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掠天记 > 第一卷修界败类 第一千六百七十六章 帝氏长生劫
    “嗖!”

    也就在那一缕金芒,也即是方行的神识探了出来,接触到了那块石碑之际,方行立刻感觉整个人头晕脑胀,那石碑之中,居然生出了一道可怖的引力,直接便将他寄存于金莲之中的所有神魂都扯了出来,然后扯进了石碑之中,这一变故却让他大吃了一惊,下意识的便以为这是帝流的阴谋,故意让这石碑扯走自己留在了他识海之内的寄生金莲,好摆脱自己……

    可还不等他愤怒的大叫,他便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在这一刻,他甚至连神识都不清醒了,只是忽然间面临了无尽的幻象……

    在坚定了道心之后,方行基本上不会再陷入幻象之中了!

    因为没有多少幻象,可以让他沉沦!

    可是在这时候,他却忽然间陷入了幻象之中,几乎难有一点反抗之力。

    很快的,他也明白了过来,这是因为他陷入的不是幻象,而是一种记忆……

    或者说,这是一种碑文,石碑上的碑文!

    这石碑上,确实记载了很多东西,可严格来说,却都是一件事。

    历代帝氏家主之死……

    “杀……”

    方行耳边听到了嘶吼声,睁开眼时,则看到了无尽模样怪异凶残的神族生灵,如浪潮一般向着他冲了过来,那种势头,几乎要将他淹没,而他自己,则化成了一位统军大将,周围皆是修士,随着自己一起冲杀,他们冲进了那无尽的神族生灵里,不停的冲杀,不停的战斗,这是一场无比惨烈,又无比漫长的战斗,足足进行了三个月之久,他也冲杀了三个月之久……

    他身边的人越来越少,可是那神族生灵却似乎越来越多!

    到了最后时,终究只剩了他一个人,身上再也没有半点仙气,身受重伤,堂堂渡劫大修,甚至连举起最后兵器的力气也没有了,最终,他被无数的神族生灵困住,撕碎了肉身……

    ……

    ……

    “那是一片广褒之地,那是一片仙境……”

    再一次,方行又像是化身成为了另一个人,他面对无数人担忧的目光,面上露出了坚毅光芒:“所以,无论那些怪物有多凶残,有多强大,我们也一定要夺取自己的立足之地,为此,修行魔功又怕什么?你们担忧走火入魔,我不怕,就让我先来闭关修炼,待我神功大成之时,我会再像父亲那样率兵冲锋,于万军丛中,取那妖魔的首级,到我父亲陵前祭奠……”

    可是很快方行便又看到,自己在一处幽暗的洞府之中,修炼魔功走火入魔,痛苦万分,他想要呼喊,想要找人来求救,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终在无边痛苦之中,悄悄寂灭……

    ……

    ……

    “听人说,有种天赐异宝,可以助我们踏破渡劫之境,去抢,拼了命也要抢回来……”

    ……

    ……

    “吾乃帝氏族长,尔等焉敢伤我?”

    ……

    ……

    一幕一幕,一生一灭,无数的幻象在方行心底纷呈,他经过了无数人的濒死之状,以及最后他们遗留在了这石碑上面的印记,他看到了一代又一代的帝氏族长,或是因为与神族厮杀而殒落,或是因为强提修为,走火入魔而殒落,又或是在与同样来自天元的仙人争夺第一批出现的仙命时殒落,甚至还有一些,被一些神秘的刺客刺杀,最终怀着不甘殒落……

    倘若这些殒落都还算正常,但后面的幻象,却让他越来越感觉古怪!

    “没想到,那个老不死居然突破到了新的境界,我也必须闭关,再次突破……”

    ……

    ……

    “我帝氏濒遭大难,若过不得此劫,岂不是要断了香火?你们走吧,我来守着!”

    ……

    ……

    “唉,这是万中无一的造化,若是可成,我死了又算什么,帝氏一脉将会成为主宰……”

    ……

    ……

    这一次他看到的又是另外一种死法,有些帝氏先主,是在摸索新的修行境界时仙源崩碎而亡,有些是在家族被敌人追杀时,拼死退敌而亡,也有一些,或说是好多,却是在帝氏一脉与其他的仙家势力,争夺那有可能成为天帝的一线造化之时甘愿付出了性命……

    “这是帝氏一脉为他们的先祖立下的荣耀碑么?”

    在无尽的幻象里,方行仅有的一丝清明,心间开始出现了无尽的疑惑。

    然后,再继续出现的幻象,却让他立刻否决了这个想法。

    “吾执掌天庭已经三千年了,寿元也已经达到了万岁,再继续下去还有什么意思呢?”

