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仙界独尊 > 平板电子书 pbtxt.com 第2074章 这个世界,有点怪(三)
    戏台上正演的是《天门阵》。

    锣鼓敲的是震天嘎响。

    台上的演员翻滚腾挪,打的不亦乐乎。

    陈七冷眼旁观,他甚至能够感受到周围那些大内高手的紧张心理。

    是的,这绝对是一个陷阱。

    但即使是布陷阱的人,心里头也没有底。

    毕竟这一次康熙亲身为饵,万一出一点事情,便是全家死光光的结局,由不得他们不紧张。

    台上此时正演到最精彩的时候,台下传来阵阵的喝彩之声。

    突然,陈七眼睛一眯,猛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与此同时,台上一名小兵打扮的演员同时猛的一回头,嘴角轻动。

    “老六,你做什么?!”

    电光火石之间,陈七的动作让人极度不解。

    在旁人的眼中,便是这位一直沉默不语,也无法说话的皇六子看戏看的好好的,突然之间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同时,手上还多了一个摆在一旁装瓜果的果盘。

    下一刻,便见他拿着伸出了那只拿着果盘的手,挡在了康熙的面前。

    叮!!

    就在他伸出手的瞬间。

    在场所有耳目聪明的侍卫们都听到了一块清脆无比的撞击声。

    然后,陈七手中的花瓷盘子迅速的旋转了起来,下一刻,“砰”然碎裂。

    “有刺客!!”

    一声凄厉的叫声从一名不远之处的侍卫口中传来,前方的戏台猛的一下子炸了开来。

    刚才还在戏台上头演着穆桂英大破天门阵的戏子、演员们,纷纷手执着刀剑,朝着看台的中心冲了过来。

    刺客!

    真的来了!

    台下一片大乱。

    在场的大多数都是文职和不谙武功的太监宫女,哪里经的住这场面。

    瞬间便是一片混乱的局面。

    不要说是他们,便是康熙四周的那些大臣以及诸皇子们,也都一脸惊惶,不过,当他们看到康熙不动如山的坐在那里,眼中甚至闪过轻蔑之色,莫名的,心便安定了下来,开始有序的朝着康熙聚拢,宛如众星捧月一般,将他护在中间。

    而第一个站起来的陈七,则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然站到了康熙的前方,便是那些贴身的护卫,都被他挤了出去。

    此时,已然没有人去在意什么僭越,不僭越的问题了。

    因为刺客已经杀了过来。

    正如陈七之间所猜测的那般。

    这是一次有预谋的刺杀。

    废话,刺王杀驾,当然需要有预谋,有组织。

    不过从精细之处,却可以看出这一次的组织者心思极为缜密,手段亦十分的出人预料。

    这一次,武功真正高的人,并不是戏台上的穆桂英、辽将什么的,而是他们手下的那些跑龙套的小兵。

    再多说一句。

    之前突然之间吐出毒针刺杀的,便是其中一名跑龙套的。

    台上演穆桂英的、辽将的,凡人能够叫的出名姓的家伙,武功都不算太高,很快便被淹没在人潮之中,但是那几个跑龙套的,武功之高,却是世所罕见。

    几个起落之间,竟然冲出了一众侍卫的包围,冲到了护持着康熙人群的最外层。

    而其中一人,艺业更是惊人,手中一把雪亮的长刀,面对一众侍卫,如入无人之境。

    几名大内高手竟然拦他不住。

    几个疾站之下,便冲出了高手的包围,身形如大雕一般的越过众人,直冲着康熙而来。

    这人的速度太快,快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

    在场之人,除了陈七之外,几乎没有一个人能够反应的过来。

    “哈哈哈哈,狗鞑子,你太自信了!”

    得意的大笑声中,长刀已然在眼前。

    周围的侍卫大惊失色,便是康熙,表面上看起来十分的镇静,但是全身的肌肉亦不由一紧。

    叮!!

