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神仙下凡传 > 正文 第九百零八章 倒闭的药厂
    “什么项目?”陈浩然一下子就来了精神,虽然已经很有钱了,但是和某些人比起来还是太少,特别是农家,那是一个庞然大物,想撬动农家的根基或者是将农家打垮,那需要天文数字的财产。

    所以,他还要继续赚钱,只要能赚钱的事,他都会兴奋。

    “我先问你,你认为现在这个时代干什么最赚钱?”张尚笑呵呵的反问道。

    “干什么最赚钱?军火、毒品、石油、房地产等等等等,很多啊!”陈浩然答道。

    “还有一种,制药业也是暴利行业!”张尚道:“国家虽然一直在调控药品价格,但制药本身的成本是非常低的,有的药成本费用只有几分或几毛钱,但出厂的时候却是几十几百!”

    “老哥是什么意思?”陈浩然眯着眼睛道。

    “我知道内蒙有一家制药业,由于药品质量问题,被媒体暴光,然后一夜间药厂濒临倒闭,现在那药厂的负责人来到京城,希望通过各种渠道挽,也在筹钱,也通过一些关系求到了我这里。”

    “我仔细听了他关于药品质量的事儿,这个不怪他,是原材料出现了问题,也是厂里的质检人员内外勾结,所以才致使他损失惨重的,现在质检人员已经被抓了,他也进去呆了一个多月才被放出来,而一出来,药厂已经瘫痪,药厂生产的几种药品陆续被商家发,他要还给商家的钱,所以周转资金没有了,银行也上了门催帐,可以说四面楚歌,到了走投无路的境地!”

    “而这人之所以找上我,也是我早些年在内蒙认识的一奇人,也是内家拳手,算是圈子里的好友吧,他知道我在京城还有点能量,就告诉厂长来找我想想办法。”

    “你能想什么办法呢?借给他钱还是其他什么的?”陈浩然好奇道。

    “借钱也可以,其他方面其实也都可以运作的,比如说我找几家媒体对整个事件进行正面报道一下,再报道一下这个厂长如何不易等等等等,反正就是舆论导向,在电视上,网络等新闻媒体进行宣传,这个舆论转正过来了,那么企业也就好盘活了!”

    “那你和我说又是什么意思,让我借他钱还是入股他的药厂?”陈浩然问道。

    “当然是入股啊,他个体药厂,白手起家建立的,股权占百分之九十九,还有百分之一是他妻子,我的意思是,如果你手中有闲钱,不妨投资他的药厂,或许几年后,这个药厂还能给你带来惊喜也说不定!”

    “那你自已怎么不投啊?”陈浩然古怪道。

    “我钱不够!”张尚苦笑道:“你看我挺风光的,住着大宅子,开着名贵车,其实这只是表面,我一算卦看风水的再赚能赚多少,而且我的钱也另有他用,所以手中存款不多!”

    “那他肯放出多少股权呢?”陈浩然问道。

    “百分之四十的股份兑换两亿人民币!”

    “两亿?不多!”陈浩然点点头,两亿对他现在毫无压力。

    “当然,前期的情况是,可能要面临亏损之类的,你别指望能给你赚什么钱。”张尚提醒道:“当然,就算几年后也还不赚钱,那么厂子倒闭的话,卖厂房,卖专利,卖设备之类的,你也差不多能收这两亿的投资,这一点我们可以写在合同上的。”

    “说几年后能不能收投资还为时尚早,主要是,我要是投的话,我想占大股,也就是至少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当然,我可以不参与药厂的运作之类的,但我要占大股,否则这种亏本的企业,未来不定性的企业,我不会投钱的!”

