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申公豹传承 > 正文 第一千五百零五章 造化铜炉
    阴司地府之中,幽暗不见天日,终日浑浑噩噩,无数鬼魂在虚空中飘荡,不知所在,不知所往。

    “每一次来到阴司,都会感应到一股莫名其妙的压抑”一只正在虚空中飘荡的鬼魂突然间眉心一朵黑色莲花闪烁,本来浑浑噩噩的眼睛瞬间变得清明,看着左右无边无际,不知道多少的鬼魂在浑浑噩噩的自行游走,那鬼魂瞬间化为一股青烟,没入了大地之中。

    玉独秀控制着鬼魂一路穿梭,向着大地深处钻了过去。

    说来还是当年玉独秀追杀阴山鬼子之时,将无数天魔趁机打入阴司内部,无数的天魔进入阴司之后莫名其妙的显露了踪迹,于是便成为了阴司之中的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大部分天魔被剿灭,也有不少的天魔顺利与阴司之中的鬼魂融为一体,侵占了阴司鬼魂的心神。

    玉独秀控制着那鬼魂化为流光在大地之中飞速穿梭,大概过了一炷香的时间,那鬼魂突然停住动作,一朵黑色莲花自眉心祖窍缓缓升起,悬浮于头顶垂落,降下一道黑色光华护住那鬼魂。

    “血海之中污秽太多,便是教祖的无上灵宝堕入血海,也要灵性受到污浊,更何况是普通鬼魂,要不是有我的黑莲护体,只怕早就被污秽的气机给腐蚀掉,魂飞魄散了”玉独秀顶着黑莲,继续向下潜入,所有的污秽之力对这只鬼魂造成的劫数,瞬间被黑莲吸收。

    阴司之中的血海有多大?。

    无边无际,污秽之气冲天而起,天地间的各种污秽之气,阳世间的杀伐污秽之气、等等数不尽数,俱都汇聚于此地,即便是无上强者若无必要,也不会亲自降临此地,等闲修士更是避开远远地,不敢与此地沾边。

    玉独秀看着那血海,不错,确实是血海,一眼望过去,无边无际,都是血红色,令人作呕的血腥味冲天而起。

    “与此地的污秽相比,血魔的血河大道不过是小巫见大巫而已,不过此地污秽虽然厉害,但却少了血魔血污之中的精纯,若是能将这无量血海完全净化,到时候污秽之力千百倍暴增,便是鬼主也不敢轻易涉足此地”玉独秀嘴角露出冷笑,手指一弹,却见一朵黑色的莲花瞬间落入了无尽的血海之中。

    “多撒网,广捞鱼嘛”说完之后,玉独秀在血海岸边止住步伐,不敢轻易踏足血海,自家的八品莲花未必能护持的住这小鬼。

    “盗取血海的一点点海水本源,用来锻造阿鼻元屠,乃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日后谁要是被这集天地间污秽之力的宝剑砍中,便是无上真身也要烂掉”玉独秀嘿嘿一阵冷笑,手中法诀纵横不停,开始盗取血海的一丝丝本源之力。

