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掠天记 > 第一卷修界败类 第一千六百五十七章 好走不送
    “帝流哥哥,你还记得小时候的事情吗?”

    在方行驻扎了下来的大星之上,一座由神通敛起土木,临时建了起来的大殿里,帝苑身披云裳薄纱,慵懒的斜靠在了玉柱上,眼波轻盈的望着方行:“嘻嘻,有个小世家出来的散仙,只是多看了我一眼,你便生气,直接挖了他的眼睛,当时长老们还都劝你呢,说他不过是无心之过,罪不至此,可你却说,我的妹妹是何等样尊遗的人儿呢,岂是这些蝼蚁可以直视的,当时那位散仙啊,在地上磕头磕的满脸是血,把我都吓哭了,结果你更生气了,说他吓哭了我,更是罪该万死,结果硬逼着长老们把他投进了诛仙阵,折磨了三天三夜……”

    听着帝苑的嘻笑痴蛮的话,方行眼观鼻,鼻观心:“呵呵……”

    帝苑眼波流转,见方行似是兴趣不高,便轻轻的一笑,而后一声长叹,道:“咱们五个姐妹里,就咱们两个年龄最为接近,玩的亦是最好,我还记得,有许多修行上面的事情都是你亲自指点我的呢,当时我一直到十八岁还没有结成金丹,你还骂我笨来着,说自己没有这么笨的妹妹,然后我都伤心的哭了一场,然后赌气闭关百日,终于在十八岁诞辰前结丹……”

    方行听着,点了点头:“哦……”

    见到方行始终是这般面无表情,漫不经心的模样,帝苑似乎不易察觉的皱了皱眉头,但转眼间便又是满面堆笑,道:“帝流哥哥,你还记不记得,帝崖当时还是个小东西,十分羡慕我们两个人走的亲近,非要跟着我们玩,结果被你厌烦的一脚踢下了悬崖,摔断了两条腿,还险些被赤瞳魔虎吃了呢,帝尊哥哥气不过,还曾来训你,结果你不服输,与他打了一架……”

    帝苑说到了这里,眼睛一转,以手托腮,一张美轮美奂的脸上,倒像是现出了几分调皮之意般,目光柔柔的落在了方行脸上,瞬也不瞬:“你还记得当时那一架的结果吗?”

    方行仍是巍然不动:“嗯……”

    帝苑目光微亮,盯着方行,浅笑盈盈,道:“那你快说说,当时那一架谁打赢了?”

    方行立刻不说话了,低敛了双目,似乎在闭目养神。

    他哪知道那一架谁打赢了啊……

    若是自己打的,那肯定没输,但偏偏当时动手的可不是自己……

    现在的他也是十分无奈了,这帝苑非要跟着他过来,然后兴致勃勃的叙述起了往事,搞得方行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接了她的话茬儿吧,分分钟便有可能露馅,但若是不接这话茬吧,也很有可能让人看出破绽,无奈之下,他也只能如此眼观鼻鼻观心的坐着,漫不经心,满面敷衍的“嗯”“啊”“哈哈”“呵呵”的应付着,心里只盼这臭娘们赶紧离开这里……

    可让他没想到的,这一次他仍然是漫不经心的应付着,但这个回答却似乎让帝苑不满意了,居然轻轻嘟着嘴,娇憨小女孩也似的爬到了方行身边来,抱着他的胳膊,不停的撒娇道:“帝流哥哥,你说嘛,快说说,当时那一架你和帝尊哥哥两个,究竟是谁打赢了呢?”

    鬼才知道谁打赢了……

    方行心里暗骂了起来,他其实也是知道的,大赤天赤宵仙帝,千年前还是赤宵仙王,乃是三十三天诸多仙王里的一个异类,有三千道侣,别个仙王都子肆稀缺,孕子艰难,惟有这赤宵仙王,那最喜房中事,明明已经是仙王之尊,诞下一儿半女都已经是震惊诸天万界的大事,偏偏他居然连生了五个,四子一女,帝释排行老大,还有一个叫帝尊的排名第二!

    倒是听人说过,那位帝尊似乎是个武痴,修行资质并不输于帝流,一开始,赤宵仙王似乎也打算要将仙命赐给他,只可惜这个帝尊惹谁不好,偏偏惹到了最不好惹的天魔,那位爷可不会像别人一样给赤宵仙王面子,直接一剑给他斩了,这才有了帝流继承仙命的机会……

    这位可是诸帝子里惟一一个有可能胜过帝流的,这一架的胜负,还真不好说!

    “嘻嘻,帝流哥哥,这一架可是害得你与帝尊哥哥都在明心殿里跪了三天三夜,也是你小时候吃过的惟一一次苦头了,你总不会连这件事都不记得了吧,快说嘛,当时你们……”

    帝苑娇憨至极,不停的问着。

    而方行的眉头却已经皱了起来,脸色也是微冷。

    “你该回去了!”

