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申公豹传承 > 正文 第一千九百零七章 刀创原始
    年轻一辈,甚至于包括教祖一辈,永远都有两大迈不过的坎,一个是鸿钧,另外一个就是原始天王。

    阴冷的声音响起,灭世之气缭绕,看着那灭世之气中的隐约可见的人影,场中众人俱都是心肝一颤。

    原始天王!。

    鸿钧没有来,但是原始天王来了,这就有些尴尬了,教祖不出手的情况下,原始天王凭借着灭世大磨的特性,绝对是无敌的。

    就算是教祖出手,也奈何不得原始天王,想要封印都做不到,灭世之气太过于强悍,基本上可以封印天地间的万物。

    “原始天王,你已经证就了长生果位,长生不死,不老不灭,为何也来争夺这长生不死神药”翌的眼睛之中闪烁着一抹紧张。

    “我用不到,我儿子可以用到,我儿子用不到,我孙子可以用到,我孙子用不到,曾孙总归是可以用到,这长生不死神药有价无市,乃是诸天万界之珍藏,不可再生之物,用一粒就少一粒,本座岂能错过”原始天王看着场中的众人,看着那扭曲的日月交汇之地,不屑一笑,灭世大磨瞬间撞开了虚空,强行镇压住日月交汇之地的漩涡,冲了进去。

    “他进去了”莫邪面色紧张,手掌猛地攥住了宝剑。

    “别冲动!”钱皂一把手攥住了那莫邪,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日月交汇之地:“这是鸿钧的长生不死神药,鸿钧还活着呢!先叫原始天王试试手再说”。

    此时此刻,各路强者纷纷赶来,魔神一族的强者、妖族的强者、人族的强者,四海的强者。

    敖乐头戴一个水晶色的玉冠,面无表情的走入场中,往日里的满头小辫此时已经全部都化入玉冠之中,做男子打扮,英姿不凡,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那日月交汇之地,在其身后四海龙族众位准无上强者默不作声。

    “敖乐居然也来了!”木青竹低声道。

    碧水道人冷冷一笑:“来了又能如何?咱们兄弟联手,怕过谁来着?”。

    场外,无数大能目光汇聚此地,就算是众位无上强者,此时也纷纷将目光看向了此地。

    “我实在是想不通,场中如此多的强者汇聚,你为何如此笃定这宝物会被翌取到,落在了翌的手中”玉石老祖看着玉独秀。

    玉独秀跨界看向了远方:“天意如刀啊”。

    “先别磨叽,本座的大局尚且没有布置好,你随我来”玉独秀抓着那玉石老祖,在莽荒大地之中东奔西走,然后选取了一处山洞,周边布置了阵法,手中拿着赶山鞭,不断搬山移石,将那山洞层层围住,将手中的一丝丝‘天’之血液落入了山洞之中,说来奇怪,那血液脱手而出后,瞬间化作了一个血色的熔池,里面殷红妖艳的血液在不断翻滚。

