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神仙下凡传 > 正文 第八百三十二章 有炸弹
    陈浩然的速度非常之快,全力的爆发之下,他犹如一枚射出的利箭,呼啸之间已经近身保安队长何森。

    然而,令陈浩然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何森竟然也是深藏不露的高手,他在京城混了近十年,听说还得到很多社会上的大哥赏识,结交三教九流,在京城的社会上也算是一个小人物了。

    所以,就在陈浩然的拳头即将砸在何森脸上时,何森竟然先知先觉般的身体后仰,同时一个正踢就对着陈浩然胸口踢来。

    陈浩然的反应速度非常快,毕竟他也是练家子,现在又有了意念笼罩,所以何森右脚前蹬之时,他就迅速侧身,别腿扼喉!

    “呼”何森身体彻底腾空,陈浩然一手抱着他的腿,一手扼着他的喉咙,猛的向前一推一按时,何森就结结实实的砸在地上。

    “噗”巨力的震荡,暴力的砸下时,何森一口血就喷了出来,这一记抱摔非常重,何森的五脏六腑都翻腾起来,不过这厮也是个狠人,几乎在吐血的一瞬间,他就迅速从后腰上掏出一物。

    陈浩然的意念始终笼罩着何森,所以当他看到何森的小动作时,立即大吃一惊,也来不及细想,就直接抓向了何森的那只手。

    后腰的东西被何森掏了出来,黑糊糊的,并不是枪支,而是一个电击手电。

    陈浩然就吓了一身冷汗,暗道好险,还好自已动作快,及时制止了何森,否则再被电一下,指不定会发生什么后果呢。

    然而。令陈浩然万万没想到的是,何森之狠,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虽然自已抓住何森手腕,使何森的电击棒无法电到他,但是何森却能电到他自已。所以他嘴角一边冒着血沫子,一边狞笑时,他已经把电击棒打开,传出啪啪啪的电流交汇声,再然后,何森狠狠的对着自已的肩膀处电了一下!

    由于陈浩然和何森手连着手,所以何森这一电时,陈浩然和他就同时抖动起来,那电击棒是高压电。被电一下可不好受。

    “砰”的一声,第一波电击过后,陈浩然也直接倒在地上,身体抖动个不停。

    电击,是可以使肌肉痉縻的,那种剧痛也难以忍受。

    何森同样也在抽搐着,甚至比陈浩然更严重,毕竟陈浩然只是过电而已。而他何森是直接中了电。

    “妈比,你特么的是疯子”也就几秒钟的时候。陈浩然一个鲤鱼打挺就跳起来,不过他没敢再靠近何森,实在是这何森是真他妈狠,不但对敌人狠,对他自已也狠。

    “呼”快速内视了自已一遍,发现脑袋里面那串糖葫芦似的血珠也还是老样子。并没有发生二次异变后,陈浩然才放下心来。

    “队长,队长,你怎么样,你怎么样啊?”刘二水此时感觉有一种尿意涌现。不论是陈浩然与李铁柱对打也好,还是与何森对打也罢,他们三个这哪里是打架啊,这他妈的就是拼命啊,所以刘二水此时都快吓尿了。

    他跑到何森身边,又掐人中又使劲摇何森脑袋的,足足弄了一分多钟,何森才甩着头,摇摇愰愰的站了起来。

    “还打吗?”何森擦了擦嘴角的血沫,他受伤极重,因为陈浩然出手太重了。

    “打,怎么不打!”陈浩然准备给何森也来个狠的,也像李铁柱一样,一拳将其打晕!

    刘二水一听陈浩然还要打时,立即就惊恐道:“陈浩然,易哥,张哥,别打了成吗,不就二百块钱吗,我补给你行不行,队长,别和他打了啊,这厮是个疯子。”刘二水突然发现,他们保安队这些王八蛋,全都是打架不要命的主啊。

    “陈浩然,我承认上个月做的不地道了,交个朋友吧,别打了!”何森也知道,自已绝对不是这陈浩然的对手了,所以再打下去,他必吃大亏,恐怕在医院躺上几个月都有可能。

    他这个人,也是八面玲珑的人物,在京城的社会上想混得开,打打杀杀只会叫人笑话,这年头都玩脑子的,傻比才天天出去打架呢。

    陈浩然脸色一板,手一伸:“还钱,黑我的二百先还我!”这厮就认钱。

    看到陈浩然如此认钱时,何森才知道,这陈浩然恐怕是一个真的财迷,否则也不会因为二百块钱就如此死缠烂打了。

    “得,是我不对在先,二百块还你。 要看”何森倒也痛快,拿出钱包抽出两张递了过去。

    陈浩然一把抢过,把钱揣兜里后,才笑了起来:“我也不是那种无理取闹的人,你不还我这二百块钱,我能缠死你,你信不信?”

