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弹壳 > 正文 第二十六章 梁上君子
    tue jan 27 23:35:35 cst 2015

    我看着楚胖子,仔细的盯着楚胖子的脸,我想好好的端详端详他的表情。

    以我对楚胖子的了解,他如果不想告诉你的事情,打死也不会开牙的,楚胖子经历过地狱一般的反审讯训练,嘴不是一般的硬。自从我懂事之后,就不止一次问过他,关于我爹张问天的事情,每次都被楚胖子给糊弄过去。

    这次楚胖子居然这么坦诚,我反而有点不适应。于是我就这么盯着他的眼睛。

    刑讯学里有这么一段内容,眼睛的微动作,会清晰的反应嫌疑人的心理反应,其实我们老祖宗早就有这方面的经验,大街上打板算命的道士用的就是这一手,他们总结:“定睛则有,转睛则无。”

    楚胖子也不甘示弱的盯着我,吐掉嘴里的烟雾,表情有些滑稽:“我说小夜猫子,你这一套还是老子教的,在楚爷我的身上根本不好使,你还听不听啊,不想听老子可不说了啊。”

    楚胖子说着,就想去打开电视,我一把抢下遥控器,赶紧讨好道:“楚爷,您说,我洗耳恭听,”

    我换了个舒服的姿势躺着,楚胖子则坐在我对面的藤椅上,清了清嗓子,开始了讲述

    黑桃k,原来七局老底子的人,和其他京七局的人不一样,比如陈岩、孙天炮、猴子、菜芽等人,这些都是刘局在军队里面挑选出来的,而这个黑桃k则是我老爹张问天在外面捡回来的。

    那个时候张问天已经是七局里的老把式了,已经开始着手培养下一代接班人的工作。他一直觉得,如果想培养一个合格的特勤人员,就不能直接在部队选拔,因为军人的气质,是掩盖不掉的。还说,刘局之所以喜欢在军队选人,是因为老刘偷懒,军人比较成型了。不像社会上招募的人,训练起来,会格外的吃力。

    反正不管怎么说,黑桃k就这么被我老爹吸收到了麾下,开始了训练,那个时候我已经1岁多了,张问天和黑桃k在一起的时间,都比陪我这个亲儿子的时间要长。

    黑桃k果然不负众望,在那一代的茬子里脱颖而出,枪法一流,心理素质一流。更重要的是,这个人天生是属狐狸的。对外界有本能的质疑和敏感。

    从此刘局-张问天组合的时代告终,开始了张问天-黑桃k的师徒组合。退出战斗的刘局开始升官,慢慢的掌了一局的大权。

    这样的组合一直活跃了将近5年,期间两个人成功的掐灭了一小撮叛乱分子的恐怖袭击行动,由于这些叛乱分子与国外的势力勾勾搭搭,关系说不清道不明。所以我爹张问天和黑桃k就成为了国外重点关注的对象。但洋鬼子们却摸不到他们的影子。

    我不耐烦的打断了楚胖子:“楚胖子,能不能拿出点诚意来?”

    “哎,怎么就没诚意了?”楚胖子有点恼。

    我拧灭了烟头,道:“说了大半天,他既然是京七局的老底子,你是不是见过?”

    楚胖子吞了口气,缓缓的点了点头。我道:“这就是了,你现在都没有告诉我,黑桃k到底叫什么名字,这算有诚意么?”

    楚胖子叹了一口气,道:“原来觉得我们这一行就不能有儿女,我以为我不生也就算了,没想到还是被你小子缠上了。说实话,按照辈分来说,我算是黑桃k的师叔,他叛逃的时候,我还被隔离审查了两个多月。”

    楚胖子沉默了一会,脸上的表情有一点呆,过了好一会才道:“他刚到七局的时候,是叫做崔琴,”

    “崔琴?就那个壮汉,这么娘炮的名字?”我觉得很不可思议。这个名字和我眼见的人,显然对不上号。

    楚胖子有点燃了一支烟,继续开始了讲述。

    师徒组合在江湖上还是有一些名气,不管是总政还是公安部还是国防部,高层领导也听过这对师徒的名号。而且有一些任务会直接越级指挥,点将叫他们去干活。

    直到十二年前的那次任务,就是我老爹牺牲的那次任务。出了事情。那次任务是长线的任务,刘局直接负责,后来的结果就是张问天牺牲,黑桃k叛逃。直接逃到了法国,最后去了外籍军团服役。

    我感觉好像又被楚胖子忽悠了,就质问:“就这些?他娘的又给我打擦边球。”