    “这个那边恐怕不会同意。”张尚皱眉道。

    “不同意就算了。”陈浩然耸了耸肩,他不可能担着风险,拿着钱给别人填窟窿,到最后自已什么都没赚。

    他不是善人的,所以这药厂要么不投,投的话就必须占大股,而占了大股后,他恐怕会还更大的投入进去,比如说给药品打广告,去央视打,就那个黄金时段,几秒钟就上亿那个,所以占股百分之四十的话,他没有半点兴趣。

    “我明天把他约来,你们自已谈吧,能不能成谈谈再说,我就从中牵个线,也算对得起内蒙的那个朋友了!”张尚也无所谓,他是看好药厂不假,但也不能让陈浩然吃亏。

    “行,明天上午十点我准时过来,还有就是,如果真的谈成了,那么你得帮我把药厂的负面新闻给压下去,找媒体,弄舆论之类的,而药厂一旦稳定之后,我会挑选出一种药品进行打广告之类的,重新盘活,到时候你还得给我找关系打广告。当然,钱开路,不差钱!”

    “你这次在拉斯维加斯赚了多少?”张尚突然问道。

    “呃你怎么知道?”陈浩然就楞了一下道。

    “你平白无故的烧人家赌场,这其中肯定不只是你那女朋友被杀的原因吧?还有,你去拉斯维加斯干嘛去了?四家赌场就为了对付你,所以才连累你的女朋友,而他们为什么要对付你?傻子都能猜到你在那里赢了钱,恐怕惹急了四大赌场吧?”

    “没多少,就几个亿的美金!”陈浩然笑道。

    “几个亿?美金?”张尚也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但随即又苦笑的摇了摇头,道:“我还让你投资药厂,还投个屁啊,就你这种赚钱速度,没钱了直接去赌就行了!”

    “那个不是正道,而且我再去米国的话,恐怕会直接被抓,所以短期内去不了!”

    “嗯,行,明天你和那厂长见面自已谈吧,还有就是,之前我说的事儿,你真的不考虑一下了?”张尚突然问道。

    “什么事?”陈浩然楞道。

    张尚苦笑:“接我的班啊。”

    “这事儿你就别提了,我半点兴趣都没有。”

    “粥来了。”二人说话的时候,安卓熬好了粥,又弄的青菜和咸菜,一并端到了桌上。

    “你没兴趣,那我只能让安卓接了。”张尚看着忙里忙外的安卓道。

    “和我说有个屁用啊?和我有半毛钱关系吗?”陈浩然骂了一句道。

    “可是,我打算把安卓送给你啊。”

    陈浩然忍不住道:“她是你女奴啊?你送来送去的?”

    张尚摇头一笑:“你不是想练内家拳吗?我让她教你。”

    “这个可以有,但也没必要把她送给我吧。嗯,以后我每天抽空过来转一圈,然后就让她教我就行了。”

    张尚挠了挠下巴:“嗯,说的也是,以后你们之间自已联系吧,我修练的内家拳术口决和心得,安卓都知道。”

    夜里十一点多,陈浩然从张尚家出来后,便向着后海方向驶去,刘文帅的诊所就在后海,而他之所以这么快租下了房子,又审批下执照什么的,也是李修明家的帮助。

    刘文帅的爷爷刘一针早已经到江西,至于刘文帅这里的诊所,则完全交给刘文帅一个人运作。

    陈浩然上午打电话的时候,刘文帅似乎心情不好,而这两天他也没有去住,都是住在诊所的。

    陈浩然索性夜里无事,也不知道自已去哪,所以向后海赶去。

    夜里十二点多的时候,陈浩然到了刘文帅的诊所,位于某临街的铺面,牌匾已经挂上,上面有红布罩着,透过牌匾上的灯光,陈浩然看到诊所的名字叫团结卫生所。

    应该是挂靠某个社区街道的,隶属这个团结街道的管辖。

    诊所的卷帘门拉着,也看不到里面的情景,不过卷帘门下也还是有灯光透出,说明刘文帅还没睡。

    陈浩然将车停在路边,走到诊所门前时就使劲拍了两下。

    大卷帘门哗哗直响,特别在夜里,很是刺耳。

    “谁呀?”一个女人的声音响了起来。

    陈浩然一下子就楞住了,这女人的声音不是小护士的啊,可是可是现在竟然在诊所里面?