    “我信。”何森点点头,这个时候,他算对陈浩然有了一个新认识了,以后和陈浩然交往,千万别差钱!

    “快看看柱子吧,我刚才那一拳挺重的,别打出脑震荡。”陈浩然提醒了一句,因为柱子都躺地上近两分钟了,他还真害怕给柱子打成植物人,所以有点心虚。

    “应该问题不大,二水,拿瓶水来!”何森并没有慌张,相反沉着冷静般走到李铁柱面前,蹲下检查了一下李铁柱的瞳孔,又用二指测了测李铁柱脖子上的动脉。

    刘二水拿来了半瓶不知道谁喝剩下的矿泉水,何森接过后喝了一大口,然后又对着李铁柱的脸上一喷!

    “好疼啊”被水一激,李铁柱瞬间醒了过来,然后也捂着脑袋喊疼,他是真被打出脑震荡来了。

    “没死就滚起来。”何森起身,看了陈浩然一眼道:“中午我请客,出去搓一顿?”

    “真心的?”陈浩然暗赞这何森不简单,明明一分钟前,二人还是敌人,但他却能主动认输讲和,能屈能伸,怪不得他能在京城社会上混得开呢。就凭他这份城腑,以后的他,都绝对错不了。

    “吃个饭而已,哪里还分真假?”何森笑道。

    陈浩然挠了挠下巴:“还是不去了吧?我这人比较能吃,怕把你这个月工资吃没了。”

    “工资?你知道我一个月能赚多少钱?走吧,咱们还没在一起吃过饭。今天中午咱们算正式认识一下。”

    看到何森不似作假,陈浩然也索性光棍的点头:“行,队长办事漂亮,咱们的梁子就揭过去了,以后谁也甭提!”他也是爽快人,也在家乡的社会上打拼好几年,所以人情事故他都懂。

    而就在一行人和解,准备出去搓一顿时,一个保安突然间跑进了健身房。并急道:“队队队长,出出出事了,警察来了。”

    “警察来了?”陈浩然有何森几人有点楞,警察来了怎么就出事了呢?

    “五毛,你特么的能不能唱着说?”刘二水骂了一声道。

    “好好那那那”这五毛是保安科一奇葩,口吃的特别严重,而他之所以叫五毛,是因为这厮在休班的时候会去网吧包宿挣钱。网络上有******,也叫五毛水军之类的。他就是那个网络上的水军一员,统一在一个qq群里,然后有任务时,去各大论坛网站刷评论,一个评论五毛钱。

    所以他是******。

    “我特么踹死你。”刘二水气得一脚就踹在五毛屁股上,而五毛也立即闭嘴。然后就唱着说道:“队长哩,警察来了哩,有人报警哩,说咱们酒店有炸弹哩。”

    “噗”听到五毛唱完,陈浩然和何森几人差点惊得跳起来。他们酒店有炸弹?

    “有炸弹?”五毛的话说完时,可是把何森还有陈浩然几人吓得不轻,要知道,他们这里是丰都集团子公司的总部,大楼里有中西餐厅,有五星级大酒店,最重要的是还在京城二环以内,几人虽然不懂商业上的事情,但如果一个酒店传出有炸弹的话,那这个酒店谁还敢过来住?

    “通知保安队所有保安立即集合,快”何森额头上的冷汗都流下来了,酒店一旦真出了事儿,那就是轻则营业额下滑,重则更会关门停业,遣散员工。

    刘二水、李铁柱还有五毛也大步向外跑,这个时候,他们已经没了自已的主意,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只能听何森的命令。

    陈浩然也跟着几人从健身房跑出,而就在他们从健身房跑出时,酒店大堂早就乱作一团,住客也好,员工也罢,全都蜂拥有向外跑,而很多防爆警察也在维持秩序,外面来了少说有二十辆的警车,什么警犬、排雷专家等等,全都同时齐聚。

    “谁是保安队长,谁是?”这时候,几个警察大步向他们走来,因为何森他们都穿着保安制服呢。

    “警察同志,我是丰都的保安科长何森,以前也是军人,请首长指示!”何森没二话,关键时刻到了,他这个保安科长不可能掉链子的。

    那名应该是分局长级别的警察与何森握了握手道:“好,话我们就不多说了,组织你的人,带着我们的人,分别从顶楼和一楼逐层排查,当然,你们只负责带路就可以。”

