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九炼归仙 > 正文 第七百五四章 风云之变
    彩云峰,孙沉香一脉彻底沉寂下来。

    孙沉香身边的修士,借助轩辕大小姐之助,多年来,获取了不少修炼资源,话语权日重。

    如今轩辕红丹劫陨落,亚琴老祖闭关,失去了青云主峰的支持,可想而知,沉香真人一脉失势必将成为现实。

    好在沉香真人一脉平时并不争权也不多利,少结恩怨,倒是没有多少修士落井下石。

    倒是沉香真人的两个师弟,从下宗青木宗进入青云门,然后独立出来的两个师弟,大力真人童力还有善木真人古云,在沉香失势之后,凭借品级不低的金丹,崭露头角。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不外如是。

    沉香真人两位师弟跟沉香真人三徒不合,人尽皆知,此时,沉香失势,两位真人崛起,大有取沉香而代之的发展势头。

    或许是轩辕大小姐陨落对沉香修士打击太大的缘故,沉香真人的修为一直停滞不前,停在了金丹初期。

    而沉香真人的三个弟子也迟迟不能结丹,已经被沉香真人带去青云港,据说是扔在了一艘海船上,随船出海,获取资源,为结丹做准备。

    很平静地。

    孙豪安安静静渡过几年时光。

    轩辕红陨落之后第三年。

    一日,明月当空,孙豪凝立大海,对月而望。

    远远的天空之中,一个人影突然出现在孙豪的视线之中。

    挡住了孙豪面前的皎洁月光。

    孙豪微微欠身施礼:“见过真君,不知真君此来有何吩咐。”

    天空之中,背对月光,扒光真君的脸上好像蒙上了一层阴影,声音漂浮,还算柔和地缓缓说道:“沉香是不是太消沉了?”

    孙豪默然。

    扒光真君幽幽一叹:“转眼之间,小红陨落已经两年有余。都怪我这做爷爷的无能,要不然,沉香也不至于如此。”

    孙豪轻声说道:“天道威严,丹劫无情,却怪真君不得。”

    扒光真君微微点头,然后说道:“事已至此,却也徒留唏嘘。怎么样,沉香,你随我返回青云主峰可好?”

    孙豪微微摇头,然后神色一正,欠身说道:“真君,沉香不欲与人相争。只想在这青云港内安心打磨真元,期待修为能突破瓶颈,更进一步。”

    扒光真君阴暗的脸上,露出丝丝笑容,阴影之中显得莫测高深:“既然如此,今夜,你我在这大海之上。手谈一局如何?”

    孙豪微微一愣,遗憾和失望从脸上一闪而过,躬身说道:“请真君指教。”

    扒光真君手一挥,两人中间出现一面棋盘。纵身一跃,坐在棋盘一头,对孙豪一伸手:“沉香,你先。”

    孙豪点点头,也一跃而上,盘膝坐在了扒光真君的对面,手中一黏。拿起一颗黑子,二话不说,“啪”的一声。黑子点在了棋盘正中,天元之上。

    落子天元?

    扒光真君好生意外。

    捻子不落。扒光真君扫了孙豪一眼,悠悠说道:“对弈之道,常言金角银边草肚皮,沉香此子不占角,不挂边,单点天元,看似正中,却无任何实际意义……”

    孙豪稍稍沉吟,然后说道:“棋行天元,观天下而傲四海,幻宇宙而演自然,出其不意,大势天衍……”

    扒光真君摇头:“无根浮萍,山中芦苇,何来大势一说……”

    说完,捻起棋子,向棋盘一角点去。

    啪,的一声,棋子落在棋盘之上。

    与此同时,南洋海面之上,刚刚出海没有多久的风云号风帆飞舞,光芒闪烁,霸海神舟横卧大海。

    向大宇、朱德政、武闲朗三人站与桅杆之上,看向前方。

    前方海面,七八名修士肉身腾空,疾飞而来。

    远远地,沈长福一声大喝:“青云门清理家门,无干人等,速速回避。”

    风云号上,骚动起来。

    所有修士齐齐看向空中几位真人。

    金李两位真人心中一惨,暗道糟糕,居然无意之间陷入青云门内斗。

    如果风云号遭遇外敌,毫无疑问,风云上下自然是尽力一战,绝不含糊,但现在情况有点不妥。

    风云号依附青云门,大家都是有家有小,有案可查的修士,一旦站错队,选择错误,那就不是一个人的事,很有可能就是倾家之祸。

    沈长福停在风云号正前方,手腕一振,手上出现一面令牌,高高一举:“青云令在此,风云号所属听令。”

    风云修士齐齐哀叹一声:“大势去也……”

