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带着机甲闯异界 > 正文 第三百四十九章 借阵杀人
    此时武魂对于徐宏的作用亦是非常之大,若是凑齐一千点武魂,便可以得到一枚“铜魂星”,那将可以为自己节省更多的时间,以修炼各种武学,毕竟若要提升武学的熟练度,是需要大量时间的。

    只是此时却凭空失去了整整四百点的武魂,令徐宏心中顿时不爽起来,对正弯腰摸取两具尸体物品的白面无须中年护法,愤恨起来,一会定要他不得好死,区区《武域界》一小小五阶修炼者,竟然敢毁去自身急需之物,坏自己可事,可惜此时自身内劲能量仅恢复的不到一层,不然定要给他一式《灵犀剑光指》,以解心中愤恨之情!

    心中暗自思量一翻的徐宏,望着搜索完毕两位护法尸体后的白面无须中年人,双手“啪啪”地拍了两下,讥讽地道:“阁下真是好手段,对于同门相处之人,竟然可以下得此等毒手,在下真是佩服之极啊!”

    白面无须的中年护法缓缓地将两只空间袋放入自己的怀中,随后目光盯住徐宏,好似已吃定了徐宏一般,“嘿嘿”阴笑两声,道:“有道是“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须知“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小子,你经历的还是太少了啊,看开之后,你也会如我这般的,为人不能做到武皇之帝,自当成为枭雄中人,嘿嘿……”

    徐宏“呸”了一声,道:“恶人便是恶人,做过恶之后尚要为自己找份冠冕堂皇的理由,可惜就凭你,也配称为枭雄?你可有过什么大的功绩?你可做过一派之掌门?”

    闻听徐宏提及掌门之言,白面无须的中年护法的脸色,迅疾冰冷下来,寒声道:“哼,“铁衣门”掌门本来应当为我之位,奈何师傅偏心,哼,早晚我会夺回属于我的一切!我才是“铁衣门”的掌门之尊!”

    徐宏冷声笑了两下道:“怪不得你师傅不传位予你,以你这等偏执心理,鸟肚鼠肠,怎能令一派发扬广大?即使成为一派掌门,也只能带领门派走向灭亡而已。”

    白面无须中年护法对于徐宏的话不置可否,只是阴冷地“嘿嘿”一笑,随即出声道:“小子,哪来那么多废话?乖乖地交出绝学秘籍,再把你的空间袋奉献出来,我可以做主允许你加入我们“铁衣门”,你身后那处地方雾气浓重,小心进入其内会死无葬身之地!”道完,目光盯住徐宏的同时,向徐宏身后描了几眼,看来对于徐宏身后的不知名阵法很是忌讳,毕竟江湖之中相传的厉害阵法,是有很大威力的。

    徐宏闻言,目光一转,讶异地叫了一声,道:“我身后雾气浓重的地方果真是一处阵法?看来我选择到此停下是个明智的选择了,你若是逼我的话,我就是进入阵法之中,也不会把武学秘籍交给你的,毕竟我空间袋内的秘籍可是属于绝学品级,落入你这等杀同弑僚之辈之中,岂不是辱没了绝学?”

    白面无须中年护法闻听徐宏此言,初始颇不以为然,旋即便眼神一亮,“哦”了一声道:“哦?是何种级别秘籍?先天绝学?抑或是地榜绝学?只要你把秘籍予本护法共同参详,本护法便收你为关门弟子如何?”道完便向前进了两步。

    徐宏见此,急忙向后退了两步,以免那“铁衣门”护法突然暴起,此时徐宏的身体已是退到了“迷雾奇阵”的边缘,若是再有小半步之有遥,便可进入“迷雾奇阵”的范围之内。

    徐宏装作满面惊惶之色道:“你不要过来!否则我就闯入身后的阵法了!”随后身子竟然又向后退了两步,犹如仓皇之下,没有控制住脚步,不小心向后惊退一般。

    白面无须中年护法见得徐宏依旧向后退去,心道一声“不好”,便全力疾突,伸出手来向徐宏抓去,但此时徐宏已是瞬间隐没在“迷雾奇阵”之内,哪里还能抓之得着。

    无功而返的白面无须中年护法,只得悻悻地收回伸出的手臂,立于“迷雾奇阵”边缘,望着充满浓浓雾气的阵法,面部脸色变幻不定,心中一时无法决定该如何是好,若是放弃这到手的绝学,真是心有不甘,宛如到嘴的鸭子硬是飞了一般,若是进入其内,却又担心这阵法太过厉害,到时弄个“赔了夫人又折兵”的话,岂不凄惨?

