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修真门派掌门路 > 正文 第五百三十一章 御兽门行动
    被赵恶廉这么一刺激,乐川愈加着紧行动,又跑到九星坊召齐合议诸家,开诚布公地正式表明御兽门的态度。

    “乐川说,要么九星坊诸家全部渡让,要么他就到醒狮谷内再建一座临时驻地,让我们半块灵石都捞不到。除此之外倒没放什么狠话,可没想到柴艺却一反常态地在合议中上蹿下跳,大拍乐川马屁,好不积极”

    思过山,掌门洞府,燕南行一对眉毛都快拧得竖起来了,不停诉苦。

    十句话里,有七八句是骂柴艺的。

    九星坊九家加上灵木盟,这十家所有的股份作价五百万三阶,全归了南疆御兽门。

    当年丹盟那十一分之一,拍出了九十三万三阶,没想到如今却被柴艺搅合得生生少了一半,这还是在乐川急切到手的大好形势下谈成的。

    齐休和顾叹对视一眼,两人心中十分了然。

    九星坊诸宗门,怕不怕御兽门?怕肯定怕,但是如渡让九星坊这种只于系到利益纠葛之事,他们还是有底气和乐川周旋一番的,首先他们受分封三代制保护,其次御兽门多半要讲理,不会来黑的。乐川那么想要九星坊,他们各家不说硬和他作对,但都期望着能趁此机会从中大捞一笔,好歹不能低于丹盟的要价吧?

    但是柴艺跳出来,形势就变了。

    九星坊诸家怕不怕灵木盟?更怕而且那种怕是不分场合,深入骨髓的。

    分封三代,三代以后呢?有多少宗门三代以后还能保住原始分封?

    绝对不多。

    这是所有分封三代宗门都面临的问题。

    御兽门不会要你门派家族性命,不会看上你这弱小山门,但近在咫尺的灵木盟可是个不挑食的主。祁无霜是灵木、离火、连水三家暗杀的;陵梁宗二代掌门之争是灵木和丹盟挑起来的;思过山之战,楚秦门差一点覆灭在灵木、龙家联军手里;更别提偌大丹盟。被灵木、离火联军进出扫荡多次,如入无人之境;‘三代之后看你们如何如何,之类的威胁话语,柴艺最喜欢挂在嘴边……

    九星坊诸家听在耳边,看在眼中,面对现实只能有所取舍。

    “现在弱,但是受大周书院保护,安全无虞,以后失了保护呢?继续孱弱下去,立地是破家灭门之祸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大周书院其实只给了我们一条路逃脱宿命,很公平,也很冷酷。”燕南行叹道。

    楚秦门三代之后树倒猢狲散的景象,齐休是亲身经历过的,对燕南行这句话很有感触,也知道他是被柴艺的嚣张气焰给惊醒、刺激到了,说道:“没错,大周书院给了环境和机会,如果沉溺于安逸,三代之后还没人能青出于蓝,那只能说取祸有道,怪不得人。修真世界,归根结底是以实力为尊,一个人的修为境界往往能决定无数人的生死存亡,只要你家有人结婴,回头再看柴艺之流,不过是跳梁小丑而已。”

    “燕门主可是准备结婴?”

    顾叹冷眼旁观,察觉燕南行听了齐休的话后,目光渐渐凝实,其中颇有慷慨决然的意味,出言问道。

    燕南行不答。

    齐休心中一动,“燕兄计划在哪结婴?”事关结婴地,不由得他不探问一二。

    “还能在哪……”燕南行无奈道:“分封三代,我的燕归门可挪不了窝。”

    那就是在白山了,“你和白山上有联系?”齐休连忙探问细节。

    “修为到了,白山自会有人来找的,你也不用急,若到我这个修为,他们也少不了会来找你。”燕南行答道:“具体细节,我半个字也不能说,你也别问了。”

    楚秦门其实没什么领地的羁绊,齐休的选择比燕南行自由许多,但正因为他有一种货比三家的心态,所以对各处结婴的条件和优缺点十分关心,燕南行让他别问,他心痒痒地还是追问了一句,“可是强迫上山?”

