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申公豹传承 > 正文 第两千九百二十六章 十殿阎罗立,偷鸡不成蚀把米
    就在人族的众位无上强者在这里嘀嘀咕咕,暗中算计之时,此时那阴司之中在再次起了变故。

    象神与玉石老祖缠住了鬼主,双方打在一起,三人俱都是宿敌,此时仇人相见分外眼明,大打出手,下手毫不留情。

    众位魔神与妖神入侵阴司,也并未占到便宜,实在是可怕,鬼主将六道轮回修炼到了极致,这阴司乃是六道轮回本源最为浓厚之地,天地法则秘密遍布,那鬼主随便出手,便见到六道轮回纵横,众位无上强者不敢与之相持,生怕被六道轮回法则反噬。

    轮回法则,乃是诸天万界最为强大的法则之一,纵横古今,自上古至今朝,从开天辟地乃至于未来时空,俱都在轮回的笼罩之中。

    与时间法则、空间法则并列,号称诸天万界最为强大的三种法则。

    时间法则的力量没有人掌握,毕竟时间太过于缥缈,而空间的法则也没有人去证就,空间法则的门槛太高,唯有准无上强者才能触碰空间法则,能成就准无上强者的都已经有了自己的大道,如何会舍近求远去另证空间大道?。

    两种法则交织纵横,玉独秀轻笑,一只手指伸出,轻轻的点击着阴阳两界通道的壁障。

    就在此时,阴司却是起了变故。

    佛家,大雷音寺之中,阿弥陀看着身前的十位菩萨:“佛陀传下法旨,传唤你等前去觐见”。

    众人随着孙赤,来到了大雷音寺,朝见佛陀,礼毕之后,阿弥陀开口:“尔等可愿为我佛家永镇阴司?”。

    “启禀佛陀,我等愿为阴司出生入死”。

    阿弥陀点点头:“既然如此,那便随我来吧”。

    阿弥陀领着十位菩萨,破开两界壁障,降临阴司之中,来到了地藏王的道场。

    地藏小和尚见到阿弥陀并不行礼,只是轻轻一笑,看的那十位菩萨眼皮子直跳,心中暗道:“地藏王菩萨好大的架子,看来在佛家地位不一般,日后还需好生巴结才是”。

    “地藏王菩萨,你是我佛家三大高手之一,我佛家有三大高手,第一位孔宣,第二位是孙赤,第三位是地藏王菩萨,三人并无高下强弱之分,各有所长罢了”。

    阿弥陀开口,听的十位菩萨连连点头。

    阿弥陀降临阴司,这般动作瞒不住众人的目光,鬼主一边与玉石老祖缠斗,一双眼睛看向了远处佛光缭绕,冲天而起的无量神光,然后破口大骂:“阿弥陀这老不死的也过来捡便宜不成?”。

    话还没有落下,就见到天花乱坠,地涌金莲,彼岸之中无尽鲜花盛开,浩荡佛音传唱,只听到十方传来诵经之音,彼岸之中一道道宫殿凭空拔起,化作了十座森严整齐的阎罗殿,一阵阵佛家传唱逸散开,阿弥陀带领着那十个菩萨开始念经,无数鬼魂为之度化,许久之后,才听到十位菩萨纷纷开口:“今我等立大宏愿,愿为阴司平定秩序,建立森严国度,众生有因果报应,死后入地狱必然受罚,我等愿为阴司十王,愿天地共鉴之”。

    “我为秦广王”。

    “我为楚江王”。

    “我为宋帝王”。

    “我为五官王”。

    “我为卞城王”。

    “我为泰山王”。

    “我为都市王”。

    “我为平等王”。

    “我为转轮王”。

    “我为阎罗王”阴司太子趁机开口,声音震动天地,那正要开口的最后一位菩萨瞬间笑容凝固在脸上,面容僵在哪里,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阴司太子。

