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掠天记 > 第一卷修界败类 第一千六百七十四章 真作假时假亦真
    “什么?这怎么可能?”

    在这群山之间,祖殿之上,一片欢呼声里,正一脸嘲讽的看着帝苑的帝崖忽然就呆住了。

    他亦是帝氏一族血脉,自然不会不知道那投影代表着什么,那是魂灯映照虚空才出现的幻影,帝氏一族的魂灯便在祖殿之内,无论是魂灯被点燃时,还是熄灭时,都会有灵光冲宵,形成幻象,而且魂灯所对应之人的影子,也会显化在魂灯之上,山谷之中出现了这等异象,便代表着一盏魂灯被点燃了,只是让他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的是,这一盏魂灯,怎么可能被点燃?

    从那魂灯所映射的投影来看,点燃了魂灯的,正是他的兄长帝流!

    可是……那帝流不是假的吗?

    一种可怖的念头便仿佛利剑一般狠戳着他的心脏,僵住了他脸上的表情……

    是紫玄仙帅骗了自己?

    帝崖很快便否定了这个念头,因为紫玄仙帅毫无道理这么做……

    况且,就算是紫玄仙帅骗了自己,没道理帝苑也得到同样的消息啊……

    想到了这里时,他已经呆呆的看向了帝苑,却发现她与自己一样的震惊,满脸难以置信!

    这说明,连她也同样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啊……

    在这时候,帝崖的心里,居然产生了一种奇妙的感觉,那种感觉,就好像是已经断了数百年的亲情又在心里滋生,让他急切的想要亲近自己的这个姐姐,就仿佛是被蒙蔽之后,让他下意识的想找同样被蒙蔽,和自己站在了同一战线的人,急切的想要和她说些什么……

    “哈哈,哈哈哈哈……”

    但他已经到了喉间的一句话还没说出来的时候,便已经听到了帝苑的笑声。

    帝苑此时的表情当真是变得精彩至极,她本来是一脸的沮丧,愤怒,被帝崖的话气的要发疯,但却看到了那祖殿之中投了出来的魂灯之影,整个人一脸的表情,便又变成了震惊与难以置信,万分的不解,可是这种表情也没有停留太长时间,她又看到了帝崖脸上的惊恐,然后她便忽然间笑了起来,一霎那间有一种强烈的喜悦忽然间冲上了脑海,兴奋异常……

    “哈哈,虽然……虽然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究竟是我们被骗了,还是从一开始这就是帝流哥哥的圈套,但我还是觉得……哈哈,这一切太有趣了,真是太有趣了……”

    她大笑着,几乎眼泪都笑了出来,然后眼睛直直的看着帝崖:“我亲爱的弟弟啊,你现在的心情又怎么样呢?帝流哥哥原来是真的还活着,原来他真的是回来了……你梦寐以求的仙命没有了啊,你的命运摆不脱了啊……哈哈,我却忘了,你已经提前炼化了仙命了……”

    到了最后时,她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大叫了起来:“可大赤天,只能有一位帝子啊!”

    这一句话,便像是一柄大锤重重的砸在了帝崖的脑袋上!

    他忽然间激棱一下清醒了过来,倒吸一口凉气,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

    是啊,大赤天只能有一位帝子!

    仙帝血脉里,也只能有一人得到仙命,可自己身上也有仙命了……

    脑海里,已经浮现了帝释的身影,这让他忽然感觉胃在抽搐,几乎呕吐了出来!

    “不可能,不可能……”

    他喃喃说着,脸色苍白,身体几乎虚脱,一边说,一边向后退去,忽然间大叫一声:“这不可能,这里面有鬼,一定有鬼,他是假的……他就是假的,我要去告诉父王……”

    在他的大叫声中,身形已如利箭一般飞射了出去,可很快便有人拦住了他。

    都不用三位仙尊下令,在这一片虚空周围的仙将便已经率兵包抄了过来,将帝崖围在了里面,不光是他,就连云琊仙君等人也被围在了里面,那些仙将也一言不发,丝毫不提为什么将他们围在这里,但是他们也不必说了,所有人都明白,他们绝对不会再让开了……

    “你们放我走,放我走……我要去找父王,我要告诉父王……”

    帝崖惨嚎起来,犹如一头负伤之兽,拼命向前冲去。

    只可惜,他的修为实在太差,纵然得了仙命,也没有冲破仙军军阵的实力了。

    在旁人眼中看来,他不过是一头想要冲出猪栏的疯猪而已!

