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神仙下凡传 > 正文 第五十九章 再世牢
    孙比例说:“太上老君跟你是什么关系?”陈浩然说:“他是我师父。(本站小说文学网)”孙比例说:“那你受死。”陈浩然说:“前辈,有话好说。”

    激招过后,陈浩然抵不住孙比例的蓬勃攻势,颓然倒在瓦砾当中。但见孙比例毫不留手,身形一跃而起,手中拐杖便要迎头砸下。就在这刻,几颗石块夹着火势扑面而至。孙比例喔了一声。尤幸孙比例反应奇快,腰一拗,尽将火石通通避过。

    细看,火石来自陈浩然倒身之处,见他身周泛起红火,看来已经运起仙姬神卷内功,尽吸五行火气,准备使出太上心印经第二式美俄登道。孙比例说:“姓陈的,来呀,就看你的神功可有老君多少火候。”

    孙比例说:“来得好。”数十道火劲如电急shè,孙比例不慌不忙,一提真气,已展开定无飞环跌三姑。重重叠叠的环劲互扣,将孙比例身周护得密密麻麻,更将美俄登道气劲全数卸掉。这跌三姑,林万珍在秘穴也曾使出,但比起孙比例,那是天渊之别。

    美俄登道无功而还,陈浩然随即变招。大地水气如江河飞溅,尽被陈浩然真气所引,回旋急涌,泛起身后一尊漂移不定的庞大神像。孙比例心想:啊,周遭气流干枯,准是心印经的第三式。

    果然,见陈浩然白光涌现,出掌幻化不定,正是五行之水,为我尽取的太上心印经第三式天然驾临。天然驾临厉害之处,乃掌劲如水漂泊不定,哪管角度如何刁钻,依然无孔不入。孙比例心想:这招心印经蕴藏无孔不入的水xing,跌三姑抵它不住,变招。

    孙比例倏忽变招,见她双手互挥,漫天飞环犹如凤舞九天的飞扬不绝。护体之余,更向陈浩然密集攻击,这,正是定无飞环第六招无穷刘。无数环气跟水银泻地的太上心印经互相纠缠,劲速而闪耀的碰击,看得旁人眼花缭乱。

    陈浩然心想:喔,这些环气当真厉害,竟然一掌也打不进。的确,无数环气全部暗藏一股旋劲,管你如何无孔不入,也被卸得消散无形。更厉害的是,环气相抵后会一分为二,向敌方回弹攻击。任陈浩然如何施压,必然受到双倍奉还。纵使如何闪避,最终也是难逃一劫。

    陈浩然再次倒下,孙比例施然着地,已是百岁的老人家,酣战良久依然轻松自若,厉害。补品人说:“老太婆,想收买人命吗?”林万珍说:“补大哥,不要。”迟了,补品人不知险恶,已然扑近孙比例。

    孙比例说:“不知死活的臭小子。”孙比例一摇头,长鞭扫过,已将补品人打得凌空飞远。林万珍和黄月华说:“补大哥。”孙比例说:“嘿,果然是太上老君的传人,抵我数招依然挺得住。”“起来,你懂多少式太上心印经,全部打给我看。”

    孙比例说:“就让老身今天大破太上心印经,干掉你这太上老君传人。”陈浩然说:“有这么容易吗?”陈浩然当真斗志强横,稍一回气,已在双手合十,身周尘土飞扬,似乎,又是另一式太上心印经的前奏。黄子泰说:“老佛爷,小心。”

    孙比例说:“嘿,区区太上心印经,伤得了我?”说话间,孙比例已鼓起真气,无数沙石就在其身侧荡开。回看沙尘滚滚的陈浩然,四周尽见一片土黄光气,人石已像浑为一体,这是太上心印经第五式。

    同在我发。土形神仙像巨大无朋,以孙比例纤弱瘦小的身形,能抵御这磅礴一击吗?

    情景令人大感意外,见孙比例将护身气劲尽收,全身亦泛起一阵黑气。原来,她已催起修炼多年的独门绝学,九yin奇经。九yin奇经以逆行内劲作基本,一经运行,能吸尽大地一切天罡之气。同在我发夹着硕大的沙土神仙相,只一瞬间,已被尽吸,颓然溃散。

    所谓同在我发,神仙相消散,余下的我仍在。见陈浩然双拳前轰,劲道恍如开天劈石,那是五行土气中最厉害的坚石之气。孙比例说:“雕虫小技,我领教太上心印经的时候,你还没出世。”双掌直朝陈浩然两拳之间突进,她,难道要同归于尽?孙比例说:“分。”

    陈浩然喔了一声。孙比例双掌一分,陈浩然双手已被两股环气所套牢,这一着,乃定无飞环第二招就爽后。环劲锁紧陈浩然双臂经脉,将其内劲紧紧克制。孙比例说:“转。”两手交叠,内劲带动之下,陈浩然平衡骤失,体内气息亦紊乱不休。

    孙比例内劲一吐,将刚才以九yin奇经吸尽同在我发的澎湃土气,全数一并奉还。至此,纵有麒麟珠护体的陈浩然,也难抵如此惊天一击,人,已是失控飞倒,无力回天矣。

    黄月华说:“夫君,夫君。”孙比例说:“哼,何物太上心印经?六十年来竟可排名在我定无飞环之上。”“看,今ri不是彻底的败在我手上吗?”孙比例说:“既已江郎才尽,让我送你一程。”黄月华说:“老佛爷,手下留情。”孙比例说:“滚开。”黄月华说:“唔唔。”孙比例说:“泰儿,你的女儿当真大了,有毛有翼便晓飞,竟连我的说话也不听?”

