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朽木也可雕 > 章节目录 第37章 横空出世的宝物
    ,最快更新朽木也可雕最新章节!

    随着两人最后一次全力出击,一声震天巨响冲天而起。

    “砰!”

    呼啸的狂风似乎也做最后的垂死挣扎,终于飞沙走石,遮天蔽日。

    几乎什么也看不见的滋味特别难受,台下的云龙宗弟子拼命地揉着眼睛,希望能早点看到结果。

    狂风熄灭,万籁俱寂。

    徐子川站在中央负剑微笑,江南却被震到了边缘地带,脸色苍白,衣衫不整,手中的云龙剑无力地垂下。

    “徐师弟,灵力雄厚,江南认输!”

    “侥幸而已!”

    随着双方确认,震天的欢呼声突然响彻了整个见智峰演武场,直冲云霄。

    四战皆胜,再也没人能阻止徐子川参加今年南国的比试。他也从此成了云龙宗弟子心目中的神话。

    接下来的比赛就简单多了,剑晨不愿再丢人现眼直接放弃了争夺和应战权,其他人也不愿再跟徐子川打一架,彻底成了江南、吴诗霜和司徒瑾三人的对决。

    徐子川泰然自若地走到唐凤熙身边坐下,没有喜形于色,也没有不可一世。

    “幸不辱命!”

    “没有令我失望,为师很高兴!”

    唐凤熙的脸上终于有了笑容,众弟子突然发现其实她很美!

    “徐师弟,祝贺你!”

    大家纷纷向徐子川祝贺,叶雪说话的时候俏脸不自觉地红了,她总觉得大家都发现了她的秘密,让她浑身不自在。

    徐子川冲着叶雪微微一笑,本想示意她莫紧张放轻松,没想到适得其反,她的脸更红了。

    唐凤熙将两名弟子的表现看在眼里,不置一言。

    直到傍晚时分,云龙宗内部的筛选赛终于落下了帷幕,徐子川和江南最终获得参加南国比试的名额。

    回到房间,徐子川这才想起无名剑来。急忙将它放在桌上,仔细端详起来。剑身依然锈迹斑斑,没有剑刃剑锋。令他惊喜的是与云龙剑激烈交锋后,无名剑完好无损,全身连个小口都没落下。

    徐子川突然想起重明鸟的话,初次见面它可是将无名剑认作了“寒光剑”。重明鸟是神鸟,自然见多识广。莫非无名剑真是它口中的“寒光剑”?这个念头一直萦绕在耳旁,扰得他心神不宁。

    于是他决定跑去请教师父唐凤熙。

    “说实话,我已关注你手中的无名剑很久了,虽然不知它是不是‘寒光剑’,但为师可以确定它是把好剑!”

    “师父可否讲一下‘寒光剑’?”

    唐凤熙沉思良久才说道:“传闻‘寒光剑’是上仙寒光仙子的宝剑,究竟是不是,为师无从得知。”

    从唐凤熙那回来,徐子川的困惑更深了。躺在床上胡思乱想,居然睡着了。

    没过多久,乌云山上发生了一件令人震惊的大事。

    五个樵夫结伴去乌云山后山去砍柴,发现了一个高高的柴堆,大家兴不已,相约一分为五。搬开厚厚的柴堆,他们发现一个没入石头无法分辨是刀是剑的手柄。面对镶嵌手柄上的七颗璀璨明亮的彩色宝石,大家竞相掏出砍菜刀试图扣下来,于是悲剧发生了,四个人瞬间变成了白骨,吓得剩下一人连滚带爬地下了乌云山。

    活着的那人将此事告知妻儿后,口吐白沫而死。

    有人说他是被吓死的,有人说是被咒死的,大家莫衷一是。

    经过一传十,十传百,整个南国都知道乌云山上发现了宝物。

    一大波修炼之人来到了乌云山,山上霎时人山人海,水泄不通。

    得知这个消息,徐子川和叶雪也去围观了。

    看着倒在一旁的四具白骨,许多人虽有心得到宝物,却不敢上前尝试。

    然而总有胆大的敢吃螃蟹,一名瘦削的老者就是第一个试吃人。只见他缓缓走到手柄前,恭恭敬敬地磕完头,这才用手抓向手柄。

    众人屏住呼吸,目不转睛地看着。

    老者的手刚刚抓住手柄,他立马就变成了白骨,速度之快令人瞠目结舌。

    这下众人终于相信了樵夫的话,诡异的是就有不怕死之人接二连三地去抓手柄,无一不例外地变成了白骨。

    “神物啊!非德厚者不能得!”血淋淋的事实摆在眼前,有人依然贼心不死,反而喊出了这样的话。

    “休要诓人,你去试试啊!”立刻有人讥讽道。

    “试就试!”那人磕完头,果然伸手抓向了手柄。

    不幸的是他德浅,也是化作白骨。

    叶雪吓得浑身哆嗦,徐子川拉着她的手直接向外走去。

    “对不起,都是因为我害怕才使你与宝物失之交臂!”等出了人群,叶雪的心情立即平复了,她满脸愧疚。

    “如此凶残之物,要它何用?”徐子川笑着反问道。

    “那我们赶紧回去吧!”

    两人径直返回了云龙宗。

    尽管天色已晚,但是依然有数百人待在乌云山上,不肯离去。在火把的照耀下,整个山上宛如白昼。

    一名刚刚赶到的华服少年拼命拨开人群往里钻。费劲九牛二虎之力,他总算来到了最前面。

    “石头下面到底是什么啊?”华服少年忙向左右打听。

    “具体是什么,我也不知,但肯定是宝物!”有人立即回应。

    “我倒要看看究竟是何宝物!”华服少年顿时两眼放光,白皙的脸庞也红润起来。

    “公子且慢!”一双纤柔的手突然抓住了华服少年。

    “你是上次与叶雪他们一起欺负我的人!”

    华服少年想奋力甩开抓住他的人,却总是甩不开。

    “别费劲了,听我一句劝,赶快离开这里!”

    “你又不认识我,凭什么管我!”华服少年非常愤怒。

    “你是叶枫,我是叶雪的师姐吴诗霜!”

    “无论你是谁都休想阻拦我!别以为长得漂亮就能挽留我!”华服少年嘴上说着话,暗中突然一用力,随即挣脱了吴诗霜的束缚。

    就在吴诗霜追过去的时候,叶枫的手已结结实实地抓在了手柄之上,一切猝不及防。

    “狂妄的小子死定了!”

    众人一面嘲笑华服少年的愚蠢,一面眼睁睁地看着。

    然而现实却狠狠打脸了,华服少年竟然没成白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