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掠天记 > 正文 第一千零三十二章 圣人道
    乱世屠仙法

    很难形容方行感知到了这一部道典里面的内容时心间的那份震惊!

    幕慈果然没有说谎,这确实是一部无上道典,也难怪连少司徒聂千红都没有修行过,因为此道典本来就是元婴境以上才可修行,而当时与方行一战之时,这少司徒也刚刚在踏入了元婴境界,还没来得及参悟,当时的情况下,他若是参悟了这部道典,估计也无法再与方行斗法了,因为会被分心,这一部道典太强,对于修行之人,尤其是行战修之道的修行者,诱惑力也太强,因为这部道典,根本就不属于仙法范畴,准确的说,这竟然是一部自太古流传下来古圣天功。

    很久之前,方行便听瑶池小公主幕潇清说起过太古年间仙圣大战的事情,而最终的结果,则是强大的古仙落败,有人上了斩仙台,有人被放逐去了域外,这段隐秘的历史后来似乎被人刻意抹去了,甚少有人知道,也惟有扶摇宫这等底蕴深厚的道统才偶有一星半点的记载,不过真实程度却甚高,因为世间种种传闻里面,也都提及过古圣人的存在,而在传说里,他们无不属于实力惊天之辈,甚至超过了仙,可偏偏他们都寿元极短,未活过多少年,便消失在了世间。

    在这一部道典里,亦提及到了这一段往事,甚至还说明了,这部道典里面记载的,便是一位太古时期的古圣人流传下来的天功,这位古圣人,曾经在仙圣大战之中,施展这门天古,斩落了无数仙人,与其他的古圣一起平了“仙乱之祸”,因而才将此诀命名为“乱世屠仙法”。

    当然了,与袁家三门仙术一样,这些名字都是最古老的名字,而在后世,为了躲避冥冥之中的因果,早就不敢继续用这名字了,生恐为仙所忌,因而普通的情况下,偶然对外提起,也只说是扶摇宫的“卫道天功”,而绝对不会把这门功法与“斩仙”之类的字眼联系到一起。

    当然了,名字换了,内容不变,这确实是一门

    足以斩仙的天功!

    而扶摇宫历任司徒,无不实力恐怖,傲绝当世,秘密便也在此处!

    哪怕其资质不足,无法完全参悟此天功,但只要将此诀修至小乘,甚至只是领悟其中的一些法门,那么实力提升,立足于当世巅峰,与诸天骄并肩也是完全没问题的了!

    不过,也就在更多的看到了这门功诀的内容之后,方行本来兴奋的脸上,也出现了一抹凝重,而后这抹凝重渐渐变成了震惊,甚至还显得有些唏嘘,却是从这一部道典里,发现了一些秘密,让他的心脏也像是被揪了一把,一时变得有些感慨了起来

    “难怪圣人都这么短命啊”

    “也难怪你们扶摇宫的司徒们一个个的都活不太长,还需要这么多的侍妾”

    他缓缓抽了手里的佩剑,轻轻吐息,而后目光定定的看向了幕慈仙姑。

    扶摇宫历任大司徒,无不是惊才绝艳之辈,其实力放诸任何一个时代,都可倚立于当世之巅,但偏偏,这些强大的历任司徒们,却没有几个长寿的,别说像其他的元婴或是渡劫修士一般,动辄活着几千年,乃至上万年,扶摇宫的司徒们甚至像金丹一般活满一千年的都不多,这也是扶摇宫的司徒不过数万载的存在历史,但前后却已经有了数十位司徒的原因所在。

    几乎千年一换!

    而原因便在这里,古圣人流传下来的功法是强大的,但并不代表是好的,修行之人求的便是长生,便是不灭,而古圣人其实是与这种理念相悖的,他们初时走的路与仙是一样的,而真正与仙开始区分开来,便是从他们自斩了长生路开始,那是一种无比强大的道路,但却不是一条可以长生的道路,甚至是一种折损自身寿元的道路,而扶摇宫历任司徒,因着修行这部道典的原因,也或多或少的,都踏上了这条路,所以,他们强大,也正因此,他们尽皆短命!