    他变成了一个身材枯瘦,却贵不可言的老者,缩在一方巨大的椅子上,殿内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或者说,殿下全都是人,可是他的眼睛里却没有任何人,他体内似乎拥有着无尽的力量,似乎他举手投足间,便可以做到一切的事情,可是偏偏,他的心里疲惫至极,万念俱枯,深深的陷入了一种寂灭般的痛苦之中,最后,他苦笑一声,散去了一身神魂!

    ……

    ……

    “八千年的帝子,前所未闻……”

    画面再一次,方行再次坐在了那张巨大的椅子上,这一次,他不再那么疲惫,反而充满了愤怒,他看着眼前的一个同样愤怒的中年男子,听着他厉声嘶吼:“你做天帝做的也够久了,你怎么总是不肯从那张椅子上下来?你究竟要做这万界的主宰到什么时候?我已经受够了,我受够了你总是在我头顶上压着,所以,父王,你让位吧,这天帝,轮到我了……”

    ……

    ……

    “父王,你老了,也没有了再度进取的勇气,你已经有两千年没有再度破境,而我,已经超过了你,所以,让出这王位来对你是没有坏处的,你就留在这里隐居吧……”

    很快,他又看到了一个英俊而霸道的男子,面带微笑的对他说着话,这一次,他甚至心里都没有愤怒的感觉,只感觉到恐怖,因为在他此时的眼里,那个男子,那个本来他非常熟悉的男子,居然拥有着比他更强,比他更可怖的修为,让他一根指头都不敢动……

    “父王,我改变主意了,隐居并不是一个最好的结果,只要你还活着,便总有人想要打着你的名号生出野心,动摇我的统御,教人烦不胜烦,所以你还是……回归天地吧!”

    画面再次一变,还是那个男子,只是这一次,却不是在劝他退位了!

    ……

    ……

    “你凭什么一直坐在那王座上?你已经数千年没有理会政事,那你何不直接让位给我?诸天万界,现在无人对你满意,他们都愿意让我坐上王位,所以,你就撒手吧……”

    又一次,他看到了无数的高手,围在他的身边,杀气如潮水般卷了过来。

    ……

    ……

    “哈哈,从我夺了你爷爷的王位那天起,我便知道会有这一天,来吧,我的儿子,你的一切都是我教的,我也一直在等着这一天,现在就把你所有的本领都施展出来吧,看看咱们爷俩究竟谁更配坐在这个位子上,其他的人不要去管他们,哪怕他们毁了天庭……”

    再一次的,方行看到了一个同样出现在了面前的年青人,然后展开倾世大战!

    ……

    ……

    “呼……”

    不知过了多久,方行才忽然间从那无尽的幻象里脱身出来,再度感应到了自己的清醒神识之时,他有一种久违的,从噩梦之中醒来的轻松感,那种感觉,几乎像是解脱……

    “呵呵,现在你知道我们帝氏一脉的诅咒了吧?”

    帝流的声音响了起来,让方行相信自己确实的脱离了那可怖的幻象了。

    “妈的,你们帝氏一族都养了些什么玩意儿啊,杀自己的爹跟玩似的……”

    方行只是松了口气,旋及便破口大骂了起来。

    也不怪他骂的如此难听,实在是他在这石碑之中,看到了太多的东西,确实像他之前想的那样,历代的帝氏族长,拥有各种各样的死法,甚至有一些都没有记载在这石碑上,只是消失了,有的走火入魔,有的被人刺杀,有的陷入死阵,甚至有一些是活腻了,自己解脱了自己,可这都不是主要原因,里面最多的死法,居然是一代又一代的弑父,被自己儿子杀死!

    尤其是到了后来,几乎连续好几代都是如此。

    那种身临其境的感觉,让他的神识简直经受了难以言喻的痛苦折磨。

    “这就是我们帝氏一族的宿命!”

    而听到了方行的破口大骂,帝流居然没有生气,反而冷笑了起来。

    他顿了一顿,才淡淡道:“人世之间有轮回,总有人死,然后有人代替,可是仙界不一样啊,有了仙命,只要你想,躲过一切的劫难,甚至可以永远的活下去,这就是长生,可是长生,却又带来了许多的问题,便如我帝氏一般,就算可以长生,却从无永恒的仙帝,总会有自己的儿子来杀了你,坐上你的位置……便像我,从我成为帝子的那一天开始,我就知道自己早晚会走上与我父王对峙的位置,若不是我杀了他,取代他,或是他杀了我……”

    说到了这里时,帝流脸上露出了一个非常古怪的笑容,轻声道:“求长生而不得,反而世世代代死于非命,便像诅咒一般,这就是我帝氏一脉传说中的……长生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