    这一声清脆的响声,却是比刚才那一下要响亮多了,也清脆多了。

    持刀刺客的身体,仿佛触电一般的在这一击之下,倒飞了出去。

    这个时候,大家才发现,陈七的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根黄玉笛子,这根笛子通体温润,色如鸡黄。

    “你是什么人?!”

    下一刻,被陈七击飞的身体再次冲了过来,长刀闪动,在陈七的眼前划出了七八朵刀花,笼罩了他的全身。

    陈七没有说话,手中玉笛,翻转,随后,精确的点出。

    当当当当当……

    一连串的交击之声响起,强烈的劲风吹的周围人倒退而出,除了陈七身后的康熙。

    康熙端座如山。

    目光望向陈七,射出奇异的光芒。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当时只是一念之间的事情会得到如此大的收获。

    诚如陈七所猜测的。

    这一次的刺杀是一个陷阱,一个局。

    可是这个局却不是一方布下的,而是双方共同布下的。

    他自认为自己的防卫措施已然做到了极致,便是天王老子来了也不可能伤的了他。

    谁知道对方一出手便给了他一个惊喜。

    竟然以毒针吹箭暗算。

    如果不是陈七之前突然伸手挡住了那枚毒针,说不得自己恐怕已经中招了。

    即使他衣内穿着金丝甲,可是,那玩意儿真的能挡的住毒针吗?

    还要打一个问号。

    毫无疑问,这一次,是陈七救了他。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更是让他吃惊不已,精心准备的侍卫们,竟然没有在第一时间挡住刺客们的冲击。

    甚至让人冲到了他的面前。

    更可怕的是,刺客并不只是戏台上的那些,还有一些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刺客,正在周围大肆的杀戮。

    此时,埋伏在周围的兵马已然冲了过来。

    可是这里的人实在是太多,太乱了,大量的兵马一挤,将原本还算是宽敞的园子挤了个水泄不通,甚至连他的退路都给堵上了。

    眼前,陈七已然与持刀刺客战在了一处。

    那持刀刺客手中的长刀显然是一件神兵,说是削铁如泥都不为过,刀光所过之处,人甲平落,即使是大内侍卫,暗卫等高手的兵器撞到上面,也是瞬间被削断,人更是如此,除了陈七之外,几乎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挡的住他的一刀之威。

    短短的时间内,除了陈七之外,周围已经有四五名大内高手被那把长刀砍死,受伤的不计其数。

    原本围成一团的人群亦开始变的松散了起来。

    只有陈七站在他的身前,夷然不动,手中的黄色玉笛连消带打,与对方打的有声有色,丝毫不露败相,最让人无语的是,打到现在,他的双脚就仿佛是钉子一般,死死的钉在了地面之上,竟然一步都没有移动过。

    “你究竟是什么人?!”

    持刀男子此时已然有了一种ri了狗的感觉。

    今天的计划可以说是天衣无缝,谁能想到竟然会碰到这么一个不可思议的高手。

    高手相争,只争一线。

    他可以说是手段尽出,却全都被对方牢牢的守住了,守的密不透风,水泼不进。

    最让他感到恐惧的是,直到现在,对方的双脚竟然没有挪动位置,仿佛一座大山一般,将他与康熙两人隔了开来,任他施展什么手段,都无法破防,也无论他施展什么样的手段,也无法将他诱出。

    这厮,就如在怒海之中的巨礁一般,任凭风吹浪打,我自夷然不动。

    陈七可以在这里拖,在这里守,但是他拖不得,等不得。

    随着时间的推移,园子里的混乱局面渐渐的得到了控制。

    在大量士兵的压制之下,刺客很快便落了下风,甚至有几个刺客已经失手被擒,有些则被乱刀砍成了肉酱。

    “该死,小子,你究竟是什么人,我赤龙手下,不死无名之鬼!”

    持刀人长刀一晃,在空中划过一道玄妙无比的轨迹,竟然绕开了陈七玉笛的阻拦,狠狠的一刀,斩在了陈七的右手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