    玉独秀一双眼睛看向了远方:“好了,这回布局才真正完成”。

    “你到底要做什么?”玉石老祖看向了玉独秀。

    “没什么!在我眼中,这妖族与魔神一族不过是畜生罢了,任凭我宰割,收完一茬还有一茬”玉独秀眼中带着冷笑。

    “天意如刀”。

    玉独秀屈指一弹,手中一个缩小了十几倍的天意如刀的刀芒瞬间迸射而出:“我这丹药可不是给你准备的”。

    且说那原始天王凭借着灭世大磨的强横,直接闯入了日月交汇形成的天地风暴之中,看的众人一阵眼热,干着急,却也不敢擅自踏入那日月交汇之地。

    那日月交汇是何等强悍的力量,就算是众位准无上强者落入其中,肉身也要瞬间被撕碎,若是一个不慎,极有可能肉身彻底被磨灭,此生与仙道无缘。

    “真是便宜原始天王这混账了!”张角骂骂咧咧的道了一句,脸上满是悻悻之色。

    “没办法,谁叫这原始天王有一个好爹,更是得到了诸天万界最为逆天的宝物之一灭世大磨”红鱼嘟囔着嘴道。

    “这原始天王真是好运道”钱皂酸溜溜道。

    莫邪抱着长剑:“众位魔神、龙族的强者、妖族的强者可不会任凭原始天王将长生不死神药抢走”。

    且说那原始天王冲入了日月交汇的能量风暴之中,看到了一方在能量之中风雨飘摇的虚空,随着能量的动荡,浓郁的药香自那虚空之中传出来。

    “就是这里,本座运道还真是不错”原始天王脸上带着笑容,灭世之气过处,天地万物瞬间被磨灭,化为齑粉。

    将那长生不死神药取回,放入胸口,原始天王面带冷笑,缓步走出了那日月交汇之地。

    不过还不待那原始天王的脚步迈出去,只见日月交汇之地,一股恐怖的刀芒突然间分割时空,向着原始天王当头劈砍而来。

    “鸿钧!”原始天王一声怒斥,周身灭世之气缭绕,但却阻挡不得这天意如刀的刀芒,瞬间将原始天王胸口贯穿。

    “噗”。

    一口逆血喷出,原始天王面若金纸:“好恐怖的鸿钧,我这战力居然被压制了四成,好恐怖的刀芒,若不是鸿钧的攻击跨界而来,又经过日月交汇之地的磨练,只怕这一刀就能将我镇压几万年不得重生”。

    看着胸口的血渍,原始天王擦了擦嘴角的血液,眼中闪过一抹心悸:“鸿钧的修为越加深不可测,居然可以一击创伤我,这一击没有十几年的时间,怕是无法恢复,真是恐怖的一击”。

    想到这里,原始天王再次运转灭世之气,遮掩住伤口,缓步走出了那日月交汇之地。

    “原始天王,留下宝物!”敖乐背负双手,挡在了原始天王的对面,眼中闪烁着一抹凝重。

    “虽然不知道你如何可以克制我的灭世大磨,但本座如今已经彻底的炼化了灭世大磨,你以为你可以阻挡我?克制我?”原始天王脚步停住,一双眼睛扫视全场,此时场中众人俱都是纷纷的围了上来,虎视眈眈的看着原始天王。

    “你小子的这一手神通可真是恐怖,恐怖至极,不知道发挥了几成力量?”玉石老祖一双眼睛怔怔的看着玉独秀。

    “大概十一分之一吧,之前打了原始天王一个措手不及,这厮没有运转灭世大磨本体,若是以灭世大磨本体阻挡我的刀芒,这刀芒伤不了他,顶多将其崩飞”玉独秀摸着下巴。

    玉石老祖眼睛圆瞪:“这神通根本来不及防御,简直是神出鬼没,防不胜防,防不胜防啊!就算是太易那老家伙都被你一刀斩伤,没有及时的防御,可见你这神通的厉害”。

    看着玉石老祖就要张嘴,一只大脸凑了过来,玉独秀将玉石老祖的脑袋推开:“别想!想都不要想!这神通乃是我安身立命之根本,任何人都不能传授”。

    “小气!老祖我传你御使霉运的神通如何?”玉石老祖看着玉独秀。

    玉独秀转过身看向了远处的星空,嘴角微微翘起:“静观其变吧”。

    看着那虎视眈眈的众位强者,原始天王心中一苦,若是没有受伤,众位修士断然不会被自己放在眼中,但是如今自己已经被那刀芒创伤,一身实力大打折扣,群狼噬虎,怎么打下去?。

    “张角、莫邪、木青竹、碧水,你们可都是我人族的修士,也要相助这群畜生,与我为难吗?”原始天王看向了张角等人,这长生不死神药,若不到真的山穷水尽,原始天王是绝对不肯放弃的,长生不死神药真是太珍贵了,吃一粒少一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