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修仙界移民 > 正文 第一百四十章 龙渊
    一夜好睡。

    当段横再次睁开眼睛,就发现格外的神清气爽,那苍木灵茶当真了不起,这短短的时间里,竟是让他的灵觉强度在原来的基础上再增加了两成,而且还一举破去了他隐藏很深的魔障,有了这样的收获,也算是不虚此行了。

    不过,自己房间门口俏生生立着的那个侍女是何时进来的?

    段横用力地伸了个懒腰,却也懒得爬起来,就这么趴在那软榻之上,好奇地打量着那个小姑娘,嗯,有点眼熟,似乎昨夜在大殿宴会之中,就有这个侍女。

    “十三公子,请沐浴更衣。”

    那侍女微微垂着头,屈膝一礼,声音柔柔的,分外好听。

    “你叫什么?昨夜就守在这里?太辛苦了吧,不要紧张,我不是坏人。”段横笑道,这侍女应该就是他昨夜返回后不久,就进入这房间的,当时自己由于饮下那苍木灵茶的缘故,十分嗜睡,所以这才没有察觉。

    一想到这小姑娘给自己守了一夜,他还是很不好意思的,什么时候他也能享shòu 过这种腐化的贵族生活了?

    “十三公子,奴婢叫小盈,不辛苦的,还请您沐浴更衣,主人吩咐了,今日您还要去观礼的。”那侍女依旧柔柔地道。

    但段横却是听出问题来了,昨天伺候他的那些侍女虽然貌似恭谨,但其实在骨子里都瞧不起他,更别说替他守夜了,那都是苍木山的侍女,而这个侍女,却绝对不是,难道是冰九衍那老好人派来的?

    不过段横很明智地没有去问她所谓的‘主人’是谁。

    很痛快地从床上跳下来。而在短短时间里,那侍女已经弄好了一切,包括一身合体的长袍之类。

    段横也没扭捏,很是淡定地享shòu 完一切,在此期间这小侍女的脸蛋一直红红的,很是诱人。不过段横此刻又怎么会给自己找麻烦,焉知这不是老好人冰九衍给自己的考验,必须得改biàn 自己‘登徒子’的嫌疑啊。

    当一切搞定,段横自己也忍不住为自己赞一个,不容易啊,终于可以心安理得地享shòu 帅哥的福利了。

    “小盈儿,今天什么观礼,我去合适吗?”

    此时段横才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他昨天假扮冰九衍的侄子。虽然说君子可以欺之以方,但玩意老好人不认账,他可就颜面全无,所以打心里,他是不愿yì 再抛头露面的,太危险了啊,从昨夜那场宴会的规格来看,就可知不知多少大人物驾临苍木山。而他这个天字号的通缉要犯还要在他们眼前晃荡,这不是作死吗?

    “十三公子。是五位帝族小公主的加封仪式,当然,这只是预演,她们将来还需要回帝京正式加封,所以今日最重要的事情是确定一些名山福地龙宫凤巢的归属,这也是每隔三千年。在修仙界大祭天仪式之前需要处理好的事情。”

    “就是分赃大会?”段横一愣,没想到他还真的给猜中了,他就说嘛,区区一个风云宴,仅仅依靠苍木灵茶这样的东西。怎么也不可能几乎将修仙界各大势力都给一网打尽,原来这是牵涉到修仙界三千年一次的大祭天。

    这个事情就很重要了,不但要确定飞升仙人的数量,然hòu 还要确定各家势力获得的分封名单。这可是天帝的正式敕封,非常重要。

    不夸张地说,一个家族势力若是没有被正式敕封的帝王级高手,那早晚会衰落于时间长河之中的。

    “嗯,十三公子这么理解,也有点道理,但是,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事情,也是各家势力合纵连横的战场,尽管看不到刀光剑影,可围绕着这几日的风云宴和三千年大祭,绝对是明争暗斗,连绵不绝,很多明面上不相干的事情,都于此有关的。”

    侍女小盈很难得地叹息一声,看得段横很好笑,这些明争暗斗,他都理解的,但是与他有什么关xì ?小人物就得有小人物的自觉。

    只是他才刚这么想着,就听到侍女小盈幽幽道:“所以,十三公子,您一定要努力啊,主人的龙渊,可不能被别人家夺了去。”

    “呃——你说什么?”

    段横被吓了一大跳,龙渊是什么他知道,用通俗的话讲就是龙穴,但在这个修仙界之中,能够修建龙渊的,都是神龙一族体系下最强大的龙才有这个资格。不是说他这条小蛟弄了个小洞穴,就叫龙渊。

    这是有严格规定的,比如说这龙渊首先就是独立的一个世界,可大可小,忽而东西,忽而南北,可以随机移dòng ,而且龙渊是可以传承的,由一代代的巨龙逐渐完善,光是里面的藏宝,就会让人羡慕得发狂。

    另外,龙渊也是一座真正的战争堡垒。若是有主人亲自主持,便是仙人,都难以攻破。

    但也正因为如此,龙渊的传承非常严苛,没有资zhì ,没有上进心,或者是未来成长性不够,这些都不会在考lǜ 范围之内。

    所以段横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会与龙渊有什么联系,就算是他将来强大了,他也不会考lǜ 的,因为龙渊通常都是十几条巨龙前仆后继,不断传承,不断完善,历经数百万年,数千万年才真正成型的。

    而现在,这小丫头却鼓励自己却争夺龙渊的继承权?