    阳世间,血魔不知道何时来到玉独秀身边,看着玉独秀操纵山川地脉,不断改变着天地间的地形,一言不发。

    “可曾布置好了阵法?”玉独秀看也不看血魔。

    “已经好了,只待你开炉炼制宝物”血魔道。

    玉独秀点点头,手中法诀落下,天门大阵布置完成,下一刻只见大阵之中虚空变换,阴阳颠倒汇聚,呼吸间便见到一抹奇异的火焰,一只怪异的铜炉虚影在空中凝实。

    玉独秀面无表情,不理会血魔惊疑的目光,只是手掌连连弹动,一件又一件的天材地宝扔入了那铜炉之中。

    大地之心,连山壁,玉独秀看也不看,似乎看的不是天材地宝,而是普通的大白菜,只看得一边血魔心惊肉跳,每一件天才地宝扔进去,血魔的心脏就忍不住跳动一次。

    “放血”玉独秀声音淡漠。

    “啊?”血魔一呆。

    “我说,叫你放血”玉独秀没好气道。

    “哦哦哦”。

    血魔如梦初醒,手腕瞬间震开,肌肤碎裂,一道道血液自血魔的体内迸射而出,落入了造化铜炉之中。

    “先天不灭灵光之中的血河”玉独秀无奈道,看着那血魔的血液瞬间被造化之火给蒸干,呵斥了血魔一声。

    血魔闻言露出一丝丝委屈之色,你丫的也没说是那个血液啊?。

    不过看着那铜炉,熊熊燃烧的火焰,却不得按照玉独秀吩咐,先天不灭灵光显露,无尽的血液带着芳香,晶莹剔透的落入了丹炉之中。

    “多放点,这么小气”玉独秀瞪了血魔一眼道。

    听了玉独秀的话,那血魔闻言一愣,随即苦笑连连,这先天不灭灵光之中的血海只是一种表象,法则显化而出,其实这所谓的‘血液’都是血魔的先天不灭灵光。

    那铜炉之中被熔炼为一炉的天材地宝受到了血魔先天不灭灵光之力加持,颜色微微变化,化为了一种淡淡的血红色,一股血液的香气冲天而起。

    “这阿鼻元屠,乃是你的宝剑,你投入其中的先天不灭灵光越多,日后对于此宝剑的掌控就越大,此宝剑乃是天材地宝塑造而成,若是真的成型,威能不下于教祖的先天灵宝,而你投在阿鼻元屠之中的先天不灭灵光,代表着你对于这两把先天灵宝的掌控力度,你自己考虑吧”玉独秀面无表情道:“甚至于,等你证就仙道之时,可以直接将这两件宝物收之于体内,孕育为自己的先天灵宝,一出世便省去了百万载的苦功,境界深厚,根基稳固,可以直接冲击无上境界之上的境界”。

    听了玉独秀的话,那血魔闻言咬咬牙:“娘的,你小子可真会蛊惑人心,老祖我今日必须要拼了,舍不得孩子套不找狼,舍不得媳妇抓不住流氓”。

    说完之后,便见到血魔的血海失去控制,滔滔不绝的向着那元屠与阿鼻灌注而去:“希望这两件宝物有你小子说的那么厉害,不然老祖我废了这么多先天不灭灵光,非得要与你拼命不可”。

    “有我在,你就放心吧”玉独秀手中法诀不断,脑海之中属于阿鼻元屠的符篆不断衍生,玉独秀手中一道道符篆形成,落入了那造化铜炉之中。

    “接引天地间的杀伐之气,灌注到这造化铜炉之中”玉独秀出声道。

    “我在灌注血河,没有办法出手”血魔瞪着眼睛,无辜道。

    “足够了,是不是你的先天不灭灵光太多,没地方用了?”玉独秀看也不看血魔。

    “呃,,,,,,”血魔闻言顿时就是面色一阵惨白,瞬间收敛了先天不灭灵光:“先天不灭灵光足够了,你小子不早说”。

    “接引天地间的万古杀伐之气,唯有这些天地间的万古杀伐之气,才能抵抗得住血海的侵蚀,并且将血海的力量化为己用”玉独秀无古井无波道。

    血魔无奈,来不及和玉独秀计较,只能跑到一边开启阵法,却见天地间犹若墨汁一般的杀气瞬间凭空涌现,然后那造化铜炉之中的血魔先天不灭灵光闪烁,那无尽的杀气就仿佛是找到了组织的流浪者,瞬间乳燕归巢,投入了造化铜炉之中。

    莽荒之中,陈胜擦着额头的汗水,扔下了一块石头道:“师尊这老不死的就是不靠谱,所有脏活累活都给我做,这古战场是寻常人能来的吗?若是杀机冲入元神,说不得是魂飞魄散的下场,师尊可真是狠心啊,不过当年上古之时,真没想到居然足足有十三处古战场,这煞气可真是惨烈,要不是有师尊神通护持,我还都要交代在这里,这老不死的太不靠谱了,累死小爷我了”。

    那陈胜骂骂咧咧,不断的布置着一座座阵法。(未完待续。)

    无弹窗小说,百度搜索(云[来]阁),里面小说更新速度快、广告少、章节完整、破防盗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