    “好,没问题,一切听首长指挥!”何森大声道。

    “叮”的一声,就在这时,直通顶楼的员工专用电梯响了起来,紧接着电梯门被打开,而几个女人和男人也架着美女老总许嘉允走了出来。

    没错,就是架着走出来的。

    “商业竞争,这是商业阴谋,小人,卑鄙,龌龊。”许嘉允此时脸都白了,不是吓的,而是气的,当警方通知她酒店有炸弹时,她第一感觉这是商业竞争,是来自其它同行的恶意举报,目地就是让她的丰都集团旗下的酒店、餐饮陷入瘫痪,在短时间内无法恢复元气。

    “我的许大总裁,您可算下来了,快去外面的警车上呆着,这里交给我们!”那个警察分局长热情的走到许嘉允面前,一脸的苦笑。

    “龙局长,这明显是商业恶意竞争,你们必须帮我把幕后推手找出来,否则这事儿没完!”许嘉允与这个分局长竟然认识,看样子还挺熟。

    龙局长严肃的点点头:“放心吧。已经在查了。”

    许嘉允得到龙局长的答后,脸色稍好一些,也对着龙局长点头,道:“嗯,多谢龙叔叔了,真是气死我了。”

    龙局长笑了笑:“快出去吧。不管真假,我们都要排查一遍的,这里不安全。”

    “嗯,我在外面等着你们出结果。”许嘉允说完就向外走去。

    然而,他还没走几步时,就看到了楼梯拐角处的陈浩然,而陈浩然看到她看过来时,则立即转身向上走!

    许嘉允的胸口就起伏了一下,这个陈浩然。竟然没去医院,竟然拿她的话当做耳旁风!

    “你等着,到时候有你好看!”许嘉允小声嘟囔一声,并没有叫住陈浩然,因为现在人太多,不是和陈浩然发火的时候,所以只能等到事态平息后,再找陈浩然算帐。

    “不去医院就还钱!”许嘉允瞬间做了决定。自已不是给他一万块钱吗,那是检查费。他既然不去,那就把钱还来吧,到时候一让他还钱,他就得去了吧?

    陈浩然此时则根本不知道美女老总的想法,而是趁乱时,独自上了二楼。

    做为酒店的保安。他有责任维护酒店的安全秩序,况且他也是一个知恩图报的人,要知道,上午的时候美女许总还给他一万块钱来着,所以冲着那一万块钱。他都必须帮美女许总一次。

    当然,他现在也有能力帮助她,因为他有意念,有别人没有的意念扩散。

    十五米的意念扩散,是他现在最大的扩散值,也就是说,在他周身十五米内,不管东南西北,所有一切都会呈现在他的意念之中。

    就算是他站在门外,但门里面有什么,他也能用意念看得到。

    “呼”他在二楼餐厅快速奔跑着,而意念所过之后,什么桌子底下,墙角垃圾筒等等,都被他看得一清二楚。

    只用了十几秒的时候,二楼西餐厅被排除,之后他又在走廊里不停的向前走,只用了一分钟不到,整个二楼被排除。

    三楼四楼都是对外的中餐厅,平时人流最密集之地。

    五楼是酒店内设的游泳馆。六楼是保龄球馆,七楼以上才是客房。

    陈浩然认为,如果真有炸弹的话,炸弹最有可能藏着的地方就是三楼,因为三楼对中餐厅来来往往的人太多,所以凶手方便下手。

    他上了三楼的时候,整个三楼已经人去楼空,而他也直接大步走进了餐厅大堂中,意念将周身方圆十五米内笼罩。

    “嗯,那是什么?”就在他刚刚释放了意念时,立即在一张桌子底下看到了一个帆布的手提包,而那包里面则有一个类似**包一样的东西,被捆得很结实!

    “就是它了!”陈浩然深吸一口气,同时意念集中,向着那炸约包里面探了进去。

    “尼玛,砖头,草!”陈浩然气得大骂一声,同时几步就走到那张桌子底下,要拎起帆布包。

    “不对,不对啊,我要是拎起这包的话,那就出问题了啊,人家警方会弄什么指纹之类的检测的,老子还是打个电话给队长吧。”陈浩然突然想起,他这横插一手的话,不利于警方破案的,现场会被破坏,所以他立即掏出手机,给何森打了过去:“队长,我在三楼餐厅发现了可疑物,你让警察叔叔们过来看看啊。”

    “什么?你等着,千万别乱动啊。”何森在电话里大叫一声道。

    陈浩然随手挂了电话,也掏出烟抽了起来。

    一分钟时间不到,防爆警察以及拆弹专家就迅速上了三楼,而当他们走到餐厅外面,看到一个小保安竟然坐在西餐厅里抽着烟时,差点没被吓死。

    这小保安胆子也忒大了吧,万一炸弹这时候爆炸的话,他小命岂不玩完了?

