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修仙界移民 > 正文 第六十八章 青木之心
    “轰!”

    几乎是在那黑魔转化的同时,地面上就已经冒出一大块岩石,将这黑魔的下半身给束缚在其中,不能动弹,而那岩石上miàn 画满了各种匪夷所思的符文印记。

    任那黑魔嘶吼,却不能挣扎半分。

    同样的,接连十余道光环在四周亮起,却是之前萧铁衣等人布下的攻击法阵同时发动。

    寒冰,烈焰,狂风,惊雷,剑气,飞石,无数道攻击就像是火山般爆发。

    这就是提前布置攻击法阵的好处,绝对不是临时攻击所能比拟的。

    所以几乎是在一瞬间,尽管那黑魔至少是宰相位的实力,却也禁不住这样的狂轰乱炸,大半个身子直接被轰成灰烬。

    不过还未等众人欣喜,就听得又一声怒吼,那黑魔竟是在转眼间恢复如初。

    “不要大意,这魔族的再生能力极强,它体内至少有一百颗以上的血魔珠啊,哇哈哈,我们发达了。”

    苏小枚惊喜地大叫道。这才是真正的好处。

    而其他人自然不会大意,彼此都是战斗经验丰富,像萧铁衣,还有苏小枚的四大家奴,几乎就等于五个总督位的高手,再凭借预先的布置,杀得是很凶猛,哪怕那黑魔转眼间就能复原,可还是无法挣脱。

    至于段横,则是在释放大量寒冰煞气攻击的同时,也是将灵觉压制释放到极点,因为魔族天性就是容易侵蚀人族的心智,所以灵觉压制这一点非常重要,反倒是他的攻击伤害,就无足轻重了。

    等到苏小枚也加入攻击后,效果顿时就变得非常明显。剑煞术法对于魔族的克制是公认的。所以她仅仅释放了十二次剑气攻击后,那黑魔的复生速度就已经被打断了,甚至从一开始,这头黑魔就没有来得及做出一点点的反击,只能被dòng 抵抗。

    再厉害的魔头,也扛不住这样的近乎于作弊一样的攻击的。

    不过。众人都没有大意,依旧持续不断地攻击着,确保将那黑魔的每一块血肉都轰杀成渣。

    “差不多了吧?真没有想到,我们竟然就这么轻松地击杀了一个魔族大头目,这个级别的魔族,可一身都是宝贝啊,别的不说——嗯,段横,战利品怎么分。大家都出力了,我们三七分成,你三我七。”

    苏小枚开心地笑道。

    “我没有意见。”段横点点头,他之前之所以又是动用仙之血契,又是大张旗鼓地折腾,其实就是想借助苏小枚的力量的,因为凭他自己,是完全无法摆脱的。所以对他来讲。这件事的收益不在这里,而是摆脱了被人操控的局面。

    “不过。这东西真的死掉了吗?”

    “放心好了,虽然这是我第一次诛杀的中等魔族,但还是错不了的。”苏小枚摆摆手,大咧咧地道,然hòu 她就取出一种蓝色的粉末扬了出去,这些粉末扩散四周。并无什么变化。

    “好了,这魔族已经死掉了,你们几个,撤去阵法。”

    苏小枚的那四个门客迅速上前,将各种阵法撤去。然hòu 就见到了那头黑魔的‘尸体’,准què 地说,一块拳头大小的彩色石头,那玩意晶莹剔透,里面似乎有血液在流淌,但并不会给人以诡异的感觉,反而是如暖阳一般,充满了生机。

    在见到这彩色石头的一瞬间,段横就感受到了勃勃的生机,是那种最纯正的生灵之气的气息。

    而同时,苏小枚,萧铁衣,还有那四个门客,都是完全怔住了。

    “我——这——我们,我们是真的发达了,段横,你到底弄出来的是什么啊,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青木之心?我们难道杀的是一个魔族中的王?而且至少是嫡系的王!有了这东西,天啊,就算是凝聚第六等级的仙鼎,都是轻而易举啊!五大帝族发动数千万大军攻陷魔族,还不就是为了此物?我的天,我的天!”苏小枚连说话的声音都颤抖了。

    至于其他几个人,也都激动得不行,但几乎是一个呼吸之后,那最靠近那颗青木之心的四个门客突然暴起发难,竟是要去抢夺那青木之心。

    “喂,你们这几个混蛋!”

    苏小枚惊怒大骂,但几乎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那四个门客就已经在彼此之间展开了最猛烈的攻击。

    他们四个人原本都非常熟悉,而且非常擅长合击,所以此刻几乎是一瞬间他们彼此都受伤不轻。

    可那颗青木之心还是被一个门客被抢去,因为他修习的乃是风煞术法,论起速度来,无人能及!

