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神仙下凡传 > 正文 第二百四十九章 天魔古庙
    豹丘陀罗不敢再怜香惜玉,将商演重重轰飞。商演来到天魔庙。商演说:“啊,这。”商演说:“这是。”商演啊了一声。

    商演竟然发现了商暴。商演说:“哥。”商暴说:“谁敢伤害我妹,谁就要比死更难受。”商暴明明被天魔之城吞掉,怎么又会出现在这具千年棺木之内?到底在他身上发生过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商暴说:“谁敢伤我妹,谁就要比死更难受。”商暴明明被天魔之城吞掉,怎么又会出现在这具千年棺木之内?到底在商暴身上发生过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妖狐陀罗说:“到底是什么东西?”“装神弄鬼。”商演说:“哥,小心。”

    商暴说:“我的拳头,已经千年没用过了。”“就用你的血来祭奠吧。”商暴拳劲轰出,妖狐陀罗竟然全无反抗能力,惨被轰成两截。

    豹丘陀罗啊了一声。豹丘陀罗等人吓得连话都说不出来。豹丘陀罗说:“老衲乃大慈悲宗,阁下到底是谁?”商暴说:“你不够资格跟本王说话,受死吧。” 豹丘陀罗说:“妈的,一起上。”

    豹丘陀罗使出修罗万字印。眼见商暴功力吓人,众人结合力量出击。商暴说:“一起来更好,这样我这一拳才算有意思。”

    商暴使出万世灭圣拳。商暴犹如破关而出,脱胎换骨的灭圣拳震得四周空气也爆裂。豹丘陀罗等人不堪一击,全身上下被拳劲震得骨头断折。血肉爆开。商演啊了一声。商暴说:“妹子,我们千年不见了,我需要你帮我。”商演说:“哥,你想我怎样帮你?”

    商暴说:“我这幅身体枯干了千年。”“我需要将这些野兽的血转移到我的身上。”血花围着商暴与商演二人飞旋,两幅紧紧拥抱的身体便被包裹在血蛹之内。血蛹的外层瞬间硬化,薄膜般的外壳透出阵阵血光,血光中见到两幅**正在缠绵合体。商演说:“哥,你想我怎样我都会为你做,但你可以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吗,你的身体怎会变成这样?”

    商演的呻吟声响遍四周。灰蒙蒙的雪地上。大群人举着火把从山后出来,竟然围着血蛹进行跪拜。商暴说:“那是因为不见天内的元始天魔,真的把我带回到老祖宗的地方。”

    众人说:“拜见天魔大人。”叫声此起彼落,原来漫天遍野都有前来朝圣的信徒。魔祭师说:“天魔大人终于回来。我们隐伏千年的天魔大教终于可以重现于世了。”商暴说:“现在的我。便是商族流传千年的再生天魔。”“由今天开始。天下便是我的,哈。”血蛹爆开,商暴本来枯干干燥的身体猛地膨胀起来。变得雄伟结实,威猛绝伦。商暴的狂笑声,扯得天上风起云涌,竟然幻成了元始天魔的虚像,到底商暴是不是真的回到了商纣时代?他又有什么诡异经历,竟能再次回来?

    宋襄公,楚成王。春秋是一个列国争雄的时代。公元前六三八年两大强国之王宋襄公与楚成王,为争霸王之位,已经到了一决雌雄的地步。宋国二十万大军南下攻打郑国,触及楚国的权威,楚成王急遣大将军项争领四十万楚军准备过江迎战。由于宋军早就盘踞了北岸有利位置,项争也不敢贸然发兵。楚成王知道后,连夜赶到阵前亲自督军。项争说:“拜见国君。”楚成王说:“项争,汹水之北情况如何?”

    项争说:“回禀国君,宋军攻陷郑国后已经占了有利位置,我军若是强行渡河,未稳阵脚便会被攻打。”项争自从在龙魂秘境被龙后所伤,又被降龙暗算后,一直未能康复过来,虽然披甲上阵,还是掩不住病态。楚成王说:“难道我楚国四十万雄师会怕宋襄公区区二十万军。”项争说:“属下不是这个意思,属下是怕我军一旦过河,秦国会出兵来袭。”楚成王说:“秦成公有此胆量,不怕寡人回头灭了他吗?”手下说:“禀国君,项将军所言极是,宋襄公与秦国暗有相通,据探子回报,宋襄公派了一个黑道强人亲自前往秦国。”楚成王说:“是谁?”手下说:“闻说就是魔尊命鬼。”