    燕南行不说话,只摇摇头,齐休,包括在场的顾叹心头一块大石终于落下,不受强迫,那以后还是有空间挑一挑的。

    不过这是后话,齐休目前金丹中期,顾叹才金丹初期,整个楚秦盟都没有金丹后期修士,大家到金丹圆满还早得很。

    还是脚踏实地,一步步来罢。

    齐休二百零八岁头上,整个白山清平无事,所有人的谈资全是御兽门如何如何的粗豪霸气。将九星坊完全收入囊中后的第二天,乐川的隆隆战车便轰然转动,无数飞兽、飞禽、飞梭从南疆御兽门升空而起,遮天蔽日,连绵不绝,而目标只有一个,醒狮谷。

    “据说当先导飞禽到达九星坊时,运送巨型陆地驮兽的飞梭才刚刚离境,南疆御兽门到九星坊这条线的空中,终日有各种输送补给的物事飞过,首尾相接,日夜不停。”

    “这还只是南疆御兽门一家做些前期准备而已,后面等各飞地和总山的援兵已从四面八方赶来,到时的声势更难想象。”

    “听说御兽门主导开辟战争与大周书院的最大不同点,就是往往需四五十年才能彻底平地一地,盖因他家的目标不光是领地资源,驯肝卩大量兽类为己所用也是主要任务之一,所以不能光以杀戮开道,耗时自然就要长很多。”

    “九星坊如今扩大了十倍不止,光大小兽栏就不下万个,整日各种野兽嘶鸣,气味冲天,资源除在白山和周边进行采购外,还有部分草料和肉食被从无数万里之外的地方专运而来,几乎每时每刻都有各地兽船抵达,起码三阶,有些兽种见都没见过,根本叫不出名号。”

    “御兽门本就在醒狮谷里冒险多年,乐川这次行事可谓‘迅猛果断,,直接带着自家子弟和灵兽军阵入谷,已经建立了第一处前线驻地。”

    思过山崖顶大殿,‘百晓生,姚青手指地图某处,为楚秦盟大小头目解说着形势。

    齐休看那前线驻地位置,正是当年人面纹蛇盘踞的所在,心中暗凛,脑海中不觉浮现出赵瑶和一蛇一鸟的身影,还有死去奈文霖……

    也许,该再去看看她们?

    “现在白山各家在里面都有好处,丹盟,噢不是,青丹门的丹药,离火的炼石,灵木盟的灵草等等等等,地主陵梁宗接了九星坊扩建,燕南行等九星坊诸家都捞了外围杂活做。唯有双楚和我们,一分一毫都凑不上前,看样子乐川还记恨着呢。”

    心事被南宫嫣然的抱怨打断,苦笑道:“楚夺死于玉鹤之手,霍白又被我杀了,放在别家都是生死大仇,我们和御兽门两不相于已是最好的结果了。”

    “我们可以通过燕归门之流转卖,大不了像上次支援青丹门那样,给他家赚一道就是。”

    祁家家主提议道。

    齐休想也没想便拒绝了,“当初和霍白决斗前我签的白纸黑字,无论生死,战后各不相于,乐川不和我们来往是基于他的骄傲,我虽弱小得多,但也有我的骄傲,说各不相于,就真正把各不相于做到罢。”

    “若是有人来问我们求购,那我们不能不卖罢?他们拿去转卖我也管不了不是?”南宫嫣然持家心思敏捷,心中已打好主意要回娘家一趟,从齐南城周转周转。

    此时,楚秦之地东边方向,一只巨大的灰色鹏鸟慢慢飞翔在罡风之上,鸟背上坐着三人一兽,一名怀里抱着只洁白玉兔的灰袍老妪盘膝坐着,南疆御兽门门主乐川,元婴修士狄元普毕恭毕敬地侍立在旁。

    “在家里过不下去的人,才会有走出来的欲念,这一点,化神存在与凡人们的动机没有任何区别。”老妪语调平淡中带着丝落寞。

    “是他们逼人太甚了”狄元普咬牙切齿道。

    “听说南宫木和芈东极为了追寻神傀之术的下落,双双消失不见了,他们为了应对天劫如此奔忙可以理解,但醒狮谷主人却从六阶地跑出去抢四阶地,你们不觉得太奇怪了么?”老妪怀中的玉兔突然口出人言,脆生生的,像十三、四岁的女孩声音。

    老妪不说话,狄元普和乐川对视一眼,不知该如何回答,半晌之后,狄元普才轻声道:“如今箭已在弦上……”

