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无限之华山掌门路 > 正文 009 华山封山(上)
    太阳做了一天的好事,为无数的人带来了温暖与希望,现在太阳带着无数人的感谢和助人为乐的后的满足感回家休息了。

    岳不群带着满脸的疲惫和满身的血污走进了华山派的议事大厅,曾经的“剑气冲霄堂”。额?为什么说曾经?因为“剑气冲霄堂”的牌匾已经被两位怨气冲天的长辈给碎尸万段了,正在大厅中央的火堆里,发挥着它最后的价值。

    岳清臣与宁清宇在傍晚时分就醒了,他们二人毕竟不是泛泛之辈,悔恨、痛苦、伤心这些情绪已经被他们压抑在心底,准备在夜半无人之际细细品味现在他们要考虑的是华山派的未来。岳清臣一抬头就看见了,高悬在大厅中央的“剑气冲霄堂”的牌匾。本来已经平复下来的岳清臣,顿时激动起来。“锵”的一声抽出放在桌案上的君子剑,运足了内力灌注其中。黝黑的君子剑立刻就被一层厚厚的紫芒笼罩,在傍晚昏暗的大厅里,显露出一种妖异的美。

    岳清臣运足了力气,将君子剑往上一挥,一道紫色的月牙状剑气,斩向牌匾。“轰隆”一声巨响,牌匾断成两半掉落在地上,掀起一片灰尘。岳清臣默默的站在灰尘里,看着断成两半的“剑气冲霄堂”的牌匾喉头滚动了两下,想说点什么,但是最后什么都没说,两行清泪顺着两腮,滑落而下。宁清宇挥舞着长袖,赶走了灰尘,岳清臣沾满灰尘的脸庞被泪水冲出了两道明显的痕迹,即使在昏暗的大厅里也异常明显。

    宁清宇什么都没说,直接从岳清臣手里,拿过君子剑。这把君子剑剑身乌黑,没半点光泽,就似一段黑木一般,和平常的宝剑不同,这剑既无尖头,又无剑锋,圆头钝边,倒有些似一条薄薄的木鞭,但寒气逼人,而且锋锐异常。宁清宇将被分为两半“剑气冲霄堂”的牌匾踢到大厅中央,用君子剑不停的劈砍,待到这块牌匾被碎尸万段后,宁清宇一跃而起,从大厅中央头顶的一个巨大灯架上取来一碗灯油,将灯油均匀的洒在这一堆碎木屑上,然后从怀里掏出一个火折子,点燃了这一堆劈柴。岳清臣和宁清宇看着熊熊燃烧的火堆一时之间百味杂陈。

    “剑气冲霄堂”的名字是华山派的先辈们取得,本来就是图这个名字很有气势,“剑气冲霄”何等霸气。后来剑气两分后,剑宗弟子无耻的说“剑气冲霄”剑在气的前面,说明剑宗强于气宗,前辈们早有定论云云搞的气宗弟子狼狈不堪,岳清臣不止一次的想把这块牌匾劈了当柴烧。可是这是先辈们立下的,谁敢烧。可是现在。。

    岳不群从外面走进来的时候,见到的就是这幅场景。当他看见自己父亲脸上的两道泪痕时,一下就惊的说不出话了。“咳咳”一声咳嗽声让岳不群回神了,岳清臣看见岳不群盯着自己的脸看,顿时老脸一红,咳嗽一声提醒他。

    “额,父亲,同门的尸身我已经都收殓起来了,都放在一起,准备明日火化。另外,我在华山山脚发现了那些剑宗叛逆的尸体,尸体已经被野兽啃食的面目全非,惨不忍睹”

    “好!!真是天道昭昭,报应不爽!”岳清臣一听此言就一掌拍在桌案上,趁着抬手的功夫,立刻不留痕迹的擦干脸上的泪痕。

    “知道是什么人做的吗?”宁清宇在一旁急忙问道。

    “应该是林师叔吧?”岳不群迟疑的说道。

    “林清溪!!”宁清宇和岳清臣都大吃一惊,诧异的问道。

    “应该是,昨夜我被赵师兄暗算,又被数人围攻,险些丧命之际,就是林师叔救了我。师妹应该也是林师叔救得,林师叔刚走,师妹就晃晃悠悠的走进来了,如果不是林师叔救得话,师妹在昨夜根本活不下来。”

    两人回头看了看躺在地上熟睡的宁中则,不约而同的点点头。宁中则明显是被吓坏了,即使睡熟了,脸上仍然带着惊恐之色。既然昨天林清溪在场,那么山脚下的剑宗叛逆就一定是林清溪杀的。

