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神仙下凡传 > 正文 第七百四十六章 不要脸的师徒
    这对师徒居然还敢来?

    陈浩然又是愤怒又是不解难道这对师徒以为没有人制得了他们吗?

    “陈浩然”丁雪平自然也看到了陈浩然脸上露出了阴森的表情“下一个就是你”

    嚣张了

    这可是凌月宗的营地不是他们天鹰会的

    陈浩然寒声道:“你们的胆还真是够大的还敢来?”

    “哈哈哈我不过与高峰切磋了一下这小技不如人被我打了一顿又没有打死为什么不敢来?”丁雪平大笑然后容色一冷“还有陈浩然注意你的态这可是我的师父”

    他恭敬地对着屠户老女人行了一礼道:“家师刘翠玉阳府境强者”

    阳府境

    怪不得这对师徒那么嚣张因为凌月宗派到这里镇守的强者也不过是阳府境而已。..

    刘翠玉则是神色倨傲从头到尾一句话都不说好像对陈浩然完全得不屑一顾。

    确实阳府境强者完全不用将一个燃血境小辈放在眼里即使是强如无天、龙斩天又或者陈浩然

    不过就算给刘翠玉一个胆也不敢在这里动手毕竟高峰的事情可以算是各置一词李翠玉还能仗着天鹰会与凌月宗的关系死不承认。但在这里公然殴打或者轰杀凌月宗的弟那绝对会引来凌月宗的镇压

    以为圣地好欺负吗?

    “陈浩然见了家师还不行礼?”丁雪平耻高气昂地道。

    “还真是笑话了天鹰会的人啥时候骑到凌月宗的头上了?”陈浩然当然不可能向仇人行礼。

    “哼哼凌月宗都是这种忘恩负义的白眼狼吗?”丁雪平冷冷说道又要扯到十几万年前天鹰会祖师父曾经救过凌月圣皇这种老掉牙的事情。

    陈浩然淡淡一笑道:“我代表不了凌月宗而你更代表不了天鹰会”

    丁雪平盯着陈浩然看了好一会道:“高峰只是我收的一点利息而你才是真正要付出代价的人”

    这家伙还真是气量狭小竞价不过就想动粗打不过人就把师父给搬了出来真好像一个还没有长大的小孩打架输了就去找大人哭诉。

    陈浩然同样冷笑虫潮即将来袭说不定他便有机会把这个小白脸给弄死至于刘翠玉?管她呢就是他不杀丁雪平对方又会放过他?

    若非王胖运气爆棚老早之前便得到了一张瞬移符他和高峰肯定会被这对不要脸的师徒给灭了口

    只是有一点陈浩然想不通为了一个弟更是那么一丁点的芝麻小事刘翠玉居然会亲自来到碧血战场并对高峰出手哪个师父会做这样的事情?

    “走”刘翠玉终于吐出一个字向着山顶扬长而去而丁雪平则是对着陈浩然做了个抹颈的动作得意洋洋地跟随而去。

    陈浩然看着这对不要脸的师徒走远杀气如炽。

    丁雪平这是在自寻死

    “先把这小抬去疗伤”陈浩然对王胖说道。

    “嗯”

    两人将高峰抬了营地中虽然这小服食了一滴生命之水但绝不可能就此痊愈至少也得养上个十天半个月

    他们刚刚将高峰安置好嘭整个山峰竟是大震动了一下两人先是一愣然后立刻反应过来虫潮来了他们连忙奔了出去。

    顿时他们为自己双眼看到的一幕而震惊。

    茫茫无际的寄生邪物漫山遍野地袭来

    陈浩然不是没有看过大军交战的电影但看电影和亲眼目睹那是绝对的两事

    无比震憾

    光是那沉重的脚步声就如同雷鸣一般而一头头寄生邪物纷纷对着第一道阵法撞击过去。每次撞击之后便会有许多头邪物头破血流可这些东西就是恢复力惊人只是稍稍退后两步立刻便又恢复过来。