    眨眼之间,他就已经化为一道狂风,遁出上千米之外。

    可是下一刻,一道凄厉的剑光就已经闪电般追上来,只是一击,就将那门客轰杀成渣。

    这却是苏小枚在此刻出手了,而且一出手就是前所未有的凌厉,这个女人,竟然到现在还曾有留手。

    “该死的家奴,谁还敢抢?”

    苏小枚怒喝一声,然hòu 一挥手,一条彩带就已经飞出,顷刻间,那颗无比珍guì 的青木之心,就重新回到她手中,至于那三个受伤的门客,则完全蔫了,至于萧铁衣,则始zhōng 神色冰冷,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看见一样。

    显然,她很清楚苏小枚能够控制住场面,甚至在此刻,她保持一动不动的状态,就是最佳的选zé ,否则,苏小枚只怕会立刻翻脸。

    “嗯,非常不错。”此时收起了那颗青木之心,苏小枚这才将目光首先望向段横,似乎段横一动不动的表情很满意。

    “段兄,你打算怎么分配?要知道,青木之心只能一个人使用的。”

    “给我其他补偿吧,但是,我还是想说一下,这件事有些太突然,你确定。那就是真正的青木之心吗?”段横抬头,神情中有点古怪,事实上,他打死也不信的,那滴魔血孕育出来的魔族体内怎么可能会出现一颗青木之心?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也很好奇你方才拿出的地图和那一滴魔族之血有什么秘密?所以。你放心好了,我不会杀你,我会带你回去,自有人询问你此事,但,你最好老实点,否则休怪我不客气。至于那是不是青木之心,我想我不会搞错的。”苏小枚浅笑倩兮地道,但是下一个瞬间。她就一挥手,那之前剩下的三个门客就被三道剑气给诛杀当场。

    甚至,她若有意若无意地扫了一眼萧铁衣,无yí ,她现在是真的连萧铁衣都要干掉的。

    “我们现在就守在这里,必须等一个月期满才能返回,表姐,你意下如何?”

    “我没有意见。”

    萧铁衣淡淡道。神情冰冷,仿佛是个傀儡。

    “啧啧。但是表姐,你懂我的意思,青木之心这件事太过于重大,我不想杀你,现在,你自封仙鼎。用六丁符封住四肢手脚,你放心,我一定会带你回去,我可以用仙之血契来发誓,而且我么做。也是为了我们整个家族的利益,希望你能理解。”苏小枚再次开口道。

    “可以。”

    萧铁衣根本就没有迟疑,当即就坐下,双手结印,运转仙鼎,顷刻间,她的气息顿时就微弱下来,这是仙鼎被封住后的效果,整个人就变得和普通人差不多。

    然hòu ,萧铁衣更是干cuì 地取出四张符篆,分别封住自己的四肢关节上,如此一来,她就连动弹都不能动了。

    “很好,表姐,你放心,我说话算话,他日我若能进阶第六等级的仙鼎,我不会忘了你的好处,若我苏家将来能进阶帝族,你必然也是功臣之一。”

    苏小枚有些诚恳地道,但她还是谨慎地取出一团青色的丝线,将萧铁衣整个人如蛛网般捆了起来。

    做完这些,苏小枚才笑吟吟地看向段横,而在方才那过程中,段横也是一动都不敢动,因为实力太过悬殊了。

    而且,他还是不相信,事情会这么简单,但苏小枚既然认为那就是真正的青木之心,那就没办法了。

    “委屈你了,段兄,你也自封仙鼎吧,我相信,你这么一个来lì 神秘,行为古怪的人,一定藏着让整个天xià 都为之震惊的秘密,不是吗?所以,我肯定会把你安安全全地带回去——”

    苏小枚话音刚说到这里,突然脸色一变,转头就是一道剑气狠狠劈出去,但却落了空,那原本在萧铁衣被束缚的地方,已经是空无一物。

    “可恶,表姐,我并没有想杀你的意思,我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家族着想,你是想要干什么?现在你快回来,我保证过往不究,我们可是最好的姐妹,你不要逼我!”苏小枚大喊道,但是四周哪里有萧铁衣的影子?

    只是天空之中,隐约有雷鸣声滚动,不知从哪里飘来的乌云聚集过来,完全笼罩住这处山岗。

    狂风大作之中,传来了萧铁衣那依旧冰冷的声音。

    “抱歉,表妹,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此乃天意,我知道你没有想杀我的意思,但是,一颗完整的青木之心啊,呵呵呵,就算助我突pò 金仙位,也是绰绰有余,我何必要受你的恩惠?我们萧家,从来都依附于你们苏家,靠着你们苏家给予的残羹剩饭接济,我们又不是等待施舍的狗,现在,是你将青木之心叫出来,还是我自己去取?”