    “刘文帅的女朋友?不是说在电话里吵架了吗?不会这么快赶过来吧?又或者是找的,这厮不学好?”陈浩然脑海中迅速转了一圈后,立即答道:“刘文帅在吗?”

    “陈浩然?你怎么来了?”里面传出刘文帅的声音,紧接着,卷帘门被拉起。

    诊所里面灯火通明的,刚刚装修完,入门处有一张办公桌,应该就是诊台了,而入门的左侧则是配药室,配药室后面还有抓中药的柜台,一楼右侧则是一些沙发之类的,后面有卫生间等等。

    当然,还有二楼,二楼应该有病床什么的了。

    门里还站着一个女人,和刘文帅差不多的年纪,穿着紧身的高领卫衣,下面也是牛仔裤,个子很高挑,也很漂亮,不过脸有些花,她化了妆,哭得成了熊猫眼!

    刘文帅开了门后就打量了一下陈浩然,然后骂道:“你有病吧,三更半夜的过来?”

    “这位是?”陈浩然没答理他,而是问向了那女子。

    “白玉,我女朋友,昨天来的。”刘文帅淡淡的介绍道。

    “你好,你是陈浩然吧,我听文帅说过你。”白玉对着陈浩然点点头道。

    “哦,你们两个怎么了?吵架啦?文帅,这个我得说说你,人家大老远过来了,你和人家吵什么啊?”陈浩然走了进去,坐在诊台前的椅子上道。

    白玉一听陈浩然的话,又委屈的抹起了眼泪,而刘文帅就一阵头疼道:“哥,你别跟着添乱行吗?有事没事?没事滚去睡觉,有事就说。”这厮心情是真不好,一点好态度都没有。

    “我就是问问什么时候开业,这不等着给你红包嘛!”陈浩然笑了笑道。

    “陈浩然,他在这里开诊所,都没经过我的同意!”白玉这时候突然就插话了,也一脸气愤道:“我在江西上学,他在这里开诊所,而且我在家里那边工作都找好了,他现在在这里开了诊所,以后我怎么办?”

    陈浩然插嘴道:“你过来不就行了?”

    “那我工作怎么办?我过来干什么?给他和那小护士当电灯泡吗?监视他们眉来眼去吗?”白玉大声的质问道。

    “你说什么?你不可理喻,小梁和我之间什么关系都没有!”

    “还说没有?骗鬼吧,一个月一万五的工资,没开业之前就勾勾搭搭,你说没关系,鬼都不信,陈浩然,那个小梁护士你认识吗?她和文帅眉来眼去的,这算什么事?”白玉似乎失去理智一样,大声的喊着。

    刘文帅气得不行,本不想当着陈浩然的面吵架的,但是这女人实在是太不可理喻了。

    “那我和她就勾勾搭搭了,你说怎么办吧。”刘文帅气恼道。

    “分手,我要和你分手!”白玉怒道。

    “停停停,你们俩停一下啊!”陈浩然立即叫停,同时也头疼无比。

    这女人吃起醋来,真是吓人啊。

    “那个白玉是吧,小梁是我女朋友,啥时候和文帅眉来眼去了?姓刘的,你丫的不地道是吧?”陈浩然一边说着话,一边对刘文帅挤了下眼睛。

    “你看看,我都和你说了,小梁是陈浩然的,和我有半毛钱的关系?”刘文帅瞪着白玉道:“你在陈浩然面前说这事,你让陈浩然怎么想?”

    白玉也没有认错的样子,气呼呼的坐在那里不吭声。似乎她对梁棹倩意见很大。

    刘文帅又道:“至于在京城开诊所的事儿,这是爷爷定下来的。”

    “总之一句话,你要么跟我去,要么就分手!”白玉大声道。

    “分就分,别总拿分手这事吓唬谁,还有你”刘文帅气得指着她:“算了,我不说了,想分手就滚!”

    “这是你说的,刘文帅,希望以后你别找我,从此我们各走各的。”白玉也气得拿起桌上的包和衣服就往外跑!