    为了节省灵石的消耗道阵法平时自然不会开启现在便只启动了第一道阵法一个巨大的半球形罩覆盖着整个山峰将所有的邪物都挡了下来。

    但营地中的人却能随意出入阵法杀了一通之后待灵力消耗或者不支之后便退进阵法进行恢复可有些人被困住陷入了苦战随时可能战死。

    “师弟”水怜晴飞跃过来皮球也化为一道金光窜到了陈浩然的肩上狐女则早就遵照着陈浩然的吩咐待在了屋里。

    咻咻咻许多老熟人都跑了过来像林玄、吴嘉宁等等至于龙斩天和无天这两个最强者则依然没有到地营中李月瞳却是直接杀进了寄生兽中右手持着一个铃铛只是一摇肉眼可见的音波震荡所过之处寄生兽顿时被震得粉碎。

    这是一件十分强大的宝器可能不是普通的魂器而是像水月天镜一样当年由凌月圣皇亲手所制。

    “紫玉铃铛王兵数万年前由宗内一位天祖所制不过万多年前在一次大战中损坏了但威力依然不同凡响”水怜晴给陈浩然解说道。

    陈浩然点头王兵和皇兵与普通魂器最大的不同便是绝不会因为符破坏而一点用都没有

    虽然这是一件破损的王兵可能够被赐予使用足见李月瞳在宗内有多么受器重了。

    “咱们也赶紧着这只是一个小型虫潮威胁并不大千万别让李月瞳将积分全部抢了去”陈浩然纵起身形向着山脚下奔去。

    营地中只要是铁骨境以上的人都是从山上冲了下来纷纷加入了战团这后有阵法可依大家的胆气都是壮况且这次可是有两位阳府境的强者坐镇

    在撞到阵法的一瞬间陈浩然身上的身份令符突然光让他毫不受阻挡地冲了出去他心念一动九道雷兵齐出一横冲直撞将挡在面前的寄生兽纷纷轰杀。

    阴脉境以上的寄生兽都被真正的大人物们挡在了虫巢之中而陈浩然可丝毫不惧阴脉境的寄生兽现在他修出了大道之气攻击力无比强大足以在寄生兽修复伤口之前将之彻底轰杀

    各个天骄各展本事这可是捞取积分的大好机会错过这次下一次的虫潮就要四个月以后了。

    陈浩然一横扫余光却不忘看向水怜晴这位御姐扬动着水月天境一道月光打出便能将数十个寄生兽直接化为灰烬杀戮效率并不比李月瞳逊色。

    她们同为凌月宗最杰出的天骄在容颜上谁也不比谁逊色之前李月瞳稳稳地压了水怜晴一筹但水怜晴也迈进了燃血境更是将灵力修到了十合一的地步她的战力便几乎不逊于李月瞳了。

    若非有陈浩然的存在这两个女人肯定要将所有男人都给比了下去可与陈浩然一比的话两女简直就是温柔的小猫了。

    陈浩然横冲直撞毫不讲道理一所过之处寄生兽都是成片成片地死

    别看水怜晴和李月瞳一记就能于翻数十只寄生兽可在使用宝器之后她们必须隔一段时间来恢复灵力但陈浩然却根本不用停歇好像一头远古巨兽似的一横扫。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不得不承认陈浩然确实有资格与龙斩天、无天并列。

