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摄政大明 > 正文 第九百七十章.为国舍命.
    ……

    ……

    就在朱和坚昏倒在轿子里的同时,御医温采宁收到德庆皇帝的旨意之后,已是匆匆赶到了太和殿之内。

    然后,就在德庆皇帝与百官们的注目之下,温采宁开始为赵俊臣诊断身体。

    诊断之际,德庆皇帝与百官们的表情皆是有些严肃,许多人的目光之中,皆是隐藏着一丝审视的意味。

    显然,太和殿内的百官之中,有许多人的想法与德庆皇帝一样,皆是暗中怀疑赵俊臣这一次的告病请辞,乃是故意装病、趁机要挟朝廷。

    温采宁察觉到太和殿的气氛之后,也知道兹事体大,他的望闻问切皆是务求仔细,耗时也有些长。

    在德庆皇帝与百官们的注目之下,赵俊臣则是表情坦然,态度也是极为配合。

    良久之后,温采宁的诊断终于是告一段落,德庆皇帝马上问道:“温御医,赵爱卿的身体情况如何?当真是非常严重吗?”

    温采宁表情凝重的点头道:“启禀陛下,赵阁臣的身体情况确实是非常不好,他的脉象虚弱多滞、气息缓浊低弱,显然是透支心力、积劳成疾,导致了气血两虚,元气亏损!若只是如此的话,静养一段时间也就无碍了,但赵阁臣的情况还要更加复杂许多,乃是内虚外盛的情况,这是因为他当初透支了元气之后,不仅是没有尽快休养,反而是服用了大量补药强行提神,这些猛药的残毒大量积留于体内,却是进一步损害了赵阁臣的身体……”

    说到这里,温采宁的表情愈加严肃,终于是说出了结论,道:“所以,赵阁臣的身体情况,已是极为严重,必须要仔细用药、长期静养、逐步排出残毒,才可以渐渐恢复元气,再是耗神耗力的话,只怕是就要有积重难返的危险了!”

    听完了温采宁的诊断之后,德庆皇帝的表情极为严肃,眼神不断变幻着。

    根据温采宁的诊断结果,赵俊臣的身体情况必须要长期静养,告病请辞似乎已是势在必行了。

    这般结论,显然不是德庆皇帝所希望见到的。

    对于德庆皇帝而言,朝廷收复河套的计划才是目前最重要的事情,这直接关系到德庆皇帝的后世地位、史书评价。

    相较而言,赵俊臣的病情再是如何严重,也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情!只要是朝廷可以顺利收复河套,哪怕是赵俊臣过度操劳之下病入膏肓、有了生命危险,德庆皇帝也完全不在乎。

    更何况,赵俊臣的年纪太轻、权势太大,已经成为了朱家江山的未来隐患,若是赵俊臣的身体情况进一步恶化的话,对于德庆皇帝而言也是一件好事,他今后出手铲除这个隐患的时候就会轻松许多。

    不过,这些想法绝不能直接表现出来,德庆皇帝为了自己的帝王形象,表面上还要摆出一副体恤臣子的模样。

    于是,德庆皇帝沉吟片刻之后,他的目光转向了赵俊臣,表情间满是感动与欣慰,感叹道:“这段时间以来,赵爱卿为了朝廷大义与百姓安危,可谓是牺牲良多!见到赵爱卿的身体状况,朕也是痛心不已!若是寻常时候,朕当然也是希望赵爱卿好好休息……

    然而,朝廷中枢的目前情况,却是无论如何也离不开赵爱卿啊!户部眼下已是一团乱麻,河套战事的后勤粮饷,至今也只是筹备了六成左右,缺口迟迟无法补齐,这显然已是拖累了前线战事,朝廷的复套大计说不定就要功败垂成!

    唉,这般情况下,唯有赵爱卿亲自坐镇户部,方可以扭转乱象、重回正轨……若是赵爱卿就这样告病请辞了,朝廷的复套大计、前线的战事进展,却又该如何是好?”

    说到这里,德庆皇帝满脸愁容的连连摇头,反复解释着自己的苦衷、不断描述着朝廷的困难,仿佛是左右两难、进退维谷。

    与此同时,德庆皇帝的眼角余光则是暗中观察着赵俊臣的表情变化,希望赵俊臣见到了朝廷的困难、自己的苦衷之后,心中能有大义觉悟,主动的表态请命、舍己为国,表示“自己还可以坚持一段时间,愿意协助朝廷渡过眼前的困难,等到一切重回正轨之后再做决定”云云。

    然而,赵俊臣听到了德庆皇帝的说法之后,只是跟着德庆皇帝一同摇头叹息,表情间满是遗憾,但他完全没有主动站出来请命的意思,显然是已经打定主意要告病请辞了。

    见到赵俊臣的这般态度之后,德庆皇帝不由是心中暗怒,只觉得赵俊臣的觉悟太低、心里面全然没有朝廷大义,完全是愧对了自己的期望。

    于是,德庆皇帝的目光再次转向了温采宁,又问道:“温御医,赵爱卿的身体情况,就当真是无法承担任何一点操劳吗?朕也不需要赵爱卿操劳太多事情,只需要他留在户部坐镇一段时间,传授一些经验、指导一下方向即可!”

