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大逆转1906 > 正文 第146章 间谍(下)
    “大山,你要是再敢在据点之外随便说日语,你就给我滚回去……”看着周围几百米之内都没人,黑岛在骂完同伴之后也放松了点。

    他低声说道:“别提松下他们了,这群6军马鹿们把事情办砸了。不知道他们去年从哪里搞来的劣质种子,居然敢冒充良种交回去。结果国内经过试种后,现根本不对,收成甚至还不如最差的老种子。农业省的家伙都快气疯了,课长也觉得丢了脸,才让我们接手这事……”

    大山嘀咕道:“也不知道黑龙会的家伙们现在进展如何了……”

    黑岛轻蔑的冷笑几声:“哼,那帮浪人根本不要指望,黑龙会就是一帮只会吹牛的笨蛋,他们看中的人也是些废物。比如他们以前大力扶持的孙文,吹嘘可以⊥孙文掌握支那,可是现在呢?孙文那帮废物只能躲在越南,连河内都不敢出。”

    “自从有了这个科社党,支那这边越来越严密了,我们的工作也越来越不好做。参谋本部第二部、海军省军事部第五课和满铁调查部都出动了,但是我都不看好他们,这些家伙根本不了解支那,某种程度上说,他们还不如黑龙会呢。”黑岛把几个同行部门都奚落了一遍,最后说道:“所以,还得看我们特高课的……”

    由于文德嗣和科社党的出现,中国在短短几年间就出现了巨变,随着中国在各个领域的全民崛起,这让一直对中国有想法的日本坐不住了。日本国内的各个情报机构几乎全部出动,无论是隶属政府、军队的正式情报机构,还是黑龙会等民间组织,都派遣了大量间谍潜入中国,他们试图刺探更多的情报,收买更多的汉奸。如果方便的话,暗杀几个重要人物也是不错的选择。

    要说在原时空的中国,这个时期日本在中国的情报活动非常成功,无论是满清、北洋还是炮党,都被日本渗透得跟筛子一样,连最高层都遍布了他们的耳目。比如炮党刚刚作出的军事计划,还没有到下属部队,日本人就已经知道了。

    他们唯一碰了钉子的地方,就是在红党那里,他们甚至连红党几位最高领导的样子都没搞清楚。(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百度下,当时日本情报机关提供给前线部队的红党领导人照片,让人固到不行。)

    而现在,他们的对手是中国科社党,这是个比原时空的红党还要变态、还要逆天的,开了挂的存在。遇到这种怪物,那就不止是碰钉子那么简单了,基本上都是肉包子打狗,有来无回。比如上海的“立洋社”,汉口的“乐善堂”等在中国潜伏多年的老牌间谍组织,都先后被连根拔除。从19uu年到19o9年,日本各大情报机构在中国损失的人手,包括骨于、外围和线人,总数已经过了36人。

    要是其他国家,面对这种情报黑洞一般的对手,肯定就会开始收手,减少甚至派遣间谍,另外想其他办法了。毕竟情报人员也不是地里的韭菜,培养起来也不是那么容易,老是这么送菜也不是办法。

    但是大家都知道,日本这个国家比较中二,或者说比较轴,越是碰钉子越是不服气,就越是要派更多人。而且他们的各个情报机构之间关系很恶劣,几乎没有配合这种说法,他们互相看不起,都是各于各的,不互相扯后腿就不错了。

    按照他们的想法大概就是:“我比xx强多了,xx办不成的,不等于我办不到”出于如此之类的想法,他们就像输红眼的赌徒,变本加厉的继续派遣更多的“志愿者”,哦,我是说“间谍”到中国来。

    顺便说一句,这几年来,姬辉夜博士的生物研究院,以及医学研究院等科研部门得到了近二千名日本“志愿者”,都是这些情报机构“友情赞助”的。按照姬院长的说法,这些“志愿者”为中国的生物学、医学等学科的研究和技术展,做出了非常重要的贡献。