    魔尊命鬼声名显赫,就是楚成王听到也是为之动容。手下说:“若秦宋前后夹击,对我军大大不利。”楚成王说:“哼,郑国归顺于我大楚,如果寡人连小小一个附属国也保不住,如何一统天下。”楚成王说:“项争,命你三日之内想出办法发兵渡河,否则由寡人亲自下令,到时你便将人头挂在玄门之外吧。”项争说:“诺。”军令如山,项争明知难为也只有接令。手下说:“国君一心要问鼎中原,如何容得下宋襄公称霸?我们唯有尽人事听天命吧。”项争说:“贸然进军必定伤亡惨重,我怎能明知送死也叫自己的部下去呢?”突然,降龙说:“父帅大人莫虑,孩儿已经与秦国陈浩然协议,楚宋相争,秦不出兵。”

    一条身影自营外进来,立即下跪,正是降龙。降龙说:“父帅。”项争说:“你这畜生还有面目回来见我。”项争说:“我要宰了你。”

    利剑迎头劈下,降龙竟然动也不动。降龙到底是亲生骨肉,项争始终不忍。强行收招,立时牵动伤势。降龙说:“父帅,当日孩儿伤你实在逼不得已。”“若由那女魔头出手,父帅恐怕性命不保,所以孩儿唯有抢先动手。”项争回想当日与龙后相争,对方确是魔功极高。项争说:“算了吧,反正为父的命也留不过三天。”降龙说:“父帅,我有一计,让孩儿先过河突袭,挡着宋军,我军便可以站稳阵脚。”

    项争说:“由你先过河突袭?”降龙说:“孩儿有一身神脉。必定可以做到。”项争说:“孩儿,你长大了。”经过重重波折后,加上受陈浩然的感染,降龙终于在历练中长大过来,望着儿子有这种气魄胸襟,项争亦老怀安慰,但单以降龙之力,可以保得了楚军安然上岸吗?

    宋楚开战在即,秦国边境却被重重乌云覆盖着,星月无光的晚上。一队车马领着奴隶拉着大批货物。朝着崎岖不平的山路而行。最前的马车上坐着的竟然是月斗魂。易中天说:“不要再左顾右盼,大口喝酒吧。”“否则我只要一拉机关,你从此便成废人。”易中天说:“如果你干得好,我不但可以解开你尾龙骨上的铁链。公子爷还会给你黄金千两。”月斗魂说:“你放心。我现在已五劳七伤。想反抗也不成。”

    月斗魂说:“不过对方可不简单,这条路是依他的指示,我也从未来过。”队伍所经的山路不但崎岖。而且四周翻开的泥土里,若隐若现地露出惨白的骨头。一点点鬼火般的磷光在阴风中飘动,着实可怕。神猪山庄弟子说:“怎么整座山都是草草埋起来的尸骨,活像乱葬岗一样。”另一人说:“不要乱说话。”陈浩然心想:为什么秦国之内会积骨如山,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陈浩然哪里知道,自从公子载修炼魔功历来,所杀的人成千上万,这里只是冰山一角。陈浩然感到不安之际,山道之上飘来几条身影,正是祭司殿的使徒。

    祭司说:“大秦禁地,来者何人?”月斗魂说:“这是夜魔使大人给我的朝见令,我是为他送礼物来的。”祭司说:“你便是准备来归顺的月斗魂吧,这些都是投诚的礼物?”月斗魂说:“对,当中有很多是给夜魔使大人的。”祭司说:“是吗?”“既然这样,随我们来吧。”使徒引路,陈浩然等人便向山中深处而去,沿路所见更加触目惊心,一路上白骨更多,磷火更旺,就如路边的石凳台。

    峡道尽处是一座陷入山壁,阴森可怖的洞庙。陈浩然心想:我的天,在我大秦国内竟有这种邪恶地方,到底是谁建出来的。忽地一阵阴风掠过,陈浩然的斗篷被吹开,露出本来面目。一祭司说:“你。”

    祭司说:“想不到你这奴隶也挺英伟。”陈浩然喔了一声。祭司说:“吃惊了吗,若胆子小便不要进去,万一得罪夜魔使大人,变成刀下亡魂,那就太可惜了。”另一祭司说:“死了还好,只怕被收到炼魔炉内,连孤魂野鬼也做不成。”祭司说:“你们两个婆娘不要多说话。”两人哼了一声。祭司说:“待会你卸下礼物,我来找你,到时大家快活一下。”陈浩然啊了一声。

    三魔使是秦成公的秘密亲信,享有专权,常人不能到此,竟在这里收容了大批邪魔外道的男女。陈浩然说:“妖女。”易中天说:“公子爷,不要冲动,你答应过无论如何也会查个水落石出,属下可是押上了自己的人头。”易中天说:“公子爷,如果在下真的冒犯了秦君,贱首自愿割下。”易中天用到性命相抵,陈浩然也不敢太激动。陈浩然说:“易先生,是在下失言,你不要介怀就是。”易中天说:“公子爷忠于大秦之心,属下明白,但既有流言,便该查个一清二楚。”秦成公是一国之君,又是胞兄,假如真的勾结龙后,与邪魔外道为伍加害自己,实乃秦国的大耻,所以陈浩然无法接受。