    明月高悬,淡淡的月光洒在孙豪清秀的脸庞上,如同给孙豪披上了一层银辉,平静地盘膝而坐,孙豪投子入角,攻了过去。

    扒光真君面带微笑,针锋相对,以边角先手之利,对孙豪展开围攻。

    啪啪啪啪,三五手,落子飞快。

    两人系列交换。

    棋盘之上,格局又是一变。

    孙豪扔下三颗孤子,陷入边角包围之中,但孙豪犹不死心,左冲右突,试图接引三子而出。

    扒光真君摇头说道:“沉香,对弈之道,当识大局,明大体,当断则断,当舍既舍,当断不断,反受其乱,此三子,沉香还是舍了吧。”

    孙豪脸上浮现出若有若无的笑容,淡然说道:“三子不可弃,三子看似如重围,但其据角而立,怕也有活命之机……”

    扒光真君不跟孙豪废话。

    摇头,“啪”,落下一字,吃掉孙豪三颗黑子中的一颗。

    轻轻捻起棋子,扒光真君看着孙豪:“沉香,我先吃一颗。”

    风云号上,向大宇面沉如水,看向朱德政,沉闷地问出两字:“为何?”

    朱德政脚下,青光闪闪,风云号霸海神舟已经被他生生解去,胖胖的脸上依然有着嘻嘻笑容,好像依然是赖皮地说道:“大师兄,你难道没看见吗,沈峰主拿出了青云令呢。”

    武闲朗叹了一口气,悠悠开口:“大师兄,人各有志,不可强求啊。”

    然后武闲朗对前方微微鞠躬:“童师叔、古师叔,别来无恙。”

    高大的童力,面沉如水的古云齐齐颔首,算是相互见过,但都没有说话,以沈长福马首是瞻。

    武闲朗又开口说道:“陈峰主,一凡师兄,真是好大的阵仗,闲郎师兄弟真是受宠若惊,不过,还请沈长老告知,不知我沉香一脉所犯何事,居然劳动青云如此相待?”

    沈长福淡然说道:“青云铁规,丹不过五,彩云峰沉香一脉,暗中结丹,早过极数,意欲何为?今日核实尔等修为,报备宗门,再行定夺。”

    原来是这样,甲板上,不少修士心中齐齐松了一口气,原来不是什么大事。

    金李两位修士对望一眼,然后齐齐拱手说道:“既然如此,我等却是不好参与,且先回避。”

    喻不欲稍稍一怔,然后仰头哈哈大笑:“大宇,闲郎,他娘的,我老欲今日百多斤交给你们了,反正我人一个,卵一条,不怕被连累,哈哈哈哈……”

    甲板上,风云修士一分为二,部分修士选择旁观,但也有修士坚定地站在了向大宇和武闲朗的身后。

    沈长福冲朱德政招招手:“德政,过来吧”,然后笑眯眯地看着向大宇和武闲朗,开口说道:“怎么?还不束手?”

    朱德政胖胖的身体一晃,已经站在了沈长福的身边,笑嘻嘻地说道:“混元峰朱德政见过智真人。”

    混元峰朱德政!

    向大宇眼中精光一闪,骂了一句:“无耻。”

    然后,空中身子微微一沉,金丹气势散开,沉稳地暴喝一声:“来战。”

    古云身上,青光闪闪,双眼看着向大宇,厉声说道:“向大宇,别不识好歹,我师兄沉香,原本乃是心存仁厚之人,自从收了你和武闲朗,受你们谗言所累,居然分不清亲疏,辨不明是非,今日你们乖乖受俘,还能保住一条小命……”

    没等古云把话说完。

    向大宇已经沉声暴喝,吐出两字:“无耻。”

    武闲朗悠悠说道:“古师叔,别说得冠冕堂皇,明明是你和童力试图取代我师,明明是青云门忌惮我沉香一脉发展太快,有意削弱,欲加其罪而已,今日我等受俘,怕是小命难保吧?哈哈哈,有本事,来战就是。”

    说话声中,身上金丹气势展开,跟对面对恃起来。

    棋盘之上,硝烟弥漫。

    扒光真君对孙豪陷入边角包围的两子展开围攻:“沉香,还不死心吗?居然还在角上投子,要知道,投子越多,被歼灭越多,你就输得越惨。”

    孙豪不为所动,继续在边角投子,嘴里淡然说道:“真人有所不知,边角变化多端,极易死中求活,真人且不可高兴太早。”

    风云号上,战事将起。

    孙豪专用,一直没有修士进驻的船舱房门嘎吱一声打开,三女一男四名修士从里边走了出来。

    夏谙腾空跃起,站在了童力对面,玉指一指童力,大声喝问:“大个子,你居然也背叛了孙豪。”

    童力面色如常,微微对夏谙摇头:“谈不上背叛,师兄乃是宗门柱石,不会有事,现在只是清理他身边的杂草而已。”

    夏静恬静的脸上露出丝丝愤怒,也娇斥一声:“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大个子,你是真糊涂呢?还是别有用心?”(未完待续。)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