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神仙下凡传 > 正文 第三百二十七章 陈浩然之战
    在点苍派里,师徒薰说:“陈浩然、陈浩然、陈浩然。真是,他又出去了!练习时间不知跑到哪里去。”突然她在草丛中看到像陈浩然的头发,于是她揪出来一看,原来是蒋乐右。师徒薰说:“你干嘛梳这种令人容易混绕的发型!”蒋乐右说:“什么!你不满这令我自豪的发型吗?”杨剑说:“为何吵起来?”师徒薰说:“陈浩然失踪了。”“说起来,他最近经常不知所踪。”杨剑说:“就是嘛。”蒋乐右说:“可能交了女朋友,他甚早熟呢!”师徒薰说:“他大概到处去买东西吃吧。吃方面,他绝不比人逊色!”杨剑说:“在下则认为他正秘密地勤于练剑吧!他也是时候去修炼一套适合自己的剑法了。”师徒薰和蒋乐右同时说:“那绝不可能!我肯定!”突然陈浩然从旁边走过说:“什么食物,女朋友,全是废话!真不知所谓!”师徒薰和蒋乐右两人同时转身一拳打向陈浩然说:“真自大。”陈浩然说:“干嘛动手打人!”杨剑说:“陈浩然,你究竟跑到哪里了?”陈浩然说:“普通散步罢了!”杨剑说:“宁可不练习也要散步,怎可说是普通呢?”陈浩然说:“唔。每星期六天的练习,我认真地出席了四天,便已足够,你不用担心我的事啊!”杨剑哎呀一声。数天后。只见陈浩然鬼鬼祟祟从门口左望右望说:“好没有人跟着。最近杨剑他们已开始怀疑了,故此更要小心!”只看见杨剑。师徒薰,蒋乐右在屋顶上,师徒薰说:“果然有古怪。”杨剑说:“好像隐瞒着什么似的。”蒋乐右说:“刚好给我用来打发时间。”三人争论着陈浩然做什么。开始跟踪了。只见陈浩然来到牛肉火锅店。蒋乐右说:“哦?那不是我们经常来的火锅店吗?”师徒薰说:“看,果然是为了食物!为何要偷偷摸摸走来这里?真奇怪,他确是走进这里来得。”只见店老板娘说:“很久不见了,啊薰。”师徒薰说:“小妙。”只见小妙带他们到厨房。说:“陈浩然来这里是为了兼职的。本来想要我瞒着你们的。但现在却告诉了你们。”只见陈浩然忙碌得很。师徒薰说:“但他为何要这样做?他会否是为了那?那?”小妙说:“哦,是指啊燕吗?不可能吧,因为啊燕比陈浩然迟来。”只听陈浩然对啊燕说:“怎么了,动作可以快点吗?”啊燕说:“对不起,陈浩然弟。”陈浩然大叫说:“说过别叫我弟弟啊!”啊燕说:“请原谅!”陈浩然说:“别再一副战战兢兢。畏首畏尾的样子了。我最讨厌那样子!”啊燕说:“哦,陈浩然弟,陈浩然。”陈浩然说:“锻炼腿及腰也是修炼剑术之一,算了。你快去招呼客人吧!”杨剑他们来到大厅坐下说:“食物、女朋友和修炼全都一应俱全。但又似乎全不是真正目的。”蒋乐右说:“他大概想赚点零用吧?”杨剑说:“若是这样。就不用瞒着大家啊!”小妙说:“可能是他想帮补一下点苍派的家计吧?”蒋乐右说:“那绝对不可能!”师徒薰说:“你有资格说人吗?”再说大厅里一群人说:“喂喂!我们已等了很久。”啊燕说:“知道了。马上来!久候了,请问想吃什么?”当啊燕见到那人时惊呆了。那人说:“喂,干嘛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这是对主人的态度吗?”再说陈浩然在厨房里干完活了坐在地上说:“呼,呀!真要命!这些工作比啊薰的训练还要辛苦!不过,为了得到那东西,我是不能有怨言的!不过,想买那东西大概要多少钱呢?唔?”突然,他看到啊燕和那帮人到了后巷。只见后巷里,那人对啊燕说:“哼!进展如何?你听到我问进展如何吗?”啊燕说:“呀,火锅店没有存放很多现金。每天结业后,店主都会将钱带走。”那人伸出手说:“哼!果然不出所料。好!交出来!你应有依我吩咐,用粘土复制了店主家及仓库钥匙的压模吧?”啊燕说:“还是不行,雄干。干这种盗贼般的勾当,有损凤凰家的声誉。”