    由于易中天的坚持,陈浩然唯有妥协,依照易中天的安排,由月斗魂作饵带领进入这处禁地。月斗魂为了保命,也只有照易中天意思带路。众人进入魔使殿后,四周都是阴森可怖的图腾,浮雕着各种可怕的魔像,这些都是当年大祭司所建造的,全都是幽空魔罗手下的形相。陈浩然心想:是幽空魔罗?大祭司死后,二哥没有把他的余党都歼灭?夜魔使说:“月斗魂,你终于都来了,这次可不是两手空空吧。”月斗魂说:“我和日斗魂折回星象门,专程为秦君和三位魔使带来大批珠宝。”

    夜魔使说:“就只是这些寻常东西吗?”月斗魂说:“当然不止,还有龙后藏得最秘密的宝贝。霸王天釃。” 夜魔使虽然没有见过霸王天釃,却听秦成公提起过。秦成公说:“整个玄斗教最贵重的就是那尊霸王天釃,待寡人回到秦国重整旗鼓后,一定要派人前去搜夺。” 夜魔使说:“太好了,国君见到一定会极开心。”易中天心想:国君?易中天说:“不成。”夜魔使说:“你是谁?这是什么意思?”易中天说:“我是六十太帅中的毒龙太帅,霸王天釃是我们一班兄弟拼死抢回来的,无论如何也要亲自奉给秦君,不会让人中途夺功的。” 夜魔使说:“我是国君亲信,用得着跟你争功?”易中天说:“那就让我们拜见秦君。” 夜魔使说:“你。”夜魔使说:“国君不在,你们要间见就等着吧。” 夜魔使看在大批珠宝份上。竟没有发作。

    夜魔使正欲离开。一名使徒手捧着东西进来。使徒说:“夜魔使大人,今夜的豆子准备好了。” 夜魔使说:“喂了药果然安静多了,放进磨里吧,主人待会回来。随时要喝。”使徒竟然把婴儿放进石磨内。陈浩然看到石磨之下尽是血迹斑斑。令他意识到为何使徒竟称婴儿为豆子。易中天说:“公子爷。不要冲动,只差一步便。”陈浩然说:“我不能眼白白看着。”

    陈浩然使出灵空震碎。陈浩然盛怒下出手,毫不留情。夜魔使说:“是陈浩然?”陈浩然说:“你们这班妖魔鬼怪。灭绝人性,竟敢残害我大秦子民。”

    夜魔使说:“可恶。”夜魔使使出幽空魔击手。陈浩然使出灵动摧岳。陈浩然说:“该死的禽兽。”

    夜魔使如何敌得过盛怒的陈浩然,魔击手立时被震断。易中天说:“公子爷留活口。”陈浩然说:“这班大祭司的余孽怎可以让他们再作恶,今日我就要大开杀戒。”陈浩然欲取回石磨中的婴孩,漫天毒针突然从四方八面击射而来。

    陈浩然使出风圣轮。陈浩然卸开毒针,回头想抱起婴孩,谁知婴孩已经化成一团血水,涌出毒气,看来之前已经被下了毒。陈浩然说:“怎么会这样?”陈浩然惊讶间,毒气已经入体,顿时感到全身一麻。突然,一人说:“哈哈。”

    只听毒魔使说:“堂堂陈浩然,想不到竟然如此不济。”殿外飘然而下的,正是三魔使中的毒魔使。

    毒魔使说:“堂堂陈浩然,想不到竟然如此不济。”殿外飘然而落的,正是三魔使中的毒魔使。毒魔使说:“真教人意外,我们千辛万苦追捕的陈浩然竟会自投罗网。”陈浩然中毒蹲下,易中天忙抢上拱卫。易中天说:“公子爷,你怎样了?”陈浩然说:“我挺得住的。”毒魔使说:“你吸了我的幽空化骨香,是用幽空魔罗属下最毒的妖魔骸骨磨练而成,即使世外神仙也无法支持得了。”“若不是为了留你一个全尸,只用一半毒力,你现在已经化为血水了。”毒魔使是大祭司麾下**毒的高手,用毒之狠比起毒帅更什。陈浩然说:“你们早就认出了我?”

