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掠天记 > 第一卷修界败类 第一千七百一十五章 以人心,参天道
    帝子行宫之内,方行一直在用太虚幻镜看着神秀那方洞府之内的一切,太虚幻镜乃是当年的太虚仙王亲手铸就的异宝,可观天下,他又早就去过神秀所在的那一方洞府,观看起来自然毫无压力,而他在斩杀了白衔尸之后,也是因为担心极乐魔主莫痴儿的选择,才专用此镜窥视,却没想到看到了她与神秀的一番谈话,本来这太虚幻镜无形无迹,便连这位极乐魔主也没有发觉,却未想到,神秀居然像是早就发现了他在窥视,只是没有说破而已……

    而刚刚的他,看到了莫痴儿折磨神秀的一幕,气的咬牙切齿,又听到了神秀关于人心“适可而止,过犹未及”的讲述,更是听到了最后他所说的“天道圆满,人心有缺”之语,内心沉重,正自出神思索之际,却忽然间被神秀从镜中看了过来,顿时如遭雷击,心间恍然。

    “我擦,这小和尚居然能发现我?”

    太虚宝宝也被神秀这一句话吓了一跳,唬量镜面一阵涟漪,似欲中断。

    但是神秀望着镜面,轻轻一笑,佛光氤氲之下,那镜面已然平静了下来,清静无波。

    而在这时,方行仍然在看着镜面,良久不语。

    他就这么看着镜里的神秀,眉头已经凝成了一个疙瘩,时而平静,时而愁思。

    “适可即止为道,过犹不及为魔?”

    思虑良久,他抬头向镜里看了过去:“师弟,这就是你佛门的路子吗?”

    太虚幻镜本来没有传音之能,但也不知怎的,神秀似乎听到了方行在行宫之中与他说的话,缓缓的点了点头,轻声道:“这是我选的路,若世间群魔乱舞,大劫将近,那我能做的,也只有以一颗佛心,斩却众生心间魔念,或许,能稍稍阻得大劫来势,多一分希望!”

    “你说的话好像有几分道理……”

    方行点了点头,但顿了顿之后,却又摇起头来:“只是不可能做得到的!”

    “若是师兄帮我,便有可能!”

    神秀轻轻的抬起了头来,低低一叹,然后他佛袖轻轻一抬,却在他那宽大的僧袖下方,居然滚出了一个雪白一团的绒球来,却是一只肥嘟嘟的猫儿,犹如大梦初醒,眼神深处,颇有几分迷茫,迷迷糊糊的站了起来,却被旁边的荆棘戳了一下,这只小猫登时大怒,向着荆棘呼噜噜吼了一声,但见荆刺不怕它,它却害怕了起来,慢慢退后,缩到了神秀的身边。

    “呜呜……”

    它抬头看向了神秀,嫩嫩的叫着,似乎在诉苦。

    神秀轻轻的笑了起来,以大袖掩住了它,然后朝着一处虚空说道:“我要渡化的人里,本来便有这位最喜杀伐的白虎君,只是不敢直接去寻他,因为他喜好杀伐,怕是不见得会像极乐魔主这般留下我的性命,与我辩解一番,而是直接就杀了,是以连我心间,都不知道该如何渡化它,可是我没想到的是,师兄与他一见面,便痛下杀手,以牙还牙,以魔制魔,反而使得他在最后一息,心生悔意,苦求解脱,否则的话,便是我,也不可能救下它来的……”

    方行道:“那你刚才还骗莫痴说没有救下大狱魔主?”

    神秀轻声道:“我救的不是大狱魔主,也不是白衔尸,而是这只小猫儿……”

    方行沉默了一会,道:“只是这只小猫儿,怕是不能帮你护法传道了!”

    神秀笑了笑,伸手抚摸着那只娇憨痴萌的雪白小猫儿,轻声道:“但我心间一样欢喜!”

    过了片刻,他才又抬起了头来,轻声道:“师兄,我刚才一直在想,若没有你,我又怎么可能渡化这位大狱魔主呢?适才我已想明白了,我要斩他们心间的魔念,是不愿他们永堕苦海,但在苦海之上的人,永远不会想着自己堕入苦海,不是因为他们不知道,而是因为他们不敢想,而对他们来说,你就是苦海,总能让他们看见自己,你所做的一切皆与佛法相悖,但在你面前,他们反倒更容易被渡化,这也是我刚才想说的话,师兄,不知你是否愿意……”

    “不要说了!”

    方行直接打断了神秀的话,忽然伸出手去,将太虚幻镜里面的太虚宝宝揪了出来。

    一霎间,镜面之上,立时空空寂寂,再无一物。

    而在此时,那一方洞府之中,神秀也是面色微苦,摇了摇头,低声叹息。

    在与莫痴对话时,他神情清明,可在此时,却有些迷茫。

    “路是好路,心是好心,但是太笨了!”