雄干说:“臭丫头,何时学会了逆我意!?”说完一拳打到啊燕身上。说:“别忘了在洪武年代这三十年间,你们只是依靠侍奉凤凰家为生的贫苦武士族啊!你一直也看着自己父亲依靠侍奉家父为生吧!不过正统年代之后,武士家族成了一般士族,林家和凤凰家才因此变成陌路人。正统是个令人讨厌的时代,忠义之士也荡然无存。只顾歌颂新时代却任意践踏五十年来的恩惠!”啊燕说:“可是,这种盗贼的行为。”雄干说:“哦!我明白了!我不再靠你这陌路人。不过,你也别要管我的事。既无钥匙压模,除了当灭门杀手已别无他法了。若有目击者,便有损凤凰家的声誉啊!包括那位叫小妙的店主,全都会被杀。”“我这样做便能解决一切,我断不会留下证据来让人拘捕。”突然,陈浩然在外面说:“你这蠢材!踏入正统已十年了,还在拘泥那种主仆关系!”雄干说:“什么,谁?”陈浩然出现在众人面前说:“你们这群大言不惭的狂徒!同是武士族,我绝不能坐视不理!!”啊燕说:“陈浩然弟弟。”陈浩然说:“别叫我弟弟啊!”雄干说:“原来是个小鬼。”杨剑在墙角现身。

    陈浩然从空中降落。到地时却站不稳。啊燕说:“陈浩然弟弟。”陈浩然说:“别叫我弟弟啊!”啊燕说:“对不起。”陈浩然对雄干说:“别再干什么强盗的蠢勾当了!否则,我这武士族出身的陈浩然便要收拾你。”雄干手下说:“你这小鬼。”说完冲上前打陈浩然。陈浩然用竹刀一挡,然后快速打向那人肋下。那人倒地。另一手下说:“你这小鬼。”又冲上前打陈浩然。陈浩然说:“面。”一刀又击中那人面门。那人倒地。陈浩然心想:成功了!我的剑术也很到家嘛!突然雄干的两个手下前后夹击。说:“不要得意忘形。先包围他。再取他狗命!!”几个人围着陈浩然一阵乱打。雄干说:“哼!还未需劳烦我亲自出手呢!”只见杨剑在望,突然蒋乐右用脚一踢杨剑说:“现在不是望的时候。为何竟若无其事地袖手旁观?”师徒薰说:“就是嘛!你不见陈浩然很危险吗?”杨剑说:“请你镇静一点啊!”师徒薰说:“叫我怎样镇静。他虽然狂妄,也算是本门的大弟子!!”师徒薰正想冲出去,被杨剑扯回来说:“等等啊!”杨剑说:“哦,陈浩然还未察觉到在下等在跟踪他,在此现身!想必令场面极为尴尬。”师徒薰说:“但是。”杨剑说:“此外,只懂求助于人,永远难成大器。这是陈浩然之战。若陈浩然求助于大家,则另当别论,那时在下等才插手也不迟吧!”蒋乐右心想:这叫做狮子为了锻炼幼狮。竟将他们推落深渊吗?不过。啊燕对雄干说:“雄干。停,请你停手吧!他与这事无关的!钥匙的压模,我交出来好了!”说完,给压模给雄干。雄干说:“哼!这只是暴风雨前夕罢了。就此算吧!”手下说:“遵命!”雄干他们离开了。啊燕对陈浩然说:“没。没大碍吧!!”陈浩然说:“可恶。假如一对一,他们根本。”雄干掉头说:“燕,从今以后好自为之啊!听到没有?”啊燕对陈浩然说:“非常对不起。连累你卷入此事。陈浩然弟弟,非常对不起!”陈浩然说:“用压模准确地复制出钥匙,最少要一整天时间,那些家伙恐怕要在明晚或以后,才能行动。”说完站起来。啊燕说:“陈浩然弟弟。”陈浩然说:“算吧,连那种流氓似的武士族尚且阻止不来,我毕竟只是弟弟罢了。再说,这次你没有连累我,是我自己要插手。因此,你不必内疚。”啊燕说:“陈浩然弟弟。”陈浩然转身就走,边走边想:这事不能报官,若报官她也会被控同谋。也不能拜托杨剑他们,那种乌合之众,又怎能麻烦他们呢?这是我的战斗!!第二天早上,点苍派内。陈浩然对着木桩练剑说:“嗯,大概是这样了。”蒋乐右说:“那是什么玩具?”陈浩然说:“蠢材!!这是陈浩然特制,用来练习以寡敌众的临时训练器!”师徒薰说:“傻瓜!那是没用的。”陈浩然说:“什么意思。”师徒薰说:“还用多说,那些板块只能以固定的方向和速度前进,而敌人的攻击却千变万化。例如联系式和波浪式攻击,还有各种常见的复杂招式。