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无限之华山掌门路 > 正文 071 六大派围攻光明顶
    张无忌和峨眉派一行人,与各大派的人,简单的介绍了一番情况后,就找了一个地方开始休息了。这一路上,众人脑海中的神经一直都是紧绷着的。现在忽然松开后,所有人就变得极其疲惫。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大早,几人起来稍微吃了一点东西后。就有一位少林寺的僧人,前来请周芷若和张无忌去议事。张无忌朝林旭招呼了一声后,就带着林旭和周芷若,跟着僧人去了。

    其实,接近光明顶后,沙漠就渐渐的变成了戈壁。直到最后,就变成了山,其实光明顶就在昆仑山的山口附近。当年方腊兵败后,明教残部,就是借助昆仑山口的七巅十三崖天险,才得以存留下来的。

    但是现在,在四大派顶尖的好手突袭之下,七巅十三崖天险,尽皆落入了四大派之手。虽然杨逍及时的带着五行旗来援,但是七巅十三崖天险却丢了大半。

    如今摆在六大派面前的问题,就是如何一鼓作气的消灭五行旗,杀进明教总坛,熄灭了光明顶的圣火。

    是的,六大派!

    峨眉派虽然损失惨重,就连灭绝师太都身陨了。但是周芷若已经继任了峨眉派掌门,而且在华山派的扶植下,峨眉派依然是六大派之一。

    至于张无忌虽然再三申明,自己是来历练的,是来见识一下的,自己的所作所为并不代表华山派的立场。但是张无忌是什么身份,所以无论张无忌如何声明,他都被所有人给,冠上了华山派代表的身份。

    大家之所以如此,看重的不是张无忌的战斗力,看重的是。张无忌的身份。毕竟现在华山派,因为有了林不凡这等大宗师的存在,已经是可以和少林武当并列的大派了。张无忌参不参加战斗不重要,重要的是,华山派参与了此次行动。无形中就把华山派,绑在了他们的战车上。

    有好处。大家不介意分华山派一点。但是要是出了岔子,你华山派也跑不了,需要大家一起承担。

    事已至此,张无忌也就不在推辞。自己作为华山派二代首席弟子,未来的华山派掌门。自己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会代表华山派。那么他需要考虑的就是,如何维持华山派的声威,而不是一味的推诿,躲避。

    更重要的是。虽然张无忌知道此事,可能是朝廷做的。但是关乎张翠山的性命,身为儿子的张无忌,哪怕只有一点希望,都必须全力以赴。所以他根本没有退让和逃避,而是勇敢的担起这个责任。

    议事的地点,就是一片大空地,远处有几位武僧在戒备。出门在外。条件简陋,所以大家都是三三两两的站着。

    此时。少林寺的空智大师和空性大师;武当派的宋青、俞莲舟和张松溪;崆峒派的关能和唐文亮;昆仑派的何太冲和班淑娴,都已经到了。

    当张无忌三人到了之后,张无忌就朝在场的拱拱手招呼道:“华山派张无忌见过诸位前辈,见过宋大哥。”

    林旭在也朝众人行礼道:“华山派林旭见过诸位前辈,见过宋大哥。”

    “峨眉派周芷若见过诸位,见过宋公子。”周芷若从她继任峨眉派掌门之后。她的身份就自动和其他人齐平了。

    众人面对周芷若的礼,就不能受了,纷纷还礼。身份在那里

    三人之所以特意向宋青行礼,那是因为此次围攻光明顶,武当派的主事人。不是老成持重的俞莲舟,也不是足智多谋的张松溪,而是武当派少掌门宋青。

    不过宋青还完礼后,就被周芷若绝色的容颜所震撼。昨晚黑灯瞎火的,再加上风尘仆仆的,所以他也就没注意周芷若长相。刚才因为要来见各派的话事人,她特意拿水梳洗了一番。所以宋青一下就被震住了。