    陈浩然没拦着,说实话,他感觉这个白玉有点有点过份,似乎是一个很能较真的女人。

    白玉跑了出去时,陈浩然也站起来,把车钥匙扔给刘文帅道:“去追吧,这么晚了,这里她又不熟,别出什么事儿,和她再好好谈谈,我给你看家。”

    “唉。”刘文帅重重的叹了一声,然后抓起钥匙跑了出去。

    陈浩然也叹了一声,刘文帅说过,他和他女朋友,似乎处了好几年了,大学时就开始了,所以刘文帅应该很珍惜这份感情!

    “铃铃铃”就在刘文帅跑出去没多久,陈浩然也坐在诊台上抽着烟时,诊所的配药室台上,突然响起了手机铃声。

    陈浩然以为是刘文帅的苹果电话,所以走过去就接了起来。

    “玉儿,说话方便吗?怎么样了?”电话一接通,里面便传出一个男人的声音,声音很轻,似乎带着偷偷摸摸的样子。

    “你是谁?”陈浩然看了一眼手机号和标注的姓名,姓名叫大师哥!

    电话里突然沉默了几秒钟,然后里面的人才继续说道:“我叫陆飞,你是刘文帅吧,我和玉儿”

    “砰”那叫陆飞的还没说完,诊所大门便被推开,然后白玉一脸紧张和怒气的向陈浩然冲来。

    “你干什么?你凭什么拿我手机?你凭什么接我电话。”莫名其妙的,白玉对着陈浩然吼叫着。

    白玉一边大吼着,一边把陈浩然手里的电话抢了去,同时也低头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然后就挂断电话。

    “白玉,你什么意思?你怎么和我朋友说话呢?”刘文帅气得恨不得打白玉两嘴巴,这个白玉已经疯了。

    “没事,没事,我以为是你手机呢,你们手机一样的,所以我就接了,对不住,对不住。”陈浩然笑着挥手道。

    “刘文帅,不用你送我,我自已走,你放心,来京城的次数,我比你多!”抢过了手机,白玉再次转身离去,跑到路边时,也正巧有辆出租车经过,然后她就钻了进去。

    刘文帅站在门口,一直看着白玉上车,他还真没再追出去。

    “抽烟吗?”陈浩然走到刘文帅身边,递给他一根烟道。

    “嗯。”刘文帅点点头,接过了烟,和陈浩然一起,站在门口云吞雾绕起来。

    “处几年了?”陈浩然问道。

    “七年。”

    “七年之痒啊!”陈浩然苦笑道:“这个七年之痒还真准,很多人都是恋爱或相识的七年后分手,难道七年是一个坎?”

    “是吧?不过以前她不这样的。”刘文帅摇头一笑:“以前挺文静温柔的一女孩,什么事都靠我出主意,只是自从攻读研究生后,性格有点变化,追求也有些高。”

    “你们家乡的时候,经常在一起吗?”陈浩然好奇道。

    “也不是,有时候周末她放学,有的时候几个星期她也抽不出时间,所以都是挤时间在一起的。”

    “这次来京城是因为她要参加工作了,是机关单位,通过一个学长找的,听说花了不少钱,家里非常支持,然后过来问我怎么办,问着问着就吵起来了!”

    “她自已来的?”陈浩然问道。

    “嗯,直接打车来的诊所。”刘文帅点点头道。

    陈浩然想了想,沉思了几秒钟,然后才说道:“我刚才接了她一个电话,姓名是大师兄,问她怎么样了,说话很小心的样子。”

    “呵呵。”刘文帅淡淡一笑:“就是这个大师兄给她找的工作吧,这几年,她接触的圈子,我都不知道的,或许我早就被劈腿了!”

    “我靠,你这么淡定啊?”陈浩然瞪大了眼睛:“我还以为你会暴跳如雷呢!”

    “有什么好暴跳如雷的?”刘文帅摇摇头:“我伤心的不是她这个人,而是这一段我付出的感情。”

    “的确没什么好暴跳如雷的,我上学那会,我第一任女朋友就劈腿了,当时哥转身就撒油那拉了,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女人满大街都是,所以我当时虽有伤心,但更多的是想挖掘和开采更多的森林!”

