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申公豹传承 > 正文 第五百五十五章 太斗叛徒,狼神暗手
    灾劫之下,无数人逃得过劫数。 看

    城头上的众位主将在玉独秀施加的灾劫之力下,逐渐打出了真火,杀红了眼睛。

    “噗嗤”随着一捧鲜血喷涌,染红了城墙,一个武将呆愣愣的看着手中站满了同袍鲜血的长刀,似乎傻了眼。

    周边疯狂的众位将士被鲜血淋了衣衫、脖颈、面庞,顿时呆愣愣的站在那里。

    “将军”一个亲卫撕心裂肺的吼叫道。

    “杀,杀了他,为将军报仇”那死去的将军亲卫顿时红了眼,纷纷抽出长刀,向着那另外一位将军齐齐剁来。

    “杀”。

    那将军身后的亲卫也迎了上去,双方瞬间拼杀在一起。

    “都给我住手”那将军过神来大吼道。

    可惜了,此时那对面的亲卫已经红了眼睛,却是没有人听他的。

    其余的众位将军此时也清醒过来,欲要制止这场惨剧,但却被那混乱的战场牵扯了进去,你杀我,我杀你,分不出谁是战友,谁是敌人,一时间城墙上血流成河,乱作一团,那看守城门的士兵也是加入了战斗,至于说城外百万虎视眈眈的雄兵,谁还有心思管这个。

    “洞主,这一手玩的高明”那李云辉杀死了对面的守将之后,折返来,对着玉独秀竖起大拇指。

    玉独秀冷冷一笑,有那老将作为引子,群龙无,再加上灾劫之力的加持,这些家伙不狂才怪。

    “等到城头的战斗停止,咱们就立即攻城”玉独秀道。

    “是”众将士齐齐应和。

    玉独秀眼中点点流光闪烁,望断虚空,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大约过了一一个时辰,却听到城头上喊杀之音逐渐停止,远处蓝东益面色铁青,双拳紧握:“竖子不足与之谋,这些窝囊废成不了大事,还是早早遁走。免得被这些家伙牵连”。

    说完之后蓝东益与米茨悄悄离去。

    眼见着城头喊杀之音停住,玉独秀挥挥手:“攻城”。

    “轰”。

    一声令下,天地间灾劫之力沸反盈天,却见无数灾劫之力冲天而起。磅礴似海。

    玉独秀眉心一朵三品莲花在缓缓旋转,却见玉独秀双目中道道神光流转不休,无数的灾劫之力似乎是万流归宗一般,被玉独秀黑色莲花吸纳。

    “我,才是封神的最终受益者”玉独秀嘴角微微翘起。

    “杀啊”。

    一声声喊杀之音将城头上已经逐渐停止的内乱惊得过神来。却见一个男子跳出战圈,双目中满是焦急之色:“都住手,都住手,咱们大家别自相残杀了,敌军已经冲过来了”。

    话语落下,却见无数的登城云梯纷纷搭起,勾搭在城墙上。

    那主将一边制止住喊杀之音,一边开始挥舞长刀欲要砍断那一座座云梯。

    “放火油”李云辉冷冷道。

    “嗖”。

    “嗖”。

    “嗖”。

    却听得一阵阵破空之音响起,接着就见到无数圆球仿佛是婴孩头颅大小,瞬间击落在城头之上。那罐子落地就碎,火油绷散。

    “这是火油,大家快撤”一个将领闻着空气中那股着难闻的气味,顿时撒腿就向着城下跑去。

    “火油,快跑啊”。

    一声呼喝,众位将士你推我我推你,有的人直接载落城头,摔成了肉泥。

    “嗖”却见一根火箭划破虚空,射入城头,下一刻大火冲天而起。呼吸间弥漫整个城头。

    “大火熄灭,准备夺城”玉独秀道。

    “是”众位将士纷纷点齐兵马,开始准备攻城拔寨。

    虚空云动,却见玉独秀双手暗自扣了一个法印。天地间无数的灾劫之力涌过来的度顿时快了十倍不止。

    “杀”火油熄灭,一场真正的夺城之战即将开始,大陈皇朝占尽了优势,那大琉皇朝则是先是内乱厮杀,死伤了不少将领,导致调兵遣将灵活不起来。而且加上之前的厮杀,同袍之间多了几分顾忌,不在相互信任,这才是真正是大琉皇朝败亡的原因。