    轰

    陈浩然终于遇到了对手头阴脉境的寄生兽同时出手将他挡了下来分别是一头狮、一头蛮牛和一条巨大的蚯丨

    狮蛮牛倒也算了蚯蚓丨本来就恶心现在张开头部化成一条条触手时那就更加恶心得无法形容。陈浩然直接祭出皇兵反正好多人都知道了他藏藏掖掖也没有意义。

    四条混沌天龙张舞向着那头阴脉境寄生兽迎去。

    “师弟我来助你”水怜晴在远处纵来。

    “不用”陈浩然无惧双拳裹上大道之气他向着那头狮王杀了过去。

    不过他的杀伤力虽然惊人可在力量上绝不可能与阴脉境相抗衡在头寄生兽的牵制之下一时之间他也无可奈何。

    可这依然看得众人咋舌不已一个燃血境居然能够同时挡下个阴脉境这简直不可思议啊

    皇兵之威

    众人都是看得清楚虽然陈浩然的杀伤力惊人可对上高出一个大境界的对手防御才是更重要的在四条天龙的舞荡之下头阴脉境寄生兽的攻击竟是被化解了一半还多

    否则陈浩然再怎么牛逼都不可能同时挡得下个阴脉境的对手

    有些人知道有些人不知道但总有嘴巴大的人一经传扬所有人都知道了陈浩然头顶所悬的宝塔乃是皇兵而且还是皇兵雏形完全可以占为己有

    而且陈浩然的师父都说了只要别高出陈浩然两个大境界任谁都能夺取这件皇兵雏形

    只是看到陈浩然都能够力敌头阴脉境的寄生兽普通的阴脉境又打得过陈浩然吗?到时候皇兵没有抢到只会被反过来于掉

    必须是高阶阴脉境又或者本身就是卓之辈像龙斩天、无天这样的妖孽他们只要比陈浩然早一步踏入阴脉境那么肯定能够凭着高出一个大境界的优势轰败陈浩然。

    而在一个角落丁雪平眼神灼热地盯着混沌天龙塔贪婪之色根本无法隐藏。

    陈浩然一边与头寄生兽大战但一边也在着丁雪平的下落他本来就想趁着这个机会将这个老白脸给坑杀了。..他自然看到了丁雪平眼中的贪婪这让他的杀意更加坚定。

    但刘翠玉居然就站在了丁雪平的身后督战只要这个老白脸徒弟一遇到危险她就会立刻出手着紧得好似情郎一般

    等等该不会真得如此吧?

    这老娘们有着特殊的嗜好就喜欢玩徒弟?而且还是长相嫩的少年?

    陈浩然顿时打了个哆嗦嘭嘭嘭只阴脉境寄生兽趁机起猛攻打得他连连倒退幸好混沌天龙塔不会因为他的分心而减小威力依然护得他严严实实。

    真他玛的恶心

    陈浩然一想到老娘们抱着一个少年的模样不由地想要呕吐起来。

    这样才能解释为什么刘翠玉那么紧张着丁雪平赐给他的灵石居然比水怜晴、林玄这些凌月宗核心弟都要多也是为什么这老白脸吃了一丁点亏老婆娘就带着丁雪平杀了进来

    这是为了奸夫啊

    只是如此一来想杀丁雪平的难就高了。

    陈浩然眉头微皱想要在一位阳府境的保护下杀人?他摇了摇头别说只有分之一甚至千分之一的可能性就算成功了他怎么脱身呢?