    询问之际,德庆皇帝的语气颇为温和,但他的眼神却是极为逼人。

    发现了德庆皇帝的态度之后,温采宁不由是心中一苦。

    显然,德庆皇帝见到赵俊臣不愿意改变主意之后,就想要逼迫温采宁改口,表示赵俊臣依然还有能力处理朝务。

    这样一来,德庆皇帝就可以顺水推舟的要求赵俊臣接手户部的烂摊子了。

    然而,一旦是赵俊臣的身体情况将来出现了意外状况,德庆皇帝为了维护自己的帝王形象,就一定会把所有责任全部推到温采宁的身上。

    温采宁自然是不敢承担这般责任,但他只是稍稍迟疑了片刻,就听到德庆皇帝再次逼问道:“温御医乃是医术高明的当世国手,一定会有办法吧?”

    说话之际,德庆皇帝的目光愈发是锐利鄙人了。

    最终,在德庆皇帝的逼视之下,温采宁咬牙说道:“启禀陛下,若是朝廷交给赵阁臣的政务并不是特别繁重的话,再加上微臣的精心治养与仔细维持……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出现太大的问题。”

    听到温采宁的回答之后,德庆皇帝满意的点了点头。

    然而,德庆皇帝依然是没有主动表明态度,只是再次把目光转向了赵俊臣,等待着赵俊臣主动表态。

    总而言之,德庆皇帝就是婊子立牌坊,既是想让赵俊臣带病办公、主动承担病情加重的危险,却又不愿意亲自开口提议,以防是赵俊臣的身体今后出现意外状况的话,会影响到自己的帝王形象。

    在德庆皇帝的注视之下,赵俊臣的眼中闪过了一丝阴沉。

    这一次的告病请辞,乃是赵俊臣对于德庆皇帝的一次试探。

    如今看来,德庆皇帝依然是不希望赵俊臣脱离官场。

    表面上来看,德庆皇帝不愿意接受赵俊臣的告病请辞,只是因为朝廷的目前困境还离不开赵俊臣的襄助,但在赵俊臣看来,这主要还是因为德庆皇帝依然没有放弃卸磨杀驴的计划,也依然没有改变自己心中对于赵俊臣的定位。

    毕竟,在德庆皇帝的眼中,赵俊臣就是他精心饲育的一头肥猪,眼看到这头肥猪越来越肥了,再过几年就可以宰杀取肉了,德庆皇帝自然是不希望赵俊臣这般轻易的跑出猪圈、恢复自由。

    否则的话,德庆皇帝哪怕是还需要赵俊臣留在户部坐镇一段时间,但也会同时表示这件事情过去之后,自己就会同意赵俊臣的告病请辞、让赵俊臣安心静养身体,但德庆皇帝至始至终都没有这般表态,显然是不希望赵俊臣趁机脱离官场。

    想到这里,赵俊臣的心中已是再也没有任何侥幸。

    然后,赵俊臣终于是抬头回应了德庆皇帝,表情间满是牺牲觉悟,缓缓说道:“既然是朝廷与陛下还需要臣的出力,温御医也认为臣还可以坚持一段时间,臣自当是倾尽全力、为国舍命!

    还请陛下放心,今天的朝议结束之后,臣就会立即赶往户部衙门亲自坐镇,尽快完成后勤粮草的筹备,让户部重回正轨。”

    表态之际,赵俊臣的目光隐隐闪烁着。

    他固然是没有伪装病情,但也确实是想要利用自己的病情要挟朝廷、为自己牟取利益。

    但如今还不是提出条件的时候,否则就太过露骨了。

    所以,赵俊臣直接同意了德庆皇帝的要求。

    但与此同时,赵俊臣也是暗暗下定了决心——自己是时候再一次假装昏迷了。

    另一边,听到赵俊臣提及“为国舍命”这四字之后,德庆皇帝不由是眉头一皱。

    这般说法,就好似是德庆皇帝强逼着赵俊臣带病办事一般。虽然说事实就是这样,但这般说法依然是让德庆皇帝心中不喜。

    但德庆皇帝很快就掩饰了自己的心中不快,只是马上就转移了话题,转而向赵俊臣征询了河套战事的看法。

    ……

    把一些情节与描述删去了,所以本章字数不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