单是锻炼反应,亦绝非一朝一夕可以成功。故此是行不通的。”陈浩然说:“哼!你只懂批评别人,难道还有更好的提议吗?”师徒薰说:“啊,那个,那个,就是学习蜀山派的招式了,我的提议怎样?”陈浩然说:“那才是非一朝一夕能成功的!蠢材!!不知所谓!这师傅真没用。”气得师徒薰乱蹦乱跳。说:“豆丁,那时什么意思!”陈浩然说:“喂,喂,杨剑,杨剑对以寡敌众的策略有什么好提议吗?”杨剑说:“请恕在下不能传授蜀山派的剑术,在下不希望再用剑杀人!”陈浩然大叫说:“我要那种能一朝一夕学成的方法!你有细心听我话吗?”杨剑说:“难道你有什么事,需要以寡敌众?”陈浩然说:“那又不是,我只是想知道罢了!”杨剑说:“是吗?在下只有一个心得!”陈浩然说:“真的吗?”杨剑说:“在洪武年代,当上代义士处于被围攻的情况下,策略就是立刻逃走。”陈浩然说:“逃走?”杨剑说:“嗯,正确地说。是假装要逃走!敌人当然会追上来,但基于个人体力上的差别,跑得快的会先到,跑的慢的则迟一步来,敌人便相对地分散了。趁这时机转身击败先到的敌人,再使劲往前走,如是者直至击败所有敌人为止,那便可以顺利保命了。”陈浩然说:“明白!”杨剑说:“不过,别忘了运用此策略。必须先有强劲的腿力。”陈浩然说:“原来如此。”杨剑说:“简单来说无论敌方有多少人,永远保持一对一战斗的状况便行了,你再循这方向想想吧。”陈浩然说:“一对一战斗的状况吗?”杨剑说:“陈浩然,还有一点。”陈浩然说:“唔?”杨剑说:“点苍派的剑,是救人的剑。它是为了救人和保护人而挥动的。这把剑,掌握着自己和受保护人的两条性命。救人之剑的战斗一旦落败,不单自己,连受保护人也性命难保!使用救人之剑的人,是许胜不许败的!这点你必须铭记于心!”陈浩然心想:我的剑,掌握着受保护人的命运!许胜不许败。说:“点苍派的陈浩然!要应付这重要的决战!!”

    晚上。火锅店主家。雄干他们几人蒙住面进入了里面。雄干说:“好。去吧!”手下说:“雄干首领,真的要这样做?”雄干说:“唔?事到如今,怎能退缩?我已说过,商人的财富。本来就是属于我们的。纵使取回来。也只是物归原主罢了。不用担心!这次绝不会失手的!为了这目的,我么才会逼那笨女孩交出钥匙!”抛着抛着钥匙,突然不见了。雄干一愣。只见陈浩然已出现在他们面前了。雄干说:“你就是昨日那个。”陈浩然说:“真是。没想到我的扒手伎俩竟大派用场,是好事抑或是坏事呢?”雄干说:“快把钥匙还给我!”陈浩然说:“想取回它便过来抢吧!反正你们就是喜欢那样的!”说完,陈浩然转身就跑。雄干他们说:“豆丁,别走。”跟着追上去。啊燕在旁说:“陈浩然弟弟。”他们跑着跑着,陈浩然来到一个死胡同里。雄干他们说:“走投无路了,你认命吧!!”陈浩然说:“这里行了,放马过来吧!我今次绝对不会输的!”手下说:“你这笼中鸟还口出狂言。”说完,冲上前来。陈浩然用杨剑的方法一个个打败他们。雄干说:“混账!这里太狭窄,我们逐个去对付他!”手下一个个来到前面,陈浩然一个个把他们打败了。雄干想了想说:“原来如此,故意假装被追至穷途末路,其实是将对手引到窄巷作一对一决斗。哼,年纪虽小,但也有点小聪明!”陈浩然一愣。雄干说:“不过,你简直是自投罗网,在这里你插翼也难飞!!”雄干对手下说:“大家立刻把木剑扔向他!”手下说:“但是,这样做,小鬼会没命的。”雄干说:“我不理!你们这班饭桶,究竟怕什么?杀一两个人算树森吗!埋掉尸体便没人知道!”手下他们立刻作出动作。准备扔过去。突然,那些手下脸色大变,原来说看到屋顶上杨剑和蒋乐右。手下慌忙逃跑说:“那个十字刀疤,听说是极为厉害的,还有蒋乐右也来了。快逃吧!否则便性命不保!”杨剑说:“喂,你们怕什么啊,喂!”蒋乐右说:“咦?我们出场会令场面这般混乱吗?”杨剑说:“看来就是了。