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林不凡离开华山派,抵达长白山的时候。有关于明教救走谢逊和张翠山,并抢走屠龙刀,杀死随行人员的消息,转眼间就传遍了整个江湖。这则消息说的有鼻子有眼的,不容人不信。

    而此时,在明教光明顶。杨逍、韦一笑和五散人盯着眼前的屠龙刀,默然无语。本来五散人和韦一笑一向闲云野鹤,不听杨逍调遣的。但是他们听说了这条消息后,全都赶来光明顶。他们都不是傻子,这件事的后果太可怕了,他们得来问问,是不是杨逍做的。没想到他们还没来得及说话,就看见,有人送来了这柄屠龙刀。

    半晌后,杨逍抬起头,看着站在下面的辛然。指着屠龙刀,开口问道:“你说,这是你捡的?”

    明教烈火旗掌旗使辛然,一脸肃然的说道:“是的,这是属下在下山的时候,在山道上发现的。属下觉得这个很有可能是传说中的屠龙刀,所以属下不敢擅专,将此刀献了上来。”

    杨逍勉强的挤出一个笑容,说道:“辛掌旗使辛苦了,请下去休息吧。”

    辛然看到杨逍古怪的笑容后,心里咯噔了一下,但是他并没有说什么,而是应诺退下了。

    当辛然退下去后,大厅里就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良久以后,杨逍开口说道:“号称代表武林至尊的屠龙刀,竟然能被捡到,你信不信?”说完后,他就看向左边的韦一笑。

    韦一笑直接摇头轻叹。

    说着他又把头转向右边,看向周颠问道:“你信不信?”

    周颠一向伶牙俐齿,平时的时候,无理也要搅三分。但是现在却什么都说不出,只能摇头。

    之后。杨逍又抬起头,扫视了所有人,大喊一声:“你们信不信?”

    “信个屁呀!!咱们明教明显是被人栽赃了,你在这大呼小叫有什么用,想想办法呀!!!”

    彭和尚,把双手一摊说道:“这件事。咱们又没做,只要和他们说清楚,不就好了吗?”

    “哪有那么简单,咱们是没做,手里的屠龙刀该如何解释。对他们说,是我们在家门口捡的?就凭这柄屠龙刀,咱们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本来就是在家门口捡的呀!!”

    “没人信!!”

    五散人嘀嘀咕咕的商量了半晌,也没有一个结论。这时,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了杨逍。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是杨逍确实是众人中最有主意的。

    杨逍深吸了一口气后,就站了起来,朝众人抱抱拳说道:“诸位兄弟,此次乃是我明教的一次危机,但是也是一次机遇。很明显,咱们明教是被小人栽赃了,而且让我们连辩解的机会都没有。六大派一直视我明教为‘魔教’,恨不得诛之而后快。既然如此。无论我们怎么辩解,都将无济于事。在我看来。既然辩解不了,那就不辩解!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咱们明教还怕了他们不成!!!”

    这几句话,说到众人的心坎里去了。说实话,他们不爽六大派,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我们明教都是铁骨铮铮的好汉。都在为驱逐鞑子奋斗,怎么到你们嘴里,就成魔教了。不受待见不说,还喊打喊杀的。尤其是灭绝老尼,你不就死了个师兄吗?单打独斗。技不如人,你竟然还有脸指责我们明教使诡计,真是

    杨逍见到自己的主张受到大家的赞同后,就又开口说道:“现在大敌当前,我希望,我们能放下以往的仇怨,共同抗敌。”说罢,他又朝“铁冠道人”张中说道:“当年我打碎你左肩之事,希望你能放下这段仇怨。如果你放不下,那么事后我杨逍任你打碎左肩出气!”

    虽然杨逍话说的豪迈,但是“铁冠道人”张中,听到耳中都不是味。当年本来就是你的不对,你现在道个歉,认个错,我也就原谅你了。现在摆出一副受气包的样子,倒显得我肚量狭小,瑕疵必报。真是

    “铁冠道人”尽管心中不满,但是他也是一位识大体的人,朝杨逍拱拱手,就算把这事揭过去了。也亏“铁冠道人”识大体,要是碰上周颠,能喷你一脸唾沫

    “布袋和尚”说不得和一看“铁冠道人”都不计较了,那咱们还折腾什么,也都拱拱手,表示放过了以往的仇怨。之后,彭和尚也拱拱手。当冷谦和韦一笑都拱手后,周颠最后心不甘情不愿的拱拱手。