    但是转眼间,他就回过神来了。毕竟他被张三丰亲自教导了那么多年。长进的不只是武功,还有心性。

    张无忌是张翠山的儿子,武当七侠虽然不是亲兄弟,但是胜似亲兄弟,所以张无忌就是宋青的堂弟了。周芷若现在是张无忌的未婚妻,也就是他的弟妹,所以无论如何,他和周芷若之间都没有可能的,再沉迷下去之会害人害己。

    所以他在转眼间,就挥慧剑斩情丝。将在心底刚刚兴起的那一丝,对周芷若的情愫,彻底斩的干干净净。

    而此时,昆仑派的班淑娴忽然意味深长的说道:“峨眉派掌门?还是未来的华山派掌门夫人?你们华山派打的一手好牌呀!!”

    张无忌眉毛一挑,就开口反驳道:“何夫人,此言差矣。我华山派与峨眉派一向同气连枝,如今峨眉派有难,我华山派当然要出手相助。至于我与芷若的事,那是我们两情相悦,再加上,这事灭绝师太临终嘱托。还轮不到别人说三道四!!”说到后面的时候,张无忌的语气就变得极其强横了。

    就在班淑娴还要说什么的时候,宋青忽然高声喊了一声:“好!!好一个同气连枝!!!”

    待到大家都看向他的时候,宋青诚恳的对周芷若说道:“当年家祖在年轻时,曾经受到了峨眉派郭襄祖师的相助。所以家祖一再叮嘱我们,如果峨眉派有了困难,那么我们武当就一定要出手相助。这几十年来,我们武当派和峨眉派,一向风雨同舟,所以我们武当派和峨眉派也算是同气连枝了。所以周掌门不要担心,虽然这次峨眉派突遭大难,但是我们武当派绝对不会袖手旁观。”

    周芷若在张无忌眼神的示意下,当即说道:“我们峨眉派和武当派自然是同气连枝的,所以如果有麻烦武当派的地方,还请武当派不要厌烦。”

    “哈哈哈!周掌门尽管放心,只要是武当派力所能及的事,我们武当派定当全力以赴!!”说完后。宋青却意味深长的,看了张无忌一眼。而张无忌也在同一时间,朝宋青轻轻的颔首。一时间,武当派和华山派就以峨眉派为纽带,结成了同气连枝的同盟

    张松溪和俞莲舟相互对视了一眼后,不得不对宋青的临机应变喝彩。宋青刚才巧妙的借助了同气连枝四个字。在三派的关系上大做文章。华山派和峨眉派同气连枝,而武当派也和峨眉派同气连枝,那么华山派和武当派什么关系

    同气连枝呀!!!

    空智大师一时间心里极其苦涩,随着宋青的这句话一出口,三派的关系完完全全的,往前大踏步的进了一步。而少林寺无疑是受到冲击最大的,面对武当派和华山派的联合,少林寺“天下第一大派”的地位,还能维持多久

    但是面对三派的联合。他一点办法都没有,三派在历史上的渊源太深了。再加上这几位,未来掌门人之间的关系。未来几十年的,整个江湖武林都会被三派把持。但少林寺一点办法都没有

    尤其是,看到张无忌和宋青的年纪后,空智大师的心脏,就一阵阵的抽搐,疼的无法呼吸。大家都是武学行家。他们从张无忌和宋青行走间步伐,和整个人的精气神来判断。这两位已经在内功修为上,登堂入室了。

    先不论武功,就论这份为人处世的技巧、待人接物的礼节和随机应变的智慧,都是顶尖的了。可以想见未来华山派和武当派的繁荣。

    现在少林寺有三渡神僧,和三空大师,可以维持少林寺的声威不坠。但是几十年后。少林寺又有什么人能够扛起大梁。少林寺不是没有优秀的年轻弟子,但是都被成昆杀光了

    至于崆峒派和昆仑派,就更加不是滋味了,他们的门派也找不到优秀的继承人。由此可见,未来的江湖武林。必然是属于华山派和武当派的。至于峨眉派,他只是维持两派关系的一个纽带,他能有什么作为。但是即便如此,峨眉派在两派的扶植下,也会比崆峒派和昆仑派混得好

