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掠天记 > 正文 第一千六百零五章 留在天元的后手
    四方势力做出的决断异常的果敢,当然事情上来讲,他们也必须果敢,本来帝释在负伤后,他们都觉得以帝释的修为,仍然会有一战之力,心里也不是没想着强行从方帝流手中救人,可是看到出了仙舟的帝释已经是个死人的时候,他们立刻就知道自己没有半点的机会了,除了顺水推舟投向帝流麾下再无第二个选择,至于七昧天,那是非死不可的,其他诸方势力皆背上了刺杀帝子的罪名,惟独七昧天没有,那就是非我族类,不弄死他们是不成的……

    望着眼前跪了一地的人头,方行也是微微一怔,旋及大笑了起来。

    在这时候他也明白了过来,自今天起,自己是不必再担心诸方势力的惦记了。

    他们从今天开始,将会成为对自己这位帝子忠诚不二的狗……

    想到了这里,心里也就愈的得意,当然自己以败家笔留在了这诸世家少主心里一道法则,果然是聪明至极的做法,虽然当时没想过怎么用,但现在可不就是恰到好处了么?

    想到了这里,便得意的瞥了他们一眼,冷笑道:“都起来吧!”

    说着不再理会这些人,而是目光转向了青萝仙子。

    青萝仙子一踏出仙舟来,便轻轻的跪在了他的面前,怀里仍然在抱着帝释。

    “居然就这么死了……”

    方行看了帝释那紧闭的双眼,微微一摇头,然后看向了青萝:“你很厉害嘛!”

    青萝仙子的脸顿时一阵泛白,急急的低下了头,道:“帝流……帝流哥哥,求你……”

    方行冷笑了一声,道:“我应该已经对你说过了,入主乱流海前是你最后的机会……”

    青萝仙子的脸色变得更为苍白了,颤声道:“我……我有话要对你说!”

    说着急急抬头向方行看了过来,一道神念打入了他的识海。

    方行微怔,急急看着她:“此话当真?”

    青萝仙子重重的点了点头:“到了这时候,我怎敢骗你?”

    方行脸色有些阴沉,过了半晌才抬头看着她,冷笑道:“虽然很想宰了你,但这件事若是真的,我会考虑再饶你一次,别啰嗦了,将所有的真相都告诉我吧,我没多少耐心……”

    “是……是……”

    青萝仙子口唇微动,也不知将什么事情暗中传给了方行,却见得他脸色愈阴沉了起来。

    “呵呵,有意思啊……”

    良久之后,他才轻轻点了点头,望着帝释那已经显得有些灰败的脸,轻叹道:“到了这时候,我才总算有点佩服你了,亏得跟你斗的是我,要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说罢了,伸手一探,掌间无形引力释放,那件已经被青萝仙子解了下来,叠得整整齐齐放在了帝释胸口的血红披风便被他慑到了手中,回身一张,披在了自己身上,他可是知道这件披风与欺天霸蛮刀一般,乃是赤帝手笔,威力无穷,可说是帝释手上的第一宝贝,这是一定要拿在自己手里的,然后又看向了鹿叟,淡淡道:“把属于咱们的东西都接引过来吧!”

    “老夫理会得!”

    鹿叟转头扫了一眼,点了点头。

    他在这时候自然知道该做什么,帝释已死,那么他所留下的一切,便都成为了方行的,包括那被囚的三千赤宵军,也包括此时满怀忐忑等在了一边不知该做什么的四方势力,也包括所有帝释军中的物资等等,全部都要接收过来,纳入截道麾下,这些事当然要自己来做。

    “你也起来吧,从现在开始,不可离我十里,否则我立刻杀了你!”

    方行最后看向了青萝仙子,这个女人立刻点头,然后规规矩矩的起身,垂手侍立。

    她此时表现的十分乖巧,像个提线木偶一般,方行让她做什么便做什么,非常的恭顺,但也不知是因为害怕,还是因为别的,脸色始终有些木然的悲伤之意,若搁在以前,她可能早就借着与方行说话的机会,施展浑身解数来取悦方行了,但在这时候,居然只是老老实实的听着他的话,一点表情也没有,放下帝释的尸时,身子更是不易察觉的颤了一下……

    “嘿嘿嘿嘿……”

    方行也不理会,到了这时候,青萝的生死已经不那么重要了,更关键的是从她口中得知的这个秘密,异常的珍贵,若可以证明这是真的,那自己这一次可真是了大财了。

    实释既死,诸事皆定,自然要去感谢一下神主,心里这般想着,便大步朝神主走去。

    “呵呵,果然还是挺有意思的啊……”

    此时的神域边缘,那一颗大星之上,神主笑吟吟的看完了这一场大战,龙珠子都吃完了一盘,一副心满意足的样子,见到了这时候结果已定,她也懒懒的伸了个懒腰,心间暗中思虑着下一步的计划,然后等着方行走到了自己的面前,深深施了一礼,笑嘻嘻的跟着自己向神域内部飞掠了过去,再次回到了神宵宫内,一场大戏已经落幕,倒该开始做正经事了!

