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综鬼灭]焰之刃 > 章节目录 第3章 03
    西泽决定加入鬼杀队不是一时兴起,说到底他现在也没有什么更好的选择。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鳞泷左近次讲得很清楚,身为稀血,西泽自身不可避免地处在一种极其危险的境地。

    而西泽又拿鬼没什么办法——毕竟炼金术没法对鬼造成多少伤害。

    因此就很有必要认真考虑一下鳞泷左近次的安排:前往较为安全的地方躲避灾祸,或是修习剑术加入鬼杀队。

    以西泽的性格,前者完全不在他的考虑的范围内,于是就有了加入鬼杀队的决定。

    锖兔在得知西泽的选择之后很开心,说到底在山中修行是件很枯燥的事,能再多一个小师弟显然是好事。

    跟着锖兔回到狭雾山后西泽就找到鳞泷左近次告诉了他自己的决定。

    “那么,就先测试一下你有没有成为鬼杀队成员的觉悟吧。”戴着朱红色面具的老人上前几步,从旁边的树上折下一根细长的树枝,直直没入脚下的土地之中。

    在西泽还惊异于树枝居然没有折断,就看见鳞泷左近次指着下山的路道:“你现在下山,跑到山脚下后再折返。”

    西泽愣了一下,旋即点头:“嗯!”

    他转身刚要去,没想到鳞泷左近次又补充,“一定要在这根木枝的影子消失之前回来,否则就是不合格。”

    西泽闻言朝插在地上的树枝看去。

    影子消失之前,也就是正午之前。

    他今天凌晨遇到锖兔,又去了一趟镇上,花了不少时间……剩下的时间已然不多。

    锖兔立在鳞泷左近次身后,有些担忧地看着西泽。

    西泽昨天连夜赶路,根本没有休息,后来遇到鬼肯定也经历了一番缠斗,现在不仅体力不济、精神大概也极度疲惫。

    而且西泽的年龄也很小……

    但无论如何,这毕竟是身为师长的鳞泷左近次的决定,锖兔自然不会说什么。

    少年若有所思地看着鳞泷左近次,像是想到了什么。

    在知道有时限之后西泽压力倍增,没有再闲聊或者什么,迈开步子朝山下跑去。

    ……

    西泽的体力不怎么好。

    炼金术师是建立在科学研究之上的职业。因此,虽然军部规定国家炼金术师的军衔相当于少校,但大多数炼金术师在单纯的体术方面完全比不上跟经历过正规格斗训练的军人。

    同理,体力也是。

    ……早知道有今天我一定会坚持每天晨练的!

    才跑了一半的路就有点体力不支的西泽在心里默默想。

    他跑到山脚下又折返,再度回到半山腰的时候已经气喘吁吁。

    正午的阳光虽然不至于让整个林子都燥热起来,但也仍旧让人有点脱力。

    西泽感觉只是呼吸都让喉管有种灼热的刺痛。

    回到木屋的时候,西泽直接躺到了地上,凌乱的金色发丝在阳光下格外耀眼。

    “辛苦了。”锖兔俯下身,递了一杯温水过来。

    少年胸口剧烈的起伏着,没有接,而是侧头看了眼竖在旁边的木枝。

    午时刺眼的阳光下,木枝投在地上影子很浅,但仍能看清。

    只是原本上午时的投影在西边,现在却已经折到了另一个方向。

    超时了。

    西泽做起来接过水,道了谢,等四肢的酸痛感稍微减轻了一点后地站起身。

    少年看向立在一旁的鳞泷左近次,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不能加入鬼杀队的话,我接下来应该会去外面找一下别的方法学习剑术……就不去紫藤花的家族了,谢谢您的好意。”

    “我会注意安全的。”他补充。

    “哈哈。”锖兔忍不住笑出声。

    西泽疑惑地看了他一眼,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锖兔道:“鳞泷老师说你在时限内没回来就是不合格,但可没说不合格就没法留下。”

    少年看向身边的老人,眉梢眼角全是笑意:“我说的对吗,老师?”

    西泽愣住了。

    鳞泷左近次走到西泽面前,没应锖兔的话,而是摸了摸西泽的头:“今天先休息一下,明天起我开始指导你修行。”

    说罢,他看向锖兔:“去带他吃点东西吧。”

    鳞泷左近次似乎还有事要做,就径直离开了。

    西泽忍不住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头顶。

    锖兔凑过来:“老师让你下山其实并不是为了测试体力。”

    西泽歪头看他。

    “老师的鼻子很灵……能闻到很多味道。”锖兔一边说着,指了指山下,“从这条路下山,山脚下有不少桂树。如果没有认认真真抵达山脚而是半路折返,老师一定会发现的。”

    “只有像笨蛋一样好好跑完全程,才能得到认可。”

    西泽回忆起那几棵开着白色小花的树,愣怔:“原来是这样。”

    他又问:“‘笨蛋’是什么意思?”

    锖兔有一瞬的意外而后立马明白了西泽是不认识这个词,少年略一思索后答:“一般是说人‘蠢’,但是这里是很努力的意思。”

    西泽恍然大悟。

    锖兔带着西泽走进屋内,然后盯着后者看了两秒,等到西泽被看的有点不自在之后才转过身、不知从哪里找出件白色的外衫:“这件羽织一定很适合你。”

    西泽接过来。

    白色的羽织带着赤红色的纹样,像是燃烧的火焰一般。

    他大概知道錆兔为什么说这适合自己了。

    西泽想了想,问:“这就叫‘羽织’?”

    锖兔点头,旋即像是想到了什么:“说起来,你的日语不太好啊。”

    西泽:“嗯?”

    “那鳞泷先生跟你讲刀法的时候有些词你可能听不懂。”锖兔思索着。

    西泽跟他们对话时用得大都是常用词,日常对话什么的倒没什么影响,但刀法这种东西大都是一代代从古代传下来,一些词难免有些生僻。

    这样一来就有些麻烦了。

    他一说,西泽也立马想到了这点。少年苦恼道:“那该怎么办?”

    锖兔温声安慰他:“没关系,一般没用过太刀的话鳞泷先生会先从木刀的基础开始教,暂时不用有这种担心。”

    他顿了顿,提议道:“既然如此,那我就负责教你日语吧。”

    西泽也没推辞,毕竟他确实很需要提高日语水平:“那就麻烦您了。”

    锖兔揉了揉他的头,把西泽好不容易理好的发丝又弄乱了:“以后可以叫我师兄。”

    西泽:“嗯。”

    ……这个师门的人为什么都喜欢摸别人头??会长不高的!

    “对了,拜师的话不需要拜师礼吗?”西泽疑惑,“我以前看东方的游记,据说东方的国家拜师都是很重要的事……”

    虽然这些游记里说的是异世界的东方,但既然语言有相通之处那别的地方自然也有。

    这下轮到锖兔好奇了:“游记里是这么写的吗?”

    他道:“一般来说传统的道场都是有拜师礼的,可能其他的培育师也会有,但鳞泷老师这里好像没有类似的规矩。”

    “这样啊。”西泽点头,有些遗憾道。

    “连着这么久没有休息,你先睡一觉吧,”锖兔想了想,补充,“等到晚上的时候应该就能见到义勇了。”

    “……义勇?”西泽觉得这似乎是一个人名。

    锖兔解释:“你的另一个师兄。他今天一大早就去后山修行,还带了午餐过去,看样子是要晚上才回来了。他向来都很努力。”

    西泽了然:“原来那位义勇师兄是个笨蛋。”

    锖兔:“……?”

    锖兔:“噗。”