    空智大师的黯然神伤,仅仅维持了一会。不过片刻,他就回过神来了,轻咳了一声后。就开始商议,该如何突破最后几道天险,彻底剿灭明教,救出张翠山,找到谢逊,并夺回屠龙刀。

    但是哪有这么容易

    众人稍稍商议过后,就还按照之前的办法。让几位高手,依仗着高强的身手,翻越陡峭的山壁,对依仗着天险的五行旗进行突袭。但是却失败了。

    之前,他们之所以能够成功,就是因为明教的高手,都不在。一旦那些高手攀爬上去后,那些普通的天鹰教教众,就只能坐以待毙了。但是现在明教的高手,尽数回援,再加上五行旗诡异的手段。导致六大派的突袭行动,一次次的失败,为此还搭上了不少高手的性命。

    最后,六大派的人,只能看着最后几道天险,叹息不已。

    ————————

    就在六大派陷入困局的时候,远在玉门关的赵敏却收到了一则坏消息。

    但是赵敏却不动声色的隐瞒了下来,直到估算了林不凡的脚程后,她才把所有人,都叫到自己的院子里议事。面对众人不解的眼神,赵敏一脸凝重的说道:“大都刚刚传来消息,班八什大师已经圆寂了。”

    “什么!?”众人闻言尽皆大惊失色。

    班八什大师,就是赵敏专门从皇宫大内,请来看守张翠山和谢逊的密宗高手。赵敏原本对这位大师,并不怎么信任,还专门让玄冥二老去称称他的斤两。

    结果,玄冥二老被打的心服口服。赵敏也就放心的离开了汝阳王府,来到了玉门关。

    鹿杖客一脸惊骇的问道:“谁干的?”作为亲自和班八什大师交过手的人,鹿杖客比其他人更清楚,这位大师有多厉害。谁能杀得了他?

    “是华山派的掌门林不凡,当日林不凡潜入汝阳王府,意图救走谢逊和张翠山,结果被大师发现。最后的时候。大师被林不凡打成重伤。为了看住谢逊和张翠山,大师强行动用密宗的**,压住了体内的伤势,将林不凡惊走。但是大师当天晚上就圆寂了”

    众人闻言尽皆倒吸了一口冷气。

    赵敏顿了顿后,继续说道:“最重要的是,林不凡已经开始飞速的朝昆仑山赶来。一旦让他到达光明顶。凭借他的威望,一定能压住六大派和明教的矛盾。那时候,咱们的所作所为都会付诸流水”

    “那要如何是好”众人一听顿时没了主意,尽皆眼巴巴的瞅着赵敏。

    赵敏叹了口气说道:“现在明教上下一心正在借助天险,和六大派对耗,这场仗一时半会是打不出结果的。所以咱们只有大幅度削弱一方的力量,让他们速战速决。赶在林不凡到达光明顶之前,把事情坐死!”

    这时阿二站起来请战道:“请主人下令,属下等人必将六大派杀个片甲不留。”

    “请主人(郡主)下令!!!”这时众人也都知道。赵敏让他们来干嘛的了,所以毫不犹豫的站起来请战。中间还夹杂这苦头陀的“啊啊”声。

    倒是赵敏被众人的请战,弄了一个莫名其妙。一脸错愕的说道:“我没准备让你们,去杀六大派的人呀!!!”

    “咳咳那不知郡主意欲何为?”鹤笔翁剧烈的咳嗽了两声后,开口问道。

    赵敏在转眼间,就不动声色的摆脱了尴尬。先是让众人坐下,然后,朝众人拱拱手。说道:“诸位忠心可嘉,我在此谢过。但是对六大派出手。可谓下下之策。”

    “请郡主明言。”

    “阴谋之所以被称为阴谋,就是因为它见不了光。只要咱们一出手,就等于把自己给暴露了。所有人都会知道,是我们汝阳王府在搞鬼。那样的话,华山派的林不凡,武当派的张老道。少林寺的三渡,都不会和咱们干休。所以无论如何,咱们都不能出手。要死死的躲在后面,隐藏自己,只有这样。咱们的计谋才能成功。”

