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就是先生独独放过这位华山派弟子,让他成为传声筒的原因?”

    “正是,林不凡的武功已经到了可以扭转乾坤的地步了,所以能不招惹,还是不要招惹为好。”

    赵敏忽然灵光一闪,问道:“我记得当年先生曾经和林掌门,暗中较量了一番,不知道先生对林掌门怎么看?”

    成昆听了赵敏的话后,就陷入了沉思,半晌后,才开口说道:“其实当时那件事,仅仅是一个巧合。当时我正巧经过华山派,遇到了一名叫薛公远的华山派弟子。他手里竟然握着白垣和鲜于通二人,联手谋害掌门的证据。老夫就顺手而为,杀了张元辰嫁祸给林不凡。并用手里的证据来威胁白垣,最后彻底将华山派控制在朝廷手里”

    赵敏一听,就在心里不住的冷笑:碰巧经过华山派,你当本郡主是傻子吗!!!控制在朝廷手里?是控制在你自己手里吧!!汝阳王府庇护了十年,你竟然还瞒着汝阳王府,偷偷的发展势力。你真的以为,这几年你偷偷干的那些事,本郡主不知道。真是其心可诛!!!

    虽然赵敏心里对成昆的说法不屑一顾,但是面色上,还是表现出一副倾听的表情。

    “郡主也知道,当年林不凡杀死拔都后,张元辰一直装疯卖傻的和朝廷演戏,嚷嚷着林不凡是华山派逆徒。从林不凡暴起杀死拔都来看,林不凡是一个极其冲动的人。我就将计就计,杀了张元辰,彻底让林不凡浑身长满嘴都说不清。如此一来,林不凡就会在悲愤之下,怒而杀人。到了最后,即使真相大白,他也会万劫不复”

    赵敏听了成昆的计划后,也不得不佩服成昆的老辣和奸诈。所谓计谋,重在一个衔接,讲究的是环环相扣。需要每个环节都不出问题。这个计谋才能成功,只要有一个环节出了问题,那整个计谋就失败了。

    越是复杂的计谋,就越需要很多的环节紧密配合起来。换句话说,越是复杂的计谋,就越容易失败。但是成昆的这个计谋完全是因势利导,从头到尾就出手了一次,那么只要保证出手的这个环节不出问题,那计谋就没有失败的可能。

    “没道理呀!这样的话。林不凡是如何当上华山派掌门的?”

    听到赵敏的问话后,成昆就懊悔不已。怎么失败的,当然是因为他贪心不足,想要彻底掌控华山派的资源。结果在薛公远在接头的时候,被人抓了个正着。当然这些东西是不能和赵敏说的,当时他派人从师爷手里拿情报的时候,报的是汝阳王府的名头。但是这些情报却被他偷偷藏起来了

    于是成昆就哀叹一声说道:“没想到林不凡竟然没有失去理智的大开杀戒,竟然直接抓住了那个薛公远。那薛公远也是一个脓包。被林不凡吓唬几句后,就招了”

    赵敏听完后。眉头紧皱,成昆说的不合理呀!!那个薛公远怎么可能被吓唬几句,就招了呢?肯定是成昆在胡说八道。哼哼!你个老家伙,一定又是在瞒着汝阳王府,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了。来日方长,咱们慢慢耗着吧!!

    不一会。就有人来报告,说现场已经布置完毕了。

    成昆朝赵敏告了个罪后,就走过去查验。现场没什么问题,但是成昆却是皱着眉头,仔细的思量着。他总觉得差了点什么。猛然间,成昆恍然大悟,在场中扫视了一遍后,就拎起静虚师太的尸体。朝她脖颈处狠狠的咬了一口后,就用幻阴指朝静虚师太的尸体上灌注寒气,不一会,静玄师太的尸体就变得寒冰无比。

    人死了后,身上的血液就不在流动了。所以成昆花费了好大的功夫才,将静虚师太弄得像是生前,被冰寒的内力打过一样。之后,成昆就拎着静虚师太的师太,来到了十几丈外的一棵大树后,扔在了那里。

    当赵敏看见成昆像一条狗一样,咬人脖颈时,浑身打了一个冷战。

    等到成昆过来时,赵敏还是强忍着不适,不耻下问道:“不知先生为何为何?”

