴趣,又问起别的。

    顾长歌的手捏的更紧。

    前天他打了胜仗!

    那是不是意味着,他没事?

    墨君邪影响她情绪,当晚睡得香甜,第二日醒来气色都好很多。

    再次出发,到了当天半下午,他们已经到了交战区。

    无浪蹲在一块大石头后面放眼望去,见到一座座小山丘,确定是大良军营后,带着顾长歌来到入口处。

    禀明身份,士兵前去通报。

    顾长歌的眼睛,紧紧盯着来处,一眨不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