    “别动可疑物在哪?”两个穿着厚厚防爆服的警察走了进来,陈浩然也根本看不清他们的脸,这是真真的拆弹专家。

    “这呢,包里有个东西捆在一起,像**包,呵呵。”陈浩然嘿嘿的傻笑道。

    “你退出去。快。”两个拆弹专家立即小心翼翼的蹲下,而陈浩然张了张嘴,想告诉他们,里面是砖头,但想了想后,还是没说出来。如果他说出来的话,少不了惹什么麻烦呢。

    然而,令他没想到的是,他就算没告诉里面有砖头,但他也有麻烦了,因为他出了餐厅后,两个警察就让他跟着他们走,并且他看到了两个警察眼神里的怀疑神色。

    陈浩然有点不爽,因为他下楼时。又有两个警员加入了护送他的队伍之中,似乎他成了嫌疑人一样,而待他们走到酒店外面时,很多人的目光也都齐唰唰的看向了他,所有人的眼睛里有震惊和疑惑。

    “怎么事?”一道声音突然响了起来,是许嘉允,她正在一辆警车上休息呢,然后就看到陈浩然被带了出来。虽然陈浩然没戴手铐之类的,但明显是被押送出来的啊。

    所以她第一时间从车上跳下来问了一句。

    而许嘉允许音落下时。三个穿便装的也从另外一辆警车上走了出来,其中两男一女,走在最前面的大约四十多岁的样子,有些微秃顶,另外一个男子三十左右岁,长得挺帅。最后一个则是个挎包的女子。

    “没什么事,他发现了炸弹,我们例行做个笔录。”那秃顶男子一边说话的时候,一边拿出一张胸卡,挂在衣服上。

    胸卡上面写着分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刘江’。

    另外的警员则叫做‘李勇’。和某著名主持人重名。

    那女子的胸卡上则写着‘陆晓芸’。

    “你好,上车说话吧。”刘江极其严肃,并对陈浩然做了个请的手势。

    “完了,完了,我这是被你们怀疑了啊,草。”陈浩然小声骂了一句,然后直接钻进了一辆防爆车里。

    “小陆,你记录一下。”副大队长刘江坐到了陈浩然对面,问道:“你叫什么?”

    “陈浩然。”

    “哪里人?”

    “山东。”

    “具体住址,身份证拿出来。”刘江道。

    “没带。”陈浩然有情绪,虽然身份证在身上呢,但就是没掏。

    “你说话注意点,什么态度?”那负责记录的陆晓芸突然轻喝一声道。

    “什么什么态度?美女,你吓我啊?就这态度,爱咋咋地!”陈浩然轻挑式瞪向了陆晓芸,这女警岁数和他差不多大小,而且也特别漂亮,如果再穿上制服的话,绝对是制服诱惑。

    “收你的狗眼,你乱看什么?”看到陈浩然在自已胸脯描来描去时,陆晓芸气得差点动手,这小保安也像个十足的小流氓。

    “好了,你别紧张,我们没有其它的意思,你总该知道你的身份证号吧?说一遍。”刘江这时候突然笑了笑,示意陈浩然放松。

    陈浩然立即说了一串数字,而就在陈浩然说字自已的身份证号时,另外那个叫李勇的警员则拿着手机下了车,似乎打给谁核实去了。

    “你来丰都多久了?”这时候刘江继续问道。

    “大叔,你问我来这里多久干嘛?你咋不问炸弹的事儿?你们在怀疑我吧?要是这样,你们这不是让做好事的寒了心嘛,我找到了炸弹不假,但也不至于像审贼一样的审我吧?”陈浩然委屈道。

    “哼,我们两组人马,上百人进去找都没找到,怎么就偏偏让你找到了呢?而且你之前明明在大堂了吧?连我们龙局长都看到你了,然后过了不到两分钟,你直接就在三楼发现了炸弹,你说你不值得我们怀疑吗?难道那炸弹是你放的,所以你才能直接找到它?所以你现在你最好识相点,我们问你什么,你答什么,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那陆晓云又忍不住的板起脸喝斥起来,这小色狼不吓唬他一下,他不知道天高地厚。

    “好吧,好吧,那你们问吧。”陈浩然有一种想骂娘的冲动,不就做了一好事吗?怎么就成了嫌疑人了呢?