    “我很佩服你啊,吃着锅里的,养着碗里的,调戏大洋彼岸的,最重要的是你还能在这几者之间游刃有余,羡慕,嫉妒,恨!”

    “说实话,也头疼啊,不知道以后咋整呢。”陈浩然把烟屁弹到门外,然后拉着刘文帅就走:“走走走,咱俩出去潇洒,给你疗疗伤!”

    “老子没伤可疗,等我锁门,你咋这么猴急呢?”嘴里说着没伤可疗,但刘文帅却也屁巅屁巅的锁门。

    “你恢复的倒挺快啊,不像是恋爱分手的那样啊,我记得分手的人都要死要活的?”陈浩然一边看着他锁门,一边讥笑道。

    “我呸你一脸!”刘文帅骂道:“我爷爷早就不同意我们俩的事儿,她也一直对我家里有意见什么的,所以我早就有过心理准备!”

    “分了好,这下所有人都轻松了。”

    “她知不知道你现在存款有一千五百万了?”陈浩然笑着问道。

    “没和她说。”刘文帅摇头道。

    “那我只能说,她这个人没福气了。”陈浩然道:“你以后会大富大贵的!”

    “哈哈,这话老子爱听。”刘文帅和陈浩然一起上了车。

    “去哪?”他问道。

    “皇家夜总会,我听何森说过,里面一水水的漂亮妹妹,打底都是一千的,不过我没去过!”

    “我也没去过那种地方啊。”刘文帅摇头道。

    “找何森,让他带着咱们去。”陈浩然拿起电话,直接拨通何森的号。

    然而,电话响了半天却没人接。

    “草,不会睡得这么死吧?”陈浩然又拨通柱子的号,而柱子也不接!

    “草,出事了。”陈浩然一边说着话,一边调转方向,夜总会也不去了,他要家。

    同时,又拨通高伟的号。

    高伟的也不接。

    “别急,别急,我拨老爷子的呢。”刘文帅也急了,三个人都不接电话,这是出事了啊,所以他主动拨老爷子的电话。

    “刘小子你干嘛,这都几点了你打电话骚扰我?”电话响了两声就被张国亮接了起来。

    “张叔,您老在家?”刘文帅诧异道。

    “在啊,刚特么睡着,就被你吵醒了!”张国亮骂骂咧咧道。

    “那小佳呢,在家吗?”刘文帅又问道。

    “你问她干嘛?我告诉你啊,你有对象,不能打我女儿的主意!”张国亮这人就是老不正经。

    “草,给我!”陈浩然气得把电话抢了过去,一边开车一边问道:“我妹到底在没在家?”

    “废话,不在家她能在哪?早就睡了。”张国亮骂道。

    “那何森呢,柱子和小伟呢?”陈浩然迷糊道。

    “不是你叫出去吃饭了吗?晚上到现在就没来。”

    “草!”陈浩然就骂了一句:“没事了,你继续睡。”说完就挂了电话。

    “他们没在家,家里没事,他们手机也都开着,能打通就是不接?”陈浩然喃喃道:“难道在洗澡?”

    “有这个可能啊,没准也在皇家夜总会呢。”刘文帅坏笑道。

    “靠,杀过去!”陈浩然哭笑不得,紧张了半天,那三个浑蛋肯定没干什么好事啊。

    而事实上,陈浩然和刘文帅还没到皇家夜总会时,何森的电话就打了来。

    “陈浩然,怎么了?我们这就去。”何森急急的说道。

    “你们在哪?”陈浩然问道。

    “咳咳,出来玩一会,刚洗澡了,正穿衣服呢!”何森干咳了两声道。

    “文帅受情伤了,我现在要带他去皇家夜总会疗伤,但那里的什么程序套路,我们都不懂,想你带我们去!”

    “靠,那我不穿衣服了,我们仨就在皇家呢,呵呵呵”

    “王八蛋,有这么好的事儿也不叫着我。”刘文帅对着电话喊道。

    “得,等你们。”何森挂了电话。未完待续。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