    当然,现在踌躇满志的黑岛和大山并不知道,他们的大多数前辈同行已经作为“志愿者”为中国的科研事业奉献了身体和生命,剩下的少数也在某个矿坑或工地上从事各种高危作业。

    你说这样做不符合人道主义什么的?抱歉,文德嗣这个人一向冷血,节操值一向不高。他最欠缺的就是诸如人道主义啊、国际主义啊、普世价值啊、终极关怀啊、以德报怨啊等等之类的,比较“高尚”的思想。什么人玩什么鸟,所以他建立的科社党也全面继承了这一点,这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现实主义和民族主义者的团体。

    要指望这么一个组织搞出什么“优待外国俘虏,让侵略者们过得比自己人还好”、“即使是敌人,也要让他们体会到春天般的温暖”等等之类的事情,这难度就太高了。

    不多久,扮成行商的黑岛和大山就到了新村的入口,和所有的新村一样,这座叫“光明二村”的新村也是被一道厚实的围墙包围着。

    这堵围墙的主体是用石头、砖头和混凝土修的,非常坚固,有将近半米厚,五米高。在围墙后面每隔一百米左右就有一座大约1o米高的岗楼,岗楼也修得很结实,向外和左右的三面楼板甚至还装了钢板。墙头上插满了防止攀爬的碎玻璃和碎瓷片,围墙靠上的位置还开了一些射击窗口,如果遇到敌人进攻,里面的防守人员就可以站在里面的平台上,通过这些射击窗口向外射击。

    其防御力虽然没有传统城墙的那么夸张,但也比普通的坞堡强多了。虽然进入现代之后,城墙的作用已经越来越小,但对于远离城市的乡村来说,还是非常有用的。别忘了,这个时代可不是1oo年后的太平年景、和谐社会,这是个土匪满地走,马贼多如狗的年代。

    如果一个聚居点如果没有防御设施,是无法给人带来安全感的。虽然在科社党治下地区,各路江湖好汉基本上都被清剿了,至少大股匪徒肯定是不存在的了,但多年流传的习惯还是无法在短时间内改变,所以居民们还是希望自己的家园有坚固的城墙。

    虽然文德嗣和科社党高层对于这种想法不以为然,但也没有为了这点事儿逆反民意,反正现在建材和水泥都够用,多修一道围墙也费不了多少事,哪怕让人民更有安全感,这点儿投入就就不算亏了。而且,谁也不敢保证那些没清剿于净的残匪不会跑来打劫,要是为了省这点儿钱让人死于匪徒袭击,从而让科社党政府脸上无光,那就太不划算了。就算退一步说,哪怕没有土匪好防,防点儿小偷盗贼也是有用的。

    不过,这道文德嗣并不在意的围墙,却让黑岛他们想多了。

    “该死,这些支那人到底了什么疯,居然连村子都修成这样小城了我们一路上看到的村子都是这样,支那人以为他们还在战国时代吗?”黑岛咬牙切齿的说道。

    “是啊,这样的村子防御力不会比小城差多少,而且他们乡镇级单位的城墙还要更高更大更厚,里面的岗楼也大得可以放置步兵炮。要是支那的乡村都搞成这种样子,今后帝国进攻支那的时候,肯定会陷入苦战的。”大山忧心忡忡的说道。

    黑岛气呼呼的说道:“现在这个支那政府到底有多少钱,居然舍得把村子修成小城。看到没有,那些岗楼外表都有钢板保护,里面可以架设机枪。如果要攻克这样的目标,起码需要一个大队……”

    很快,两人走到新村大门口。

    这大门宽度约6米,也做得非常结实,是用碗口粗的圆木为主体,横竖两层,表面也覆盖了一层铁板,门框甚至是用槽钢和角钢制成,真是太奢侈了就一个村子而已,用得着这么夸张吗?

    透过打开的大门,黑岛气愤的现,这座该死的村子居然还大模大样使用了瓮城的设计,这么无耻的门居然是连环两道两道门之间的距离有1o米左右,同样有城墙连接,这踏马就是一座瓮城啊

    尼玛,要不要这么夸张啊这真是一座村子?

