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僧黑索一抖,犹似三条墨龙一般,围成了三层圈子。面对如此阵容,就连三渡神僧都不敢大意,决定一味坚守,用“金刚伏魔圈”固若金汤的守御,来耗光他们的内力。

    对于三位神僧来说,武当七侠中也就宋远桥和俞莲舟能够分量。至于其他几位,在内力上,尽皆不足为虑。因为像“金刚伏魔圈”这样的阵法,最擅长的就是对付这些,内力并不是十分高深的人。漫说你是七个人,就是来上三十二位,他们也丝毫不惧。

    但是对于殷天正和林不凡,三渡神僧就不敢小看了。因为他们的内力异常高深,足以对大阵产生威胁。尤其是林不凡,更让三位神僧惊异。殷天正一大把年纪了,内力高深,还说的过去,你一个二十余岁的娃娃,哪来这么高深的内力?

    说实话,现在林不凡的内力,比起百岁寿宴的时候,又上了一个大台阶。当日林不凡救了张无忌,并收张无忌为徒,治疗他的寒毒。张三丰为了感谢林不凡,特意把林不凡叫到了后山的木屋。将他对于那一部分《九阳神功》的理解,和他创出《武当九阳功》的思路、想法和武学理念,毫无保留的对林不凡倾囊相授。

    主要是张三丰从来都不拘于门户之见,从原著中,他可以在大庭广众之下,教导张无忌“太极拳”,就可以看出他的胸襟气魄。要是碰见空闻大师,他宁愿给你大量的补偿,也不可能干这种事情。

    自从前两年,林不凡对于两部九阳功的研究,就像入了一个瓶颈。毕竟两部九阳功中,蕴涵着斗酒僧、张三丰和郭襄三位武学大宗师。一生的武学结晶。哪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悉数领悟。

    但是有了张三丰近乎毫无保留的指点,林不凡在《武当九阳功》上的领悟,一日千里,几近全部吃透。而在触类旁通之下,在《峨嵋九阳功》上的领悟。也是进步神速。

    回到华山派后,林不凡除了教导张无忌之外,就是在朝阳台,参悟九阳功。并再次打通了数条经脉,不但让内力大增,而且也让体内的真气更加的精纯。因为张三丰的《武当九阳功》,就取了一个“纯”字。

    所以在三渡神僧看来,林不凡此时的内力,不但深厚无比。不逊于他们。就是在精纯度上,也是仅逊于他们一丝。如此妖孽一般的人物,岂能小觑。

    林不凡三两步之间,就来到了最外道的圈子前,运起内力,抬起君子剑,就使出了《正气剑诀》里的嵩山剑法奥义。堂堂正正的就是一招下劈。

    也不知道,三渡神僧的黑索是什么材质做的。当林不凡一剑劈下去后。竟然传来金铁交鸣之声。林不凡感受到从黑索上传来的反震之力,心头对于渡厄神僧的内力。有了一个大致的估计。渡厄神僧的内力,也就和林不凡差不多。三渡神僧中,由以渡厄神僧武功最高,所以其他两位神僧的内力要比自己稍逊一筹。

    之后,林不凡就使了一个巧劲,化解了这股反震之力。便开始施展出。大开大合的剑招,与渡厄神僧纠缠。而俞莲舟在林不凡出手之际,便施展着武当剑法,在一旁策应林不凡。一时间,渡厄神僧的压力大增。

    另一方面。殷天正和俞岱岩,也扑向了渡难神僧。殷天正面对渡难神僧,甩过来的黑索,情不自禁的用左手施展出他的拿手绝技“大力鹰爪手”妄图,试一试这黑索的斤两。

    但是刚一抓住黑索,殷天正就感到,有一股排山倒海的内力,涌了过来,殷天正的“大力鹰爪手”,立刻就被弹开。那黑索也变成了,一根坚硬似铁的长矛,直冲他的胸膛。

    殷天正面对此种境地,早有预料,他右手的白虹剑,就迎了上去。剑索相交之下,殷天正和渡难神僧,皆是两人手臂都是一震,心道:“好厉害!”均知是遇到了生平罕逢的劲敌。而俞岱岩也趁隙扑了上去,使出武当剑法,在一旁策应殷天正。

    而宋远桥五人,则是各有分工的扑向了渡劫神僧。虽然因为大家都用兵器了,无法发挥出“真武七截阵”的精妙。但是相互之间的步伐的配合,还是丝毫不影响了。虽然宋远桥的内力比不上渡劫神僧。但是他们师兄弟五人,相互配合,分次抵挡渡劫神僧的黑索。甚至是,一起上,五人的兵刃,在步法的配合下,经常几乎同时击打在,黑索的五个不同节点。

