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掠天记 > 第一卷修界败类 第一千六百五十六章 大赤天游仙
    “妹妹?”

    方行的脸色僵了一僵,抬头看着那个盈盈浅笑的女子,眉头不易察觉的皱了起来。

    他却是怎样也没想到,从紫玄仙帅背后的玄铁大殿里出来的,赫然便是一位曾经见过一面的女子,身材高挑纤细,身披云裳,脚踏浮云,身上的气息让方行又熟悉又陌生,熟悉的地方在于,他赫然从这女子身上感受到了雷劫的气息,从这一点便可以确定,此女居然走的是天元的修行路子,在结成了元婴之后连渡了九道雷劫的,而不是像其他的仙人一般,在结成了元婴之后,一有机会便立时炼化了仙命,成就了仙身,而陌生感则在于,如今身周众仙将长老,几乎人人都是仙身,却惟独出现了这么一个没有仙命气息的,显得有些古怪!

    而这女子的身份,方行自然也不陌生!

    他此前曾经见过她一次,而且得过她的提醒,小心聂狂一!

    大赤天仙帝之女,帝流的亲妹妹,帝苑……

    刚刚才斩了帝流的一位亲哥哥,方行却没想立刻便又见到了一个帝流的亲妹妹!

    “怎么,帝流哥哥,你似乎见到了我,不是很开心?”

    帝苑轻轻踱步出来,这还是她第一次真正的与方行相见,此时两人相距不过十丈,她一双凤目,也轻轻的落在了方行的脸上,不易察觉的打量着,口中则是轻轻笑着开口。

    “本以为回到了大赤天才会有麻烦,没想到这么快就来了,不过这时候倒是不能露了马脚,之前帝释认不出我是谁来,直到最后才有所察觉,这个女人虽然渡了九劫,但未得仙命,境界上只能算是散仙巅峰,修为比帝释要低得多,我就不信她能看穿我的佛门神通……”

    方行亦是心间一凛,暗暗想着,而后脸色渐渐变得有些淡定了。

    双眼淡淡的在帝苑身上一打量,便收了回来,淡淡道:“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唉,还不是担心你与大哥兄弟阋墙,伤了和气,这才急急赶来阻止的么?”

    帝苑神情似乎有些伤感,轻轻叹了一声,一双妙目只是不离方行左右,声音里更是透着一股子假假的哀伤之意,甚至有些埋怨:“当初听说了聂狂一离开大赤天,我便猜到他会对你不利,因此急急的提醒你,那是因为我不想看到你伤在大哥手里,可同样的,我也不希望看到你伤了大哥呀,这才急急的赶了过来,只是,唉,看样子我终究还是来得晚了呀……”

    “呵呵,从我赶到多宝仙河,快过去一年多时间了,你才赶来阻止?”

    方行闻言冷声一笑,直接便戳破了帝苑的话,而后摇头道:“而且你也没来晚啊,谁说你来晚了?我也不知道帝释去了哪里,我出使神盟之时,他还好端端的带着八千赤宵军作威作福呢,后来我从神盟出来,遇到了四方世家人马,向他们打听过,听说他们也只知道咱们那位大哥去了多宝仙河的另一岸,至于去干什么我就不知道了,我跟他关系没熟到这份上!”

    “是是是……”

    听方行提到了自己,那四方世家长老急忙点头,一片附和。

    “呵呵,帝流哥哥,你担心什么?”

    可帝苑对他们的话却并不理会,只是轻轻一笑,道:“就算真有什么兄弟相伤的事情生了又有什么,我和咱们这位大哥也没什么交情的,又不会为了他去父王那里告你的状……”

    “明明是兄妹二人,居然说没什么交情……”

    方行虽然早就知道仙界人情淡漠,也听得不由得一怔,冷笑了一声。

    “呵呵,两位殿下,想必也是千年未见,既然相逢,那不如去殿内休息吧,帝流殿下亦是刚刚出使神盟归来,本该设下大宴庆贺,只可惜如今战势刚起,诸部仙兵皆在围剿天元叛逆,老夫亦需亲自坐镇,倒要请帝子殿下见谅了,周围诸颗大星,殿下自选一处驻扎吧!”

    紫玄仙帅静静的看了他们兄妹两人说了几句话,轻声笑了起来。

    “也好,反正我也累了!”

