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千金遗笑 > 章节目录 第四十四章 同塌而眠
    “你……还是逸风吗?”秦九扬问道。

    逸风收回了僵在空中的手,目光里一片温柔:“阿九……你怎么了?”

    “我怎么了?我没事啊!”秦九扬靠着门,干笑着指向逸风,“呵呵,是你有事吧!”

    “我?”逸风上前一步,将秦九扬抵在门上,微微低头认真的看着她。

    秦九扬受不了这种目光,微微偏着头,尽量不去看他,坑坑巴巴的说道:“是……是啊,你看,你以前对我凶巴巴的,上次就因为想偷看你一眼结果挨了你一掌,这次你这么温柔,现在你这么温柔,我……”

    “怎样?”逸风凑得更近了。

    秦九扬僵笑道:“瘆得慌!”

    “呵~阿九紧张了?”

    逸风的气息扑在秦九扬的睫毛上,痒痒的。秦九扬伸手抵在他的胸前,想推开他,却不想他将手绕到她的身后,一把搂住她的腰,另一只手直奔秦九扬的头顶,拔了她的发钗。

    一头乌黑亮丽的秀发如黑色的瀑布般散落下来,安静的披在肩上。

    当逸风的手搂住秦九扬的腰身时,她腿肚子一软,当下便失了力气。

    逸风顺势将她打横抱起,往里间走去……

    秦九扬下意识的伸手勾住逸风的脖子,脑子里一片空白,只是感觉他从来没有靠自己这么近过!

    直到逸风将秦九扬放平在床上,伸手帮她脱衣服时,秦九扬的意识才渐渐回笼。

    “你干什么!”

    逸风正在解秦九扬的腰带,秦九扬立马伸手抓住他的手,厉声问道。

    逸风的手背很热,灼得秦九扬的手心有点发抖,她别过脸去不看他。

    “睡觉。”

    秦九扬没有看逸风的脸,但是听声音就知道他肯定又是那副轻风淡月的表情,真是心理强大,这样还能装作若无其事!

    她几次试图将他的手拿开,但是失败了,不仅如此,更糟糕的是,逸风的手放在她的小腹上,两人一番挣扎,难免会有点尴尬!

    “你睡你的觉,解我的腰带做什么,快松开!”

    逸风压下身子,将脸凑到秦九扬的面前,两人鼻尖挨着鼻尖,轻声道:“你陪我睡。”

    话落,秦九扬便听得身上撕拉一声,抬起头,又撞上了逸风的额头,重新倒回了枕头上。

    秦九扬又气又急,奈何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她才不会承认自己是自己他的动作而失了力气,肯定是这小子给她下药了!

    撕断了腰带,逸风轻而易举的脱下了秦九扬的外衣。

    “逸风,你别……”

    “放心,你我毕竟是未婚夫妻。”逸风将秦九扬的外套往床外空中一扬,翻身便在秦九扬的身旁躺下了。

    秦九扬僵着脖子,缓缓的转过头去偷偷看他,却不想原本双眼轻闭的逸风突然睁开眼睛,露出几许懊恼的神情。

    这是秦九扬自十岁后少有见到逸风有表情的时候,但是此刻她不但不兴奋,还很害怕。

    秦九扬一脸警惕的说道:“你不会想后悔吧!”

    逸风一愣,眼里露出一丝迷茫,却还是翻身侧向秦九扬,抬手朝着秦九扬的腰伸去……

    “逸风,你混蛋!”秦九扬举起拳头就要朝着逸风的鼻子捶去,却感觉他的手只是搭在自己的腰上,并且再无动作!

    秦九扬一愣,举在空中的手不知是该继续还是该收回来。

    逸风伸出另一只手轻轻的握住她的手,道:“阿九还是像小时候一样聪明。”

    秦九扬觉得,他的那声“聪明”可以解读成“阴险”!因为他刚刚那只手若是真的敢做什么,她的这只手必定能够准确的砸在他的鼻子上,让他血溅三尺!

    秦九扬干笑了两声,快速的抽回自己的手,突然感觉他的手无力的垂放在她的身上。

    秦九扬低头一看,见逸风眼睛已经合上,呼吸均匀。

    难道……睡着了?

    秦九扬心里窃喜,伸手就去拿逸风搭在自己腰上的手,眼看着就要挪开了,却没想到被他反手抓住了!

    秦九扬扭头一看,果然双目清明,哪里睡着了!

    逸风将秦九扬搂得更紧了,还特意说了一声:“乖一点。”

    “有没有搞错,占我的便宜还要我乖一点!什么世道啊!”秦九扬瞪着逸风,在心底呐喊着。

    “完了完了,靠得这么近,早知道就不瞎动了!”

    秦九扬僵直着身子,一直不敢入睡,只到天光微微泛白的时候,才迷迷糊糊的睡去。

    清晨的时候,外面鸟声欢鸣,沐心梳洗好了来敲门,又想着昨天晚上的“动静”,她还是不要打扰两人算了!

    转身欲走,就见逸风穿戴整齐,走了出来。

    沐心赶紧退到一边,却见逸风走到院子里,环顾四周,最终对着竹林见的鸟儿唇瓣微启,像是在说着什么,却没有发出声音。

    只见逸风说完后,那林子里的鸟儿便列为一对,整齐的朝着他飞了过来。

    领头的那只鸟儿绕着逸风飞了一圈,停在他的肩头上,其余的依旧在空中成与天空并列的一竖排列着飞在半空中。

    逸风拿出袖子里的纸条,将肩头的鸟儿拿下来,将纸条绑在它的腿上,然后松开了它。

    那只鸟飞回自己的队伍里,继续领头,朝着九幽山上飞去。

    “公子可要梳洗?”沐心问道。

    逸风转身,进了屋子。

    沐心看着重新关闭的屋门,眼睛滴溜溜的转,捂着嘴窃笑。

    看着他们一时半会儿也不会出来了,便熬了竹笋汤,喝了之后便提着水桶出了院子。

    水墨思索了一晚,觉得逸风最有可能去的地方便是竹林,因为他曾经在竹林外徘徊过!

    但是他自己又不敢进竹林(外竹林属于竹林,也属于九幽山的地界,所以水墨在此不算坏了规矩),便在泉水边站了一晚上,希望可以遇到逸风,但是他显然扑了个空!

    远处有脚步声传来,听起来是个小孩子!

    水墨听说秦九扬带了一个十二岁的小丫头进竹林,他此番在这里,定不能让她瞧见!

    这想法落下,水墨便足尖点地,踏水林而去。

    水墨一宿没睡,精神有些恍惚。

    再说那队鸟儿,飞上山,见山上无人,便在九幽府的凉亭顶上停了下来。

    水墨才进到庭院里,便见一对鸟朝凉亭上跳下来冲着自己飞来。

    他下意识的躲向一边,却又见那群鸟绕着自己飞了三圈。

    水墨心想:“飞鸟有灵性,它现在成队的出现在我的面前,莫不是有原因?”

    水墨定睛一看,果然见领头的鸟腿上绑着纸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