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盛唐金手指 > 章节目录 第383章 说服轻烟
    轻烟无力的瘫软在地上,看着依然在悠闲吃着黄鱼的甄乾道:“你杀了我吧,我什么都不知道?”

    甄乾走到轻烟的身边,将地上的轻烟扶了起来靠在旁边的锦榻上道:“我不想杀你,也不会杀你,一个人如果开始杀戮的话,就会一直杀戮下去,会喜欢上杀戮的滋味,我不喜欢这样的感觉,更不想双手沾惹鲜血,所以你还是把知道的一切都说出来?”

    轻烟想挣扎的坐起来,可惜这一切都是徒劳的,软骨散会让人全身的肌肉松软使不上力气,根本就没有解药,不过药效一过就行动如初。

    “你是怎么发现我是密谍的,你应该不会怀疑我才是?”

    “你说的不错,我可以怀疑任何人,也不会怀疑到你身上,当初李静忠派遣你出使倭国的时候,恐怕也不知道你是密谍司的人,而且这一切都非常的自然,我甚至在想,你接到这个任务之前也恐怕没有想到吧!”

    只有甄乾知道,一个被烙上太子印记的宦官不可能进入密谍司,虽然甄乾不太了解密谍司是如何运作的,但是这样残酷的政治斗争中,密谍司这样的机构只可能掌握在皇帝手里,或者说是控制在亲信宦官高力士手里,无论如何也不会让太子的人插手密谍司的。

    甄乾讥笑的看着轻烟,对于这个女人自己下不了手,这和心慈手软无关,自己真的不想杀死一个无辜的女人,这样会让自己产生深重的负罪感,这种感觉会想慢性毒药一样侵蚀身体和心智,到最后让自己迷失在这个时代中。

    “你第一次来迷楼之前,我根本就不认识你,你也不可能知道我的身份,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

    “因为你当时说错了一句话,让我起了疑心?”甄乾慢悠悠道:“你还记不记得你当初说的哪句话,你说你和月容是好姐妹?”

    “就因为这个?”轻烟回想起自己说的哪句话,难以置信的看着甄乾,心里苦笑道:“没道理啊!” 师父扛不住:徒弟太妖孽

    “为什么没道理?”甄乾盯着轻烟的眼睛一字一句道:“你在迷楼,月容在怡红院,一家是官妓,一家是王家产业,我实在想不通你们是怎么成为好姐妹的,不要跟我说你们惺惺相惜的屁话,试问一下,两个青楼的歌姬能有多少时间相处在一起,更让奇怪的是,你知道月容已死,作为好姐妹竟然没有一丝悲伤的表情,这场戏演的未免太假了吧!”

    自己在迷楼听见轻烟说自己和月容是好姐妹,当时就有一种不真实感,离开迷楼之后立即派人查证,发现轻烟和月容还真的经常往来,在一起讨论歌舞,听到这个消息甄乾的下巴快掉下来了,歌姬的生活什么时候变得如此舒适了,真的当自己是小白啊!

    青楼的确是一个打听消息的好地方,古人一般都没有多强的保密意识,不仅是士子,就连商贾有时都会在公众场合谈论一些非常机密的事情,青楼和酒楼正是这些消息传播的最佳渠道。

    看着轻烟瞪大的双眼,甄乾找了一个软垫垫在轻烟的脖颈处,让她靠的更舒服一点,“你在第一次遇见我时提起过月容,之后再也没有提起过,我当时就在想,你恐怕还不知道在月容身上发生的事情,你们密谍司恐怕也没有想到我已经知道了月容的身份,所以才会让你继续接近我,现在你应该明白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吧!”

    “是你在陷害月容,让张家赎买月容,这背后都是你在捣鬼?”轻烟咬着牙恨恨道。

    “错!我没有害月容,反而是我差一点中了月容的圈套,说到底月容聪明反被聪明误,想在张府我,结果阴差阳错和张府的一位郎君成就了好事,张府为了防止家丑外扬,这才不得不出钱把月容买走,怎么能说是我害了月容?”

    轻烟痛苦的闭上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甄乾这时也没有了说话的兴趣,阴谋诡计谈多了,感觉自己心里都阴暗几分,甄乾现在还不想把自己搞成一个大阴人。

    一直等到甄乾将整条黄鱼吃完,轻烟也没有说一句话,如果不是看见轻烟还睁着大大的眼睛,自己还以为她已经睡着了。 穿越之贵妾难为

    “这是何苦呢?”

    甄乾轻叹一声,将轻烟从地上抱起来,往卧室走去,自己身边有一个密谍,这样感觉让自己非常的不舒服,本以为自己装糊涂等到倭国之后两人也许就没有机会在一起了,可是实现告诉甄乾,人是有感情的动物,长时间在一起难免会产生一些奇奇怪怪的想法,有几次自己差一点没有忍住,这样的日子简直就是一种煎熬。

    自己的心智还没有变得铁石心肠,思前想后逃避本身就是一种懦弱的变现,说出来心里反而轻松许多。

    “你要做什么?”放到床上的轻烟开始紧张起来。

    “我也不知道?”甄乾躺在了轻烟的身边,两人面朝天看着天花板,气氛变得既暧昧又尴尬,想了许久道:“我把你留在倭国怎么样,这样对我们俩都好?”

    一串晶莹的泪珠从轻烟的眼角落下,顺着白皙的脸庞落在枕头上,打湿了好一大片。

    甄乾拍拍轻烟的肩膀,准备睡觉,小声的安慰道:“既然我们已经把事情说开了,你看我们现在在海上,想把什么消息传出去也不可能,我们不如就这样带着假面具把这段时间渡过去,杀你对我来说没有任何的好处,你的死对于密谍司而言也算不得什么大事,所以啊!我们不如坦然去面对,你想监视就监视好了,我也不为难你,只不过我想问一句,这样的日子真的是你想要的吗?”

    “你真的不会杀我?”轻烟轻声的哭泣起来,看得我见犹怜。

    “我为什么要一定杀你?”甄乾奇怪的看着轻烟,实在不明白这些人心里在想什么,如果自己真的想下毒手的话,根本就不会给轻烟说话的机会,而且看样子,轻烟这样的小角色手里掌握的情报并不多,他们只是负责监视和打探消息,这样的人在密谍司应该不少,自己只是不知道船上除了轻烟之外,会不会还有其他的密谍司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