    “你这个贱人,你休想!别以为你将雷煞术法修习到了小成,就可以击败我!”苏小枚愤怒地大喊道,但她脸上的表情,却表明,她是真的有些惊惧。

    “呵呵呵,天真的表妹,以往我让着你,宠着你,甚至都不愿在你面前展露真正的实力,就是哄你开心啊,你难道真的以为,凭你那点手段,就能抵抗我了,你还是太幼稚了!你应该在最一开始的时候,就杀死我的。”

    在萧铁衣说出这番话的时候,整个地面,忽然就浮现出来一道巨大的法阵,笼罩住整个山头,法阵之中,雷光闪耀,与天空中那密集的乌云闪电,遥相呼应!

    那萧铁衣,竟是早在之前,就已经做出了布置,甚至故意拖延时间的。

    “快走!”

    段横这个时候也感受到了无比的危险,虽然他还是不相信这一切,但是再不逃的话,就真的要灰灰了。

    苏小枚此时也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扬手扔出一道玉符,就见剑光一闪便要遁走,可是,她才一动弹,那天空中密集的乌云闪电立刻就被她所牵动,那怕她一瞬间就遁出数百米之外,可狂暴的雷潮还是疯狂地轰下来,瞬间就将她整个人淹没。

    无yí ,她身上已经是被萧铁衣动了手脚的。

    段横自己也是被那雷潮所波及,可毕竟这雷潮是全朝着苏小枚而去,他承shòu的攻击并不可怕,再加上青龙仙鼎的压制,所以他还是能够强忍着身上的麻痹,催动风煞术法,化作一道狂风疯狂逃窜。

    一口气逃出上百里,他却并没有见到萧铁衣的追杀,想来这也正常,苏小枚要抓他回去,是为了拷问他身上的秘密,但萧铁衣却只为了那青木之心,若是她真的夺走了青木之心,第一件事就应该将其服用,然hòu 觅地修行,哪有时间来追杀他?

    “怎么会变成这样?”

    段横有些无奈地坐在地上,他打死也不相信,洛青娘会舍得用一颗青木之心来操控自己的,那简直是荒谬。

    因为洛青娘自己,估计都只是第五等级的仙鼎,开什么玩笑啊,她怎么舍得这么做。

    难道自己猜错了,并不是洛青娘在一直算计自己,而是——另有其人。

    段横刚想到这里,忽然心中一动,整个人就从地面上弹起来,然hòu 他就看到一个淡淡的女子身影飘荡过来。

    一看到此人,段横的脑袋就嗡的一声炸开了,他甚至都忍不住惊叫出声,

    “原来,原来是——是你!”

    那淡淡的身影不是别人,不,她不能算是人,因为这个女人,她分明就是当初在莽山东面的古战场之中被封印的那个魔族的长公主啊!

    虽然他当初看到的,仅仅是一个雕像,但他确定没错,就是她。

    “不错,是我,还真是要多谢你,不是你帮忙,我这魔族长公主的血脉传承大概要永yuǎn 地被封印在那古战场呢,那位小姑娘得了我的传承,她将成为新一代的魔族长公主,尤其可喜的是,这传承是在魔族地界中完成的,所以,不会被你们人族的那些老家伙发觉,假以时日,你们人族给我们魔族造成的痛苦与杀戮,我们会百倍地追讨回来。”

    那淡淡的人影微xiào 道,不过随着微风拂过,这人影似乎也在不断消散,似乎是力量开始耗尽。

    “为什么不是洛青娘?她不是拥有着一半的魔族血脉吗?”

    段横急忙问道,这是他最为不能理解的。

    “呵呵,青娘啊,她本来是极好的人选,可惜她拒绝了,还暗中阻挠于本尊的计划,不过这都不重要了,本尊的血脉传承已经送出,我的意识也只剩下这最后一丝,小子,希望你能活着见到我魔族新一代的长公主出世的那一刻,我保证,那必将无比绚烂和精彩!你们人族必将灭亡!哈哈哈!”

    一阵风卷过,带走了那人影的最后痕迹,而段横,则呆若木鸡。

    他怎么也想不到,竟然是这样一个结果。

    那幕后的黑手居然不是自己一直假想的洛青娘,而是这个被封印在莽山古战场的魔族长公主。

    但是,自己什么时候中招的呢?莫非是因为当初莫名其妙陷入的那场幻境!

    可是,那洛青娘到底在折腾什么?

    难道她所有的作为,仅仅是是为了救出她的母亲?(未完待续。)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