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掠天记 > 第一卷修界败类 第一千六百五十八章 俘虏
    与此前不同,方行这一次是以胜利者的身份归来的,大赤天如今只剩了他这么一位帝子,尊崇无上,可更教他想不明白的却是,感觉居然还没有以前时得到的敬畏更甚,除了刚刚归来之时那番强硬的态度无人胆敢反驳之外,便屡屡感觉有些怪异,那位帝女动辄前来,言笑偃偃,叙及往事,方行冷嘲热讽了几回,也不见她感觉难堪,来的反而更多了,方行也没办法,事情又不能做得太过,只能冷漠以对,少说话少见面,以免被这位帝女看出了马脚!

    可尽管如此,一种让他心里感觉不舒服的氛围还是蔓延了开来……

    他如今刚刚回到了大赤天仙军营寨,正是休整之时,紫玄仙帅也说过不需要他再出兵,如今多宝仙河之中与天元的对抗虽然激烈,但仙界十万仙兵还是占据了绝对的优势,也用不着他这位帝子再把自己手里那可怜兮兮的三百蛤蟆军派出去,便是四方世家,也因为护送帝子归来之功,得到了紫玄仙帅的允诺,不必再赶赴多宝仙河参战,可留在后方镇守……

    但只过了不到三天,紫玄仙帅一纸调令,便将四方世家调谴了出去,命他们去围剿一处由天元高手集结,死战不退的星域,倒使得方行这一片驻扎之域,立时空空荡荡了……

    再此后,紫玄仙帅身边的幕僚前来拜访,邀请帝流赶赴玄铁大殿,共议大事!

    身为帝子,参与议事,自然也不是什么怪事,方行便带了鹿叟与欢喜蛤蟆应邀前往,玄铁大殿之内倒已经是一片肃穆,诸方游仙搜集而来的消息经过了幕僚的筛选,汇总到了玉简之内,放于诸位参与议事之人的玉案之上,通过这些玉简,便可以了解到诸方动向,以及每一处战场的胜负,和仙界大军的调动迹象,也可以借此分析出天元诸修的进退之势!

    “天元叛修前段时间虽然像是疯了一般,居然不惜伤亡,硬抗仙界大军,也有许多棘手人物,对我们造成了不少困扰,不过螳臂挡车,终究只是一个笑话,在我大军铁骑之下,围杀怠尽,天元诸道防线皆已被攻破,负隅顽抗者尽皆屠戮,溃逃者不过二三,从游仙递来的军情看,天元大部分防线都已经崩碎了,侥幸活下来的也退出了多宝仙河,这一战快结束了!”

    这一次议事谈起来的事情倒让方行有些兴趣,说的正是如今这一战。

    “区区天元,虽是祖地,却哪里有与我三十三天抗衡的资格?”

    另有人听了,冷笑道:“咱们这一战的目的可不只是将他们逐出多宝仙河而已啊,而是要尽数留下,屠戮一空,直接消了这个隐患,三位仙尊已有严命,如今仙帝封关,局势严谨,更适逢多事之秋,天元、神盟相继作乱,甚至还有六魔天也不老实,屡屡作怪,我等正该杀鸡儆猴,这一战,定要打的天元再无作乱之力,甚至直接谴人杀去天元,毁了他们的香火!”

    “……三十三天,果然有大魄力!”

    方行身为与会之人,听得几句,也心里暗暗感慨,他是真的从诸位仙将身上看出了三十三天的大魄力,那还真是有种谁也不放在眼里的霸气啊,一望便可知,这是常居于上位的强者心态,同样是一场大战,别人想的是赢,他们想的却是直接将对手全部屠灭,甚至还想着顺势谴一支仙军去灭了人家的香火,这种霸道风范,还真有几分小爷当年的风采啊……

    “屠灭叛逆之人不必多说,基本上目的已经达到了,天元数万叛修倒有大部分已经命丧此役,别说是他们,这等伤亡,便是对我三十三天来说亦难以接受,老夫瞧来,天元那点子野心,差不多也要留在这多宝仙河之中了,不过想要毁去他们的香火倒是有点困难,天元距离太过遥远,调兵谴将多有麻烦,而且天元一方虽然势弱,但你们要晓得,从这一战的局势来看,当年在三十三天败落之辈,极有可能遁去了天元,倒让那里成为了虎狼之地啊……”

    “那就只有等仙帝出关了,到时候几位仙帝联手一击,未尝不可以横贯星域,直接将天元从星域之中抹去,永绝后患,至于如今,我们还是考虑一下如何扩大战果吧……”

    大殿之内,诸多言语都极是可怖,若是流传到了天元,怕是立马引起轩然大波,而方行与文先生此时端坐在蒲团之上,则是不言不语,听而不闻,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呵呵,殿下初次参与议事,可有什么话说?”

