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神仙下凡传 > 正文 第八十八章 太上心印经斗三绝 下
    三绝宫广发英雄帖予武林同道,自荐全徐州为武林盟主。结果,引来武林两大高人同时现身,太上老君和凤天南。其后,太上老君逼使摆布令将三绝宫狙击自己与孙比例阴谋,和盘托出。阴谋败露,天地两人被逼与太上老君一决雌雄。

    双人与太上老君对峙,各自散发庞大而肃杀的气劲,霎时令气氛沉重,天地动容。太上老君说:“六十年前,你们三绝掌连同中原六十高手向阎罗挑战,结果我们死伤过半。”“而我即时出现战败阎罗。而你们竟然向我下手。”“今日只是你两人,便想跟我分高下?嘿。”天人说:“太上老君,世易时移,别以为三绝掌永远都在你之下。”地人说:“太上心印经的辉煌,早已成为历史了。”

    太上老君说:“大言不惭。”“看看谁是真正的历史陈迹。”天人说:“好。”天人一马当先,人向前飞,十道火柱同时透体而出,是阳元内劲催起的光明正大。

    太上老君也不细想,身形一转。庞大旋气在身周骤起,是太上心印经第六式天禧台风。旋气浪叠浪的翻滚不绝,将眼前火柱卸向四周。山君说:“走。”山君急遁,其余旁观者也在各施各法,免被火柱殃及。

    火柱劲道凌厉,不单令人抵得吃力,所过之处,万物焚毁。天人未能凑功,地人随即接上,但觉阴寒气劲四涌,将原先的火柱全数盖过。寒劲不断膨胀,几近将地人完全笼罩,证明气劲霸道非常。

    地人左掌向前一分,右掌在左掌间平推,一招快入水泥。左掌的阴元内劲已经击向太上老君面门。太上老君一个侧身,反手一推,内力从双掌间逼出。然后只见太上老君凌空飞上半空。

    只见太上老君口中念念有词,手中拂尘一摆。空中一阵红光飞过,只见神相出现了。只见太上老君的巨大神相在太上老君的真身面前笼罩着。众人一看,大惊失色。同时心想:江湖上说:“一神仙,二魔门,三邪派,四人,果然名不虚传啊。”

    现在神仙发出强大的仙力了。只听太上老君在空中说:“你们这些凡夫俗子,竟然挑战我们天庭的神仙,真的不知死活了。”“看我如何用仙力来镇压你们吧。”天人一看,说:“太上老君,你不要以为你是神仙我就怕了你,虽然我们是人,但是我们人的力量随时可以爆发出惊天的威力啊。”

    太上老君说:“是吗?那你就上来试一试我的仙力究竟有多强啊。”天人说:“那你不如下来接受我们人的力量有多强啊?”太上老君说:“我不和你多说了,看招吧。”太上老君说完,手中拂尘一拨,只见太上老君的神相开始缓缓推动。

    只见神相左右一动,神不知鬼不觉地来到了天人的身后。一掌击向天人的后脑。天人闻风一动,一个闪身,已经闪开神相的一掌。当天人反手正想还击的时候,突然,太上老君的神相竟然快如闪电地出现在天人的面前。

    天人正想还招,太上老君的神相已经闪电击中了天人后脑了。轰隆的一声过后。天人倒退出一大步。竟然毫无反应。天人心想:哼,神仙的力量只此如此而已。正当天人准备前进的时候,突然发现全身竟然动弹不得。而眼耳口鼻都好像出血了。

    这一惊令天人大出意料之外。而这时,地人一看,立刻上前助攻,只见地人使出阴元气劲,一掌击向太上老君的神相。

    地人将囤积寒劲向前一推,就是阴元内劲的杀招鬼哭神嚎。鬼哭神嚎刚中带柔,竟向天禧台风的旋风空隙乘虚而入,源源不绝的打进太上老君体内。见太上老君面上逐渐现出霜结,看来寒气正在不断加剧。

    瞬间,连同太上老君幻化的整个神相也结成冰块,重力增加,庞大神相即时下堕。众人说:“呀,要掉下来了。”“给压中,不得了啊。”“快走啊。”冰神堕地,顿时爆开,却见数道热气同时并发而出。

    巨大神相的头颅,竟然直朝天地两人冲去。双人轰破神相,无数神光已堕后掩至。

    好一个太上老君,以太上心印经解去冰封的同时,已暗自运起太上心印经第二式天然驾临。

    天人喔了一声。地人功力稍逊,人立时被撞飞大殿之上。地人说:“全徐州,快上前联手助阵。”全徐州本能先前一踏,倏然,却又停下来。全徐州心想:三绝掌为称霸武林,竟然杀我父母,将我强抢入宫,更在我决斗时找人暗中偷袭。这样无耻之徒,还要相助吗?