    黄子泰说:“娘,她们确实斗胆,我会好好教训。”“但依我看,女婿也是杀不得。”孙比例说:“唔?连你也反我?”黄子泰说:“孩儿不敢。”黄子泰说:“孩儿只认为,女婿不过是太上老君的传人,杀了他也难消娘亲的怨恨。”“倒不如利用这小子,广发英雄帖,召开讨伐大会。”黄月华说:“爹。”孙比例说:“泰儿,继续说。”黄子泰说:“以讨伐太上老君传人为名,引太上老君现身为实。”“太上老君若真个出现,娘亲便可手刃仇人,威震江湖。”孙比例说:“如果引出魔门门主阎罗和邪派派主凤天南呢?”“这桩事,你瞧着办。”

    孙比例说:“先将两个小子囚在再世牢,在联络江湖同道,七月十四召开讨伐大会。到时引来太上老君和魔门,还有邪派。”黄子泰说:“是。”夜凉如水。林万珍说:“女儿,我们不可见死不救。”黄月华说:“但,凭我们力量可以救得他们吗?”林万珍说:“救不到也得想法子呀,女儿也清楚再世牢是什么环境。”“他们早已重伤,恐怕抵不住太久。”林万珍继续说:“唏,别想了,呆等不是办法。”

    林万珍说:“我去救他们。”黄月华说:“娘亲。”林万珍一头撞向黄子泰。黄月华说:“喔?是爹。”黄子泰说:“看你鬼鬼祟祟的,去哪?”林万珍说:“我,我。”“我去再世牢救人。”黄子泰说:“救人?给老佛爷知道,还有命吗?”林万珍说:“那又怎么样?我就是看不过眼。”“你也知老佛爷不对,还要将他们关起来,又开什么讨伐大会。”

    黄子泰说:“不是这样,他们早已死掉,想救,也救不了啊。”黄月华说:“这么说,爹是为了他们。”黄子泰说:“还不是吗?若不利用讨伐大会将太上老君引出来。还有魔门门主和邪派派主。”“老佛爷会留下陈浩然女婿的命吗?”黄月华说:“只是,他们困在再世牢,恐怕也活不长久啊。”黄子泰说:“也没法子,能否活得过来,便要看他们的造化。”林万珍说:“夫君,到底老佛爷跟太上老君有何恩怨?”黄子泰说:“我也不大清楚,所以才建议讨伐大会之计。”“只要太上老君现身,什么都一清二楚,也让他们亲自解决当中仇恨。”黄月华说:“那我们,现在。”

    黄子泰说:“一个字,等。”“不过,有个问题倒让我担忧。”林万珍说:“夫君在担忧什么?”黄子泰说:“江湖传闻,太上老君向来独来独往,少管江湖事。”“这趟广发英雄帖,怕他收不到讯息。”“若然太上老君缺席讨伐大会。”“只怕陈浩然女婿他们。”黄子泰说:“别想了,早点睡。”“说到底,要救陈浩然女婿。”“就要找到太上老君。”

    只见黄月华在房间内哭了起来。林万珍说:“女儿。”林万珍心想:看来,女儿真的担心女婿了。在大殿上。孙比例对黄子泰说:“都跟两个丫头说了吗?”黄子泰说:“都说了。”孙比例说:“好,两个丫头跟陈浩然相识多时,准会知悉太上老君身在何方。”“同时会引出魔门门主和邪派派主的。”孙比例说:“为了救那两个小子,必然去找太上老君。”黄子泰说:“也是的,但,怕不怕她们有危险?”

    孙比例说:“怕什么,她俩的武功可不赖啊。”孙比例说:“说回来,她们如此偏帮夫君,证明你管教无方。”黄子泰说:“娘教训的是。”孙比例说:“还有话说吗?”黄子泰说:“娘,其实你跟太上老君的恩怨。”孙比例说:“多事,出去。”黄子泰说:“是。”黄子泰离去,偌大的大殿上,就只剩下孙比例一人。

    空旷的静室,杂物寥落,鸦雀无声,跟刚才与陈浩然相斗的激动,那是天地之分。孙比例底里,是不喜欢这样冷清的感觉,她要的,是受万人歌颂,全江湖以我为尊的皇者气派。但这数十年,竟要她屈就如此斗室之内。不禁让她想起六十年前的仇恨。她,永远不会忘记这一掌。

    孙比例说:“呀,我的眼,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看不到啊。”孙比例心想:是太上心印经令我双眼变瞎,也令我变成驼子。甚至我的样貌,一切都失去了。我的光yin虚度,我原本可以震慑天下的威名。

    孙比例说:“太上老君,今生今世我也不会饶你,就算跟i有关系的,同样一个不留。”霞烟山庄后山。再世牢。这里,就是让林万珍和黄月华母女闻之sè变的再世牢,陈浩然与补品人,正被枷锁倒吊其中。但见四周尸体满布,生气全无,别说等到七月十四ri的讨伐大会,就算捱上两三天,也怕xing命不保矣。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