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掠天记 > 正文 第一千六百一十九章 谁选我,我选谁
    这位长须书生明显是老派儒仙,说话喜欢云里雾里,不过好歹他也没拿太高深的东西为难方行,说出来的意思方行还是明白的,先说了自己是来自不知天的不知仙人,又小小的谦虚了一下,自己知道的东西确实不多,最起码不知道大道有多高,不知道宇宙有多广……

    ……这他娘的吹牛简直都吹到天上去了!

    是谦虚,实际上就是说除了这两样之外其他的东西自己全知道!

    再一点就是,哪怕知道了他是不知仙,那方行还是不知道他是谁啊,不知天倒是听说过,三十三天之一,号称三十三天最为神秘的一方天地,只不过他不知仙人有何本事,又有何目的,方行还是一无所知,倒是从他手里捧的书卷之上,他似乎与自己当初进入修行界后的第一件秘宝阴阳神魔鉴有些关系,可当初的阴阳神魔鉴,只是一方无识之宝,这不知仙人,却分明是诞生了灵性的残缺神魂啊,可自己连他啥时候诞生的灵性都不知道……

    “呵呵,小友不必如此警惕,老夫如今能算是谁,自己也难以说得清楚,不过想必小友总该知道,我与怪塔之内的几位老伙计,对你是不怀恶意的,否则也不会数次出手帮你!”

    那长须书生望着方行,轻笑一声说道。

    “也没太多好意,不然也不会好几次明明有危险,偏要去送死!”

    方行哼哼了两声,冷笑说道。

    “呵呵,世人言道救急不救穷,我等对小友则是有个原则,唤作救难不救劫,你面临的难处我们可以帮你,但你面临的劫数那便是天意了,我等不好沾染上身的……当然了,话再说回来,我们便是想帮,也帮不上太多的忙,呵呵,想必小友你也来,当初的我们或许都有些名头,可那都如过眼如云一般,如今的我们,只是几缕残灵,还有什么手段呢?”

    说着一指青邪仙王,笑道:“你刚才也是如何轻视我了……”

    “这倒是,换了我肯定抽她,你脾气这么好,那一定是抽不了她……”

    方行点了点头,表现出了一副非常理解的样子。

    长须书生倒显得有些尴尬,苦笑了一声,道:“话说的太过直白也不太好……”

    方行斜过脸来瞅了他一眼,眼底无尽鄙夷。

    长须书生老脸微红,轻轻笑了起来,又转头向着青邪仙王所在的方向去,此时的青邪仙王正厉叱声声,在方行与这位长须书生说话之时,她可没闲着,正驾御五条恶龙斗满天大蟒,只不过方行总祭完成,法则之力大涨,却已无了均衡之势,她也只是苦苦挣扎罢了,如今古琴五根琴弦,已经断了三根,五条恶龙也损了三条,剩下两条苦苦挣扎着……

    “咳,老夫此次出塔,一是见青邪道友危急,想劝小友手下留情,留她一道真灵,我们几人可以向小友保证,会好好将她收在塔里,不让她作乱,也不会给她重生之机,只是希望着将来的清平世道,可以给她一次投胎的机会罢了,唉,毕竟堂堂仙王,死一个便少一个,纵横三十三天几万年的人物,最终却烟消云散,连个投胎转世的机会也没有,太可悲了……”

    说着这话时,他那深不可测的眼底,倒有些唏嘘之意。

    方行听了这话,久久未曾开口,良久之后,才道:“这娘们虽然不讨人喜欢,不过在她第一个苏醒的时候,确实曾经帮我解决过一次危难,算是于我有恩,瞧在你们的面子上,留她一个投胎转世的机会也不是不可以,只不过……你这次出来,单单是为了给她求情?”

    “自然不是!”

    那长须书生行狐疑的眼神,却是干脆的回答了出来,然后神情微肃,平静的行,道:“最主要的目的,却还是老夫想代表了塔里的几位老伙计,来问小友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方行直接抬起了头,直视着长须书生的双眼。

    那长须书生长叹一声,忽而负手望天,淡淡道:“如今仙界之乱,万年蕴酿,已经到了无法化解之时了,三十三天,佛妖龙三界,三千神族天元,仙王,甚至还得再算上三十三天内部的几位魔主……唉,千均一,杀机四起,一个不小心,怕是人族都有覆灭之灾,在这关头,我等有心无力,却是想问一下,方小友如何要何去何从,做何抉择?”

    “嗯?”

    方行没想到他问的是这个问题,不由得微微一怔。

    “你是想问我如何站队吗?”

    一怔之后,方行有些明白了过来,顺口问道。

    “小友如何理解都可以!”

