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掠天记 > 正文 第四百一十一章 无名功诀
    黑色剑胎传给方行的,并非是上古飞剑术,却是一种玄奥至深的杀人法。『≤

    又或者说,这根本就是为斩首者所准备的一套暗杀法门,当初黑色剑胎,将这法门传授给方行准备去救铁如狂的方行,恐怕便有这等深意,只是在暗杀皇甫道子时,方行的无名功诀并未大成,只是借助了其中很少一部分法门,更多的是靠他自己的胆量与应变。

    直到如今,他才真正的施展出了这套无名功诀的威力。

    杀人之法,一道甚至可以将面对面的斗法,化作暗杀局面的法门。

    这套功诀中,其中一道掩息之术,参悟到了极致,按照莲女的说法,甚至可以遮蔽天机,便是元婴之修,也无法再寻找方行,如今虽然方行只将其修至了小成,但遮避黄供奉的神识感应却是足够了,在他施展出来这道掩息术时,对于黄供奉来说,他就是消失了。

    “小狗欺我……”

    黄供奉被方行突然近身,一连串攻击伤的凄惨无比,他本就不是战修,近身战法相当之弱,再加上方行诡异的身法以及那凶悍的杀法,已经让他胆寒,左支右拙下,身上不知受了多少伤,甚至有几道伤口,险险自要害划过,稍一不留神,此时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

    在这种局面下,黄供奉不是傻子,如何还敢恋战?

    一声怒吼,身周丹光四射,不要命一般化作了冲击之力,横扫四方。

    丹光乃是金丹之修保命之法。每个人都珍而重之。不肯乱用。其威力也是极为厉害,此时黄供奉这般不要命一般施展了出来,便是方行,也不得不暂避其撄,而黄供奉便借这机会,咆哮一声,飞身向远空遁去,却是被他被方行杀破了胆子。竟然不肯再战,想要逃走。

    “你刚才,不该在空中施展挪移之术追我的……”

    一遁三四里,拼命逃走的黄供奉耳边,忽然响起了方行的那冷淡的话语。

    黄供奉大惊,转头看去,便看到手持黑色巨剑,背生两道金翅,与自己平行而飞的方行。

    “这小畜牲竟然追了上来,难道非要杀我不成?”

    黄供奉满腹苦水。他也悔之莫及,若是他在适才空中追击方行时。没有施展那一次挪移之术,此时还能借挪移之术甩脱方行,但刚才既然已经施展过了一次,如今凭他的肉身与灵力,便已不够再施展一次,偏偏他速度不如方行,竟然只能眼睁睁看着方行追了上来。

    “刑道友,老夫与你亦是无仇,何苦如此逼我?”

    黄供奉大叫,竟然哀求起来。

    方行丝毫不为所动,声音冷漠:“当初在山间遇见,也有你一个吧?”

    黄供奉心寒,立时想起,当初正是在这清潭边遇到了方行,然后大小姐执意擒下了他,并钉了他四道破凶钉,当时自己便在现场,也觉得此人只是区区筑基,性命并不如何值钱,因此也没有劝阻,却没想到,此人直到此时还记得如此清楚,竟要自己陪命不成?

    “哇呀呀,你既如此逼我,老夫与你玉石俱焚……”

    黄供奉终于是放弃了所有侥幸,一声咆哮,忽然间停下了飞遁之势,双手合起,捏出了几个古怪的法印,而后向着自己胸口一拍,忽然之间,他“哇”的一声大叫,一粒龙眼大小,滴溜溜的金丹从口中吐了出来,轰隆一声,锁定了方行,狠狠向他撞了过来。

    赫然便是拼杀金丹!

    金丹境修士的最终拼命之法,口吐金丹,冲撞敌手。

    这等若是将自己的全副身家性命,皆寄于一击,能将敌人撞死,便赢了。

    若是将敌人撞不死,金丹破碎,自己的小命也就玩完了,不过金丹爆碎,会产生可怕的湮灭之力,也能十分有效的重创敌手,幸运的还能拉上对手一起共赴黄泉。

    而在黄供奉心里,还抱着万一的念头,那就是,方行再怎么可怕,毕竟只是筑基修为,自己这一下金丹冲撞,他若是敢接,那定然就是道基破碎,修为全失的下场,自己就赢了,而他若是不敢接,就定然会被自己吓退,自己也是可以借机逃走的,也占了大便宜。

    “嗡……”

    金丹呼啸而来,震颤虚空,直向自己迎面冲来。

    方行在这一刻,也是表情肃穆,“嗖”的一声,黑色巨剑竖在身前,那金丹登时直直撞到了黑色巨剑上,黑色巨剑乃是当初的魔魔剑胎藏身之器,材质非常,便是阴阳神魔鉴也鉴定不出来,看似血锈满满,实则坚硬难抵,金丹撞来,竟发出了一声清脆的鸣金之声。

    “喀喀……”

    金丹之上,道道裂纹出现,里面耀眼金光隐然。

    “完了……”

    这一刻,黄供奉万念俱灰,面上似哭似笑:“小畜牲,老夫修成金丹,何其艰难,为夺结丹之法,不惜偷袭了北神山的一位长老,结果被北神山追杀,灭族灭宗,无奈之下逃进归墟,伏低作小,苟且偷生三十年,却没想到,今天倒丧命在你手里……罢了,一起死吧!”