    这五人的见识,皆是顶尖。他们知道,类似这样的软兵刃,在发力的时候,都会有一个过程。他们的兵刃,经常就点在,这些力道的薄弱点,让渡劫神僧叫苦不迭。

    可是让林不凡无奈的是,三渡神僧看起来好像,被压制住了。但是他们的防守却异常坚固,让林不凡的速战速决的愿望落空了,只能合力压制他们。

    二三十招后,三渡神僧便在三个方向,被全面压制。三渡神僧的对手,尽皆是强敌,谁也腾不出手,去救援同伴。但是他们并不见丝毫的慌张,只见又过了五六十招后,三位神僧的黑索,就开始慢慢的收短。

    黑索一短,挥动时少耗内力,可以让黑索上的内力增加,但攻敌时的灵动却也减了几分。一时间,宋远桥那里就开始有了压力,主要是莫声谷和殷梨亭的内力太浅,在面对黑索时,就有些吃力了。

    十二人又斗了五十余招后,三僧的黑索又缩短了六七尺。

    林不凡和俞莲舟越斗越近,林不凡君子剑上的威力越来越大。不断地寻找机会,步步进逼,竭力要扑到渡厄神僧身边。但三僧黑索收短后守御相当严密,三条黑索组成的圈子上似有无穷弹力,林不凡和俞莲舟,不停变招抢攻,总是被索圈弹了出去。

    这时三僧已联成一气,成为以三敌九之势。林不凡越斗越心惊,因为周遭的气流,在三条黑索的激荡之下,竟似渐渐凝聚成胶一般。让人在行动间,感到一股滞涩之意。

    其实从这个时候起,林不凡就知道自己失算了。自己毕竟不是原著中的张无忌,面对渡厄神僧严密的防守,他是一点都没有办法。本来他是打着,快速突破,然后和三位神僧贴身搏斗的想法。原著中不就有八个人险些把三位神僧逼近绝境吗?自己这一方的实力更加可怕,没道理赢不了。

    但是这个算盘没打响,原著中有张无忌混在“金刚伏魔圈”中央,三位神僧投鼠忌器,一直在防卫张无忌。为了阻止张无忌救走谢逊,渡难神僧,打了张无忌一掌,导致“金刚伏魔圈”被破。现在因为林不凡没能快速突破,导致大家陷入了消耗战,这场战斗肯定输了。拼内力也就自己敢和一位神僧拼,其他人都不行

    林不凡猜的没错,此时,殷梨亭和莫声谷,已经顶不住了。他们的内力太低,短短的一会功夫,就耗尽了。所以宋远桥找了一个机会,就用掌风,将二人赶出了战圈。虽然打赢三僧很重要,但是若为此导致师弟出现意外,那就不合算了。

    而因为缺少了两人,宋远桥三人的压力大增,已经对渡劫神僧构不成威胁了。他们之所以苦苦着支撑,就是希望能为林不凡他们赢取时间。

    至于殷天正和俞岱岩的进展,也不是很大。俞岱岩虽说重新站了起来,但是身体早已元气大伤。平时的时候,看不出来,但是经过如此剧烈的战斗后,他的问题就出现了。经常会发生,身体的反应跟不上大脑的反应。

    要不是殷天正一直都在照料他,他早就出意外了。当殷天正再次帮他挡住了一招后,俞岱岩就叹了口气,退下来了,自己已经成累赘了。在勉强坚持下去,只能害人害己。

    失去俞岱岩的殷天正,却罕见的爆发了豪气,呼喝连连的施展这一套剑法,对着这个圈子,狂攻不止。

    而林不凡更是癫狂,他刚才说的那句“世上能让我全力出手的人,不多了”,绝对不是虚言。说实话,他现在的水平,除了张三丰和三渡神僧,能压他一头之外,已经再难遭逢敌手了。难得今天能打个痛快,他怎能放过。

    林不凡的《正气剑诀》,自从创出的那一刻,还没有经历过真正的大战考验。以前和《正气剑诀》对战的,都是各派和朝廷的普通高手,难得碰上玄冥二老,他还是用“养吾剑法”拖时间。所以这一次,才是《正气剑诀》遭遇的第一次严峻的考验。

    一套武功行不行,只有经历过实战的检验,才能下结论。像《正气剑诀》,只有和真正的高手过招后,林不凡才能发现它的优缺点,然后针对的进行改变。所以难得有这么好的机会,林不凡就没有在使用其他的剑法,专使一套《正气剑诀》不断的对“金刚伏魔圈”进行猛攻。

    而俞莲舟在一旁,已经快插不上手了。所以他就跑到宋远桥那边去,因为他发现,张翠山已经快支持不住了。

    众人又斗了百余招后,三渡神僧的黑索,再度收短了八尺,他们已经彻底组成了“金刚伏魔圈”。

    而此时,张翠山也退出了战圈。

    虽然俞莲舟赶来帮忙,但是张翠山还是支持不住了。要想破“金刚伏魔圈”首先要有足够深厚的内力,单纯的招式和配合,已经扭转不了局势了。所以当张翠山内力耗尽后,他就退下了。又过了十几招,张松溪也坚持不住了。五十招后,俞莲舟和宋远桥也退出了战圈。

    这场争斗,武当派败了

    (未完待续。)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