    “铁衣门”这位护法心中正在不住思量得失之时,忽然一道声音自“迷雾奇阵”内传了出来,“哎呀,这里面雾气怎么如此之多?都看不清里面的场景如何了!”赫然便是徐宏的声音。

    白面无须中年护法陡然听见自阵法内传出的徐宏声音,心中一喜,这小子竟然没事,看来这迷雾阵法应该无有多大威力,心中打定主意后,向阵内喊道:“小子,赶紧试着行将出来,小心触动阵法杀阵,不然将死无葬身之地!”

    徐宏倔硬的声音自“迷雾奇阵”内传出,道:“不出去就是不出去,本公子宁愿死在里面,也不会让你得到绝学秘籍,你死了这条心吧,嘿嘿。”

    白面无须中年护法闻听徐宏所言,却不作答话,细感传声之地,好似距离“迷雾奇阵”边缘仅有二、三米远般,知道徐宏定是进入阵法内之后,便不曾换过地方继续深入,咬一咬牙,眼中闪过一道坚毅狠厉之色,随后便自徐宏退入阵法内的位置,进入了“迷雾奇阵”之内。

    甫一进入“迷雾奇阵”内部,眼前便被浓重的雾气填满,见不得身外一丝景象,真是犹如一盲人般,四下里张望,却发现哪里还能听到徐宏的声音,周围尽是静悄悄的一片,仅闻听自己绵长的呼吸声,及心脏跳动的声音。

    白面无须中年护法心中稍慌,有点后悔自己莽撞地闯入这“迷雾奇阵”之内,自己亦是自此地进入的阵法,却是已失去了徐宏的任何动静,莫非那小子向里面继续深入了不成,想及此处,身体急忙身后退了两步,却发现身体周围依然是无边无尽的浓雾,若是不有雾气遮拦的话,外人便会望见这位面现惊惶的护法,第一步是向右横挪了一米,第二步却是继续向前行了一米,阵法之奇,诡异如斯。

    无可奈何的白面无须中年护法,试探着向前小心地行了两小步,随后伸出双手,向四周划过,却不曾碰到任何事物,手臂经过之后的空隙,迅速地被苍茫色的雾气所填充,见到试探不曾达到心中预期效果的护法,定了定神,提气出声喊道:“小子,吱声则个,本护法来救你啦!”嘴上虽是如此之说,面上已是现出歹毒狠辣之色,心中亦是将徐宏恨个透顶,以前自己何时受过这般窝囊气来?暗暗发下毒誓,出得阵去,定要将徐宏碎尸万段,以解心头之恨。

    此时的徐宏,面上已收去调笑之色,尽显镇定之容,双手变化着不同的手势,脚步亦是跟着挪了一步,随即眼前的雾气犹如透明一般,令徐宏观看到了周围一米内的景象,窥得那白面无须中年护法,此时正在四面环顾,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这种现象持续了仅仅一秒钟的时间,眼前便复又被浓重雾气所遮掩,再次进入伸手不见五指的世界,但徐宏心中已是有底,不动声色地施展起《万源叠幻十二手》内的第二式,身体周围一米内的范围,旋即再次变得清晰起来,好似浓重的雾气陡然间消失了一般。

    “铁衣门”这位白面无须护法,此时已是后悔之极,此时听不到那小子的声音,莫非已是被阵法所杀不成,还是这阵法竟然真的如此奇妙,能让人处在咫尺天涯的境地,却是互不相见?早知如此,应该暂留两位师弟之命,让他们入阵探察一翻,自己也不会落到这步田地,只是希望这阵法仅仅为一粗浅阵法吧,想及此处,心中对于徐宏的愤恨之情更甚。

    忽然,正在警惕地四处观望的“铁衣门”护法,察觉周围雾气有所变化,不待查清是否有甚异常,便见一只手掌成鹰爪之势,向自己当胸袭来,不及细想,便举起双手相架,却出奇的发现,很轻松地便招架住这只来势汹汹的手爪,莫非这一爪仅为虚招?

    这种念头在脑海中仅刚刚闪现而出,便见一道短小的灰影,犹如离弦之箭一般地向自己头部迅疾袭来,待要回防招架,但手势刚收回一半,伴随着“吱”的一声尖叫,咽喉处已是传来一阵剧痛,不知那袭击自己的是何妖兽,爪子竟然如此犀利,不及再想其它,随后眼前一阵发黑,接着,便彻底地失去了知觉,双手无力地垂了下来,整个身体软软地向后倒在充满雾气的地面之上。

    可怜一代“铁衣门”护法,虽曾自比枭雄,亦行过狠毒之事,但身在江湖,亦是亡于江湖,有道是“瓦罐不离井边破,将军难免阵上亡!”,这白面无须护法也是死得其所了。(未完待续。)xh211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