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不凡在成都城里待了两天,就离开了。

    不过这次为了照顾自己受伤的左腿,林不凡决定走水路,一路坐船沿着岷江,南下宜宾,然后转入长江水道,东入中原,结束自己的西南之旅。至于更南方的云南,现在大部分地方还是莽莽的原始森林,对于这样未开化的蛮荒,林不凡一丝兴趣都提不起来。

    在成都城里购置好一些出门必备的行装后,林不凡就来到了岷江渡口,租下了一条大船后,林不凡平时呆在船舱里打坐休息。烦闷了,就潇洒的呆在甲板欣赏沿途的风光。兴致来了,就拿着一只鱼竿,钓上一两条肥鱼,让船老大烹了。再备上一壶好酒,邀请船老大来喝几杯,听听船老大走南闯北的传奇经历,小日子过得悠哉悠哉,羡煞旁人。

    就在林不凡悠哉悠哉的时候,他在成都城内重伤余沧海的事迹,已经被那些走南闯北的江湖人士宣扬的几乎举世皆知了。无论是谁,听到这个消息时,都觉得不可能。余沧海这些年打遍西南无敌手,乃是江湖上公认的青城派一代宗师级人物,怎么会栽在一位毛头小子的手里??但随着越来越详细的经过传来,所有人才相信这件事是真的。顿时江湖上一片哗然!!

    虽然林不凡已经闯荡江湖好几个月了,也曾斩杀过两位日月神教的长老级高手,也曾剿灭了数个为祸四方的山寨,甚至诛灭了为祸汉中多年的巨盗区虎。但是这些事情,并没有人亲眼所见。比如林不凡在诛灭巨盗区虎时,和区虎在密林里追逐了一晚上才诛灭他,并没有见证者。只是第二天林不凡提着区虎的人头进入汉中城时,才传出林不凡诛灭巨盗区虎的消息。很多人都认为,是林不凡的长辈出手了,把这件事按在林不凡的头上,好让他扬名。所以江湖中人听说林不凡的英雄事迹时,都是哈哈一笑,并未当真,那时候大家关注的焦点是,华山派解除封山重出江湖的事情,并不是林不凡这个人。

    但是现在,林不凡在百余名江湖人士的见证下,正大光明的击败余沧海,并重伤余沧海,就让所有人的目光一下就放在了林不凡的身上。既然林不凡能重伤余沧海,那么林不凡做的其他的事,肯定是他自己出手的了,这是毋庸置疑的。一时间,林不凡就成为江湖上最炙手可热的人物。有关林不凡的一切信息,在有心人的收集之下,渐渐的充足了起来,林不凡的形象也在众多江湖人士的口口相传中渐渐地清晰了起来。比如,他身后的那把黑不溜秋的神兵;比如,他与余沧海大战时脸上若有若无的紫气;再比如,他的大概年纪。。

    真正的一些老江湖,仅仅就从这些简单的信息中,分析出了林不凡身份————华山派少掌门。现在已经没有谁在称林不凡为华山派弟子了,如果谁在说林不凡是华山派弟子,就会被人喷一脸唾沫。华山派弟子??一个华山派弟子就能重伤蜀中第一高手,那么华山派不就翻天了吗??林不凡肯定是华山派精心培养的下代掌门。不过这也足够让江湖中人重重的吸了一口冷气,数百年底蕴的名门大派呀!!!可真是让人恐惧的庞然大物!!!

    ——————

    如果江湖中人是抱着看热闹,看稀罕的眼光来看待林不凡的话。嵩山派掌门左冷禅就没那么淡定了,当年华山派落难时,嵩山派可是在疯狂的痛打落水狗。丝毫不顾形象的鲸吞了华山派的大部分产业,可以说现在嵩山派的风光是踩着华山派脑袋得来的。

    一大早,嵩山派副掌门汤鄂英、大嵩阳掌费彬、大阴阳手乐厚、托塔手丁勉、仙鹤手陆柏、九曲剑钟镇几人就忧心忡忡的来嵩山派“峻极禅院”找左冷禅,询问有关林不凡的事。

    “峻极禅院”就是嵩山派的总部,这个名字是左冷禅继位为嵩山派掌门后取的。‘峻极’二字,出自《诗经。崧高》“崧高维岳,峻极于天”。‘崧高’,即是嵩山。

    从这几个字来看,左冷禅从一继位就显露出自己的勃勃野心。

    嵩山派议事大厅内,左冷禅高坐掌门的座椅上,一脸和煦的听完几位师弟的担忧后,缓缓地站起来,很轻蔑的笑了笑,然后不紧不慢的走了出去。几个人一头雾水的跟着左冷禅走出去了,走出大厅后发现左冷禅正背负着双手,仰头看着湛蓝的天空。几人不知左冷禅要做什么,只能站在左冷禅身后等待着。

    不一会,左冷禅转过身来,一脸无所谓说:“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华山派有几百年的底蕴,全力培养之下,出现林不凡这样的妖孽,不奇怪。但是那又怎么样??他一个人又能做什么?我们嵩山派有十三太保,齐心合力之下,区区林不凡,弹指可灭!!”

    话说的慷慨激昂,只是背负在身后,隐在袖袍下的不断颤动的左手小指,破坏了左冷禅的豪气云干的气概。

    几人见左冷禅说的轻松,就都放下心中的担忧,抱拳离去了。只留下左冷禅一人仰望的天空出神。

    ————————

    “砰!”的一声巨响,响彻在华山派有所不为轩内。

    “师兄,怎么了?”宁中则一脸好奇的看着一张拍碎一张茶几的岳不群。不明白一向不紧不慢,温润如玉的师兄怎么发那么大的火。

    岳不群重重的喘了几口粗气后,把手里的一张小纸条丢了过去。

    宁中则接过一看,发现上面记载的竟然是林不凡在成都城重伤余沧海的事迹,不由的喜笑颜开,说道:“小师弟真不简单,连余沧海都被他打成重伤了!!”说完之后发现岳不群的脸色越来越黑,不由的弱弱的问道:“有什么不对吗?”

    “真真初生牛犊不怕虎!!余沧海是什么人??这小子刚练了几天功夫,就去挑衅这位蜀中第一高手,好大的胆子!!”岳不群愤怒的朝宁中则咆哮。

    “这不是赢了吗?”宁中则弄明白岳不群发火的原因后,就开始劝解岳不群。

    “那要输了怎么办!!!等死吗!!这一战有多凶险,你知道吗??”冲宁中则吼了两嗓子后,岳不群渐渐地平静了下来,抄起另一张茶几上的茶盏,将里面的茶一饮而尽,甩了甩袖袍,恨恨的出去了。

    只留下宁中则一脸无奈的收拾散落的碎木头。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