    二人对视一眼,露出苦笑。两人还在为如何说法林清溪而伤脑筋,害怕林清溪因为昨晚之事,对他们心怀怨愤。没想到是自己妄作小人了。

    “父亲,‘剑气冲霄堂’的牌匾被烧了,那以后,议事大厅叫什么?”岳不群抬头看道原本安放牌匾的地方空荡荡的,在加上地上火堆,明白“剑气冲霄堂”的牌匾被父亲当柴烧了,于是急忙问道。毕竟每个门派议事大厅的名字不是随便取得,都有自己的深刻内涵的。

    “正气堂!!”岳清臣嘴角狠狠的抽搐几下,挣扎了很久,才从嘴里吐出这三个字。

    “正气堂正气堂”宁清宇嘴里不停的呢喃这这三个字,双手在不停的握紧,张开。脸上不断的扭曲着,仿佛恶鬼一样。最后宁清宇,双手无力的松开,长叹一声,痛苦的闭上双眼,待眼睛在睁开时,两颗豆粒大小的泪珠,滑落而下。整个人仿佛被抽掉了脊梁骨一样,看起来苍老许多。岳不群都知道,门派的议事大厅的名字不能随便取,他如何不知道。原来华山派议事大厅的名字叫“剑气冲霄堂”,给人一种无所畏惧,锐意进取的形象,仿若一个朝气蓬勃的少年一样张扬、霸气。而现在叫“正气堂”,一听就有一种腐朽的气息扑面而来。

    何为“正气”?江湖中人,整日在江湖中为了名、为了利争斗厮杀。哪还有什么正气,为的就是利益。正气就是江湖人心中约束自己**的一条脆弱丝线也是弱小的江湖人保护自己的一道脆弱盾牌。难道华山派沦落至此了吗?但宁清宇看着正气堂里的大猫小猫加起来就四只,也不得不承认华山派已经彻底没落了。他们二人之前将“剑气冲霄堂”的牌匾当成劈柴,仅仅是为了泄愤吗?当然不是,现在华山派成这样了,“剑气冲霄堂”的牌匾就不能再用了,否则就是招祸。就像一个三流江湖人到处嚷嚷着自己是“天下第一”一样,是找死行径。

    “不群,既然华山派议事大厅的名字改了,那么我也给你的居所取一个名字吧!”岳清臣一脸庄重的对岳不群说道。

    “请父亲赐名!”岳不群一看父亲神色庄重,就跪倒在岳清臣面前聆听训斥。

    “既然华山派要秉承“正气”二字,那么以后在江湖上,有些你想做的事,却不能做;有些事你不愿意做,但却必须去做。真应了那句“‘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那你的居所就叫‘有所不为轩’吧。”

    “谢父亲赐名,孩儿必定铭记于心。”说完向岳清臣郑重的磕了三个头。刚才说道“大丈夫”三个字时岳清臣重重的加重了语气。岳不群知道父亲要自己做一个像淮阴侯韩信那样的,能忍辱负重的“大丈夫”。

    “好一个‘正气堂’!好一个‘有所不为轩’!岳清臣!你就忍心让自己的儿子做淮阴侯?”一声责问从“正气堂”外传来。

    “我们就是想做淮阴侯都没机会了,我们只能去做武安君,用杀戮来震慑宵小!!”岳清臣前半句还有些伤感,但后半句就变得杀气腾腾的。

    “此言大善!!‘龙游浅水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现在对华山派威胁最大的,不是少林武当这些猛虎雄狮,反而是一些上不得台面的东西。此时不杀他个血海滔滔,如何能震慑宵小。请允许清溪共襄‘盛举’!!”话音刚落林清溪就带着林不凡直接大步跨入“正气堂”。

    “林师弟能加入那太好不过了,就让我们用这条烂命,一起为华山派杀出二十年的安宁吧!!”宁清宇前半句是看着林清溪说的,说后半句时却看了岳不群一眼。岳不群立刻就明白了这是师叔在提醒自己,他们最多能为华山争取二十年的安宁,二十年后就要靠自己这几个小辈了。

    林不凡站在林清溪身后,探着脑袋,好奇的望着岳不群这个因为伪君子的名号,就被钉死在耻辱柱上家伙。对于亲身经历了这场剑气之争的林不凡来说,他很理解岳不群的所作所为。无论是让令狐冲去青城派赔礼道歉;因为令狐冲说了几句诋毁尼姑的话被训斥;发现令狐冲用独孤九剑时的不正常表现;还是在五霸岗后将令狐冲逐出师门都是因为当时华山派的情形,他别无选择。以至于最后铤而走险自宫练剑,导致众叛亲离,身败名裂。

    岳不群感觉有人在看他,回过头才发现是林师叔的弟子,自己的小师弟。岳不群很惊奇的从这个小师弟的眼里看到了同情、惋惜等等莫名其妙的意味,搞的他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最后归结于自己想太多了,于是向林不凡露出一个和善的笑容。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