    成昆擦拭了一下嘴角后,说道:“为何要咬人对吧!”成昆好心的帮赵敏说出后面的话。

    赵敏看到成昆擦嘴的动作后,眉头又是一皱,不过好奇心还是驱使她点了点头。

    “郡主有所不知,这明教的‘青翼蝠王’韦一笑,早年间练功出了岔子。必须要吸食人血,才能活下去。咱们装扮的就是明教的人,如果没有韦一笑出现的话,会露破绽的。如此一来,韦一笑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整个江湖既喜欢吸人血,又修炼冰寒功夫的,就只有韦一笑。”

    “那为何,要选这么一个女子呢?”赵敏无论如何都是一个女子,看到成昆放着满地的男子不去咬。反而去咬唯一的一个女子,难免有些不快。

    “郡主有所不知,这位静虚师太乃是峨眉派灭绝师太的爱徒。灭绝师太为人最是偏激,她的师兄,被明教杨逍气死了;她的亲哥哥,被明教谢逊杀了;现在她的弟子,又被明教韦一笑残害了。郡主可以想一下,灭绝师太会怎么做!!呵呵!!”

    听了成昆的话后,赵敏在心里不得不对成昆说一个服字。能把细节做到这种地步,也是了不起了,至少赵敏自己就没有想到这么多。于是赵敏又开始对成昆恭维起来,两个人就又开始虚情假意的客套

    就在成昆和赵敏在那里,虚伪的“打太极”时。站在赵敏身后的苦头陀,却在心里翻起了惊涛骇浪。这是他自十年前,成昆正是投靠汝阳王府后,他探听到的最有价值的信息。

    苦头陀是明教的光明右使范遥,因风华绝代的俊貌,潇洒高超的武功闻名江湖,与光明左使杨逍合称“逍遥二仙”。不过他因为再三遭到情殇,再加上阳顶天的失踪,明教的内乱。他就流落江湖,借酒浇愁。

    不过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他看到了教主夫人的师兄,竟然和汝阳王府勾结在一起。为了查明阳顶天的死因,他就效仿古之义士豫让,自毁容貌,装作哑巴混进汝阳王府。但是当十年前成昆也来了后,他却没有发现任何与阳顶天有关的蛛丝马迹,成昆藏得太深了。

    十年的时间,成昆还是第一次表达出,对明教的好恶来。从他最后的那两句冷笑来看,他无疑是对明教身怀天大的怨愤。这就奇哉怪也了,你是明教教主的大舅子,你怎么会恨明教?这里面一定有故事,阳教主的死,和他绝对脱不了干系。

    之后,苦头陀就开始斗志昂扬了。这些年装哑巴装的太厉害了,搞得自己都快忘了自己是谁了,现在总算有事干了。成昆!咱们慢慢玩吧,从今天开始我机会死死的盯着你,直到你露出狐狸尾巴。

    什么?你说现在汝阳王府要对明教栽赃嫁祸??要我去报信???

    去******!!!阳教主失踪后,这些王八蛋不去查明原因。反而勾心斗角,争权夺利,把一个强大无比的明教弄得四分五裂。死光了才好呢!!!

    最后,苦头陀定了定神。光明顶的防御有多变态,五行旗的战斗方式,在面对江湖中人的时候,有多占优势。这些东西他都门清,所以他就在心里恨恨的说道:反正明教也灭不了

    其实对于明教,范遥并没有太大的感情。但是对于阳顶天,他是打心眼里膜拜。当年阳教主力排众议,让年纪轻轻的自己和杨逍,担任地位仅次于教主的光明左右使,并给予绝对的信任。这对于范遥来说,这就是知遇之恩。

    当年春秋战国时期的豫让,不就说过“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这句话吗?当年豫让为了给对自己有知遇之恩的智伯报仇,不惜把漆涂在身上,使皮肤烂得像癞疮。吞下炭火使自己的声音变成嘶哑,他乔装打扮使自己的相貌不可辨认。沿街讨饭,寻找报仇的机会。

    豫让能做到,为什么我做不到!!!于是,为了查明阳教主的死因,他不惜效仿豫让,毁掉自己俊美的容貌。(大家有兴趣可以去百度一下豫让,很悲壮的英雄)

    赵敏和成昆客套完了之后,就开始布置任务。

    “阿二!”

    “在!”

    “持屠龙刀飞快赶往西域光明顶,趁机将之遗落,并保证让明教高层捡到。务必要是明教高层!!!”赵敏说罢,就将屠龙刀交给了阿二,毫无一丝眷恋。

    “是!!”阿二拿到屠龙刀后,就离开飞快的离开了。

    “赵一伤!”

    “在!!”

    “十日后,去江湖上大肆散布,有关明教诸人在长白山,救走谢逊和张翠山,并抢走屠龙刀的消息!!”

    “是!!”

    “至于其他人,押着谢逊和张翠山,咱们回大都!”

    “是!!”

    (未完待续。)

    ps:  二更送到!!!求月票!!!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