    我的感觉好像是一拳打在了棉花上,使了十足的劲头,做好了十足的心理准备去听这件事,结果只是听到了这些不疼不痒的消息,我觉得心里很闷。

    不过我知道,楚胖子可能真的只知道这些了,因为七局文件的保密程序,是外人根本无法想象的。

    楚胖子仿佛看出了我的失落,将椅子拉近了些,对我道:“事情过了好多年,我也越来越觉得奇怪,你老爹训练黑桃k的时候,我那会也经常回自来水厂,和黑桃k和你老爹一起吃过饭,按理说你爹应该不会走眼,黑桃k给人的感觉很干净,也绝不应该是白眼狼。”

    楚胖子接着道:“后来我不经常出任务了,也开始了训练茬子,毕竟你爹是我师兄,我真的想好好查一查,最后的通报上说,黑桃k是只鬼,借着那次行动,拿到了一大部分情报,卖了你爹,掐断了七局一直调查的线索之后叛逃。我那是恨不得剁了黑桃k,给你爹出口恶气,但是隐隐约约的,我还是觉得事情不会那么简单。”

    听着楚胖子的解释,我越发的平静不下来,我不了解黑桃k这个人,更无从去推测黑桃k的行为,不过我突然想到了一件事,就问楚胖子:“我听到的内容里,貌似黑桃k还要去拿国务院的特级许可,这不是矛盾吗?”

    “我也在想这件事,原来我还觉得,给黑桃k通风报信的鬼在七局,如果他不是弄一些特殊手段去拿许可,那和他串通一气的那只鬼,级别还真心不低呢。”楚胖子摸着自己的下巴,很认真的在想着这件事。

    屋子里的气氛一下子安静了,我们各自都不说话,楚胖子夹着烟,也忘了吸,烟头上的烟灰已经留了很长了。

    突然,电话的铃声打断了屋子里的宁静,我们两个同时怔了一下,是楚胖子的电话在响,我学过保密条例,我正想站起来出房间,楚胖子摆摆手,示意我不用。接通了之后,楚胖子用唇语对我说:“你干爹,”

    电话是刘局打过来的,我听不大清楚刘局在说什么,只是楚胖子静静的听着,之后只是说了一句明白,就挂了电话,之后神情严肃的看着我,

    我问道:“什么情况?”

    楚胖子表情不善,沉沉的道:“刘局的电话,国务院的人说,今天批了一个特许,不过不是批给黑桃k的。你干爹让我们不惜一切代价摸清并且阻止黑桃k的下一步行动。”

    “那怎么办?现在就把黑桃k给抓了?”

    楚胖子已经开始换衣服了,道:“告诉你,就凭你们几个菜鸟,休想抓到他,就是抓到他了,你能把他怎么样?任凭你想到再缺德的刑讯手段,除非弄死他,否则你问不出来一个字,你不想查事情的真相了?”

    我一想,楚胖子说的也是实情,确实是这么回事情,没其他的办法。就问道:“你打算怎么办?”

    楚胖子已经换好了衣服,穿上了大衣,回头道:“今天跟着楚爷我玩一把刺激的,黑桃k不是想看那几张图纸吗,今晚你就跟着楚爷把图纸顺出来。”

    我一听,不由得暗笑,这个的确能阻止黑桃k,走正规渠道,不如高来高走的来的轻巧。

    楚胖子准备停当,见我还在床上半躺着,就骂道:“他娘的,跟着楚爷干活的机会可是不多,正好给你小子好好上一课,让你见识啥叫七局里的金牌特勤.麻溜的!”

    我床上跳了下来。随着楚胖子走出了酒店的房间。

    来到了酒店的停车场,我一看手表,我靠,已经是凌晨1点了,我还是第一次这么晚出来做活。

    我们上了我租的那辆车,我驾驶,楚胖子则坐在副驾的位置上,让我往阿尔丁植物园的方向开,

    我觉得很不解,便问道:“不是去顺图纸吗?怎么去植物园?”

    楚胖子没有看我,只是盯着自己的手机,在那里发信息,只是随口应道:“就我们一老一小两个,赤手空拳的去顺图纸,你疯了吧,我们去取点装备。”

    我点了点头,继续开车,凌晨的路上,车少的可怜,车很快就来到了植物园,这里我来过,前一天还来这里找许瞎子取过玩具,我猜楚胖子不会是半夜的把老人家给折腾起来了吧。这七局的活计可是够折磨人的。

    在植物园门口,我并没有发现许瞎子,只是在一个花坛下面发现了一只旅行包,楚胖子跳下车,拎起那只包就回到了车上,这回是直接来到后座上,叫我在市区里面绕几个圈,之后向四机部的方向开。

    我专心的开着车,尽量的选择监控死角的路走,楚胖子在后座上已经开始装备上了,只见他将衣服脱掉,只剩下一条画了大象的内裤,之后就费力的将紧身衣往身上套,样子十分的滑稽。费了好大的劲才把自己塞了进去,我甚至害怕他把紧身衣给撑破。然后我将车踩在了一条比较荒的路上,我钻进后座,也开始换衣服,并把装备挂在腰间,一切准备就绪之后,趁着夜色,奔向四机部。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