    怎么回事?老好人也有龙渊!

    冰龙一族的底蕴并不强啊。

    “等等,小盈儿,把话说清楚,你要知道,有些事情是不能乱说的。”段横沉声严肃地道,这件事必须讲清楚,因为关xì 太大了,别说老好人是否真的将龙渊传承给他,就是一个流言,都有可能让段横死无葬身之地。他绝对会被其他愤怒的龙族撕成碎片的,要知道他还只是一条没长开的小蛟啊。

    平心而论,不管从哪一方面来讲,老好人冰九衍都不会这么做。

    “十三公子——”小盈儿有些楚楚可怜地张口道。但立刻就被段横蛮横地打断,“等等,你究jìng 是谁!你才不是冰九衍的侍女,你来蛊惑我意欲何为?”

    在这一刻,段横心中的念头纷纭闪过,不对劲。的确不对劲,从昨天晚宴开始,一切就不对劲。

    似乎所有人都认为他是冰九衍的侄儿,以至于那苍飞赤云这一对狗男女都要来针对他,而青鸟一族的云灵也对他青睐有加。

    但这一切都是建立在冰九衍的确认了他这个侄儿的前提下。

    可是,这怎么可能?

    且不说段横曾经听说过的冰九衍老好人的大名,单单看昨晚的晚宴,就可以知道,冰九衍这个龙女在整个修仙界的各大势力之中是有着多大的声望。

    要知道。冰龙只是神龙一族的分支,最高血脉为三品,用得着一品血脉的青鸟一族折节下交吗?

    当年冰九衍只是当了三年的冰龙一族的族主,然hòu 就撂挑子不干了,旁人只说她大度,焉知不是她看不上而已?

    作为一个拥有龙渊的龙女,其所能动用的能量岂是一个冰千里就能撬动的?

    要知道冰千里这一支由于背叛了人族,在目前修仙界主流已经完全被排除在外。缘何冰九衍却如此受重视?

    更何况冰九衍已经是一步踏入散仙位,未来成就不可限量。

    这样的存在。又是谁可以随便折辱的?

    在这种情况下,谁脑袋长包了会认为冰九衍一定会认他段横做侄儿?

    根本就不可能,冰九衍是老好人,是性格比较善良这一点没错,但她绝对不是蠢货,绝对不会犯这种错误。也用不着拉着段横当幌子。

    真相很简单,冰九衍只不过是因为即将进入仙界,对冰千里那一支非常失望,而在苍木山下临时看到野生的段横,这才有了那么一点恻隐之心罢了。

    所以。是谁特么散播的谣言!

    段横心中念头翻转,然hòu 就恶狠狠地盯着那侍女小盈儿,昨夜晚宴的事情一定已经是被冰九衍得知,但以她老好人的性格,估计也不会为难自己,只是她一定会因此很失望,认为自己实在不可救药,顶着她的名头招摇撞骗,这性质太恶劣了呀。

    在这种情况下,冰九衍又怎么可能给自己派来一个温柔的侍女?不立刻把他轰出苍木山已经算是难得的善良心肠了。

    “你究jìng 是谁?”

    当段横再次逼问了一声之后,那之前还似乎吓呆了一样的侍女小盈儿忽然诡异地一笑,“你猜?”

    “你大爷的!”

    段横一瞬间头疼欲裂,一屁股坐在地上,简直绝望了,老子怎么就这么倒霉。早该想到的啊,能看穿自己身份的,能花费这么大力气折腾自己的,除了那个魔女洛青娘还有谁?

    “不至于啊小段,你昨夜风光无xiàn ,伟岸奇男子的气势哪里去了,我又不会吃了你,只不过是故人相见嘛,而且这也怪不得我,谁叫你如此胆大包天,连苍木山都想混进来,我若是不散播你是冰九衍侄子的谎言,你现在早就被人给查出破绽了,别以为你转化为冰蛟,就可以瞒天过海,你小瞧了天xià 英雄呢!”

    “你到底想干嘛?给我个痛快,还有,你好歹也是帝族的嫡系,好好的客人不做,非得做侍女,你有毛病啊?”段横躺在地上,有气无力地问道。

    “我什么也不想干,你想多了,小段,姐姐她铁了心肠要走一遭天涯古道,我作为罪魁祸首怎么可以不生死相随?而且,是冰九衍邀请的姐姐,我的身份则是不能见光,和你一样,难兄难弟,所以我就略施小计,偷偷混进来啦,至于遇见你完全是个意外,你这回放心好了,还有,你什么时候学得这么无赖,有本事你倒是给我满地打滚哀嚎啊?要不要再喊几声非礼?”洛青娘轻笑道,一如既往的毒舌风格。

    (感谢友sz520,吆.先森,bobo,朱昱彰,科北,chunst等的打赏月票支持)(未完待续。)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