    方东白忽然睁开了微眯着的双眼,开口说道:“主人的意思是削弱明教”

    赵敏“唰”的一声,打开了折扇,扇动几下后,就一脸自信的说道:“没错,事到如今,咱们也只好让成昆先生出马了。”

    “郡主,成昆狼子野心,心怀不轨,绝对不能放出来呀!!”鹤笔翁一听说放出成昆,立马就急了。毕竟是他把成昆骗了的,他害怕成昆找他麻烦,除非他一天到晚的和鹿杖客呆在一起,要不然就麻烦了。

    “鹤先生请放心,成昆此人极恨明教。听到明教有可能逃过一劫的消息,他绝对会比我们更着急。”

    不一会,成昆就被带了过来。

    即便落到这等地步,成昆依然是一副不宠不辱,不骄不躁的样子,显得很淡然。他随意的朝赵敏拱拱手说道:“不知郡主叫老夫过来,所为何事?”

    “先生这些日子,过得可还自在?”看到成昆这副样子,赵敏不得不在心里,说一个服字。

    “哈哈,托郡主鸿福。这些日子,老夫吃得好,睡得好。”

    看到成昆这副滚刀肉的样子,赵敏懒得和他磨牙了,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先生有所不知,现在六大派正在光明顶前的天险,和明教对峙。但是华山派的林不凡,已经潜入了汝阳王府,探知了谢逊和张翠山的囚处。现在正在飞速的赶往光明顶,企图阻止双方的大战。”

    “那不知郡主要老夫做什么?”

    “借助光明顶之战,让六大派和明教两败俱伤的计谋,已经失败了。所以我们现在退而求其次,决定先彻底灭掉明教。不知先生”

    成昆一听,双眼就绽放出极度仇恨的眼神,反正已经被赵敏看出看来了,他也就不再隐藏了。直接抱拳道:“老夫愿效犬马之劳!”

    赵敏点点头,就拍了拍手掌。马上就有一个武士,端着一碗清水走了进来。成昆二话不说,直接喝了下去。

    看到成昆如此果断。赵敏心里一阵阵的发寒,并在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灭掉此人。但是面色上却丝毫不露声色,对成昆说道:“先生刚才喝的就是解药,先生先回去休息一会,待我为先生准备好行装后。先生再出发。”

    待成昆离开后,赵敏对赵一衰吩咐道:“立刻在林不凡的必经之路上和玉门关,散布有关于成昆杀害张元辰的事情,务必要让林不凡知晓!”

    “是!”

    “大家今天收拾一下,咱们明天就启程回大都!”

    “是!”

    说完后,赵敏眼角瞥见了正在沉思不已的苦头陀,她心头陡然就是一动

    苦头陀,也就是范遥。对于成昆准备如何搞垮明教,十分感兴趣。作为明教的光明右使。对于明教的防御,他很有信心。没见六大派打了半个多月,明教依然坚挺吗?

    但是成昆信誓旦旦的表情也不像是假的,于是,他就准备跟去看看。他有一种预感,那就是,这次说不定能揭开阳教主的死因呢。一想起阳教主的死因,范遥就变得极其的激动。苦守二十余年。如今说不定,就要真相大白了。如何能不激动。

    自从在长白山,方东白和范遥提醒赵敏注意成昆的脸色后,赵敏平时就十分注意观察下属的表情变化。通过表情之处的细微变化,来推测下属的心理活动。

    她刚才的随意一撇,就看得出来,这位苦头陀内心一定是处在一种极其激动的状态。这就让赵敏疑惑了。这位苦大师平日里不好酒,不好色,不好权,不好利。几十年如一日的兢兢业业“奉献”。很难得看到他如此激动

    于是赵敏就对范遥上心了。

    晚上的时候,当收拾好行装的范遥。翻过院墙准备离开的时候,被赵敏抓了一个正着。

    赵敏先是安抚住要暴走的阿二阿三,温言问道:“我相信苦大师不会对我不利,我想知道苦大师可是有什么苦衷?”