    也不知怎的,说着说着,这群参与议事的人里,倒有人转过了头来,向方行看了过来。

    说这话的,却是紫玄仙帅麾下第一幕僚,无矶子,可以说紫玄仙帅的一切军务,皆由此人暗中打理,某种程度上便如紫玄仙帅的口舌一般,他一开口,所有人便皆住了口,大殿之内数十道目光,都向着方行看了过来,凝神静气,想听听这位帝子究竟会有何高见……

    便是盘坐在了方行对面的帝苑,此时也是眼波盈盈的望了过来。

    “什么意见都来问我,那要你们又是做什么用的?”

    而在这时,方行却是眉眼不动,漫不经心的说道,但声音却冷漠至极。

    那位无矶子闻言,顿时微微一怔,苦笑了一声,神情微觉尴尬。

    其他殿内诸人也顿时表情微妙了起来,有人苦笑,心想这位帝流殿下还真是和千年前一样,凶狂霸道,不讲道理,教人亲近不得,但也有人神情玩昧,只是微笑的看着他……

    “呵呵,殿下了解的不多,暂不开口也是有的,等以后再论吧!”

    倒是在这时,坐在主帅之位上的紫玄仙帅轻轻一笑,摆了摆手,将众仙将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而后这位仙帅沉吟着道:“咱们离开大赤天时,得到的军令只是清剿天元叛修而已,如今差不多达到了目的,不过天元此番来的蹊跷,本帅总觉得他们目的不纯,似别有图谋,却不仅是驱逐他们,杀了他们,他们的真实目的更要搞清楚,无矶,诸战可有俘虏?”

    那无矶子便转身一揖,道:“诸方来报,天元叛修甚是凶悍,宁死不折,落入重围之后,宁可自毁神魂,几无降者,不过在仙帅下令之后,诸部仙军布下大阵,还是镇压了几名叛修的,在他们自毁神魂之前便将他们擒下了,如今已经封了六识,压在铁狱小世界之中!”

    “哦?”

    紫玄仙帅听了,微微一笑,道:“那将他们押上来,我亲自审上一审!”

    无矶子领命,手指一弹,一道帅符飞出了大殿,消失无踪。

    殿下诸修也皆在此时扬起了头来,好奇的等着,他们多是在后方运筹帷幄,与天元叛修交战已久,但倒有大部分还没有近距离见过天元叛修,此时心里也不免有些好奇……

    而在这时候,听说了俘虏之事,鹿叟的眼神也微微一变,心间有些触动。

    倒是方行,仍是懒洋洋的不在意,手里把玩着玉案上的玉简。

    “天元叛修押到……”

    很快的,便有数位黑甲仙将驾云而来,落到了仙殿门口,然后齐身踏入,朝着仙帅拜了一拜,又朝着方行行礼,在那最中间的仙将手上,却捧着一方黑色宫殿模样的法宝,森森然似一方大狱,在得到了仙帅点头之后,那名仙将便轻轻点头,眉心一点神念打在了那黑狱上面,立时黑色宫殿之内光华流溢,却有一排黑色的大柱子突兀的出现在了玄铁大殿之中!

    那些黑色的柱子,约十丈余高,廊柱粗细,上面铭刻着许多符文与禁制,更有许多铁链,却是每一根柱子上,都绑着一个满身血污,衣甲破烂的修士,有的少了半边身子,有的甚至只剩了一个脑袋,但无论是什么样的,此时皆是一个样子,他们全身被铁链锁住,黑色柱子上面倒生的钩刺扎进肉身,垂着脑袋被绑在了柱子上,便犹如死人一般无知无觉……

    “嘿嘿,这些天元叛修,骨头倒是极硬,吃了诸多苦头,但仍是牢牢的护着神魂深处的一点子记忆,不肯吐露分毫,我等也不敢用强,因他们神魂深处,皆有厉害禁制,倒是怕一旦用强探入,会直接引发禁制,非但他们立刻神魂消散,就连施法之人怕也会受重创!”

    那狱官放出了这三名俘虏,狞声一笑,向仙帅禀道。

    紫玄仙帅点了点头,淡淡道:“小小神通,不足为奇,解了他们的六识封印吧!”

    狱官答应,便在三名俘虏身上各点了几指。

    几道光华闪过,那三名俘虏却是差不多同时闷哼几声,慢慢睁开了眼睛,目光涣散憔悴的从大殿之中看了过来,眼神绝望,一副惨淡悲哀模样……

    “求……求求你们,杀了我吧……”

    他们明显是吃够了苦头,眼神里不见一点神采,几乎是一得自由,便要苦苦求死。

    大殿之内,气氛开始变得压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