    “好了,既然你们大赤天……内部的麻烦已经解决完了,我们也该继续结盟了吧?”

    神主轻盈的坐回了神座之上,笑盈盈的看着方行,目光颇有几分惊诧。

    ……直到此时,她都还不知道那个天元的小猴子是如何摇身一变成为了帝子的!

    “好啊,一切按原计划进行好了!”

    方行笑嘻嘻的看着神主,一身轻松的道。

    “哦?谁的计划?”

    神主微微一笑,抬头看向了方行。

    “当然是帝释的计划了,他不是把一切都安排好了嘛,我觉得挺好的!”

    听了这不要脸的话,神主有点无语,但细细一想,却也点了点头,道:“确实不错!”

    此前在神宵宫内,帝释已经将所有的计划解释给了神主听,可谓环环相扣,皆大欢喜,方行自然也懒得再改什么,便干脆的一鼓脑儿全部拿过来用了,转头看到了脸色低沉,如同木头一般的青萝仙子,心里却是促狭之意大起,笑问道:“第一步应该怎么做?”

    青萝仙子微微一怔,头低了下去,不敢不答,道:“该……该向神主奉上厚礼!”

    方行哈哈一笑,便将仍然摆在了神殿之中的那一口箱子,一个托盘,一口棺材慑了过来,先将箱子打开,低头扫了一眼,“啧”“啧”两声,便以仙力托起,送到了神主面前去,笑道:“这里面的悟道仙药可真是不少,我都有点眼红了,你用得着么?要不分给我点?”

    神主颇为无语的白了方行一眼,嗔道:“换成了你,倒要克扣送我的大礼了?”

    方行脸皮厚,也不当回事,嘿嘿一笑,从里面取了一包三生茶出来,却是考虑着如今小盲女日日需要悟道仙药来弥补仙气,自己手头上当然多留一点是一点,以免到了要紧关头却短了东西,当然了,鹿叟已经去接纳帝释军中的一切,也不知道他那家底还有多少……

    然后方行便又拿起了那瓶帝流浆,好奇的闻了一闻,依依不舍的奉给了神主。

    只可惜这帝流浆只有一瓶,否则他一定也会扣克一瓶下来。

    到了最后时,目光却落在了那口棺材之上,这棺材一直都还没有打开过,里面放着的却是广成仙王的后世血裔,也是帝释所准备的,最为奇特的大礼,方行也不知道里面是谁,但当然不会疼惜一个陌生人的性命,便直接将棺材送到了神主面前,道:“这礼却是不错!”

    神主望着那口棺材,脸色也有些凝重了起来。

    这一口棺材,似乎勾起了她心中的某些往事,久久不一语。

    而青萝仙子看着神主的样子,心脏也忍不住轻轻抽搐了起来……

    帝释特别选择的礼物,神主虽然口中说着不在意,但分明确实是很看重的啊!

    所有的事情,真该按着帝释的计划进行的!

    她直到现在,都想不明白帝流是如何逆转了这整个局面的……

    因为仅从这一口棺材,便可见帝释对神主的心思把握非常的准确!

    想到了他此前胸有成竹的样子,又想到了在仙舟里他最后说的话,青萝眼睛却有些湿润了,望着那口棺材的目光,也显得有些朦胧了起来,一直到方行亲口说要饶她性命之前,她的心都是悬着的,一刻也不敢放松,到了这时候,性命好歹有了点保障,她才开始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帝释的话,开始感受帝释说出那些话时心里的悲苦,心里居然轻轻疼了起来……

    “咦?”

    也就在此时,沉思半晌的神主已经轻轻一探,揭开了那具棺材。

    然后视线正有些模糊的青萝仙子与正探着脑袋瞧的方行两人便同时怔住了。

    神主的脸色在这时候也微微一怔,旋及阴沉了下来,眉头紧皱。

    三人不由的对视了一眼,却谁也没说说话,只觉心里的诧异难以言表!

    那口棺材,居然是空的……

    别说什么广成仙王的后裔,里面根本连个鬼影子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