    范遥看着一脸关切看着自己的赵敏,嗫嚅几下嘴唇后,还是决定如实相告。

    这些年,他一直在教授赵敏武功,说实话,赵敏就像他的弟子一样。而赵敏平日里,也决不在自己面前摆郡主的架子,完全就是像对待师父一样,对待自己。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通过十几年的相处。范遥说说今年就快五十了,一生无儿无女。在范遥内心深处,早就把赵敏当作了女儿一般宠溺。

    他隐瞒了赵敏二十多年,他不想再隐瞒了。于是他决定,开口说话。

    “我我我”几十年没有说话了,范遥甚至都忘记该如何说话了。支支吾吾了半天,才说出一个模糊不清的“我”字。而且在说话的时候,他的手不断的打手势,就算大家听不清他说什么,也能通过手势猜出来。

    但是赵敏却欣喜若狂的大叫道:“苦大师你竟然会说话!!你什么时候会说话的!!!”

    范遥把赵敏当成女儿一样宠溺,赵敏怎能没有察觉。赵敏的母亲很早就离世了,而汝阳王整日都在为了监视中原武林而劳心劳力。所以年幼的赵敏根本就没有体会过父爱,而范遥的出现,正好填补了这个空缺。

    所以听到范遥说话后,赵敏打心底为范遥高兴。看到赵敏高兴的样子,范遥一时百感交集。他真的不忍心告诉赵敏真像,忽然他脑海中灵机一动,也许一直骗下去,也不错

    范遥打定主意后,就不在说话,而是通过手势,向赵敏解释。

    赵敏看了半天后,疑惑的问道:“苦大师你是说,你和成昆有仇,想去杀了他?”

    “嗯嗯!”

    “那那你杀了成昆以后,还会回来吗?”

    “嗯嗯!”

    “那好,我在大都等着你,成昆太过奸诈,你一定要小心。如果实在报不了仇,你也不要强求。我会帮你想办法的,知道吗?”

    “嗯嗯”

    当范遥离开后,赵敏看着范遥离去的背影久久不语。

    方东白思虑了一会后。开口说道:“主人,我觉得,苦大师的话不实。他肯定还有很多事瞒着主人,他”

    赵敏一挥手,就打断了方东白的话,长出了一口气后。说道:“谁还没有点秘密,这么多年了,我有过问你的事情吗?我只要知道他没有害我的心,就好了。至于其他的,只要他能回来,我都不在乎”

    “属下失言”

    就这样,范遥跟在了成昆后面

    ————————

    就在赵敏一行人离开玉门关的当天下午,经过半个多月的疾驰的林不凡,终于来到了玉门关附近。还没等到他喘口气。就听到有关成昆杀害张元辰,陷害自己的事情。

    其实对于杀害张元辰的凶手是谁,林不凡心里也早有猜测。在他想来,不是成昆,就是朝廷。所以对于这个结果,他并没有丝毫意外。但是对于这背后透漏出来的信息,他却很感兴趣。

    是谁把这件事捅出来的?

    林不凡朝大都的方向看了一眼后,就感慨道:“这是借刀杀人呀!!但是张掌门对我恩重如山。他的仇不能不报。也罢,就让你得逞一次吧!!”

    准备好横渡沙漠的行装后。林不凡就出发了。当年为了去西域给俞岱岩找黑玉断续膏,林不凡也曾横渡过戈壁大漠,所以对于沙漠林不凡并不陌生。

    此时林不凡脑海里想的就是,如何在光明顶将成昆格杀。现在成昆明显是被赵敏抛出来当弃子了,所以现在是格杀成昆最好的时机。否则一旦错过这个机会后,成昆一躲。自己上哪找。