    他绝不可能陪着丁雪平同归于尽的

    只能找机会了

    先把这头阴脉境寄生兽于掉它们的体内可能藏着碧血丹呢

    他战力全开对着那头狮王猛攻只是有两头阴脉境寄生兽牵制他最多只能打伤那头狮王却完全没有一击毙命的机会

    这就毫无意义了只要不能绝杀这些寄生兽就相当于不死的

    “皮球”陈浩然大声叫道他需要皮球替他挡下一头阴脉境寄生兽只是两头的话他自信绝对可以轰杀

    “吱”皮球飞跃而至金光划动中根本没有人或者寄生兽挡得下它它在燃血境就拥有了让阴脉境只能瞠目的。

    小家伙平时以卖萌为乐但一到战场上时便戾气大生一化为九之下它的杀戮效率同样可怕可惜它并没有身份令符杀掉的寄生兽也不能算在陈浩然头上完全就是白打工的。

    “你给我拖着这只蛮牛我先把这两个家伙于掉”陈浩然说道。

    皮球点头答应同样战意十足因为它可是知道这些大家伙的体内可能蕴出碧血丹的。

    它二话不说向着蛮牛王迎去以它的高刚好能够牵制力量型的蛮牛王而这头蛮牛王若是小瞧皮球的话小家伙的利爪可是同样锋锐无比足以撕开阴脉境的防御捏爆了它的心脏

    陈浩然压力大轻他长啸一声对着那头狮王狂轰而去将所有的攻击都向着它招呼了过去。

    巨型蚯蚓丨不断地从口器中喷吐着黑色的液体腥臭无比其中蕴含着奇毒并具有强烈的腐蚀性只是这种非力量型的攻击遇到混沌天龙塔却几乎是白费的

    混沌天龙塔现在最怕的就是过其境界的力量将它生生打飞但在质的上面它却是名符其实的神料既不怕被打坏更不惧烈火毒水

    大蚯蚓丨吐得都快要瘦了一圈却只是让附近的区域变成了燃血境禁区只能让阴脉境、或者具有阴脉境防御力的存在进入。

    陈浩然动心爆之术这只有大蚯蚓丨对他进行牵制在连续进行五次突破之后他终是欺到了狮王的身前一拳便对着狮王的胸口轰了过去。

    “昂”这头狮王要强于他之前遇到的蛙王和狼王可能达到了五星阴脉境反应也是快浑身金毛瞬间都竖了起来咻咻咻如同利箭一般离体对着陈浩然狂轰而去。

    这原本是陈浩然要给予它致命一击现在却反倒让陈浩然自己陷入了险境

    谁说寄生兽没有智慧?这就是最好的证明这一招狮王可从来没有用过

    陈浩然双拳连挥大道之气卷裹之下哪怕只有一道又如何依然威力霸绝。

    嘭嘭嘭嘭一道道金箭被打得湮灭但所有的金光划过之后还是在陈浩然的身上留下了许多伤口只是没有一处打在了要害之上。

    陈浩然动木大治愈灵纹伤口立刻开始愈合只以杀伤力而论这头阴脉境寄生兽加在一起都比不上龙斩天至少他被龙斩天打伤之后木大治愈灵纹便没有什么用了

    这其实不是木大治愈灵纹不够牛逼而是陈浩然只解开了四个核心若是可以达到七个或者八个的话那绝对能够建功

    毕竟大成的神级体质也不可能媲美圣皇根本不需要解开第九个核心

    狮王用出这一招之后顿时变成了光毛猪原本雄风凛凛的狮王威势一去不返反倒让人忍俊不禁让人看了就想大笑。

    但它只是一抖一身金毛立刻再次长了出来。

    也是连脑袋都能瞬间长出来长一身毛又算得了什么?

    陈浩然双拳一碰再来

    “师弟我来助你”水怜晴持着水月天境而至一道月光对着大蚯蚓丨照了过去给陈浩然挡下了另一头阴脉境寄生兽。

    现在是一对一了

    陈浩然点点头现在可是爆了虫潮不是他单打独斗逞能的时候

    他对着狮王杀了过去。

    这次没有大蚯蚓和!蛮牛王的牵制他终于爆出了最恐怖的战力。

    嘭嘭嘭

    那头狮王竟是被他轰得连连倒退不是它力量不及而是根本没有机会与陈浩然碰拼在陈浩然的心爆之术下它完全捕捉不到陈浩然的踪影

    若是换成普通的燃血境它只要将灵力布在身体上进行防御便行了怎么可能轰破它的身体?但陈浩然光是一只大成的拳头就无坚不摧更何况还修出了一道大道之气?

    它只能使出最后的绝招便是出浑身的金毛作为绝招肯定无法没有代价的连续使用在连续了十几次后这金毛的长出就变得慢了起来。

    而且越来越慢

    陈浩然趁机突入一拳轰出中狮王的金毛才长出了分之一

    大道之气包裹着右拳与大成的混沌体质叠加世间除了修出两道大道之气的还有谁能够与陈浩然比破坏力?