    已经有柄无形的刀架在了他的脖子上,注定了他的必死之局……

    “唉,现在的一辈啊,许是经历了这千年战火,真是越来越厉害了,帝流殿下究竟是在想什么?被帝释夺去了千年的帝子之位,所以心里有了担忧,一定要将他剩下的弟弟妹妹都除掉么?不然的话,为何要设下这样一个险局,连我们都骗过,搞出这么一个阵仗呢?”

    听到了远处帝崖绝望的哭喊,银须老者普化仙尊轻叹了一声,摇了摇头。

    “你莫忘了,这位帝流殿下是没有经历这千年战火的!”

    清静仙尊淡淡开口,顿了一顿,又道:“不过他被镇压千年,却也绝不轻松就是了!”

    “我也不知道帝流殿下为什么要这么做,不过心里总是感觉有些古怪……”

    凌虚仙尊忽然道:“他既然在祖殿之内点燃了魂灯,便说明他确实是帝流殿下,而且凭我的修为,也实在看不出他的神魂与肉身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可心里却总是有些打鼓,总觉得我好像看错了什么……冥冥之中,有一个声音告诉我,好像我犯下了一个大错……”

    凌虚仙尊的话让另外两位仙尊也微微一怔,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呵呵,许是肩上的担子太重吧,毕竟那两个孩儿带来的闹剧,让我们也疑心疑鬼了!”

    过了半晌,普化仙尊才苦笑着说道。

    “也许……”

    凌虚仙王微微凝滞,淡淡开口:“但我总觉得,还得试他一试!”

    “有些不对劲……”

    也就在此时,清静仙尊忽然皱起了眉头,目视下方紫雾,低声说道。

    “如何?”

    普化仙尊抬头向她看了过去。

    清静仙尊凝道:“按常理讲,帝流殿下点燃了魂灯之后,便可以从祖殿之内出来了,前后用不了数息功夫,可如今已经过去了接近一盏茶的时间,怎么还不见他出来?”

    “这……”

    普化仙尊也是微微一怔,跟着皱起了眉头,向下方祖殿看了过去。

    “可能真的出了问题!”

    凌虚仙尊沉默了很久,忽然开口,脸色已经变得有些冷峻。

    ……

    ……

    “走啊,赶紧出去啊……”

    也就在这时候,或说不久之前,魂灯投影刚刚照向了天际之时,帝流殿下正盘坐在一排一排的仙位之前,凝神垂目,低头不语,沉默的像是一块木头一般,思索着什么……

    从踏入祖殿,到点亮魂灯,对他来说都没有丝毫的困难。

    因为此时的帝流殿下,确实便是帝流殿下!

    早在域外战场时,方行答应了怪塔之内的那些老怪物们,会回到三十三天,去走一走,看一看,了解一下大赤天这万余年来发生的事情之时,他便已经开始琢磨,如何在回到了三十三天之后,躲过众仙的猜疑,让自己安安稳稳的到处走,到处看,不受影响……

    这个答案却不简单,继续冒充下去当然不行,早晚会露出马脚,事实也证明如此。

    可若是直接再度隐姓埋名,悄悄的躲起来,那却也不可能,帝释已死,那么帝流便成为了大赤天惟一的帝子,自己若是消失了,整个大赤天都会发疯,会不惜一切的寻找自己,方行不敢保证在这样的局面之下,还能一直躲过别人的追踪,甚至还有余暇做自己的事情!

    而面对这么复杂的局面,方行自然用了最简单的方法解决。

    那就是把这位帝子从假的变成真的!

    方法也很简单,那就是把帝流的肉身,再度还给帝流的神魂……

    帝流的神魂一直没有被磨灭,当初夺舍之时,方行是想过要将他打的魂飞魄散,以绝后患,可是这帝流的神魂,似乎很得怪塔内某个存在的看中,被他们镇压了……说是镇压,其实某种程度上,也就等于是保下了他的神魂,反正方行当时是不好意思坚持要杀他了!

    想到了这一点的方行,自然便去找怪塔谈判了!

    他说出了自己的主意,那就是用渡仙笔控制帝流的神魂,就像控制四方世家少主那样!

    可是不知仙直接否决他的想法,告诉他说,渡仙笔不是万能的,它或许可以做到很多事,但不能保证用它来做到的这些事情不会被人发现,尤其是方行用来控制的是一位帝子,而且这帝子,是需要回到大赤天来,近距离与三位仙尊,甚至是那深不可测的仙帝打交道的!

    以方行如今的修为,或许可以用渡仙笔控制帝流,但不能保证不被人发现!

    这却让方行傻了眼,然后他就用出了自己的绝顶功夫……

    ……不干了,若是解决不了这个问题,那就是打死,也不回三十三天!

    在这种情况下,被逼无奈的天魔只好说了一句话:“那我来找他谈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