    地人说:“全徐州,别站在这里,过去啊。”全徐州回望,是无音在暗中拉他衫角。无音的眼神,在示意全徐州上前助拳。全徐州说:“这。”无音轻声说:“情况混乱,别冲动,可以上前胡来一番,不一定相助他们啊。”

    全徐州说:“好。”世情复杂,人心难测,事到如今,唯一可以信任的人,只有无音,别无选择下,只有依他的。全徐州大喝一声,出击了。

    全徐州加入战团,打算暗中蒙混了事,但以其现下的功力,如何蒙混,也必对太上老君有所威胁。看来,战情必因全徐州的出现而大有改变。三绝宫以三敌一,有人看不过眼,上前助拳。是长岛岛主幽州。幽州说:“堂堂宗师,竟以多欺少。”地人说:“你要上来找死吗?”幽州说:“太上老君,我来助你。”太上老君说:“谁要你帮?”幽州说:“喔?”

    幽州哎哟一声。幽州一个分神,即时给地人乘虚而入。幽州哼了一声。山君说:“哈哈,人家不领情,还要多管闲事?”“嘻嘻。”幽州说:“我做什么,与你何干?”山君说:“人家在打架,也跟你无关啊。”

    幽州说:“妈的,你是在挑衅老子了。”幽州使出气旋斩第一式一旋求知。山君说:“哈哈,人人都说我山君疯癫,看来你也好不过我多少。”“让我将你打回清醒吧。”幽州说:“好,看你这个装疯弄傻的家伙,到底有何能耐?”山君说:“能耐不多,刚好可以将你抵住。”就此,两人便无风起浪的缠上一起。

    山君与幽州暂且不表。回看霞烟山庄一众,为求取得欧阳海与唐心的下落,正围攻魔门门主阎罗。阎罗说:“哼,我阎罗不怕你们人多。”要找上杀母仇人,黄子泰不断使出金刀九式,步步进逼。

    阎罗说:“滚开。”一不留神,阎罗被定无飞环打得飞退。阎罗力踢盛满香灰的炉鼎,制止林万珍和黄月华母女追击。

    刚制止林万珍和黄月华母女,陈浩然与补品人又已从后扑出。陈浩然使出太上心印经。补品人使出气旋斩。

    拇指一萘一弹,声如裂袄的音波激射而出,尽将太上心印经与气旋斩气劲全数打散。右手拇指连随再弹,左手五指亦不停拨弄,六指齐发,音波急催急劲。阎罗真正厉害之处,来自拇指第六指劲力集中的音波杀着。紫气修罗魔功因而得名。

    转桌博轩三两声,未成曲调先有情,轩轩艳阳生生死,世俗平生不得王。大选曹操如机遇,小轩切切如死于,曹操切切错杂乱,打住小猪罗预判。

    琴音重重叠叠,黄子泰忙以翻子门功夫闪避。林万珍和黄月华母女催起定无飞环的三叠股力抵。阎罗将琴音发挥得淋漓尽致,勉强以一人之力,力拼众人的联手。只是对方一众本非庸手,相信久战之下,阎罗必败。霞烟山庄一众在忙个不休,独剩钟政在凝神以待。

    他一直盯着太上老君。究竟他与太上老君有何恩怨,相信快要揭盅了。再说四九会这边,在溜走的时候,被邪派派主凤天南拦截。面对眼前的凤天南,四九会一众一筹莫展。

    原因四九会擅长的是暗器与下毒,偏偏,凤天南却是个中宗师。纵使出尽法宝,依然摆脱不了凤天南的纠缠。凤天南说:“还给你们。”问凉风说:“那边有空隙,走。”突然,一把声音说:“阿弥陀佛。”问凉风说:“喔。”

    麻烦了,四九会不单未能摆脱凤天南,更惹来在场正义之士加入拦截。元虚长老说:“施主,解铃还须系铃人,事情还没解决,别急着离开。”

    突然。巨响一声。巨响,来自天地双人与太上老君硬碰一记后,双双被对方强大的内功狂轰大殿之上。见大殿被撞得摇摇欲坠,看来双人已受伤不轻。

    不过,令人更触目的,并非双人伤势如何,而是沙尘滚滚中出现的几个人。是一直躲在大殿屏风之后,欲伺机逃走的一帮人。诸葛卧龙。唐心。欧阳海。陈英明。众人说:“啊,原来欧阳海藏身在那里。”“那个不就是唐心吗?”黄子泰说:“好,原来通通躲在这里。”“太上老君,连同三绝掌狙杀前辈与我娘的,就是他们。”

    太上老君说:“杀,杀,杀,杀。”几个起落,太上老君已闪电掩至欧阳海一众的眼前。

    只是,在太上老君正要扑杀猎物的同时,却料不到黄雀在后。一条人影悄悄的尾随,看其动作,绝对来意不善。近镜一瞧,来者正是一直耐心隔山观虎斗的钟政。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