    远处一个屋顶,看着麾下狼骑兵与虎豹团撤走,蓝东益此时才将目光看向了城头方向。

    “这妙秀好厉害的手段,对于人心的掌握妙到了巅峰,把握到了极致,我却是远远不如,都说妖兽狡诈,狐狸诡计,但我看这妙秀也不差多少,果真是我妖族的大敌,必须想个办法除掉”蓝东益开口道。

    那米茨却是轻轻一笑:“想要杀掉妙秀,何其难也,就算是老古董在其手中也讨不到便宜,若想击杀这厮,咱们还需请出教祖的证道法器才行”。

    蓝东益不语,那米茨看着无数狼骑兵道:“狼神这可是下了血本,居然将那无数大妖的神魂抽取出来,炼制了狼骑兵,夺取了人族躯壳,为了封神,莽荒妖神也很上心啊”。

    “你还有脸说,当年本座传信于你,令你去碧游洞天干掉玉独秀,若不是你信誓旦旦说必然叫那妙秀应劫,如何会叫妙秀活到今天,那妙秀镇压了碧游洞天,却是已经成了根基气象,想要杀他千难万难,现在杀他的机会还有一个,那就是封神之前,将其铲掉”说到这里,蓝东益悠悠道:“这是狼神的意思,你莫非真以为你加入了太斗道,就是真正的太斗道弟子?当年若不是狼神救你,你已经魂飞魄散了”。

    米茨冷冷一哼:“不用总是拿狼神来压我,这件事本座自然会谋划”。

    说完之后,米茨闭口不言。

    太斗道米茨居然是狼神布下的棋子,这件事要是流传出去,必然是石破天惊,天下都要震动,这狼神的手脚太长了,居然伸到了太斗道,而且太斗教祖还毫无所觉。

    当年玉独秀布阵碧游洞天,米茨为何会跨越太斗道领地去挑衅玉独秀,外人看来是米茨不忿于玉独秀一枝独秀之名,实际上却是趁着玉独秀大肆施展神通,法力即将耗尽,欲要出手将其击杀罢了。

    这米茨当年不顾挑起太斗道与太平道冲突悍然出手,却是有了解释的原因。

    这米茨不知道什么时候与狼神勾搭在一起。

    蓝东益看了米茨一眼,不再说话,米茨却是手中拿出一幅地图:“去了这盐城,大琉皇朝还有最后一个天险,杀他的机会就在这天险所在之地,咱们静心去布置吧,我已经请来了一位前辈,就是为了杀掉此瞭,哪位前辈术法神通通天,不需过多担心,今日妙秀必然应劫”。

    “希望如此”蓝东益看了米茨一眼,身子轻轻一跃,跳下马背,转身向着城外撤退。

    盐城城头,却见煞气满天,无数军伍煞气冲天而起,震动九霄。

    玉独秀微微眯着眼睛,享受着那军伍煞气被莲花吸收的感觉,无量时空有无尽灾劫之力垂落,被那莲花源源不断吸收。

    “嗯?”突然间玉独秀睁开眼睛,冥冥之中的心神有感,心血来潮。

    “怎么事,是有人在不断算计我”玉独秀左手掐动奇门遁甲,双目中,流漏出一丝丝奇异之光。

    “只要灭掉这大琉皇朝,这大陈皇朝得到大琉皇朝疆域,肃清周边地域,清场完毕,本座就可以坐镇封神台,等候天下修士拼杀完毕,决出胜负,然后钦点李云辉进行封神”玉独秀看着远处专心指挥战场的李云辉,嘴角露出一丝丝笑容:“死道友不死贫道,坑了李云辉,比把自己坑进去强,再说了,李云辉若是能封神长生,对其也算是一件好事,虽然得罪了很多人,但只要有我护持,谁敢真的与其做对”。(未完待续。)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