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弹壳 > 正文 第四章 新兵菜芽
    sat jan 03 23:29:37 cst 2015

    第四章:新兵菜芽

    我快步的跑向装备室,训练有素的穿戴整齐,带好装备,冲向2号仓库的训练场。

    这时,四名平时一起训练的茬子已经整整齐齐的站在训练场上,除了我以外,他们全部来自全军的各兵种。大家已经在一起训练将近3年了。

    说也觉得奇怪,都是训练3年的老兵了,怎么会还是会被叫做新茬子,其实在七局,特别是2号仓库,训练的时间根本不在考虑范围。而什么时候上面考核通过,盖上质检合格的标签,批准出厂。

    楚胖子还没到,我几步跑到了队伍里,站在了队伍的最右侧,持枪跨立,几个人见我来,岿然不动。

    “夜枭啊,楚教官又给你开小灶了吧,说说看,今天又领着你见识了什么啊?”站在我身边的孙天宇略微侧了侧头,小声的对我嘀咕了一句。

    此人来自北方某军区,外号孙天炮,是某陆战旅坦克团的炮长。自称对炮管子比对媳妇还熟悉。

    他的记录是,在国产主战坦克电子瞄具和光学瞄具都被干扰的情况下,仅凭肉眼和经验,加上烂熟于胸的弹道学和精确无比的心算,发射出去的坦克滑膛炮的炮弹,精确无比的穿过800米以外直径只有一米的铁环。之后被刘局谈了一次话,挖到了七局,成了七局的人。

    我对孙天宇的这样的问题早就免疫了,很随意的答道:“开小灶?拉倒吧,差点没给楚胖子搞死,”我面露不善,撇了撇嘴,“我算是烦透了楚胖子了,要不,你孙天炮出战,拿下楚胖子,为民除害?回来我代表组织发你一个二等功?“

    “那是必然的,提起老子你们算是不知道啊,想当年老子在广西的原始森林里…….”

    眼看着孙天炮就要开吹,旁边一个矮瘦子出言挤兑:“得得,又来了,和你们说啊,这孙天炮为什么叫孙天炮,就是整天放空炮,牛皮吹的震天响,还广西原始丛林,你一个玩坦克的知道什么叫丛林特种战?”

    这个矮瘦子外号叫做猴子,正是西南军区某丛林特战旅的,是个丛林战高手,同时也是卫生员。也是被刘局忽悠入伙的,听见孙天炮扯到了自己的丛林战领域里面,顿时出言挤兑。

    “猴子,皮痒了是不,说起丛林战。老子懂得不一定比你少,不服咱们掰扯掰扯?”

    “孙天炮,你要尊重权威,好好的开你的车,打你的炮,”猴子猥琐的挤了挤用眼睛。

    我还有点幸灾乐祸,每天看猴子和孙天炮斗嘴,是我们这支四人小队的乐趣,正要看他们这样逗下去,排在第一位的陈岩说话了:“行了,哥几个,别扯了,一会让楚胖子听见,又要罚负重越野了,可说好了啊,要是这次再因为你们两个,哥几个挨罚了,你们两个小子得替我扛装备“

    说话的这位是个大学生兵,是国内某顶尖大学的化学系高材生,后来参军入伍,在四机部搞装备研发,但是这个人却不是那种普遍意义上的学霸。极其痴迷于军事。后来几经辗转,加入到了最苦的一线基层部队,做起了列兵。就是凭着一股子对自己的狠劲,在09年的全军战斗技能比武中大放异彩,最终,也被刘局惦记上了。

    这四个人中,只有我没有军队背景,在这之前只是个游手好闲的差生。和他们比起来,我显然是个“新茬子中的茬子“

    就在我们嬉皮笑脸相互挤兑的时候,身后传来了楚胖子炸雷一般的断喝:”胆子不小啊?上个星期负重越野的是不是觉得轻松啊?还想再跑一次?“

    我们立即齐刷刷的立正,一时间收住了话题,他们三个大气不敢出,脸上就见了汗了,我却不以为然,

    不过楚胖子就这么出现在背后,我们竟然察觉不了,心里头有点纳闷。楚胖子绕到了前面,站在我们面前,头戴棒球帽,战术偏光镜,黑色的紧身t恤将肥肉束了回去,别说,还显得挺威猛。我注意看了一下他的靴子,那是厚底丛林迷彩作战靴,鞋底硬的可以用来砸钉子了。