    只见一女祭司说:“其实当日在秦宫商演献酒时,我就陪同侍酒,你目不斜视,才没有发现我。”“谁叫你心肠太软,竟然手下留情。”缓缓步出的,正是刚才挑逗陈浩然的那名女使徒,她没有即时拆穿,只因要布局擒龙。陈浩然说:“你们这班妖孽,以为这小小的毒便可以制得住我吗?”毒性瞬间入骨。奇恶无比,陈浩然急尽全力,竟把剧毒化成火焰不断逼出。

    两魔使说:“啊,以火劲来化毒?”毒魔使说:“动手吧,他有神脉在身,万一被他将毒逼出,我们便功亏一篑。”毒魔使使出幽空魔击手。易中天说:“休想伤我公子爷。”易中天使出五行八卦掌雷天大壮,天雷无妄。五行八卦掌是邹衍的精心杰作,虽然算不上绝世神功,但刚柔并济。加上易中天深谙五行步法,拼起命来足以挡着夜魔使。

    随来的神猪山庄弟子,同时也加入保卫。月斗魂啊了一声。月斗魂说:“我被逼带路的。”月斗魂虽然叫冤,但毒魔使历爪一出,人已经身首异处。

    毒魔使使出万毒蜘蛛爪。神猪山庄的弟子功力平庸,转眼便被毒魔使抓得皮开肉烂。陈浩然豁尽全力只能将剧毒一点一滴逼出,眼见易中天和众山庄弟子拼死保卫,心中极是内疚。毒魔使说:“魔兵出来。”

    夜魔使一声令下,被封在泥坛内的魔兵立即听命而出,向易中天等人冲杀而去。魔兵刀枪不入,山庄弟子形势更凶险。易中天说:“公子爷快走,你要记着,虽然我们没见到秦君,但这一切足以证明他绝非善类。”

    陈浩然说:“你们让开。”陈浩然使出灵动摧岳。陈浩然心中一热,也顾不得身上的毒,愤然出招。陈浩然掌力大不如前,魔兵虽然中掌,始终没被击倒。毒魔使说:“凭这久延残喘之力,还想反抗?”

    毒魔使话未说完,中招的魔兵已经全身冒烟,瞬间以已被毒化。原来陈浩然来不及将毒逼出体外,索性逼到掌中,随着出招将毒力散出。陈浩然出招越多,体内毒力相对减少,功力不断回复。本来魔兵刀枪不入,杀之不死,但偏偏化骨剧毒入体自生,转眼便把魔兵化为血水。陈浩然说:“想不到毒掌也有好处,怪不得天下有这么多邪魔外道修炼毒功。”毒魔使说:“可恶,就看你毒还是我毒。”

    毒魔使额上突然隆起肉团,露出人面,口一张,竟然吐出毒芒。毒魔使使出幽空毒芒。每个练毒的人身上都有毒囊,毒魔使的毒囊却比寻常的更可怕,因为里面藏着的正是幽空魔毒,魔毒离体后竟化成一条恶蛇般的毒芒噬向陈浩然。毒芒剧毒无比,稍碰即死,陈浩然挡也不是,避也不成。陈浩然说:“我看你往哪里逃。”

    陈浩然说:“我没想过逃。”陈浩然使出五轮共砍。陈浩然祭起五轮,同时互撼,爆发出来的震动,竟把毒芒反弹回去。

    毒魔使万料不到,竟会被自己的毒芒化为血水。夜魔使说:“啊。”陈浩然说:“你们是不是掳了风向?”夜魔使说:“是,是的。”夜魔使说:“快打开石门。”祭司打开石门。

    陈浩然说:“风向。”石门荡开,只见里面一座充满清幽幽流光的石台,上面玄空浮着的竟然是风向。

    陈浩然连点夜魔使几个大穴,立即向风向扑去。陈浩然说:“风向。”陈浩然说:“风向,你怎样了?”陈浩然抱起风向,突然感到四方八面都有巨大的寒气涌过来。

    易中天啊了一声。所谓石门原来就是解体的炼魔炉,陈浩然一踏入,炼魔炉顿时重合,竟把陈浩然封在里面。陈浩然说:“风向,你醒一醒。”陈浩然一心挂着风向安危,也顾不得四周情况,但怀中的风向竟然化成一缕青烟,鬼魂般四散。陈浩然啊了一声。

    陈浩然说:“怎会这样的?”魔魂说:“在这里你最想见到谁便能见到谁,哈,一个不够还有一千个一万个。”原来炼魔炉内的魔魂,能够化成猎物最想见到的事物,所以能将四方八面的孤魂野鬼都吸引进炉内。陈浩然一心挂念风向, 所以便看到台上的魔魂是风向。炼魔炉内的另一个结界,四方八面的魔魂同一时间化成无数个风向,缠着陈浩然。

    陈浩然说:“可恶。”陈浩然使出风火相连。炼魔炉内的魔魂杀之不死,强悍如商暴当日也几乎在炼魔炉内崩溃。被震散了的魔魂立时又聚成另一个楚楚可怜的风向。魔魂说:“难道你不在爱我了吗?”魔魂说:“你是嫌弃我不够其他女人美艳吗?”(未完待续。。)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