    “你来丰都多久了?”刘江继续之前的问题。

    “一个月整,今天刚拿工资!”陈浩然没好气的答道。

    “哦,你之前干什么的?什么职业?什么时候来的京城?”

    “我之前啊?当过水电工,做过出租车司机”

    “还当过打手吧?”突然间,那个打电话的李勇来了,他冷笑一声道:“两次被行政拘留,一次刑事拘留,共三次,都是伤人对吧?”

    李勇继续道:“副大队,信息出来了,这小子以前在他们家乡那边三进三出,不是个省事的主儿。”

    “行了,先铐上,具体去再审。”副大队刘江心里已经有数了,一个刚刚进入丰都一个月的新保安,一个两分钟内能在二十八层大夏迅速找到炸弹的保安,一个曾经被三次拘留过的人,嫌疑太大了,所以已经很有必要铐去正式审查了。

    “小子,把手伸过来,我跟你说,别反抗啊,否则罪名更大。”那李勇掏出手铐道。

    “那炸弹不是我放的,不信你们调监控录像。”陈浩然急道。

    “哼,你没放不代表你与炸弹没关系,你最好别动!”那陆晓芸冷哼道。

    “你特么的有病吧?老子不就是找到炸弹了吗?找到炸弹也有错?”陈浩然脖子上的青筋都胀了起来,不带这么玩的,好不容易做了好事,但却被当成了嫌疑人,他比窦娥还要冤。

    而且他下意识的害怕进局子的,所以反应有些过激,拳头也捏得紧紧的,似乎要动手一样。

    “嘴巴放干净点,手伸过来。”李勇拿着铐子,目光锋利的看着陈浩然,而陆晓芸已经把手伸向了腰间,随时要掏枪的样子。

    “许总,许总,救命!”陈浩然知道,这个时候,只有美女老总能救他了,而且也必须她来救,毕竟自已是为她找炸弹的啊。

    “住手,你们干什么?”许嘉允早就关注着这边的动向呢,所以看到车上几人似乎要用手铐铐住陈浩然时,她就立即跑了过来。

    “许总,这个保安我们要带去调查,他有前科,且我们怀疑他与这宗炸弹案有关。”

    “放屁,你把话给我说明白?老子什么前科?老子以前那是打架,不是放炸弹,你特么的想阴死我啊?许总,我跟你说,刚才是我找到炸弹的,可是我找到炸弹我还有错了?他们怀疑是我放的炸弹,我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啊。”

    “不可能是他放的!”许嘉允立即摇头道。

    “或许他有同伙呢?他同伙放的,所以他知道位置!”那陆晓芸道。

    “那也不可能是他!”许嘉允再次摇头,直觉上,不可能是陈浩然的。

    “那我们也要带他去协助调查!”陆晓芸哼了一声道。

    许嘉允就冷冷的看了陆晓芸一眼,然后转身就走。

    “哎,许总别走啊,让他们放我啊。”

    “你消停一点等着。”许嘉允头瞪了陈浩然一眼道。

    “哼,找龙局长也不好使,你是嫌疑人,必须把你带去。”那陆晓芸对着许嘉允的背影轻哼道。

    “美女警官,你有经期综会症吧?”

    “哗”的一声,就在陈浩然的话音刚刚落下时,那陆晓芸竟然直接把枪掏了出来,并打开了保险,顶在陈浩然脑门上。

    “你再说一句试试?”陆晓芸扬着眉毛道。

    “你有经期踪合症,有种你开枪,你不开枪你就是老子日出来的,老子以后还要****!”陈浩然的倔劲早就上来了,所以哪里会怕这陆晓芸的恐吓?

    “我打死你这个人渣,打死你人渣”陆晓芸被陈浩然的话气得彻底暴走,眼圈都红了,她还是一小姑娘呢,这个小保安不但用眼神亵渎她,还明目张胆的骂她,所以热血一上头,就什么都不管了,抡起枪托就砸。

    “砰砰砰”劈头盖脸,不分轻重的砸了下来,而陈浩然则一点没动,也没躲,任由陆晓芸打个不停,甚至他的嘴角还在笑着,轻浮的笑着。(未完待续。)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