    噗

    右拳势如破竹一般轰开了狮王的胸膛向着心脏继续打了过去啪地一下鲜血飞溅带着一道碧绿色的液体这头狮王也终于颓然倒地。

    现在是乱战陈浩然可不敢将这头尸体丢在这等消灭了虫潮之后再过头从容地检查尸体不然肯定先被人过了。

    他划开狮王的尸体一抹绿色立刻跳入了他的眼帘

    碧血丹

    他哈哈一笑将狮王身上唯一珍贵的东西挖了出来贴身收好。

    众人看到这一幕都是既心惊又羡慕。

    心惊的自然是陈浩然的战力居然能够生生轰杀一头五星阴脉境的寄生兽羡慕的则是那枚碧血丹啊对于他们来说十颗左右就能提升一个小境界了

    因为他们的灵力远远没有陈浩然凝实又不需要将一半的精华用以提升体魄

    只是谁敢出手抢夺呢?

    这样的妖孽除了龙斩天和无天之外至少也得七星甚至八星以上的阴脉境才能抗衡想要镇压?那还是请阳府境来吧

    难怪张天意放言只要别高出陈浩然两个大境界的尽可以出手原来早就知道陈浩然如此牛逼就算陈浩然现在可能打不过九星十星的阴脉境但想要脱身而走绝对没有问题。

    陈浩然收好碧血丹后立刻向着大蚯蚓丨杀了过去他自然没有忘了还有两头猎物。

    这打开一个缺口之后接下来就好办了陈浩然和水怜晴联手很快就把大蚯蚓丨轰杀然后打一那头蛮牛死得自然更快。

    不过让他们郁闷的是大蚯蚓和!蛮牛王都没有出碧血丹。

    “找找看还有没有其他的阴脉境寄生兽”陈浩然游目扫荡但并不忘随手轰杀冲过来的寄生兽这些燃血境的存在虽然不会贡献碧血丹但至少还有积分的。

    “有也被人抢走了”水怜晴指了指刘翠玉老娘们仗着阳府境的实力同样也在寻找阴脉境的寄生兽轰杀翻找着尸体中的碧血丹。

    以她阳府境的实力当然不需要这种级别的碧血丹那当然是为丁雪平准备的

    这小白脸抱了一条好粗的大腿

    只是老娘们的运气实在不好杀了那么多头阴脉境寄生兽居然一颗碧血丹都没有得到机率大大地低于寻常。

    “难道以高境界的实力杀低境界的寄生兽更不容易出碧血丹?”陈浩然有些讶然若是真得如此这简直和某些网络游戏的设定像了。

    可若非如此怎么解释这低到不可思议的暴率呢?

    “确实如此”水怜晴点头“冥冥之中好像有种力量操控着这一切”

    陈浩然不由地抬头看天冥冥之中的力量那自然是老天爷了他本来是不信神佛的可他的天劫中连续几次出现人脸而且天劫之威远远过其他人让他不得不怀疑是不是真有老天爷的存在。

    也许不是地球人认知中的仙人只是生命层次更高的存在神

    圣皇之上、天界中人。

    刘翠玉估计之前并没有进入过碧血战场有些人肯定是有特权免除这样的“兵役”因此她连续杀了2多头阴脉境寄生兽之后这才黑着脸停下手来。..

    好在她的脸色本来就黑这也看不大出来。

    换成是黑骨傀儡的话她还能先把对方轰得垂死让丁雪平来补上最后一击哪怕依然不出碧血丹可至少也能得到些积分。

    但寄生兽不同

    这些东西的恢复力强大了即使被她打得再伤可只要一个瞬间便能立刻愈合根本没有丁雪平补刀的机会

    老娘们只好继续在丁雪平的身后抱起了手臂给这个徒儿压阵了。

    这只是一个小型虫潮数量在八万左右又不可能出现阳府境的大家伙而这里的武者大概在26左右虽然大部份是燃血境少量为阴脉境却有两个阳府境强者坐镇要消灭这个小型虫潮真得不需要费大的劲。