    惨笑声中,他捏出了自己此生最后一个印法。

    轰!

    那粒金丹之上,忽然间裂纹增多了几十倍,一息之后,丹内蕴含的可怕修为之力,皆在此时爆发了开来,一时间就像一颗耀眼的小太阳,轰隆隆炸开,滔天巨力充斥了方圆五十丈内的每一寸空间,似乎连虚空都要点燃,似乎要将这片空间之内所有的事物都摧毁。

    而方行,亦被这一粒金丹炸开的恐怖威力卷在了其中。

    滔天巨力,似乎要将他撕裂,焚灭,化作灰烬,带他齐赴黄泉死路。

    但是在这一刻,方行体内,却骤然有一座紫塔虚影显化,缥缥缈缈,坐镇虚空,将方行笼罩在了其中,正是方行体内的道塔,感应到了金丹自爆之力,显化出来,护定方行肉身,这一瞬间,塔上紫意流转如仙,其光芒,甚至还盖过了黄供奉的金丹自爆之力。

    “紫色道基……”

    黄供奉看到了这一幕,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取而代之的,乃是绝望之意。

    没想到,竟会见到紫色道基……

    人家是紫色道基,筑基境界的巅峰存在,而自己却是金丹境的最弱存在……

    罢了,罢了!

    黄供奉面上掠过一抹凄然,肉身寸寸焚毁,一点一点消失于虚空之中,神魂皆灭。

    几息之后,金丹炸开形成的恐怖力量消失于无形,来的快,去得也快。

    虚空缥缥,云朗风清,除了那破碎的云,似乎根本不存在适才那强烈的爆炸。

    方行身周的紫色道塔虚影也已经消失,收进了体内,他看了一眼黄供奉消失的方向,转身便又朝着清潭方向遁去,既已经决定要祭剑,只杀一个供奉,力度未免太弱,恨天氏族长的女儿自动送上了门来,他又怎么会放过?或许这一个祭品,才能配得上自己要做的事情。

    “刑方,黄……黄供奉呢?”

    出人意料,方行本以为恨天清会逃走,却没想到,她竟然还在清潭等待。

    一见到方行,她便迎了上来,欲张口大喝,声音出口,却显得丝毫没有底气。

    “被我杀了!”

    方行冷冷回了一句,手持黑色巨剑,冷冷向她走了过来。

    “你……你怎么可能杀得黄供奉……他……他是金丹……”

    恨天清大吃一惊,难以置信的叫了起来,只是迎上了方行那漠无表情的目光,却闭了嘴。

    她不是傻子,已经从方行那一身的杀气身上,感应到了什么。

    “刑方,你要杀我么?”

    “是!”

    方行来到了她身前,举起了手里的黑色巨剑,剑上,有暴戾之气缠绕,不知几多冤魂。

    恨天清微微闭上了眼睛,似乎已经认命,等着剑落命殒。

    方行忽然想到了什么,道:“你刚才找我,想跟我说什么?”

    恨天清长长吁了口气,睁开眼来,声音有些发抖,轻声道:“父亲昨夜来找我,与我谈了很久,想让我答应嫁给你,他说少尊哥哥毕竟是凶禽化身,对我只有可能是虚情假意,而且他已逃生,此生与我无缘,只有嫁给你,才是我最正确的选择……我想找你说,我一点都不喜欢你,甚至恨你,甚至有些……怕你……但是我……我最终还是答应了……”

    她声音越来越低,到最后时,已声如蚊蚋,几不可闻。

    但也就在她说话时,远处忽然响起了一声厉鸣,却见近百里之外,一道遮天蔽日的身影,展翅翔空,向着远方飞去,而方行则立时被那道凶禽吸引去了目光,待到他确定了一件事时,心里立刻激动了起来,黑剑一抖,已结了剑下的生命,而后身化流光,向远空遁去。

    “就算抓这个女人当作人质的话,也不见得能威胁得了恨天氏的族长,毕竟那族长只是傀儡,真正做主的还是那些老家伙,看样子,能不能救大狗子,还是得用那个方法了……”

    方行眼睛里,满是激动而郑重的神情,深深喘了几口气,仍然觉得身体在颤抖。

    “操,我胆子真大……”

    他心里暗想,只是全然忘了那正睁大了眼睛望着虚空的女公子。(未完待续。。)

    ps:晚上还有一章!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