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掠天记 > 正文 第一千九百九十五章 你选神主还是我
    你很好,送的东西我很喜欢,东西我也收了,但我就是不与你结盟……

    帝释整个人都被神主这番话搞懵了,半晌没有还过神来,心里实在是有种难以言喻的诧异感觉,就好像被谁迎头敲了一棒子也似,向来淡定的表情,也在这时候变得无比的诡异,眼神里涌现了深深的不解,他当真是有些不明白了,事情究竟为何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神主疯了不成?

    自己奉上了各种大礼,又为她分析利害,已经说得明明白白,与自己结盟是互利共赢的局面,她怎么却偏偏还是不肯与自己结盟,偏偏要去找那个废物一般的帝流?

    又或者说疯的是自己?

    要不然的话,他们怎么一个个冷眼瞧着自己的模样,都像是在瞧着一个傻子?

    “帝子……”

    他身后的仙将,也明显不明白生了什么,完全的懵了,不过好歹从周围人满面杀气的脸上,却是察觉到了现在局面不妙,一个个心惊肉跳的,低呼了一声,紧紧的护着帝释!

    而此时的神主也笑盈盈的,像是看好戏一般,指掌轻拂间,面前居然多了一盘雪白晶莹的“龙珠子”,却是仙界里面的一种圣药,极是罕见,味道也好,类似于凡间的葵花子……

    然后她便拈起了一颗龙珠子,凑到了嘴边,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可没想到的是,方行居然也大摇大摆的坐在了一张太师椅上,手里拎着一坛子酒,一边看着帝释那又惊又怒复杂至极的模样,一边笑盈盈的摇头晃脑,一副等着看好戏的模样。

    神主等了半晌,忍不住将手里的龙珠子砸到了方行脑袋上:“还不动手?”

    方行有些诧异的转头向神主看了过来:“动手的不该是你吗?”

    神主闻言却有些哭笑不得:“这是你的大敌,与你争帝子之人,你不该出点力吗?”

    方行满脸的无辜,望着神主:“可你也打算拿他做投名状,还要拿他的血脉献祭大阵呀!”

    这两人说着,你看着我,我瞧着你,都是一副理应对方出手的模样。

    “帝子,走!”

    也在此时,帝释手下的仙将一声虎喝,齐祭法宝向方行与神主打了过去。

    他们虽然一头雾水,不知道生了什么事情,但从方行与神主的对话里,却也已经听了出来,这根本就不是什么正常的谈判,这是一场伏杀,神主与那帝流,早就定了帝释的生死,刚才那场谈判,估计也只是一场表演罢了,此时此刻,废话不宜多说,惟有逃走是真!

    “轰!”“轰!”“轰!”

    数道太乙上仙的法宝打向了方行与神主,声威可怖,但这两个当事人却都没有什么反应,打向了神主的法宝,根本连她面前都到不了,便被一道迷蒙仙光拦下,然后悄无声息落到了地上,仙光黯淡,材质朽坏,居然直接烂掉了,简直让人难以理解,而打向了方行的法宝,却被方行身后抢了出来的鹿叟等人齐声大吼,一起拦了下来,也没有伤到他分毫……

    “一起动手,杀出去……”

    在祭出了法宝之后,帝释背后那群太乙仙将也齐声大喝,急冲了上来。

    口中说着杀出去,但他们却没有任何一个是冲向了殿外的,而是满面怒容的向着方行等人冲了过来,眼底已有绝决之意,似乎在这时候,他们每个人都明白自己的作用……

    那就是不惜一切,给帝释创造逃走的机会!

    “保护道主!”

    在他们冲上来的一刻,鹿叟厉喝,也与截道众将一起冲上!

    一瞬之间,大殿之内仙威弥漫,惊人神通袭卷一片!

    “帝流,你果然有好本事……”

    而在此时,帝释也正一脸的阴冷,目光狠狠的落在了方行的脸上。

    “不比你好本事,大赤天的叛徒!”

    方行毫不客气便骂了回去,手按着欺天霸蛮刀:“你选择神主还是我?”

    “你真以为自己吃定了我?”

    帝释脸沉的似要阴出水来,目光狠狠的从方行脸上转向了神主脸上,声音阴冷至极:“我不知道你们究竟是达成了什么协议,但你们不会真的以为……区区神宵宫能困住我吧?”

    “咦?”

    方行转头看向了神主:“他这话就明显有些瞧不起你了……”

    话犹未落,帝释已经忽然间伸手拉住了青萝的胳膊,飞身疾退数十丈,与此同时,在他另一只手里,赫然已经撒出了数张仙符,同时仙力浮动,而后轰然间炸了开来,一瞬间肆虐的仙光几乎充斥了整座大殿,无论是方行还是神主神王等人,皆被这仙符绽放的仙威笼罩!

    “不好,这里面……有帝符!”