    他忽然间冷冷开口,声音硬邦邦的没有半分暖意。

    正抱着他的胳膊撒娇的帝苑忽然间怔了一下,迟疑道:“帝流哥哥你……”

    “我说你该回去了!”

    方行一脸冷漠的道,而后目光冷冷的朝着帝苑看了一眼,淡漠道:“以前是什么样就不必再提了,我只知道,现在的你都活了几千岁了,虽然瞧起来年轻,但若是在凡间,恐怕是轮回了数百回的老太婆了,居然还要抱着兄长的胳膊扮小女儿娇憨状,实在是有点……”

    他看着帝苑的眼睛,嘴角勾起了一丝笑意,但说的话却让人笑不出来:“……恶心啊!”

    “你……”

    饶是帝苑养气功夫再好,被他当着面说了这么一句,也不禁变了脸色。

    再加上她似乎也没想到方行会这样说,一双眼睛颇有些委屈的看着方行。

    而方行却仍是一副冷漠脸,甚至嘴角还带着那一丝针般的笑容,与帝苑的目光对视着。

    “帝流哥哥,你……真的变了好多呢……”

    过了半晌,帝苑脸上笑容敛去,轻轻开口:“就好像已经不是同一个人了!”

    说这话时,她仍然直视着方行的双眼。

    而方行则是不骄不躁,脸色也没有半点变化,只是轻轻一笑,满面的嘲讽之意,道:“咱们本来便都跟以前不一样了,倒是你,一大把年纪非要装得跟小时候似的,才更不对劲吧?”

    这话却是说的帝苑无话可说了,沉默了半晌,抬头笑道:“哥哥教训的是呢!”

    说着,盈盈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道:“也不知是哥哥你比较忙呢,还是咱们兄妹真的回不到以前那样了,不过有一点非常明显,你好像不是非常欢迎我,一直到现在,也不说带我进你的小世界去坐坐,唉,罢了,许是你现在需要休息吧,那我就先告辞了……”

    方行直接挥了挥手:“送客!”

    “帝女殿下请……”

    旁边一位半截道兄早就跳了出来,文质彬彬的请帝苑出去。

    “稍后有了时间,我再来探望……哥哥!”

    帝苑亦不再说话,更是没有生气,笑吟吟的回头看了方行一眼,转身出去了。

    而方行则仍是冷漠不动,如一尊塑像。

    直到帝苑走出了大殿,影子也不见了,才长长一口气吐了出来,擦了一把冷汗。

    “刚才没在这位帝女面前露馅吧?”

    旁边鹿叟早就迎了上来,一脸沉重的问道,刚才方行与那位帝女的谈话并没有避着旁人,声音不小,而鹿叟又恰好与文先生一起在旁边修筑这大殿的防御大阵,却是皆听在了耳中,心里实在不啻于雷霆天降,都吓出了一层冷汗,那是真个担心方行一个回答不慎,被那帝女发现破绽啊,毕竟与这帝女接触,可与之前不同,听她的话,似乎与帝流非常熟悉!

    “应该没露馅!”

    方行脸色也有些古怪,余悸未消的道:“不过这娘们真个啰嗦,老是聊东聊西的,若不是我故意搞僵了局面撵她出去,继续聊下去还真得露出马脚来,真特么的气人啊……”

    鹿叟愤愤的看着他:“你还觉得气人,当初我就劝你直接在星空之中溜掉,是你说自己心里有数的,当时我就觉得你肯定是在敷衍我,现在被我说着了吧?我瞧你就是一点准备都没有,要知道你以前接触到的大赤天故人,不是心里有鬼就是急于除掉你,反而被蒙蔽了眼睛,看不出你的破绽来,可以后就不同了,你已是惟一的帝子,他们以后都围着你转啊!”

    “急什么,这不是已经打发走了吗?”

    方行横了鹿叟一眼,可不愿承认是自己做的不对,沉吟着道:“现在知道我真实身份的虽然不少,但我估计他们也不敢真个揭穿我,你看,天元知道渡仙笔在我手里,就得明白,一旦揭穿了我,这渡仙笔便会落在大赤天手里了,而神主现在想必也已经发现了太虚宝树是假的,那她就会心里有数,我一旦被大赤天拿下了,这混沌仙园与太虚宝树可都归了人家了!”

    这般说着,他倒是愈发的信心满满:“所以放心吧,没这么容易被揭穿的!”

    鹿叟的脸色愈发的黑了,无语道:“就算不被揭穿,被人看出马脚的可能性也不低吧?”

    方行摆摆手,道:“放心吧,我有办法对付他们!”

    鹿叟急忙问道:“什么办法?”

    方行理所当然的看了他一眼,道:“这不正在想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