    “古兽地盘意识强烈,灵智又不高,没听说过会突然乱跑的。”乐川补了一句。

    玉兔叹了口气,“大周书院两派为了关在北政外院的姬佳芊正斗得厉害,这次没化神存在来给我家帮忙。齐云派更是一直将白山看做碗里的肉,若不是这次醒狮谷主人行动异常,打乱了他家的布置,我们没那么容易捞到机会的,他们虽不至于给我们捣乱,但也绝不可能帮我们出手。白山贾长庚又自身难保……”

    它说到这,和老妪同时看了眼君旋山方向,“黄沙老狐狸被天地峰主人驯肝'后,乖得得跟狗一样,更别提了。别看我们声势浩大,实际上是孤立无援的,凡事必须小心为上。丑话说在前头,我和主人加在一起,还不够那老狮子做盘菜吃的,这点你们一定要清楚。”

    “无妨。”

    狄元普笑道:“我家小鳄已把醒狮谷情况打探得差不多了,实际上真正的醒狮谷边界……”

    他展开地图,从九星坊到摩云鬣领地,再经过当年居住的河谷,最后到达的重土之地,齐休当年带着霍鹳等人走过的路被清晰地画在上面,旁边直白地标注着‘齐休入谷路线,,“您看……”他指着把守的峡谷入口,“这里才是老狮子真正的领地边境,峡谷北面这所有地方”他手在领地周边划了一大圈,“都是可以白拿的,醒狮谷里灵地品阶和密度都很高,光这片地域元婴等级古兽就有忄齿恐兽】等等七八只,全拿下来已经很赚了,而且老狮子就算回来也不一定会管。我们试探过多次,它若动手,只会在峡谷内,霍鹳就是这么死的,上次钻进来个不知跟脚的元婴修士,一样是进入峡谷之后被老狮子瞬杀。”

    听他侃侃而谈,老妪和玉兔同时点头,很明显地增加了不少信心。

    过了一会儿,老妪问道:“霍鹳生前要抓的人面纹蛇,下落如何?”

    “巢穴空空,这些年我家小鳄就是在那儿藏的身,到时里面的天材地宝全部不见,有可能被人面纹蛇卷走跑路了。”狄元普摇头表示不知,“这只蛇灵智应该不低,而且和齐休可能有点联系,从他那儿兴许能撬出点什么,但既然他跟霍白公平决斗赢了,那我们也没脸再去为难他。”

    老妪再次点头,不再纠结此事。

    大鹏从楚秦所有的沔水上空穿过,一路向九星坊方向进发,君旋山中花园,贾长庚四肢张开,懒洋洋地躺在地上,他已是完全的成年男子容貌,深邃的目光呆滞地看着上方。

    一只黄色狐狸呼哧呼哧地从远处跑到跟前,将嘴里叼着的寻常彩球塞到贾长庚手上。

    “你今天怎么了?”见对方没什么反应,黄色狐狸原地转了个圈,变回了尖嘴猴腮的矮个子黄沙帝君,大尾巴在屁股后头摇晃着,“可是想起你白山老家了?”

    “没什么,只是感应到了好多乱七八糟的野兽气息,似乎御兽门大举进来了。”

    他坐起身,“老狐狸你不用那么听我师兄的话,白山现在怎样了?就当跟我说说故事解闷,哪坏得了他的事嘛。”可怜的白山之主,这一世过得要对只狐狸软语求情。

    “我可不敢,你陪我玩,旁的啥也再别想了。”

    黄沙帝君伸出爪子,从贾长庚手里拿过彩球,随手一掷,彩球便飞得不见,“以前是你扔我拣,这次换做我扔你拣可好?”他说。

    贾长庚笑了,“我拣那是我在玩,你拣才是你在玩啊,是你要玩,又不是我要玩,所以还是你拣好玩。”

    “你别耍小聪明拿话绕我。”黄沙帝君目露凶光,“我是狐狸,又不是狗,如今我修为在你之上,我说轮到你去拣,你就得听话去拣啊,不然我可以惩罚你的。”

    贾长庚目瞪口呆,再三确认黄沙帝君不是开玩笑,真的有可能动手整治他之后,只得无奈地站起身,拖着步子往彩球落处走去。

    “跑快点,还要和我一样用嘴叼回来噢。”

    黄沙帝君在他身后喊道。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