    可即使如此在战斗接近尾声的时候还是有十来个人阵亡接近人受了重伤而轻伤的人就更加多了。

    他们可不是陈浩然轻伤以木大治愈灵纹便能愈合重伤还有金色粒可以挥奇效受了伤只能嗑药药嗑光了就没办法了。

    陈浩然松了口气他也不是铁打的轰杀了头阴脉境寄生兽又打爆了上千头燃血境妖兽他的灵力也是大耗。

    嘭嘭嘭

    仿佛地震一般的声音响起地面确实在颤抖着地动山摇。

    “前、前面又有一波新的虫潮生成”一人连滚带爬地跑了来颤声着说道。

    陈浩然闻言却是不惊反喜他正愁只得到了一颗碧血丹这再来一波寄生兽估计刘翠玉也不会再出手会留给他更多的阴脉境妖兽轰杀。

    “大型虫潮”那人又吼了一声脸都白了

    大型虫潮

    这四个字好像有着魔力一般别说大部份人都是倒抽了一口冷气便是刘翠玉和钱奇这两个阳府境都是脸色大变。

    “大型虫潮一般年才会出现一次居然就被我们遇到了”水怜晴苦笑向陈浩然道“看来这次我们可能要放弃营地了”

    “大型虫潮那么可怕吗?”陈浩然问。

    水怜晴点头道:“大型虫潮的源头肯定在虫巢一次涌出了多的寄生邪物连大人物们也无法尽数将最强的寄生兽全部镇压。”

    陈浩然心中一凛道:“也就是说可能会出现阳府境的寄生兽?”

    “确实如此”

    阳府境的寄生兽只要出现一头绝对可以将钱奇和刘翠玉缠住那么万规模的寄生兽难道还不能轰破道阵法防御?

    陈浩然随即便松了口气道:“就算它们能杀到传送古阵那也没什么反正古阵需要灵石才能启动这里的灵石有限最多只能让少量的寄生兽传送到凌月宗那根本就是在找死”

    “错了”水怜晴摇了摇头“这里的传送古阵同样是镇压整个地药州的阵法枢纽之一一旦这里的传送古阵被破坏寄生邪物便能在这里打开一个缺口源源不断地冲出去”

    不错要镇压整个地药州这么大的地方除了圣皇留下的古阵法的联合又怎么可能幅照那么大的地方?

    “也就是说最后一道防线绝不能丢”陈浩然说道。

    “绝不能丢”水怜晴肃然点头。

    万规模的寄生兽杀出去虽然只有年的寿命可年之内他们能够造成多大的破坏?尤其是还有阳府境的存在一旦离开这里那真得是天高任鸟飞

    “相信很快就会有宗内的大人物过来镇场应该没问题”陈浩然安慰她道。

    “古阵每次传送之后便需要一天才能恢复所以即使现在已经去报信了可我们至少也要坚守一天”水怜晴对着陈浩然说道。

    “一天”陈浩然深深地吸了口气一天时间绝对不长可万寄生兽排山倒海般地涌来真能坚守一天之久?

    轰轰轰

    这时万虫潮大军已现

    冲在最前面的是如同海洋般的小怪有狼有虎有豹但都已经将头部张成了花瓣触角乱舞、全身生刺之下根本辩别不出原型到底是什么。

    这些寄生兽的个头还算正常但走在中间的寄生兽就恐怖了

    大得像是一座小山

    高接近米都是人型它们并没有将头部裂开因此能够看得出原型的模样都是脸上生着一只独眼的巨人但浑身都长着刀刃阳光一照之下反射着刺眼的光芒。

    这样的独眼巨人赫然有六头之多

    阳府境

    在高端战力上寄生兽已经完全压倒了驻守的武者。

    “退全部退阵法防御中”钱奇立刻飞腾入空扬声大吼道。

    “吼”一个独眼巨人大喝双臂一振咻咻咻身上的刀片立刻纷纷弹出化成一条银蛇向着人群中杀了过去噗噗噗噗银蛇荡过所有武者都是被绞得粉碎瞬间便死了几十个

    咻这条银蛇飞了独眼巨人的身上重新化为无数道的刀片布满了它的全身。

    阳府境强大了

    “快退”钱奇大叫道他根本不敢出手因为有个独眼巨人正盯着他只要他一出手那么这个独眼巨人也肯定会毫不客气地出手。

    他能牵制住个已经很不错了。

    “刘道友请助老夫一臂之力”钱奇头都没转地说道但谁都知道这话肯定是对刘翠玉说的否则谁也没有资格被他称上一句道友。

    刘翠玉却并没有飞身而起而是护着丁雪平退进了第一道阵法之后才道:“本座是护送徒儿来此历练的其他的事情都与本座无关”

