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掠天记 > 第一卷修界败类 第一千六百七十一章 没有证据(三更)
    “唉,是啊……”

    帝流那一句话,倒是说到了殿内诸仙的心坎上……

    他们心里的疑问也实在是堆积到了一定程度了!

    虽然不解内情,但他们也看了出来,如今帝苑与帝崖姐弟二人,似乎在明争暗斗,夺那帝子之位,为此各展机心,狠狠的斗了一场,瞧这结果,分明是帝苑输了,帝崖这个平时看起来是个废物一般的醉猫,却是赢了所有,只是,确如帝流殿下所说,你们就算争的再激烈,斗得再精彩,可是他还在上面坐着呢,你们又争什么呢?他们甚至还觉得帝崖已经疯了呢,帝流殿下还好端端的,这个出了名的废物居然就敢融合了仙命,难道是喝酒把脑子喝坏了?

    要知道仙帝血脉里面,是不可能容得下两位帝子的啊……

    帝流殿下重现世间的消息一经传来,所有人便都知道他们二人定然会分个你死我活,原因就在于仙帝血脉里只会允许一个人拥有仙命,那么帝崖又私吞了仙命,岂不是找死?

    可殿下众仙那狐疑的目光,却只让帝崖感觉可笑。

    而殿上帝流轻轻说出来的那一番话,更是让他感觉有趣到了极点!

    入殿之后,直到此时,他才正眼看了帝流一眼,但目光却殊无面对帝子时的敬意,甚至还带了些许调侃之意:“呵呵,我的哥哥啊,凡间说,皇帝轮流坐,明年到我家,你瞧,皇帝都是轮流坐,更何况帝子呢?你坐完了大哥,大哥坐完了,怎么也该轮到我了不是么?”

    “荒唐!”

    此言一出,且不说帝流,便是周围一些上了年岁的老仙都已经听不下去了。

    忍不住有数人直接训斥出口,却不是因为他们有多么忠心于帝流,而是在在他们的潜意识里,实在便受不了帝崖这等以上犯上,以卑冲尊的语气,感觉这是一种大逆不道的行为!

    “住嘴!”

    可他们只是喝出了这么一句,帝崖便忽然间转过了头来,一声大喝,吓的他们都闭上了嘴,而帝崖则是一脸的冷笑,甚至带着点儿嚣张的凶狂意味,拿手指点着他们道:“就是你们这群老而不死,修行路又到了尽头的混账们,天天讲什么天人感应,讲什么尊卑有序,甚至都不让我留在大赤天,等我做了帝子,第一个要收拾的就是你们,全给你砍了脑袋……”

    “你……你你……”

    那群老仙君们闻言,一个个气的怒火上涌,几乎不敢相信这个肤浅跳脱却又凶残霸道的年青人,便是那个在大赤天出了名的好脾气,终日只是饮酒,见到谁都是客客气气,说话都不敢大声的废物帝子,与印象里相比,他此时的模样实在是反差太过强烈,可是望着他脸上那微微扭曲的表情,让人忍不住心里一颤,到了嘴边的喝斥之言,硬生生说不出来……

    “看样子你想做帝子的心思不是憋了一天两天了啊?”

    倒在这时候,殿上的帝流轻轻笑着,目光嘲讽,向下方的帝崖看了过来。

    “呵呵,都是一个爹生的,那凭什么我不能做帝子?”

    帝崖嘻嘻笑着,抬头向殿上的帝流看了过来,意态甚是轻浮。

    帝流却是神情淡淡:“那你以前怎么不敢说?”

    帝崖拍了拍手,笑道:“以前大哥在那位置上,我哪敢说这话?”

    帝流轻轻一笑,道:“现在就敢说了?”

    这等神情淡淡的回答,却让帝崖越说越觉得古怪了起来,没有再回答,定定的看了帝流一眼,眉头紧紧皱起,嘀咕了一声道:“你装的还真沉得住气!”说罢了,居然不再理会帝流,而是转身向着那三位仙尊看了过去,长揖了一礼,笑道:“该三位仙尊出手了吧?”

    “出手?”

    一句话又搞得殿内众仙人人惊愕,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有些胆子大的人甚至想到,莫非这帝崖殿下勾结了三位仙尊,想要造反,所以才直接炼化了仙命,不怕帝流殿下?

    “出什么手?”

    而在此时,三位仙尊也终于淡淡的开了口,脸上露出了些许淡笑。

    帝崖闻言,却忍不住一愣,斜斜瞥了帝苑一眼:“难道四姐她还没有跟你们说?”

    那三位仙尊亦沉默了半晌,那位秃头银须的普化仙尊迟疑开口:“你们怎么看?”