    ——————————

    经过了十几天的奋战后,六大派一点进展都没有。尤其是烈火旗的火油,和洪水旗的毒水(硫酸),都让六大派叫苦不迭。俗话说水火无情,你武功再高。又能如何。

    今天就连俞岱岩都不慎,被洪水旗的毒水,给伤着了。整条左臂,都被腐蚀的极其厉害,有些地方都将经脉给腐蚀坏了。换句话说,这条手臂已经不能再参与打斗了。因为真气运不上去了

    相比于张无忌和宋青的愁云惨淡,俞岱岩看的相当开,并未因此,就大悲大怒。相比他以前的遭遇,这点伤,连毛毛雨都算不上

    张无忌帮俞岱岩温养了一番左手的经脉后,就和宋青去找空智大师了。希望他能放弃这场毫无意义的战斗,摆明赢不了了。但是空智大师也是有苦难言,倘若他们就此退去,那六大派的脸面,还要不要了。空智大师还准备借助这次围攻光明顶的行动,来重塑少林寺的威严呢。

    不止空智大师不同意,其他人都不同意。花费了那么大的代价,付出了那么大的伤亡,眼看就要赢了,退走?开什么玩笑!!我们损失惨重,明教的人就没损失?

    是的,虽然六大派的损失不小,主要是中下层弟子的损失。但是明教的损失更大,倘若不是有洪水旗和烈火旗的诡异手段,明教早就撑不下去了。

    但是无论是火油,还是毒水,制作都十分困难,纵使光明顶有存货,但是还能撑几天。

    是继续和六大派的人打拉锯战,还是退走,以保存实力,明教内部也是争论不休。尤其是五散人之一的冷谦,被崆峒派的关能偷袭杀死后,这个问题再次被摆在了台面上。

    今天晚上参加会议的人少了许多,五散人中就剩下“布袋和尚”说不得,和周颠了。五行旗掌旗使,就剩下锐金旗掌旗使吴劲草了。其他的都换人了

    而韦一笑和殷天正现在正在关隘,防备六大派的突袭。

    杨逍是主张,在必要的时候,应该撤退,保存实力。但是周颠和五大掌旗使,尽皆不同意。三句话还没说完,周颠就开始针对杨逍,调集五行旗剿灭灭绝师太的事情,说三道四。最后大家再一次不欢而散了

    对于调集五行旗围剿灭绝师太的事情,杨逍确实有些后悔。其实调集三旗就够了,没必要调那么多人去。不但没能发挥多少作用不说,还让光明顶方向损失惨重。

    但是杨逍一向清高自负,如何能忍受的了周颠的口无遮拦。所以明知道自己错了,他还要梗着脖子和周颠吵

    杨逍就这样,一边考虑着该如何说服五行旗离开光明顶,一边回自己房间。

    不过在经过杨不悔房间的时候,杨逍忽然听到从房间里传来了一声女儿的尖叫。杨逍顿时大惊失色,莫不是那个叫小昭的诡异丫鬟,对不悔下毒手了??

    “嘭嘭嘭”杨逍急忙来到门前,剧烈的拍打着门,高声询问道:“不悔,你怎么了?”

    但是屋内并无一点声音。

    “不悔!!不悔!!”

    陡然间,屋内的灯火被吹灭了。

    杨逍心头猛然一沉,手里的劲力一吐,门就开了。还没等到杨逍看清楚屋内的情景,就感觉有一人朝自己扑了过来。

    杨逍本能的就要,挥掌攻击。但是突然听到,从那人身上传来了一阵“叮铃铃”的铃铛声。于是,杨逍紧急收掌,一把揽住了那人。然后,使出了《乾坤大挪移》将那人,转到了门外。

    那人就是杨不悔,杨不悔头上的小铃铛发饰,还是杨逍送的。也亏了有这么一个发饰,否则杨逍一掌拍下去,哭都找不到坟头。

    但是还没等到杨逍庆幸,就感到一阵破风声从屋内传来,直指自己的胸膛

    (未完待续。)

    ps:  大章送到,求月票!!!

    昨天家中有事,断更一天,抱歉。还是那句话,本不太监!!!!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