    方行在这一霎,脸上的笑容陡然一敛,飞身急退,口中大喝:“老干妈快动手!”

    从那一片符篆里,他已经感觉到了一道异常可怖的气息,很明显,在那数张符篆里,帝释隐藏了一张强到了极致的仙篆,想也不用想,那定然便是仙帝亲赐的仙符,里面封印着一道仙帝之力,而这等符,他也不是第一次听说,当初在浮屠天,青萝便是利用此符离开的!

    青邪仙王座下的关飞兴曾经被他擒住,好好审问,听说过那道符的事!

    不过如今,还是第一次亲眼见到!

    想想倒也正常,连青萝都会有这样一道符,帝释没道理没有!

    “呵呵,仙帝亲笔书就的符篆?”

    在这一霎,仙威漫天,不论是谁,尽皆急退,可也就在此时,神主平静的声音却响了起来,与此同时,王座的那道身影扑了出来,一种横绝气息肆虐八方:“早就等你拿出来了!”

    “嗖!”

    仙光弥漫,看不清人影的神殿之中,一只纤细如玉的手掌探了出来。

    这一只手,便好似直接穿过了所有的仙光与混乱,如同贯穿虚空一般,直直探了出来!

    而她探向的,赫然便是帝释所祭仙符中的一道!

    正是那一道隐藏在众符之间,释放着毁灭一切的无尽仙威的帝符!

    而神主,赫然一把将那一道帝符抓在了手里!

    她似是早就料到了这一道符的存在,一直在等着帝释祭出来……

    轰隆隆!

    她这一把握住了那道帝符,赫然便像是直接握住了一颗太阳!

    滔天紫焰散了出来,毁灭一切的仙威四下里激荡,犹如一片怒海!

    而在神主的手掌之中,赫然也绽放了滔天仙力,自八荒荡荡汇聚而来,越了星域与空间,同时向着那一道帝符镇压了过去,与那帝符绽放了出来的力量结结实实的碰撞!

    “退!”

    方行在这一刻,目光瞪圆,厉声大喝,同时大袖鼓荡,将自己御下的仙将尽可能的向后扯了回来,真可谓是用尽了自己一身的力量,让他们远离神主那只手掌的所在……

    他明白那里的大恐怖!

    那一道帝符里,封印着仙王的一道仙力,而神主以掌握符,却是在镇压那道仙力!

    某种程度上,这是神主在与赤帝,通过这种方式较量!

    不论孰胜孰负,这种较量都是非常可怕的,离得越远越好……

    而事实也果然如他所料,两种力量都异常的恐怖,彼此冲击之下,却使得那巨大的仙威无法释放,凝聚在了指掌之间,但饶是如此,湮灭余光还是漫延了开来,方行手下的仙将们还好,被方行及时撤开,但帝释手下那些不要命一般冲了上来的仙将们却皆倒了楣……

    哗!

    几乎一瞬之间,那几位仙将,便被这余光笼罩在了里面,惨叫声大起……

    他们也是堂堂正仙,居然直接被这余光扫成了灰烬……

    能够临死前出一声惨叫来的,便已经是修为极高之辈!

    轰隆隆!

    靠着自己袖里乾坤的功夫,强行将鹿叟等人扯了回来的方行,与他们一起向后跌了出去,直到后背重重的撞到了神殿的墙壁才停了下来,一个个气息翻涌,难受至极,勉强的睁开眼向神殿之内看去,却只见那一团一团的风火雷电余光,在神殿之内肆虐翻涌,像是大潮拍击!

    呼……

    足足过了近盏茶功夫,才渐渐散去,殿内正中心,只剩了神主一人,静静的站在那里!

    她的掌间,握着一道符,赫然已经化作了枯纸,正在一点点化作灰烬散去。

    而她的纤细如玉的手掌之间,却也裂开了一道小小的口子,有一滴晶莹鲜血滑落了下来!

    “平分秋色?”

    方行皱起了眉头,看起来神主已经镇压了那道帝符,但她却也受了点伤。

    从这一结果,倒很难判定是谁赢谁负了……

    只是那帝释与青萝仙子的身形,赫然已经不在神殿之中。

    “呵,这赤帝的修为当真让我有些意外,看样子封帝之后,他又精进了不少……”

    神主拍拍手,抹去了掌间的灰烬,淡淡转头向方行看了过来,似笑非笑的道:“他最大的杀手锏我已经逼出来了,也帮你镇压了,有我神宵宫的压制,他体内藏的那一座传送大阵也挥不出多少威力,至多将他送回八千军中而已,剩下的事情是不是该你出把力了?”

    “那是当然了!”

    方行跳了起来,挥舞了两下欺天霸蛮刀,眼神凶狠,一副义愤填庸的模样,恨恨道:“赤帝那一道破符,居然敢让你受伤,老干妈你放心,我这就去宰了他的儿子为你出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