    一看大家,都暂时服从自己了。杨逍信心满满的开始布置任务,准备应付,即将到来的大战。

    ————————

    此时,林不凡已经抵达了那个长白山下的小镇,见到了躺在床上,虚弱不堪的唐飞。

    根据唐飞所言,他们刚从长白山出来后,不久,就遭到了一阵箭雨的袭击。之后,就从前方冲过来一伙强人。那伙人的实力非常强,转眼间,他们这一伙人就死伤惨重了。

    不过唐飞却说起了一个细节,那就是虽然张翠山走在最前面,但是那一阵箭雨好像都在避着他。这一阵箭雨来的极其隐秘,让大家都措手不及。再加上操弓的应该都是,江湖好手,所以好多人都受伤了。但是张翠山站在最前面,没见他格挡过几下,但是他却毫发无损

    林不凡又替唐飞检查了一下身体,发现他没有大碍后,就安慰了他几句。之后,林不凡就来到了空闻大师住的地方,和他商议。

    空闻大师比林不凡还要早来两天,所以他知道的东西远比林不凡知道的多。比如静虚师太的尸体;比如那些高手身上的箭伤;再比如镇上的人都感觉那伙人在行走之间,极具纪律性,就像是军中的士卒一样。所有的一切,都指向了明教。

    但是林不凡却感觉不对劲,在他的印象里,明教的人应该不会做出这种事情。但是面对眼前的证据,林不凡却无话可说。

    又过了几日,峨眉派的灭绝师太、武当派的宋远桥、崆峒四老、昆仑派的何太冲都到了。这一次遇害的人,虽然不是武功有多高的人,但是无疑是各派中身份都不一般的人。所以各派的掌门人都十分重视此事。

    而就在这几日间,又有一则消息,传遍了江湖。说的是有人看见,明教烈火旗,掌旗使辛然,提着屠龙刀上了光明顶。说的有鼻子有眼的,甚是生动。而等了好几天,也不见明教的人出来辟谣,所有人都知道,此事必然是真的了。

    这到不是杨逍不想辟谣,而是当时辛然,提着屠龙刀上光明顶的时候,好多人都看见了。你辟谣根本没用,反而会显得你心虚。再说,杨逍现在正准备磨刀霍霍的和六大派干一架呢。

    这一日,六大派掌门人,又聚在了一起,商议此事该如何处理。空闻大师话音刚落,灭绝师太就迫不及待的声讨明教,并竭力的号召大家一起去围攻光明顶,将这个魔教彻底灭掉

    灭绝师太一提起围攻光明顶,林不凡脑海中一下,就灵光一闪,对众人说道:“这件事不一定是明教做的,我认为极有可能是朝廷做的,将此事嫁祸给明教,然后让咱们互相残杀,最后朝廷坐收渔利。”

    林不凡话音刚落,空闻大师就笑着说道:“林掌门多虑了,在老衲看来,此事绝对不是朝廷所为。”

    “哦?空闻大师为何如此确信?”

    “林掌门有所不知,这屠龙刀一直被视为武林至尊的象征。而在朝廷看来,天下间的至尊只能有一个,那就是鞑子皇帝。所以只要朝廷的人获得了屠龙刀,就算不损毁,也会深藏在深宫中,让它永远不见天日。再说了,屠龙刀的名字,对于鞑子皇帝来说,也是犯忌讳的。所以朝廷绝对不敢拿屠龙刀来陷害明教,汝阳王还没有这个胆子。”

    “空闻大师有所不知,那汝阳王正在黄淮一带和义军交战呢,抽不出身的。现在掌控汝阳王府的是一个黄毛丫头,叫什么‘邵敏郡主’。哼哼!看来鞑子已经无人可用了,快要亡了!”

    看到灭绝师太如此轻视赵敏,林不凡不由的好心提醒道:“师太切莫大意,这位‘邵敏郡主’可不是什么黄毛丫头。据我所知,此人虽是女子,但是胸中韬略远胜男儿。在我看来,此人绝对比汝阳王要强,师太要小心。”

    “哼!!林掌门年纪越大,胆子越小了。当年你怒而杀人,血洗陕西的豪气去哪了。现如今竟然被一个黄毛丫头吓破了胆子,真让老尼齿冷!!!”说罢,灭绝师太就直接离开了,留下满屋的人面面相觑。

    林不凡看着灭绝师太离去的身影,怒极反笑。我好心提醒你,但是你却被仇恨蒙蔽了双眼。不但不听劝解,反而倒打一耙。我该说的,都说了,等你吃足了苦头后,你就会知道这位黄毛丫头的厉害

    (未完待续。)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