不过,在下没对人说过会来这里,你为何会知道?”蒋乐右说:“这倒是不难,虽说是陈浩然之战,但万一输了,啊燕和火锅店也必会有麻烦。虽想效法狮子用来锻炼幼狮的方法,但你这个只会为人着想的傻瓜,是不会忍心坐视不理的。杨剑说:“你是想赞赏在下抑或是想挖苦。”蒋乐右说:“算了,怎样说也好,现在是真正的一对一了!”雄干说:“混账!所以说城中的流氓没出色,到危急关头也帮不了什么!难道我会不敌这乳臭未干的小鬼!?给你见识甲一刀最皮毛的招式吧,快受死!!”说完,一剑刺向陈浩然胸口。陈浩然左闪右避。心想:看到了。我竟能看透真正的,而且是一流的剑术,每天艰苦练习真的有成果了!虽然有点不忿,但确是应感谢啊薰。突然,雄干大叫一声:“畜生。”一剑砍下来。陈浩然一躲。啊燕在旁准备出去。只听师徒薰在后面说:“你知道女孩子在半夜四处跑,是很危险的吗?”啊燕说:“你是谁?”师徒薰说:“师徒薰,陈浩然的师傅。你也是因为不放心而赶来阻止他的吗?”啊燕说:“嗯。武士家族的传统思想一直影响着我,要竭尽所能地为主人效力。但我始终不忍见别人受牵连,想到这里,我便跑来,希望能阻止他。”师徒薰拍着啊燕肩膀说:“但很可惜,啊燕是无法阻止他的,这件事尽管交给陈浩然吧,但你要答应我,要是陈浩然赢了,啊燕便要更加坚守自己的信念!再遇上同样的事,必须马上拒绝。以后别再被那古老的规条所束搏!”啊燕说:“嗯。”师徒薰说:“时代已经改变,虽说现在提倡平等,但如果人的心却执着不变,那又有何意义呢?”再说雄干他们。雄干说:“这嚣张的小鬼,我绝不会原谅你!甲一刀绝招翘腿翻身。”一刀砍向陈浩然右腿。啊燕见了说:“陈浩然,求你打败他!”陈浩然心想:对了,我的剑还掌握着受保护人的命运。陈浩然瞬间用脚一踩雄干的剑身。阻挡他的进攻。说:“我要进攻了。打败你。”说完一剑打在雄干的脸部。雄干倒地不起。陈浩然说:“啊薰为什么会在这里?还有屋顶上那两个人。”吓得杨剑他们扮蝉叫。陈浩然说:“春天没有蝉的。多管闲事的家伙,气死人!”师徒薰说:“待我送啊燕回家,你们先回去吧。”杨剑说:“嗯,那么你要小心啊!”啊燕说:“陈浩然,非常感激你。”陈浩然说:“不必向我道谢了,我只是讨厌看见别人战战兢兢、畏首畏尾的样子才插手这事。”啊燕说:“嗯,我知道了。以后再不会战战兢兢,畏首畏尾了。那么,明天火锅店见吧。”杨剑说:“此事总算告一段落。”蒋乐右说:“错了,还没完的,我们还未质问这小子为何要去做兼职啊!事到如今,你休想再隐瞒!”陈浩然说:“知道了,告诉你就行了吧!我想买一把断头的刀!为了当我像杨剑那样厉害时,也能拥有一把刀,现在便要开始储蓄了。”蒋乐右听了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哈。陈浩然也陪断头的刀吗?”杨剑说:“你这个鸡冠头!有什么好笑!就是因为这原因,才会隐瞒大家!”陈浩然说:“还有,千万别告诉啊薰啊!她一定会笑我的!绝对不要告诉她啊!”师徒薰小声说:“我已经听见了。”师徒薰说:“你好啊,鸡公头,竟然叫我女孩子?”

    陈浩然说:“本来你就是女孩子啊?再怎样打扮你也是女孩子。”师徒薰说:“好啊,连你也欺负我吗?看我怎对付你。”师徒薰说完,一掌劈向陈浩然。陈浩然侧身闪过。

    师徒薰说:“你为什么要闪避?快快接招。”师徒薰说完,左剑刺出,右剑在左剑间横劈。陈浩然说:“我不想和你斗,你就收手吧。”师徒薰说:“我不收手,看剑。”师徒薰说完,再不打话,一剑紧接一剑刺向陈浩然。陈浩然退到一边。

    陈浩然再也不说话,左掌一推,右掌在左掌间一横,一招风花雪月。横劈向师徒薰。两人对打起来。(未完待续。。)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