    方行面对着空空寂寂的镜面,摇了摇头,低声自语,神情也有些失落。

    “唉,算了,走一步算一步吧!”

    “我连路都还没有走到尽头,又何必想什么归宿?”

    但很快的,他就抬起了头来,决定不再想这个问题,而是抬起了手来,在他的掌心里,却有一道灵光,旋转不休,只是区区一道灵光,却犹如蕴含了无尽的惨烈杀伐之意,若以神念深深辨去,就能发现,这一道灵光的深处,那每一丝的光芒,居然都像是一柄刀剑,暴烈无双,这一条大道,几乎没有任何的杂余,只有纯粹的杀伐之意,惨烈到让人心惊……

    “杀伐大道……”

    方行低语着,这一条正是白衔尸最后自爆肉身之后,试图一并带走的杀伐大道,就像当初青邪仙王留着的五条大道一般,在他最后斩向了白衔尸那一刀时,将白衔尸的神魂与这条大道分离了开来,然后他将杀伐大道抢了过来,而白衔尸的最后一缕神魂,则被神秀收走!

    “天道是规律,大道是人心……”

    此时的他,则是静静的看着这条大道,响响自语,重复着在神秀那里听到的话。

    “天道圆满,人心有缺……”

    “神通便是天术,却因人施展,随心驾驭……”

    “那么,神通,便是以人心,参天道,以有缺,御圆满……”

    渐渐的,他这样想着,自己反倒陷入了一种稍稍迷茫的感觉里!

    若说他与神秀是两个极端的话,那便是一位佛理通明,另一位则根本不通佛理!

    可就在刚才,听着神秀与莫痴儿的一番话,却像是点醒了方行心端的某些迷雾,这让本来就一直在想着如何参悟大道的他,有些明白了天魔所说的道心与大道之间的关系……

    人心所向,便是大道至理!

    天地规律,则是更凌架于大道之上的无情法则!

    沉寂不语,审视良久之后,方行忽然心念一动,将那杀伐大道收进了识界之中。

    轰隆……

    这一道灵光,入了识界之后,也立时疯狂暴涨,居然化作了一条狂暴大龙的模样,像是现出了原形,在识界之中四处游走着,所过之处,天地皆被这杀伐之气撕裂,片片冰霜凝结,而在这个过程中,那巨大的杀伐之气也变得愈来愈大,身躯愈大,杀伐之气便愈来愈散,最终,居然慢慢的融进了这一方天地之间,化作了一缕缕清风,已然不见,又无处不在!

    “若人心即大道,大道即神通,那我又何尝不能以人心参天道,以天道,驭神通?”

    而方行的真灵,则在此时,俯视识界,暗暗思虑,然后运转了太上求道经!

    太上九经本来就是包罗万象,通天彻地的学问,方行修炼的愈深,对于此经感悟便愈深!

    太上前三经,化灵篇,不死篇,感应篇,使得他的识界拥有了炼化一切,承受一切,感应一切的神能,而这也正是识界最直接的作用体现,就像是白衔尸,饮下了一杯帝流浆,便肉身惨烈,犹如中毒,可是方行,当初直接被混沌仙园赐予了那么多的百草精华,一样可以承受得住,在这方面,可以说方行的太上识界之强,比白衔尸的大罗金身都还要厉害……

    而太上中三经,一气经,破阵经,逍遥经,则是将识界内的力量,潜力,发挥出来,抵御外敌之能,直到如今,方行所修炼的神通、武法、遁术,都还与这三经有关,他们就像是通道,让方行可以将太上识界内积蕴的神威发挥出来,这是一种极其高明的技巧与方法!

    这前面六经,方行已经领悟得很深了,因为他平时一直在用这个。

    可是后三经,方行领悟得还非常浅,只能借助一些皮毛,无法解得真谛。

    因为这后面三经,求道、问心、自在,本来就不是具体的修行法门,无法像中三经那样拥有明显的实力提升,也不像前三经那样在他的识界之内显化仙威,乍一看倒像是鸡肋一般,直到他刚刚听到了神秀劝说莫痴儿的一番话,才恍然之间,有所触动,渐渐开始领悟……

    原来,这后三经才是太上九经的真正精髓所在,之所以自己此前不明白,是因为自己的层次太低了,哪怕自己积累浑厚无比,但还是接触不到大罗金仙们所参悟的境界……

    求道、问心、自在三篇,指引的无疑便是大道!

    他在以前,一直站在门外,可是如今,却因着神秀一番话,看到了那扇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