    长须书生居然没有反驳,倒是轻轻点了点头。

    “呵呵,那我的选择可就多了……”

    方行笑了一笑,道:“我本是天元出身,天元有我的朋友,师辈,甚至还有我以前留下的截道门徒,还有我的几位老婆,我当然可以选择归于天元了;当然了,要选大仙界也可以,帝子都让我宰了,还有什么是我做不到的?呵呵,也不是方大爷我吹,我现在有的是办法在大仙界立住脚,而且无论用哪种办法,都可以保证自己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享尽尊荣……”

    说到了这里,他歪头向长须书生去,住口不言。

    “老朽晓得,此言不差!”

    长须书生点了点头,神情没有半点戏谑,是真的承认了方行的话。

    方行立时笑了起来,又道:“除了这两方,其他的选择也很多呀,神主那是我老干妈,她的姘头更与我有传艺之情,我还曾经得过她亲口御封的小圣之尊,现在若是到了她手底下,好歹一个神王的位子是跑不了的,这个选择也会让许多人羡慕的眼红吧?”

    长须书生点头,道:“统御神众,威震寰宇,是个选择!”

    方行又道:“再说龙族,天元龙族惟一的母龙,那是我大媳妇,惟一的一条公龙,那是我小舅子,我当初在龙界,连龙界天意都是对我照顾有加的,我若是选择入了龙界一脉,那这日子想必也过得极为舒坦,怕是以后所有的龙子龙孙见了我,都得乖乖叫声方大爷!”

    长须书生微微一怔,苦笑着摆了摆手,示意他继续说。

    方行也笑了一声,道:“这还没说佛界呢,我不知道你们怎么想,我总觉得,佛界实在是低调的太厉害了,我倒觉得,或许诸方之中,佛界的底蕴是保留了下来最完整的,将来乱局一起,说不定最占优势的还是佛界,那我可就厉害了,现在的佛主你知道是谁吗?那可是我师弟啊,他第一次偷洗澡都是我带着的,佛门第一护法金刚,你以为是闹着玩的?”

    “佛门……”

    长须书生似是想起了什么,良久才低声一叹:“当年佛主的气魄,委实没几人能比!”

    “至于妖……”

    方行刚想说,那长须书生已经摆了摆手,苦笑道:“这个你不必说,老夫晓得!”

    说着回头塔一眼,轻轻叹了口气。

    “刚想再吹几句呢……”

    方行有些不满意,但也确实没有再说下去,只是一阵凝神不语。

    “如此一说,老朽倒也真个觉得,方小友在这乱局之中的选择,委实是诸天万界最多的一个,而且每一个选择都不错,可也正因此,老朽想要问上一声,你究竟想选哪边?”

    长须书生一声轻叹之后,目光轻轻的望在了方行脸上。

    在他问出了这个问题时,那一座怪塔,也幽幽绽放无数仙光,似乎在关注他的回答。

    “非要现在选吗?”

    方行沉默了很长时间,抬头长须书生。

    长须书生道:“现在还没到必须做下决定的时候,但若真到了那时候,再想怕来不及了!”

    方行忽然问道:“你说他们还有没有可能像以前,各居一界,平平稳稳的过日子?”

    长须书生轻轻一叹,道:“大劫将至,也是大机遇,再想回到从前,已经不可能了,现在的三十三天,也已供养不起如此之多的种族,一个高下总是要分出来的,方小友,老朽倒想让你好好想想,你说的那几方,若是只有一方可独占鳌头,余者则会沦为奴辈附庸,处境比起以前神族生灵最凄惨时尚有不同,甚至沦为食物,惨遭灭族,你却又会去帮着谁?”

    “我选谁……”

    也不知怎么的,在这长须书生的逼问下,向来嘴头子上利索的方行,却忽然间有些哑然,张了几次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心里莫名其妙的,好像升起了一团火,让他有些烦恼,但烦恼之后,更多的,却是一种疲惫之意,足足沉默了盏茶功夫,他才有些自嘲的开了口:“打小一生下来,我就跑到了一窝土匪的猪圈里,爹娘不选我;后来土匪们死了,我为他们报仇入了青云宗,却又在斩了肖剑鸣之后遭到了青云宗的追杀,青云宗不选我;入了归墟当老大,结果还被手下背叛,归墟不选我;封禅山上立了道,凌云功臣谱上却没我的名字,大雪山没有选我;为着天元抢了封神榜,封神榜上也把我的名字划掉了,天元不选我……”

    说到了这里时,他的表情似哭似笑,长须书生:“他们都不选我,你说我选谁?”

    说罢了,像是砸钉子一般,冷声道:“谁他妈选我,我就选谁!”厉害的屁股丰满迷人的身材!微信公众:vng22 (长按三秒复制)你懂我也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