    “将此诀取出来放在这里,是为了向你表明扶摇宫并未藏私,最大的秘法,最大的隐秘都可以展现在你面前,而且当逢乱世,我们也很希望你实力能够提升,越快越好,可我还是不希望你修炼此诀,一来是修炼此诀代价太大,哪怕是我扶摇宫救了你的命,也自忖没有资格要求你付出这么大的代价,二者,修行此诀难,实在太难,历任大司徒,哪怕有三千侍妾,修行此诀之时仍然小心翼翼,连修至小乘的都不多,大多只是掌握一些其中的法门就停止了”

    幕慈仙姑长叹了一口气,十分诚恳的说道:“而你,毕竟是中途入主扶摇宫,并无侍女共修,这一带的女弟子是红儿的,你动不得,况且她们心不甘情不愿的情况下,也帮不上你什么忙,所以我还是劝你一句,放弃了吧,把你刚才看到的全都忘掉,免得修行不成,反折了自身”

    “谁说我就没有对我好的侍妾啦?”

    方行听了,竟不以为意,反而甩给了幕慈仙姑俩大白眼。

    “你是指”

    幕慈仙姑想起了一件往事,知道他说的是谁,微微苦笑,却又摇头:“那不够的,有同于无!”

    “可我还有别的办法呀!”

    方行又露出了那副得意洋洋的模样,笑道:“你们需要用那种方法来避免走火入魔,那是因为你们蠢,只能用这种笨法子,可我跟你们不一样,我有的是办法,有小蛮一个就足够了!”

    他的神情虽然显得戏谑,但幕慈仙姑却愈听愈郑重了,发现他并不是说笑。

    良久之后,她才正色道:“那你想修行此诀,就不怕折寿吗?”

    “之前你们还说打听过我,了解过我,但如果真的了解,肯定就不问这个了!”

    方行答的非常痛快,轻轻的一笑,道:“小爷我本来就是一个小强盗,跟着九位叔叔打家劫舍,大秤分金,大块吃肉,大碗喝酒,日子过的那叫一个舒坦,可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拼了小命进入修行界吗?就是因为我们鬼烟谷日子过的正快活的时候,却有一位修行者嗯,现在看来那简直就不算修行者,只是一个灵动境的小崽子罢了,那厮骑着一只铁鹰,手持一柄铁剑,从天而降,一人一剑,把我们鬼烟谷的弟兄们杀的干干净净,吓的我爬出狗洞逃跑”

    他说着说着,声音倒是渐渐低了下来:“太可怕了,那一幕实在是把我吓坏了,险些尿了裤子,或者说当时已经尿了,只是太害怕,所以没有发觉,不过从那之后,我就发现,原来这世上还有人这么厉害,所以我就发了誓,一定要比那个家伙更厉害,于是我就拜进了青云宗,学习他学的法,走他走的路,最后把他杀了,然后一步一步的走到了现在没错,我就是要学最强的本领,强到再也无人能在我面前装得自己像天神一样,强到再无人能吓的我钻狗洞!”

    “但就在前几天,我好像又看到了那个骑铁鹰的家伙,不过这次不是一个,而是一群,他们骑的也不是铁鹰,而是踏着灰色的云彩,一大批一大批的从天上落了下来,杀人杀的那叫一个溜,比血流成河还可怕,我看到了很多我认识,而且不是很讨厌的人都被他们杀了,就连我都被他们给打的像条狗一样,被你们一群娘们抱着才逃得了一条命来,呵呵呵呵”

    方行忽然低低的笑了起来,眼神幽幽的看着幕慈仙姑:“你说我会怎么做?”

    望着眼前这个寿元不大,在自己面前只能算是孩子的小魔头如此平静的诉说,幕慈仙姑甚至都感觉到了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她张了张口,却未说出话来,只是有些局促的动了动。

    而方行也没有等她的答,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夕阳光芒从他背后洒进了石窟,仿佛在他身上镶嵌了一层金边,声音沉沉:“别人修仙是为了长生,小爷我从来都不是!就像我们鬼烟谷里的几位叔叔说的,像那些农家的老实人一般,战战兢兢辛辛苦苦的活着,便是长命百岁又有什么意思?纵横四方,一世痛快才是最难得的,比起修仙长生,这才是我最喜欢的”

    说罢了,他转身向洞外走了过去,一把将藏在旁边偷听的瑶池小公主幕潇洒给揪了出来,两只手捏着她的脸使劲一扯,把这位小公主痛的直接怪叫了起来,这才哈哈一笑,大踏步向着山谷尽头走了过去,清朗的声音远远传了来:“宁做短命的爷爷,也不做长生的王八孙子!”

    “额”

    这背影把瑶池小公主都看的有点发怔了,甚至忘了上去报方行掐她脸的仇。

    半晌之后,她才长长吐出了口气,向身边的幕慈仙姑说道:“这王八蛋好帅啊”(未完待续。)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