    听她这么一说不少人顿时怒得直挑眉。

    寄生邪物可是关系着整个永恒星的安危可她却是毫不放在心上只想着自己和徒弟这样的人还配称为前辈高人吗?

    又不是要她去死战只是牵制一下几头阳府境的寄生兽让它们无法去轰击阵法为大家赢得更多的时间这既是为了大家也同样是为了他们师徒

    寄生邪物可不会跟他们客气如海洋般的虫潮已经涌了过来对着第一道阵法撞了上去。

    陈浩然向水怜晴看了一眼道:“师姐我们再去杀个进出”

    “嗯”水怜晴点头。

    两人都是从阵法之后杀了出来配戴身份令符之下阵法并不会阻挡他们至于皮球则必须蹲在陈浩然的肩上这样便能被陈浩然带进带出了。

    不止他们有点血性的人都跑了出来。

    杀得寄生兽越多就越是可以延长阵法的坚守时间等待救兵

    陈浩然也不敢跑出远这可是大型虫潮不但出现了阳府境的寄生兽阴脉境寄生兽的数量也突破了千位数他只要被五头以上的阴脉境寄生兽盯上那绝对危矣

    他既要杀寄生兽为防线减轻压力还要赚到积分、获取碧血丹

    在顾全大局的情况下他可不介意为自己谋点私利。

    陈浩然战力全开混沌天龙塔在头顶旋舞将水怜晴、皮球笼罩在其中相当于提供了一个临时的避风岗让水怜晴和皮球规避了许多的危险大地提升了他们的杀戮效率。

    “萧师弟可否让我与你并肩作战?”清冷的声音响起李月瞳杀了过来向着陈浩然说道。

    显然她也想借用一下混沌天龙塔。

    此时风雨同舟只要不是丁雪平这样的无耻之徒陈浩然倒是不介意给更多人提供庇佑他点点头道:“那是我的荣幸”

    “那我就不客气了”李月瞳也进入了混沌宝气之中专心致志地摇起了铃铛来音波振荡之下寄生邪物如同割麦般不断地倒下。

    宇娟、周家姐妹就更加不会客气了纷纷挤了进来而男人方面只有王过来像林玄等人因为与陈浩然之前就关系劣自然不会跑过来自讨没趣。

    “各位美女可有原味**蹭送给在下?”王一见这么多绝色美女立刻腿都软了不怕死地说道。

    “滚出去”水怜晴诸女同时怒喝纷纷抬起一脚踹在王的背上将他生生踢了出去。

    也亏得王大胖足够胖换成别人的话也不够地方被这么多女人同时踢中了。

    “妈呀”王被狠狠地踹飞了出去急得他哇哇大叫。

    不过这胖的实力绝对不凡在落地之后他右脚往地上一踩顿时地动如崩而左脚踩下一道道火焰从地底喷涌而出

    “咦双重体质”水怜晴诸女都是惊呼谁也没有想到这个猥琐胖居然还是个为罕见的双重体质

    王双手一合猛地对着地上重重地轰出一拳一声巨响之中他脚底下顿时隆起了一个小山头轰一道道岩浆喷涌而出场面是可怕。

    火、土双重体质融合为火山体质

    岩浆奔腾上的寄生兽顿时被烧烧烧死又或者落进了猛然裂开的地缝中下面便是岩浆同样难逃被烧烬的下场。

    这大胖很不凡。(未完待续。)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