    方行并不多言,轻轻一点头,便率先转身,向天外掠去。

    “哎,帝流哥哥,你稍等等我……”

    帝苑寸步不离,跟着他掠向了天外。

    在他们二人之后,三百蛤蟆军,以及四部世家人马,自然渐次跟着飞去。

    “仙帅,这……”

    在帝流的身影完全消失在了星幕之外后,紫玄仙帅身边的幕僚终于忍不住开了口。

    “没什么可说的,帝子相争,必有一亡,这件事本就在我们所有人预料之内,只是预料不到的是,亡的居然是帝释,而非帝流而已,呵呵,凭帝流现在的修为与身边的人马,居然赢过了拥有八千赤宵军,以及一位大罗金仙暗中守护的帝释,这里面若没有什么玄机又怎么可能?不过也罢了,他倒有一句话说的不错,这些事本来就不是我们能插手的啊……”

    紫玄仙帅只是轻轻一点头,神情非常的淡然。

    那迟疑着开了口的幕僚也只是微微一怔,便跟着点了点头,十分认同紫玄仙帅的意见,然后又沉吟道:“这倒无防,不过在下心忧的却不是他们之间的胜负,而是另外一件事!”

    “混沌仙园?”

    紫玄仙帅转头向他看了过来,目光一片淡然。

    那幕僚立时点了点头,道:“局势已经明朗了,那天元叛修与神盟两方的目的便分明是那太虚仙王留了下来的混沌仙园,甚至有传言说那传说中的太虚宝树便在一块仙园之中,只不过这双方将消息隐藏的太好了,就连我们也没有提前得到消息,直到大战开启,才掌握了些许眉目,可我已得游仙回报,当我方大军赶去之时,已经半点也见不到仙园的影子了!”

    “你觉得会落在哪方手里?”

    紫玄仙帅背着手,慢慢走回了大殿,轻声问道。

    “虽然消息还不确切,但好像……”

    那位幕僚只是略一犹豫,便说了出来:“在大军交战之时,倒是有游仙偶尔探听到了片言只语,似乎将偌大一片仙园取走了的,并非任何一方,而是我们的那位……”

    他朝着天外看了一眼,轻声说出了两个字:“……殿下!”

    “是他?”

    紫玄仙帅眉头一凛,显然有些动容,而后沉默了半晌,倒是轻笑一声,道:“若是如此,倒可以解释那位帝释殿下为何会率八千赤宵军脱离我的视线了,呵呵,一开始我还觉得他是心小,非要除掉他这位弟弟不可,现在想来,倒有可能是为了这混沌仙园去的,以他的性子,必然是谋定而后动,但现在瞧瞧,他这次失算了啊,没得到仙园,反倒赔上了性命……”

    “仙帅,那混沌仙园中的仙药可不是等闲之物,里面很可能会有足以媲美数方诸候珍若性命般的悟道仙药类资源啊,更何况,游仙得到的消息里说,那里还可能存在太虚宝树!”

    那位幕僚明显不是在与紫玄仙帅讨论帝释的念头,便又着重提点了一下。

    “你可知帝释为何宁愿亲自去夺仙园,却不肯请我出手相助?”

    紫玄仙帅听了却只是淡淡一笑,反问了一个问题。

    “那……那或许是帝释殿下心高气傲,太过高估了自己?”

    那位幕僚眉头皱了一皱,小声试探道。

    紫玄仙帅摇了摇头,道:“你错了,他不是高估了自己,只是不敢交给我而已,这千年内,三十三天大势一日三变,早就人心惶惶,谁又信得过谁?那几方世家,不过是各自掌握了一种悟道仙药,便已经成为了如此棘手般的存在,打也不是,笼也不是,那么帝氏一脉,又怎么可能放心让我去接近混沌仙园一类的资源呢?呵呵,他们难道不怕我会反了?”

    “那……那仙帅您的意思是?”

    幕僚听到紫玄仙帅如此轻易的说出了“反”这个字,心里也是一惊,急忙问道。

    “我不敢反!”

    紫玄仙帅回答的简单干脆。

    那幕僚立时不说话了,只是深深躬了一礼。

    “快些送他回大赤天吧,你能得到的消息,别人也很快就会得到了!”

    紫玄仙帅轻轻吩咐了一句,转身便欲进入大殿。

    可那位幕僚忙又唤住了紫玄仙帅,神情有些迟疑的道:“还有一件事……”

    紫玄仙帅转过了头来,看了他一眼。

    那位幕僚欲言又止,似乎下定了极大的决心,才苦笑着说了出来,道:“这件事却是没有得到证实,便是那位将此消息送来的游仙,他也只是在恶战之中,偶尔听到了天元一方有人说了这么一句,再想去证实什么时,已经没有机会了,倒实在是没多大把握,也不像是什么正经的消息,倒像是那位天元生灵义愤之下随便骂了一句,不知道能不能算得上是……”

    紫玄仙帅皱起了眉头来,淡淡道:“说!”

    那位幕僚心里也是一横,传音道:“那位游仙说,他听到有人说大赤天帝子……”

    “……是被人假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