    黑岛只觉得心里十万头神兽狂奔而过。他觉得,要是在战国时代,这个村子的防御力起码都能爆掉好多中型日本城堡了。

    好吧,如果是在欧美列强那边,这座布置算不上什么,甚至是白费力气。因为在大口径火炮面前,什么样的城堡都只有跪。但日本不一样,这国家穷啊,可没有那么多的大炮配给军队。他们当然也有大口径火炮,但要调动大炮来轰一座村子,呃,出主意的家伙不被骂得狗血淋头才怪。

    看到大门口执勤的民兵有4个,看到黑岛他们的牛车过来,他们立即喊了声“停车”,走了两个过来准备检查。黑岛也不好再多想城墙的事情,连忙收拾心情应付来人。

    “你们是于什么?”两个民兵走了过来。他们身上也穿着整齐的制服,背着一支委员会186步枪,胸口上缠着子弹带,腰间还别着一把刺刀。他们的制服和正规部队的不一样,是灰蓝色的,比较类似牛仔装,制服的臂章上写有“国民警卫队”。

    黑岛连忙上前,掏出一包“牡丹牌”香烟,给几个民兵了一圈。用带点口音的四川话说道:“大哥,我们是行脚商,做点小生意……”

    大山连忙把牛车上的篷布揭开,让两个民兵检查。

    车上装的都是些日用品、五金工具、布匹、糖果、烟酒、针头线脑什么的,两个民兵检查了一下,没有现问题。就问道:“你们有身份证明吗?”

    “有的,有的……我叫任永清,他叫严世贵,是我的帮手。”黑岛连忙拿出一个蓝色的硬皮小本和2本红皮小本,递了过去。

    民兵接过查看起来。蓝皮小本是他的户籍证,是湖南长沙的某派出所签的,上面还有黑岛的黑白照片和他的名字“任永清”,还有他的住址、出生日期等信息,上面有长沙市公安局的钢印。红色证书是他的行商许可证明,是长沙市工商局签的,上面注明了他的经营项目是“百货日杂”,性质是“个体零售商”,后面还有成都等几个市工商局的背书,说明他是经常在以上城市经商。还有一个红皮小本是纳税登记册,上面有他每个季度的纳税登记和信用评价。

    大山也连忙拿出自己的户籍证交了过去,他的名字是叫“严世贵”,和“任永清”是同乡。

    民兵仔细的看了一遍,就把这些证明还给他,和气的说道:“嗯,你的证明都没有问题,可以在本村经营。因为你们带了牛车,需要缴纳每天6分钱的卫生管理费。市场在村东,要住宿的话,顺着大路一直走,村广场左边就是本村的旅馆……”

    另一个民兵提醒道:“你们记住,本村是卫生先进单位。你们一定要注意卫生,大小便上厕所,如果随地乱丢垃圾,随地大小便,是要罚款和罚做义工的”

    “多谢了,大哥,我们一定注意……”黑岛和大山赶着牛车进了村子。

    一进村,黑岛和大山都愣住了:“……卧槽,这还是支那的农村吗?居然……居然这么于净”

    只见村里的道路都是青石板和混凝土铺成,上面打扫得于于净净,完全看不到垃圾、粪便之类的东西。村里的房子也是于净整洁,连最常见的烟灰都没有。他们到中国也不是第一次了,以前去过的乡村也不再少数,但像眼前这样,于净整洁的村子,别说看,就连听都听说过。

    “这支那到底生了什么,我以前在中国呆了6年,2年前才回国。怎么现在就变成这样了”黑岛眼睛都直了,大山也比他好不了多少。他们都是特高课的精英,2年前才调回国,这次是因为前面的家伙不给力,上头才让他们再次潜回中国。却不料两年不见,这个国家就变得快认不出来了。

    “该死,这科社党到底怎么搞的?”黑岛他们也是老牌特工,两人很快清醒过来,继续行进。

    黑岛想了想说道:“天色晚了,我们先去旅馆投宿吧……明天先摸下情况,我觉得我们的计划要修改……”

    黑岛他们进村没多久,一辆越野车就开了过来,车牌是警用车牌,车上的人却是便衣。

    “市公安局,办案的……”带头的一人拿出证件交给民兵。

    “哦,知道了。胡云同志……”这位的证件上是市公安局的刑警警长,名叫胡云。值班的民兵班长连忙上前说道:“需要帮忙吗?”

    “暂时还不需要,我们先去见武装部长和联防队长……”胡云打了个招呼,就开车进去了。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