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进化的四十六亿重奏 > 正文 第一千九百八十五章 由惧而生
    “你为什么要砍它?你刚用那把……光剑砍的,我看到了!”

    “这砍不死的。”在学生的面前,琳用光剑在自己头上划了一下,光剑发光的部分直接就在身上穿了过去。

    “但……但你吓到它了!你要对它的死负责!”

    这个学生可能认识那个滚进裂缝里的学生,现在似乎非常愤怒的样子。

    “你很啰嗦啊!”比露见状抽出剑道:“你是想打架吗?”

    “……它还没死。”而琳则是说道:“你们都不会死,你们只会……恐惧。”

    “这是什么意思?”在场的学生都一脸疑惑的样子。

    “就是这个意思。”琳说道:“在离开之前,你们都会遭受到巨大的恐惧,直到

    “这砍不死的。”在学生的面前,琳用光剑在自己头上划了一下,光剑发光的部分直接就在身上穿了过去。

    “但……但你吓到它了!你要对它的死负责!”

    这个学生可能认识那个滚进裂缝里的学生,现在似乎非常愤怒的样子。

    “你很啰嗦啊!”比露见状抽出剑道:“你是想打架吗?”

    “……它还没死。”而琳则是说道:“你们都不会死,你们只会……恐惧。”

    “这是什么意思?”在场的学生都一脸疑惑的样子。

    “就是这个意思。”琳说道:“在离开之前,你们都会遭受到巨大的恐惧,直到

    “这砍不死的。”在学生的面前,琳用光剑在自己头上划了一下,光剑发光的部分直接就在身上穿了过去。

    “但……但你吓到它了!你要对它的死负责!”

    这个学生可能认识那个滚进裂缝里的学生,现在似乎非常愤怒的样子。

    “你很啰嗦啊!”比露见状抽出剑道:“你是想打架吗?”

    “……它还没死。”而琳则是说道:“你们都不会死,你们只会……恐惧。”

    “这是什么意思?”在场的学生都一脸疑惑的样子。

    “就是这个意思。”琳说道:“在离开之前,你们都会遭受到巨大的恐惧,直到

    “这砍不死的。”在学生的面前,琳用光剑在自己头上划了一下,光剑发光的部分直接就在身上穿了过去。

    “但……但你吓到它了!你要对它的死负责!”

    这个学生可能认识那个滚进裂缝里的学生,现在似乎非常愤怒的样子。

    “你很啰嗦啊!”比露见状抽出剑道:“你是想打架吗?”

    “……它还没死。”而琳则是说道:“你们都不会死,你们只会……恐惧。”

    “这是什么意思?”在场的学生都一脸疑惑的样子。

    “就是这个意思。”琳说道:“在离开之前,你们都会遭受到巨大的恐惧,直到

    “但……但你吓到它了!你要对它的死负责!”

    这个学生可能认识那个滚进裂缝里的学生,现在似乎非常愤怒的样子。

    “你很啰嗦啊!”比露见状抽出剑道:“你是想打架吗?”

    “……它还没死。”而琳则是说道:“你们都不会死,你们只会……恐惧。”

    “这是什么意思?”在场的学生都一脸疑惑的样子。

    “就是这个意思。”琳说道:“在离开之前,你们都会遭受到巨大的恐惧,直到

    “这砍不死的。”在学生的面前,琳用光剑在自己头上划了一下,光剑发光的部分直接就在身上穿了过去。

    “但……但你吓到它了!你要对它的死负责!”

    这个学生可能认识那个滚进裂缝里的学生,现在似乎非常愤怒的样子。

    “你很啰嗦啊!”比露见状抽出剑道:“你是想打架吗?”

    “……它还没死。”而琳则是说道:“你们都不会死,你们只会……恐惧。”

    “这是什么意思?”在场的学生都一脸疑惑的样子。

    “就是这个意思。”琳说道:“在离开之前,你们都会遭受到巨大的恐惧,直到

    “这砍不死的。”在学生的面前,琳用光剑在自己头上划了一下,光剑发光的部分直接就在身上穿了过去。

    “但……但你吓到它了!你要对它的死负责!”

    这个学生可能认识那个滚进裂缝里的学生,现在似乎非常愤怒的样子。

    “你很啰嗦啊!”比露见状抽出剑道:“你是想打架吗?”“……它还没死。”而琳则是说道:“你们都不会死,你们只会……恐惧。”

    “这是什么意思?”在场的学生都一脸疑惑的样子。

    “就是这个意思。”琳说道:“在离开之前,你们都会遭受到巨大的恐惧,直到

    “但……但你吓到它了!你要对它的死负责!”

    这个学生可能认识那个滚进裂缝里的学生,现在似乎非常愤怒的样子。

    “你很啰嗦啊!”比露见状抽出剑道:“你是想打架吗?”

    “……它还没死。”而琳则是说道:“你们都不会死,你们只会……恐惧。”

    “这是什么意思?”在场的学生都一脸疑惑的样子。

    “就是这个意思。”琳说道:“在离开之前,你们都会遭受到巨大的恐惧,直到

    “这砍不死的。”在学生的面前,琳用光剑在自己头上划了一下,光剑发光的部分直接就在身上穿了过去。

    “但……但你吓到它了!你要对它的死负责!”

    这个学生可能认识那个滚进裂缝里的学生,现在似乎非常愤怒的样子。

    “你很啰嗦啊!”比露见状抽出剑道:“你是想打架吗?”

    “……它还没死。”而琳则是说道:“你们都不会死,你们只会……恐惧。”

    “这是什么意思?”在场的学生都一脸疑惑的样子。

    “就是这个意思。”琳说道:“在离开之前,你们都会遭受到巨大的恐惧,直到

    “这砍不死的。”在学生的面前,琳用光剑在自己头上划了一下,光剑发光的部分直接就在身上穿了过去。

    “但……但你吓到它了!你要对它的死负责!”

    “就是这个意思。”琳说道:“在离开之前,你们都会遭受到巨大的恐惧,直到

    “就是这个意思。”琳说道:“在离开之前,你们都会遭受到巨大的恐惧,直到

    “这砍不死的。”在学生的面前,琳用光剑在自己头上划了一下,光剑发光的部分直接就在身上穿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