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仙界独尊 > 平板电子书 pbtxt.com 第2097章 漫威的我大清时代(十)
    “王爷,还要继续吗!?

    河西,夏口镇。

    陈七站在北通河边,看着眼前不远之处染了一地的鲜血,眉头轻轻的皱着,一副伤感的模样。

    至诚看着被拖走的最后一具尸体,慢慢的走到陈七的面前,低声的问道,“这已经是第四十八个帮派了,人死的已经够多的了,但是现在还没有他们的消息,说不定他们对于这些普通人的死亡,并没有什么感觉……!”

    “的确是差不多了,不过不是因为他们没有反应,而是因为他们很快就有反应了。”陈七笑道,“人杀的已经够多的了,现在看来,喜福会的效率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高!”

    短时间内,陈七连屠四十八个不同的江湖势力,在江湖之中引起了滔天巨浪,可惜,这种滔天巨浪不要说是对他,便是对于朝廷都没有什么影响。

    死的都是一些江湖人,而这些人,就是朝廷不稳定的因素,他们还巴不得陈七多杀一点呢!

    只是这样的事情在江湖上发生,便是了不得的大事了。

    没有人愿意莫名其妙的被杀死,事实上死的许多人的确也是莫名其妙,不知道为什么陈七要来杀他们。

    所以,如今的江湖已然弥漫着一股诡异的气息,一场风暴正在发酵之中,如果不加以调和的话,一定会酝酿成为一场席卷整个江湖的风暴,而风暴的中心,便是陈七。

    放在以往,发生这样的事情,江湖肯定会发生巨大的反弹,这一次没有反弹,原因主要有二,一是陈七的身份太高了,如果反弹的话,说不定还会激起更大的血腥杀戮,而且还来自于朝廷,二是陈七的实力太强了。之前武林之中最强的是三柱石,但是如今,三柱石中的赤龙已然明确的败在了他的手下,最近更有传言,武林三柱石已然同时死在他的手上了。

    虽然这只是传言,但是在这传言产生之后,武林三柱石没有一个现身出来辟谣,这就奇异了。

    其他人不去说他,发生了这样的传言,赤龙的性格一定会出现的,他没有出现只能说明一件事情,他真的出事了,即使不死,恐怕也离死不远了!

    正是这两点原因,让江湖中人对陈七的忌惮达到了一个高潮,即使陈七在江湖上大肆的杀戮,也没有立刻激起多大的反弹。

    但任何事情都是有一个极限的,当忍耐力到达一个极限之后,反弹必然会到来。

    所以,即便是至诚这个几乎已经成为陈七傀儡的人,也有些担心起来,忍不住的开口,想要劝说陈七。

    至诚都看出来的事情,陈七又如何会看不出来。

    而他也的确准备收手了。

    他杀的都是喜福会的人,不管喜福会有什么目的,一下子遭到这样的挑衅,一定会有反应的,区别只是在于反应的快慢而已。

    陈七要对付喜福会,自然要对这个组织有一个充分的了解,组织能力便是他需要了解的信息的一部分。

    所以他大肆的,几乎毫无顾忌的杀戮喜福会下面的组织,最终得到的结论就是这个组织的效率不高。

    若是陈七自己,手下的组织被屠成这个样子了,一定会在第一时间做出反应,不管有没有准备好,都会强力回应,而绝不是像现在这般,反射神经仿佛钝化了一般,被灭杀了这么多的手下组织,还没有反应过来。

    这说明喜福会对于手下的这些江湖组织并不是怎么看中,同时高层内部也并不算是和谐,甚至有互相扯后腿的现象。

    但不管是什么原因,现在,他们都应该反应过来了,报复,很快就会来到的。

    “好了,接下来,便是我的事情了,你带人回去吧!”

    “回,回去?王爷,这件事情……!”

    “这件事情,你觉得我一个人处理不好?!”

    “不是,不是,王爷功高盖世……!”

    “好了,不要罗嗦了,去吧,这件事情也不是你们能够插手的了的了,都走吧!”

    陈七有耐烦的摆了摆手,显然有些烦燥。

    他的确是很烦燥。

    这喜福会反应慢的时候,慢的要死,快的时候却快的要命。

    就在他刚才让他斩杀最后一人时,灵觉便已经感应到了一股强横到极点的力量在慢慢的逼近。

    这股力量给他的压力远远的超过了禁宫之中的那个喇嘛,现在看来,这差不多就是那喜福会的法王了,即使不是喜福会的法王,也是差不多的存在。

    看着至诚带着一众人等远远的离开,陈七终于将目光落么了北通河的河面之上,眼中闪过一丝笑意,“喜福会的洛水法王,久仰大名啊!!”

    轰!!!

    随着陈七的话音落下,北通河猛的溅起一团巨大的浪花,一道人影,站在浪花之处,抱着手,饶有兴趣的看着陈七道,“你就是六皇子胤祚,那个哑巴?!”

    “不错,我就是那个传说中的哑巴!”

    听了洛水的话,陈七并没有生气,反而微笑道,“你就是洛水法王?!”

    “你知道是我,还敢站在我的面前,我要说你是勇气可嘉呢,还是愚蠢透顶呢?!”

    “喜福会的人都和你一般,狂妄自大吗?!”

    听了洛水的话,陈七倒是有些意外了,“连六法王之中性格最为温和的洛水法王都如此的狂妄自大,怪不得喜福会行事愈发的肆无忌惮了!”

    “哼,徒逞口舌之利!”

    洛水面色一沉,脚下的水波突然之间化为无数冰刀,疾射而出,扑天盖地的射向陈七。

    “来的好!”

    陈七面双手一抡,一面金色的光盾出现在他的面前,闪动着金色的火花,滋滋作响。

    但听一阵阵的碰撞之声。

    千万冰刺都被光盾挡在了外头,化为碎屑,漫天的冰屑飞舞,煞是壮观。

    但是壮观的景象并没持续多久,这些冰屑竟然再次凝结,这一次,凝结而成的是一面巨大的寒冰牢笼。

    “小朋友,你太大意了!!”

    “一个小小的牢笼,就想困住我,你到底有多么狂妄啊!!”

    陈七手中黄光一闪,手中黄色玉笛发出一声壮大的尖啸之声。

    啪啪啪啪啪……

    尖啸之声响起,无形的声波与周围的寒冰牢笼发出阵阵的共鸣,无形的震动瞬间便让看似牢不可破的牢笼震碎。

    但是在下一刻,北通河上已经卷起了漫天的巨浪,足有十余丈高的浪头呼啸着,排空而至。

    陈七站立的地方本就靠近北通河,巨浪瞬间便已经冲到了他的面前,下一刻,便被巨浪吞噬。

    排空的巨浪在吞掉了陈七之后,迅速的结冰,不过半息时间,便已经凝聚成了一座巨大的冰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