    那位道姑模样的仙尊眉头缓缓凝起,淡淡道:“或是我修为尚浅,没有看出什么来……”

    银须老者轻轻点了点头,似乎这道姑所言,与他想象的差不多,然后他们二人便不约而同,皆朝着那位似乎地位最高的白面少年看了过去,显然是想看看他什么意见……

    “初见帝子时,我亦察觉了他气息有些变!”

    那白面少年沉默了半晌,才轻轻开了口,声音纤细而平稳:“可是刚才我又看了许久,却是发现,他的气息固然有变化,神魂却与肉身契合,并无异常,细细想来,毕竟千年未见,他又在太虚仙王那等老怪物的墓里被镇压千年,气息有些变化,倒也不难理解……”

    另外两位仙尊皆点了点头,显然认可他的说法。

    然后普化仙尊便转过了头,平静的问着帝苑:“你那消息从何而来?”

    帝苑也呆了一呆,本来陷入了绝望之中的她,已经对一切都没有了兴趣,恨不得立刻退走,可是听到了这三位仙尊的话,却还是忍不住呆了一呆:“我……已经告诉你们了啊!”

    普化仙尊直接道:“只有那缕残魂的证词么?”

    帝苑呆了一呆,也意识到问题不对了,犹豫了半晌,才点了点头:“是……是啊!”

    然后普化仙尊便看向了帝崖,淡淡道:“帝崖殿下呢?”

    这三位仙尊的态度,却使得帝崖心里宛似敲起了洪钟大鼓,一股子怒火不受控制般的冲到了脑海,厉声喝道:“三位仙尊是何意思?难道凭你们三人的修为,都看不出上面坐着的这位是个冒牌货吗?紫玄仙帅已经得到过他是冒牌货的消息,你们还等什么,快些将他拿下,施以各种秘法,自然可以证明一切,总不能我大赤天连个确认他是假货的本领都没有吧?”

    轰!

    他这一番话,虽然是朝三位仙尊说的,却立时震惊了殿内众仙。

    “什么?帝流殿下是假的?”

    “那是个冒牌货?”

    “怎么可能?有谁敢冒充帝子?”

    这一下子,殿内众仙登时乱了套,人人震惊,七嘴八舌的讨论了起来,众仙第一个念头便是震惊,震惊于有谁的胆子这么大,居然敢冒充帝子,第二个念头便是不信,因为他们不相信有谁真有这么大的胆子,再者,任是他们怎么去感应,也确实找不到什么破绽……

    而在这一片混乱里,三位仙尊却非常的淡定,或说是冷漠,普化仙尊听了帝崖的话,淡淡道:“紫玄仙帅并无证据,不然他会第一时间传送到我等手中,或是直接托你送来,如今既然没有传送过来,那想必他手头上也没有实证,你又是如何如此断定这件事情的?”

    帝崖脑袋轰隆一声响,脸色都变了几分,他万万没想到,三位仙尊居然没有直接拿下那假帝子,反而找他要证据,但强压心里的怒火,还是维系着平静道:“虽无实证,但诸方试探,都证明他根本就是个冒牌货,三位仙尊若是不信,何不直接探他神魂,窥其仙源?”

    普化仙尊闻言,眉头忍不住皱了起来,半晌没有说话。

    而那位白面少年,凌虚仙尊,却平静的开了口:“我确实可以探他神魂!”

    帝崖脸上登时露出喜色,可那位凌虚仙尊不等他开口,便紧接着道:“只不过,帝流殿下如今的修为也已接近了大罗金仙境界,神魂与道源契不可分,轻易无法窥探,惟有强行分割他的神魂与道源,才能观见他神魂之内的记忆,可如今一来,对他修为大有损伤……”

    帝崖登时大急,道:“那你就快探啊,他本是冒牌货,修为损伤了又能如何?”

    凌虚仙王眉头皱了起来,缓缓转头看他:“但倘若他是真的呢?”

    “这……”

    帝崖顿时语塞,半晌时间,居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他总算明白了凌虚仙王话里的深意,居然是有些投鼠忌器的意思……

    就算他们再怎么说这帝子是假的,可是无论是他,还是帝苑,甚至说包括了告诉他此事的紫玄仙帅与告诉了帝苑这件事的独龙子残魂,手头上都没有什么真凭实据,这自然也只能让三位仙尊起疑,却无法让他们确定,而在这种情况下,他又怎么敢轻易强行探其本源?

    他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他若强行探查帝流的神魂,必定会损伤其修为……

    那帝子若真是假的,自然一切是好,可万一他是真的,凌虚仙尊岂不犯了大错?

    便是堂堂仙尊,也不能因为一点疑心,强探帝子的神魂啊!

    如此一来,别说是这三位仙尊了,便是帝崖也愣在了当场……

    这件本来以为会无比简单的事情,现在想来,还真是棘手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