    古典小说都有过记载,说古代飞檐走壁的盗侠在做活的时候,还要“足蹬软底抓地快靴,踮步拧腰,高来高走” 可是看着楚胖子的体型,怎么说他也不具备高来高走的仙根啊,这么硬的靴底走在光滑的水泥地上居然没有半点声音,鞋底每次落地,和地面接触的角度和摩擦力度恰到好处。看来,楚胖子还是挺有一套的。

    “全体稍息,听我说几个事,第一件,昨天小夜猫子出任务,还不错,生擒毒枭阿坤,凯旋而归,第二件,我们队新加入了一个兄弟,代号菜芽。”说着一挥手,从后面跑步过来一个人,

    我们紧接着也是一呆,这个人也是一样,站在我们后面这么久,我们居然也没觉察到。一般情况下,只要你后面站了一个人,你就会感觉到。也就是人的第六感。可这个人的气场完全内敛,古板僵硬的表情里,你看不见一丝情绪。瘦弱的身板,扛着一支八五狙,头上戴着圆边的作战帽,停在楚胖子面前,干净利落的敬了个礼,向后转,又向我们敬了个军礼。

    其他三个人也标准的回礼,我本不是军人,不过也散散漫漫的回了个甩手的美式军礼。

    我仔细地打量着菜芽,觉得这个人有些吃不透,孙天炮和猴子是那种插科打诨,贫嘴拆台的人,比较好相处;陈岩是个文化人,满肚子墨水,书卷气加上行伍气,令人心折,大家都是实在人,在一起,几根烟的功夫就聊的很熟了。脾气秉性都写在了脸上。

    可是眼前这个新兵菜芽,会是什么货色呢?

    一边想着,一边打量着这个菜芽,身子板真的很菜。好像能扛起那支八五狙都已经很勉强了。一套标准特警的黑色作训服。军姿笔挺,抬头挺胸。嘴唇抿着,当我看到他的眼睛的时候,发现他同时也在盯着我看。目光清冽,像是一口古井,我不由得呆了呆。随即觉得很尴尬,就善意的向他笑了笑。

    他也没什么反应,收回目光,向前方平视。

    都说狙击手的个性就是沉稳,可是这位菜芽兄也沉稳的太离谱了,那种深邃的眼神里包含了太多含义,如果不走近他的内心世界,是不会读懂的。这是我的第一印象,也许是因为我以前是学音乐的,看事情还是有一些浪漫主义。

    可是孙天炮却一脸不屑,菜芽给他的第一印象是:这小子是个刺头,仗着有两下子手艺就自封兵王了。

    孙天炮是谁也不服的主,刚刚来到2仓库,在楚胖子手下训练,就对楚胖子一点都不服。后来在我们几个微妙的“运作“下,孙天炮和楚胖子叫上了阵,两个人比赛索降射击,结果楚胖子亮了一手”索降单手枪支上膛“的绝技,就是在索降的过程中,一只手握着绳子迅速滑降,另一只手拔枪,快速向前一冲,借着惯性拉动套管,子弹上膛后射击,15米以外的5个啤酒瓶子全部被击碎,让我们目瞪口呆。

    看见这个菜芽,孙天炮似乎又来劲了。用挑衅的目光盯着菜芽,菜芽并不回应,依然冷的像块冰。

    “我说楚教官,这兄弟是什么来头啊,能不能让他亮上几手,给战友们开看眼,“孙天炮抑扬顿挫的说道。

    紧接着猴子也顺着搭话:“就是,七局不能收废物,这小哥肯定有两下子,也让他表演表演才艺,算是队友之间相互交流么,“

    楚胖子下命令让菜芽归队,菜芽站在了我的右面,看他的每一个姿势动作,完全按照条例做的,就是最苛刻的首长,也挑不出一丝的差错。

    楚胖子用目光扫视着我们,似乎很希望看见我们之间相互别苗头。随即一脸阴笑:“小兔崽子们,你们今天可是有点话多了啊,看来得玩点新花样了,“接着突然一脸严肃:”我宣布,下一个训练科目是野外生存训练,20分钟后车库集合,装备:武器被服弹药,其余的,别让老子看见一根毛,否则老子会不客气!“

    宣布完命令之后,楚胖子又露出一脸欠揍的笑:“小子们,这个礼物大家喜欢吗?别磨蹭,赶紧行动吧,说好的20分钟已经过去30秒了哦,你楚爷我最恨迟到了。“

    我们还没从这个“噩耗“中回过神来,只见菜芽已经向装备室跑去,我们四个互相看看对方苦瓜一样的脸,突然同时发出一阵哀嚎,也向装备室跑去。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