    阿弥陀闻言也是面色狂变,一双眼睛盯着阴司太子,那阴司太子在魔神部族之中冲撞,夺取了无数的魂魄生机,声音响彻天地乾坤:“我执掌阎罗大道,当为阎罗王”。

    “混账!你敢坏我大事”佛陀眼中怒火闪烁。

    外界,玉独秀面色猛地一变,一双眼睛死死的看向了阴司方向。

    十殿阎罗立下,瞬间各自归位,一座座帝王冕服、座椅凭空闪烁而出。

    “该死!”阿弥陀一掌向着阴司太子抓了过去。

    “哈哈哈,阿弥陀终于翻车了”太斗教祖狂笑。

    “该死!”玉独秀咬牙切齿:“莫非天意如此不成?”。

    气运灌体,阴司之中的气运瞬间被佛家掠夺三成,灌注于阴司十王之中,只见那十位阎罗周身气机动荡,九道先天不灭灵光冲天而起,在阴司三成的气运灌溉下,居然直接突破了佛祖果位,那鬼子早就是准无上强者,此时修为更是增益了不知道多少倍,一双眼睛得意的看着阿弥陀。

    “也好,既然太子肯入我佛家,那是最好不过了,日后究竟是鹿死谁手,还尚未可知”阿弥陀大手一伸,不知道多少阴司鬼魂被度化,落入了十殿阎罗的大殿之中,化为了鬼差。

    “我佛家部众,各路强者,此时不入阴司,更待何时?”。

    佛音传唱,众位佛家强者纷纷进入了阴司之中,不断度化着无数的鬼魂。

    “阿弥陀,你欺人太甚,胆敢掠夺我阴司三成气运,本座与你不死不休”鬼主怒视玉独秀,瞬间震开了玉石老祖与象神,一拳万古轮回向着阿弥陀砸了过来。

    “哼!你要找我算账?本座还要找你算账呢,你阴司打乱了佛家的布局,抢了十殿阎罗之位,夺取了我佛家多少气运?你怎么不说说这个因果”看着佛家的气运向着阴司太子加持而去,阿弥陀怒火冲天,金身一变,化作了三个脑袋,怒火自眉心射出,所过之处万物化为虚无。

    “坏了我佛家的大计布局,咱们日后必然不死不休”鬼主与阿弥陀打成一团。

    看着场中争斗的二人,众位无上强者反而愣住了,不知道该上前帮忙还是在一边看热闹。

    “嘶~”太易教祖倒吸一口凉气:“好狠毒的阿弥陀,居然趁机掳走了阴司的三成气运,有了这三成气运,佛家应该还会诞生两位无上强者”。

    “虽然佛家占了大便宜,但绝对不好过,好不容易在阴司之中布局,居然被阴司给搅合了,十殿阎罗日后是个大麻烦”太斗教祖道。

    “再等等,火候差不多了,鬼主要被逼迫到极致了”太易教祖眼中带着笑容。

    外界,阴阳两界通道之处,玉独秀手中攥着蠢萌,将那蠢萌捏的直翻白眼,口水不断流出,狠狠的咬着玉独秀。

    “混账!虽然得了阴司三成气运,但却充满了不可预测性,还需想个办法将其周转回来才是”玉独秀深吸一口气:“这件事还需慢慢来,急不得”。

    “好痛,你这小东西敢咬我”玉独秀抬起手,看着手中的蠢萌,顿时大嘴一张,将那蠢萌的脑袋提起,悬浮在了大嘴的上方:“你要是再敢咬我,小心我吃了你”。

    看着瑟瑟抖的蠢萌,玉独秀得意一笑,将蠢萌扔入了袖子里,然后看着阴阳两界通道:“我现在好奇的是,鬼主该如何破局?”。

    “砰”。

    阿弥陀居然被鬼主一掌击飞,看着怒火冲天的鬼主,阿弥陀三颗脑袋收起来:“阴司之中,鬼主确实是无敌的存在,我若是与鬼主动手,还要预防法则反噬,好在如今有阴阳两界通道,不然连大打出手都做不到”。

    “佛光普照”。

    “万鬼噬天”。

    “伏魔袈裟”。

    “地狱沉沦”。

    “万佛朝宗”。

    “百鬼夜行”。

    阿弥陀与鬼主大打出手,双方再无顾忌,只是此时阿弥陀处境堪忧,居然被鬼主给硬生生的压制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